|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教育时评:中国高考的“X”元年
 2002年8月16日 14:28

从1999年广东省率先进行高考的“3+X”试点以来,“3+X”已经走过了4个年头。2000年,吉林、山西、江苏、浙江4省市继广东之后加入“3+X”的行列。而到了2001年,进行“3+X”试点的省又增加了13个。

今年,“3+X”终于取代了“3+2”,在全国31个省区全面铺开,正式登上了历史的舞台,2002年成为“3+X”的元年,是高考历史上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在高考之前,“3+X”对不少人来说是神秘的,随着高考的结束,试卷公布于世,它那层神秘的面纱也被揭开了。

那么,高考以后,广大的中学教师对“3+X”有什么看法呢?近日,本报记者走访了一些教师,听到了方方面面的意见。

“X”成绩偏低——“3+X”闹的?

今年的高考成绩公布以后,很多省市综合卷的成绩都不太理想。不少人认为,显然是“3+X”这种考试方式对考生的成绩产生了影响。这个结论应该说是没错的。那么“3+X”为什么会影响学生的考试成绩,不同的老师有各自不同的看法。

浙江绍兴的政治老师茅卫东认为有这样几个原因:

“综合试题,顾名思义,就是要把三个科目的知识综合起来考,对学生的要求提高了,尤其是主观题,以前只考虑一个方面就可以了,但是现在要从历史、地理、政治各个角度去考虑,少一个方面都要丢分。这是客观的原因。以前有过一个测试,同样的题,同样的学生,让学生分科考和把三科的试题放在一起‘综合考’,二者的平均分数相差二三十分,综合考的分数更低。这说明,不只是试题本身的原因。

“我们只能在学生身上找原因,可能是学生不适应,太紧张了。第一,因为综合考试是一个新事物,学生心里本来就有点害怕,原来会做的题在考场上却不会了。第二,把三科的题目混杂排放在一起,做完政治题,然后做历史题,接着又是地理题,这样学生的思路肯定不比120分钟都是同一学科内容的考试顺畅。”

深圳育才中学的生物老师夏献平认为,成绩的下降肯定与老师不无关系,老师已经习惯了以往的教学方式,不可能很快就改变过来。而以往,学生都是在“具有丰富的教学和应试经验的老师”指导下学习的,而现在的学生们得不到及时的“综合”指导,成绩下降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北京潞河中学的孔老师则认为,今年高考成绩不好和北京的试题有关,同学们普遍感觉难;从结果看,总体的成绩降低,学校之间的差距缩小了,这表明试题的区分度不是那么明显。

而据记者了解,河北衡水中学的老师们花了很大的力气来研究综合考试的试题,而且自己模拟了很多套试题提供给学生们做大量的训练,他们今年的成绩就一如既往地好。这说明:考试改了,应付考试的做法也要跟着改才能保持好的成绩,不过这需要老师们有良好的应试技巧。

“冷拼”和“热炒”——试题评价

高考试题在高考结束之时便完成了它的使命,但它并没有随高考退出人们的视野,试题的评价成为高考最大的余波。对于今年的试题,由于它的特殊性,更有进行评价的必要。

有一种观点得到了大多数老师的支持,即今年的综合题质量不是特别理想。原因是“综合”得还不够,基本上处于“冷拼盘状态”——形式上综合,内容上没有综合,只是把三科的知识放在一张试卷上,没有真正地把三方面的知识融会贯通。所谓“综合”,有其名而无其实。

但是夏献平老师却认为“冷拼”未必不是好事。他说:

“高考是一个选拔考试,首先要保证试题的区分度,现在老师和学生的水平决定了试题不能过于综合,否则,对于学生来讲太难就失去了选拔功能,影响高校的招生。以广东为例,文理大综合现阶段主要的功能是让学生平衡发展,不要偏科。随着改革的深入,再把‘冷拼’改成‘热炒’,增加学科之间的融合度,老师和学生都需要这样的一个过渡来适应。我认为,现在的综合很成功,应该在这种情况下徘徊一段时间,这比较适合于我们的国情。”

衡水中学的“文综”老师对今年试题的评价与夏老师的观点相呼应,“与去年相比,2002年的考题在三个科目的交融方面明显有了进步”,这也正好印证了夏老师的看法——改革正在逐步地加大力度。

北京的情况与其他地区不同,潞河中学的孔老师认为,从理综来看,北京的试题无论从跨学科、灵活度,还是从时代性来讲都走在了全国的前面,可以说,已经不是“冷拼”了。

不过,大部分的老师还是相信,综合考试是高考改革中迈出的重要一步,是“质”的变化。至于题的质量,应该越来越好。任何改革都不可能一步到位。而且,大部分老师也能理解,除了学生要适应以外,出题者也需要有一个过程来完善试题。综合考试对出题者同样是新事物,需要不断地摸索和总结。要求他们从一开始就“做出色、香、味俱全”的“热炒”,出一份既能考查学生的能力,又能达到选拔目的的试卷,这只能是个美好的愿望。在这一点上,老师们应该给予更多的理解,除了批评之外也应该多提些建议。

生物、地理——加负还是减负?

