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沉甸甸的题目
--------------------------------------------------------------------------------

江泽民同志最近提出“以德治国”的重大命题,引起“两会”代表委员热烈关注。黄菊同志昨天参加政协联组讨论,也就如何构建与社会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德体系问题,给委员们出了一个题目。他语重心长地说,“解题还要靠大家”。他还说,人民政协是“人才库”,希望政协委员结合自己的学科和专长,就此命题进行理论研究、提出宝贵的意见……

这些天来。“两会”代表委员已提出很多的建议和意见,他们纷纷认为,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应该相互对应和促进;法治和德治是“他律”和“自律”在现代社会的体现,是治理国家的两大有效的手段,两者应该有机结合等等。但是,究竟何为“德”?又如何“以德治国”?意见建议相当多,看来,黄菊同志的这一个题目,确实值得人们深入思考。

可喜的是,“两会”代表委员经过讨论甚至争论,已迸发出许多思想的火花,令人鼓舞。按照江泽民同志关于坚持不懈地加强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同时坚持不懈地加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的思想,许多代表委员的共识是:德治,就是要构建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德体系,而这个道德体系又包含了丰富的内容。比如,有一些委员认为,德治应该是对中华文化的继承,是对优秀传统道德理念的诠释,何为“德”?道德是立身之本,“德”的内涵就是古人概括的语言:“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也有人提出应对“仁义道德、忠孝廉耻”等传统道德观念进行重新的评价,去其封建糟粕、扬其核心精华。也有委员建言,我们的道德体系应当吸一切外域的、优秀的、有价值的道德理论,去伪存真、去芜存菁。当然,还有更多的代表委员认为我们的道德体系应当在保留中华民族优秀道德传统的基础上,坚持江泽民同志提出的“三个代表”思想,把握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性和我们所处的时代特征,结合上海现代化国际大都市的特点,不断进行理论创新和实践,在全社会树立起对善与恶、正义与非正义、公正与偏私、诚实与虚伪、光荣与耻辱等基本的价值观。

看来,加强德治,构建与社会义市场经济相适应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道德体系,已是一项相当复杂而艰巨的历史使命。诚如黄菊同志所说,这“是一项宏伟的思想文化工程,远比建设一百幢大楼要难得多,它是共和国大厦的基础”。

黄菊同志的这一个题目,是根据江泽民同志“以德治国”的重大命题而对上海人提出的要求,其份量是沉甸甸的。显然,这已不仅仅是“两会”代表委员的事情,我们每一个上海人是不是也该认真地思考、并献计献策?!

徐世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