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教育话题:男女分班何以闹出这么大响动
 2002年9月26日 15:53

在青少年的教育中,确实有一些难局。所谓难局就是“左右不是”,就是两种价值的冲突。北京工业大学附属中学在高中实行男女分班所引发的争议,就是因为它也是一个难局。

如果中学教育只负有传递知识的使命,其他概不负责,那么任何有碍课程学习的因素都应该排除。中学生早恋似乎就是这样一个因素,排除这种因素的办法就是男女分班。问题很简单,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但是,中学教育的使命不仅在于传授具体知识,它对一个人青少年时期的精神发展负有全面责任,因此,涉及人的精神全面发展的一些条件和价值,并不能轻易在中学被排除掉。这其中就包括青少年男女共同学习、相互了解的精神体验,这也是人生的学习。男女同学在一起,就可能早恋;分开,就可能造成人生和精神的缺失。这就是难局,就是两种价值的冲突。尽管后一种价值不是那么实在可感,但现在已经开始为人们所重视,并且被看得越来越重。

冲突不在于抽象的价值与理论,而且在于具体的人群——对不同的价值有不同评价的人群。

据说一些家长是支持分班的。他们亲身感触到孩子早恋所处的困境,还要亲身承受这种困境可能给家庭和孩子未来造成的结果。与这些相较,论者所言一个人在青少年时期完整的人生体验和精神发展的价值,就显得不那么实在和迫切了。在这一点上,负有教授学生具体知识使命的任课教师,以及负有完成教学任务、升学任务的学校,也显然更看重与家长相同的价值,因为另外一种价值,对于他们来说,并没有什么考核标准。

而那些反对分班的意见,除了少数研究青少年生理、心理问题的专业人士之外,恐怕更多地出自新闻媒体和通过新闻媒体发言的社会评论家。他们对孩子的思虑更远,但是他们与孩子的实际距离,也可能更远。有一些人从分班中看到的是“倒退”。作为社会评论家,他们是社会进步或退步的自觉监督者,他们不能容忍任何退步。因为进步本身就是价值,而退步就是这种价值的丧失。那么,是否真有必要上升到这个意义上来认识这个问题?这个认识层次对于中学生具体的成长问题是否切合?也是需要认真思辩的,不是说什么就是什么。

说了这么半天,还没有说到孩子自己,因为他们没怎么说,因为他们还没有畅通的表达渠道,也因为在这个问题上,他们是当事者,心情比较复杂,比较不好开口。

认为男学生女学生一定就愿意凑在一起,是没有什么太充足的道理的。因为他们来到中学,本来就不是来早恋的,而是来学习的,都各有其志。早恋是“偶发事故”,是没有结果的消耗,它也许是甜的,但更多的是苦。但认为男女中学生一定要相互躲开,以免耽误学习,他们也没有那么功利。人的内心自然需求是肯定愿意男女共处的,这一点不用问学生。问题在于这种需求在中学教育中的价值有多大?怎么称量?现在看,并没有标准,也没有认识清楚。

两种狭路相逢的价值,一个太实,一个太虚,一个太近,一个太远,一个有考察的标准,一个还没有标准。一个承载着当今教学体制的压力,一个承载着整个社会舆论的压力。因此,尽管北京工业大学附属中学实行高中男女分班只是“一个”,就闹出了这么大的响动。

对于价值冲突与价值权衡的问题,我历来是这么看的:不一定就能马上得到正确的答案,它需要充分观察、充分认识,但首先需要充分表达。从现在看“分班”的问题,尽管喧腾一时,但各方面理由、态度、观点的表达,还不是很充分,可资实证的论据,还不是很充分。即使充分了,也不可能根本消除价值选择的冲突,但可能影响别人改变立场。

编辑:扣子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曾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