对于这个问题,夏老师的意见还是与众不同。他说:“有人说,综合考试增加了两门课程,增加了学生的学习负担。但是我认为,高考的压力不是增加了一门课造成的,而是高考本身的压力,哪怕是减少课程,高考的压力也不会因此而减少。但是由于老师已有的教学方法不适应综合考试,人为地增加了学生的负担。比如现在是综合考试,可很多老师上课还是按照老样子上,考试是一门,而要上课的时候是三门课。”

茅老师也认为,“3+X”没有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但是他有不同的理由,“学生的时间是一定的,在‘3+2’的情况下,他们也没有空余的时间,所以即使增加课程也并没有增加他们的负担。反过来说,即使没有生物地理,他们也不会闲着”。

对于老师的负担问题,老师们一致认为:老师的负担确实是增加了。茅卫东老师对此问题思考得比较多,他说:

“国家考试中心讲过一句话,‘各个老师上好自己的课,综合是学生的事情’。我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因为综合考试考查的是学生的综合能力,对老师的要求没有变化,而且综合是很灵活的,好像没有办法去教。所以,我们老师还是照常上自己的课,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现在学生的自学和综合能力太差了,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已经不太会用自己的大脑去思考问题,他们指望老师把什么都弄好了,然后下去背一背就可以了。

“这种现象最近几年越来越严重,大多是从初中就开始了。因为现在的初中有中考的压力,所以老师们为了提高学生的成绩搞题海战术,中学生养成了‘吃现成饭’的习惯。我知道他们这种习惯很不好,想让他们改过来,他们还不领情,还嫌老师太懒。没有办法!习惯已经养成,要改需要的时间很长,但是高中总共就三年的时间,又面对沉重的升学压力,所以老师们只好将错就错,尽量地多替学生做事情。

“学校里为了提高成绩,想尽办法替学生‘综合’,有的学校组成了文综、理综备课组,有的学校搞‘沙龙’,每个月一次,‘X’老师和学生坐在一起讨论,课堂上讲得不到位的地方补充一下。我们学校也搞了一两次。但是,效果都不是特别好,大多只是个形式。从我个人来讲,并不愿意代替学生‘综合’,但是,从学生的前途以及我个人的前途讲,我还是要这么做。在这一点上,‘综合’其实是在考老师。”

但是他又指出,现在暂时还没有好办法对综合课的老师进行评价,这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他的心理负担。

河北衡水中学的王老师向记者讲述了他为准备“综合”考试而付出的超额劳动,可以看得出,如果老师们都像他这样,负担确实是大大地增加了。

今年年初,衡水中学组织高三的老师们到江苏等几个已经实行了综合考试的南方省市,学习“过来人”的经验,听那里的老师如何讲课,同时收集了大量的资料,分析了去年的高考试题。最后,他们总结出来的结论是:“看好自己的门,偶尔串串门。”意思是:综合科的老师还是自己上自己的课,不要过分在综合上分散精力。所以,课还是像以前一样,课程的负担没有减少。但是相应地,却增加了其他方面的负担。

首先,考试改革了,不可能把以前的考题原样搬过来作训练了,同时综合题的难度虽然有所降低,但却更联系实际,所以要把过于难、过于繁琐的理论题都排除在训练之外。其次,因为是第一次搞综合考试,以前没有经验,所以几乎所有的训练题、模拟题都要自己出,这对老师来说,要求确实是高了一些。

接受采访的所有老师都承认一点,不管是老师还是学生,刚开始听说综合考试的时候,首先感到的是这个新事物带来的心理压力。听到“综合”二字,老师和学生就开始“兵荒马乱”,学校也“小题大做”。所以,心理压力可能是今年高考中老师和学生共同感到的最大的负担。

“应试教育”——“素质教育”

对于高中生,任何考试的重要性都无法与高考相提并论,学生、老师和学校的命运都与高考紧密相连,那些高考不考的科目就等于是“打入了冷宫”。实行了将近十年的“3+2”考试,高中毕业生的生物和地理知识几乎等于零,文理科之间也形成了一道不可跨越的鸿沟。学生偏科的情况非常严重。

“这种情况不能再发展下去,因为地理和生物关系到环境问题,在高科技领域占有重要的地位,在当今社会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再不把它们列入高考,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山东的秦莉老师(生物老师)如是说。无疑,综合考试可以使学生得到平衡的发展,广东省实行的“大综合”更是解决了学生学科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河北衡水中学的刘老师(政治老师)在对近两年的试题进行分析,并总结自己的实践经验后得出结论:试题在不断地加大综合的力度,而且试题非常灵活,老师肯定无法猜题,题海战术不再适用于应付高考。他告诉记者,从他们班的毕业生来看,平时考试和高考存在很大的差距,有几个不太用功,但思维敏捷、有自己独立想法的学生在高考中考出了出乎意料的好成绩,而那些平时很听老师话的学生在高考中不容易考好。今年的高考题比以往更注重考察学生的能力而不只是掌握的知识。

