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教育时评:别把“高考状元”捧歪了
 2002年9月26日 15:52

每年高考过后,总是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些考试失败、名落孙山的考生,想必是郁闷失意的;那些成绩理想、考上了重点名牌的考生,自然是欢天喜地的。当然,最风光最得意的,要数那些“高考状元”们了。录取时他们就是名牌高校竞逐的“香饽饽”,录取后他们又成了商家极力追捧的对象,不仅可以“作秀”,还可以“走穴”,不仅挣了外快,还趁机扬名天下。高考状元“走穴”,大概是今年才涌现出来的新鲜事物,可以算作“高考状元秀”的新花样儿。

比如在南京、江苏省的两名高考状元应北方某出版社之邀,参加了一个图书交流会,与两大教育丛书的主编们联袂签售丛书。比如在广东,高考状元们马不停蹄地奔波于珠三角各地,参加各式各样的庆祝活动,其“出场费”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有些状元们甚至有专门的“经纪人”负责出场费的谈判。

有人说国人心中有着浓厚的“状元情结”,看来此话不假。封建科举考试搞了那么多年,“状元情结”大概已经融入到国人的骨髓里头了。现在虽然不搞科举考试了,但搞的还是应试教育,高考和科举考试毕竟还有许多“相通”之处。高考状元“作秀”、“走穴”,其实都是应试教育思想在高考宣传中的反映。

明眼人都知道,高考状元“走穴”,不过是商家们精心策划的商业促销活动,其真正目的恐怕并不是“让学生们树立高质量的教辅用书理念”,而是利用人们的“状元情结”大把大把地捞钱。按理说,这类促销活动并不违法,大把捞钱也无可厚非,愿打愿挨都是别人的事。然而问题在于,商家们推出的这些丛书,真是高考状元的“必读书”吗?即使少数几个状元读过这些书,这些书籍对于他们成为高考状元有没有作用、有多大的作用?而即使某本书是某个高考状元成功的“法宝”,但它是否适合别的学生阅读?阅读之后是否同样有效?这些,恐怕都是大有疑问的。

阅读具有个性化的特点,一本书对这个学生也许有极大帮助,对另一个学生可能全无用处。一个很浅显的道理是,高考状元在考场上取得成功,并不意味着他们有资格成为中学生的“导师”,他们也许有自己独到的读书经验,但是这些经验未必具有普遍意义和导向意义。前不久,某教育出版社隆重推出的《北大清华高考状元阅读书系》,其中就收入了罗尔纲的《师门五年记》、先锋派剧本《格瓦拉》等篇目,且在每本书的封面上都赫然印着“读什么才能进入北大清华?怎样读才能成为高考状元?”的广告词。这样的旗号对于高考重压下的中学生来说,无疑具有“致命的诱惑”。然而,高考状元们所选的书如此之“偏”又如此之“怪”,如果每位高中生都费时费力来研读这些书,真能考上北大、清华吗?

能够成为高考状元,当然是人生的精彩一笔。但无论商家还是“状元”本人都应该明白,高考第一名并不一定就比第二名、第三名甚至第一百名学得好,状元并不比其他学生有更多的过人之处。假如有机会再考一次,我敢断言,有大半“高考状元”的称号将会易主。况且,高考的成功并不意味着人生的成功,高分并不等于高能,相对于整个人生旅程,高考状元还只是迈开了成功的第一步。要知道大多数高考状元,后来都成了默默无闻之辈,而那些高考成绩平平的学生中,却并不乏终成大器之人。

前些日子,杨振宁教授率一批诺贝尔科学奖获得者来华讲学,有记者问到他们当中有没有高考状元时,杨振宁等哈哈大笑地说:“按照中国的高考标准,我们都是差生,在中学里,都排在十名以后。”所以,对高考状元的炒作和追捧,应该适度,千万不要把状元们给捧歪了,于他们今后的成长不利,更不能为了追逐商业利益,拿状元们的“必读书”当卖点,而对中学生产生误导。

其实说到底,在目前应试教育体制下,高考状元只是一位在中学阶段学习不错,并且在高考中发挥出色的学生,或者干脆可以说,高考状元只是应试教育的“优胜者”,处于暂时的领先地位。而除此之外,高考状元其实还什么都不是——我并不是有意贬低高考状元们,大家冷静地想一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编辑:扣子 来源:生活时报 作者:晏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