刘老师和王老师(物理老师)都告诉记者,在2002年的毕业班教学中,无论是理科还是文科,都有利于学生能力的培养。例如物理,对实验课重视起来了,而且题目也和实际生活紧密联系起来了;政治、历史则改变了以前“满堂灌”的授课方式,留出更多的时间让学生自己思考,多学科交叉的教学和考试,锻炼了学生的创造性思维。

很早以前就有人说过,要实施“素质教育”必须先改革高考,因为中国的现有国情决定了高考仍然是一个竞争激烈的选拔考试,而且不可或缺。既然它的“指挥棒”地位不能改变,老师、家长还是对“应试教育”乐此不疲,那么只有通过改变高考本身来改变“应试教育”的现状。

虽然老师还是“应试”,但是他们为了应付高考所做的一切正是“素质教育”,因为高考改革的目标正是如此。这样,“应试教育”由“素质教育”的敌人变成了“素质教育”的“助手”。如果高考能够改革到这种地步,那么“素质教育”真正到来的一天就不会太远了。

“从地狱到天堂”

地理和生物从1993年被高考抛弃以后,这两科的老师在学校的地位急速下降。一位老师回忆起这九年的教学说:“学生不愿意学,因为他们知道高考没有补考,而会考作为一种资格考试,其重要性当然没有办法和高考比,那时候我几乎是想尽了办法吸引他们学习生物,几乎都是我在乞求他们上我的课。在学校里当然也不被重视,什么评奖、评职称跟我们没有多大的关系,因为你不为高考做工作就好像是不为学校作贡献似的。”

深圳育才中学的生物老师夏献平经历了改革的整个过程,可以说是“3+X”综合考试的专家了。当记者问到综合考试对他的影响时,夏老师说:“‘3+X’考试把生物和地理纳入高考的范围,挽救了中学的生物和地理教学。以前,老师们上课都是对付,很多学生上课的时候连课本都没有,不重视的程度可想而知。”山东省的秦莉老师用“从地狱到天堂”来形容她在生物恢复高考后的感觉。这也许有一些夸张的成分,但是这个变化对两科老师的影响确实很大。

衡水中学的一位女地理老师,孩子刚刚三岁,在教毕业班的一年里,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办公室里,用她自己的话说“地理恢复高考以后,我有一种被重视的感觉,觉得自己又可以给学校作贡献了,其实我既不缺钱,也不是想出名,但是看到学生对我尊敬,我所学的知识又有了用武之地,就感到有动力,再加上学生对我的期望,我感到了压力。因为我已经有十年的时间没有送过毕业班,不管是知识还是经验都差得很远。所以我把我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工作上了,虽然很累,但是我干得很有劲儿。”

三科综合——如何评价教师?

历来,高考都是评价一个中学老师成绩的重要标准之一,任何的奖励都要和它挂钩,但是随着高考的改革,现有的评价机制对于有些老师来说失灵了。对于综合课的老师来讲,他们不可能知道他所教的科目在高考中取得的成绩,三个科目是一个整体。这种情况下,该怎样对老师进行评价?这是学校普遍面临的一个问题。

不管是浙江的学校,还是河北的学校,大部分的学校只能以模拟考试作为评价标准。因为,模拟考试完了以后可以从综合试卷中算出历史、政治、地理各得了多少分。但是这样的办法引起很多人的不满,衡水中学的一位政治老师偷偷地向记者倾诉他的不满:“从历届的高考来看,模拟考试和高考学生的成绩存在着很大的差别,但是模拟考试都是学校自己出题,自己阅卷,你说哪个成绩更具有说服力?我觉得这样不公平。”

但是如果要按照三科的高考成绩来评判三个人的成绩,又让人觉得有“吃大锅饭”的嫌疑。就像茅卫东老师说的:“即使是综合课考得很差,因为不能追究到个人的责任,法不责众,好像大家也不是特别的关心了。”

这样肯定会影响老师的积极性。到底怎么办?学校和各级教育部门肯定要下一番功夫,重新确定教师的评价标准。

结语

不管怎么样,“3+X”来了。对于老师们来讲,仅仅靠应试的办法来“对付”肯定是不行了;对于学生们来讲,努力地提高自己的能力,可能是提高分数的最理想的办法;而对于出题者们,一种全新的出题方式无疑会引来一线老师的各种意见。但众说纷纭之中,“3+X”究竟应该向什么地方走呢?

像中国经济曾经走过的改革之路一样,所有的老师、考生和出题者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在中国现有的国情下,从提高教师的自身素质出发,进而改变“应试教育”的现状,这是非常困难的,虽然我们最终还是要走上这样的道路。

而对高考的方式进行改革,利用它的“指挥棒”功能,使“素质教育”观念能够更快地被老师们所认同,并运用在教学实践中,这是一种非常聪明的做法。

“3+X”,一路顺风!

编辑:扣子 来源:中国教育资讯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