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对”和“四慎”
--------------------------------------------------------------------------------

关于“28对”的事,对我来说,是个迟到的信息。我是在市政办九届四次全会闭幕之后才知道。然,迟也未迟,依然有很大意义。这件事,也冲掉了我的一些遗憾。

对市政协会议闭幕之后稍作回顾,我有些但愿不是多余的遗憾。

遗憾什么?且听慢慢道来。

诚然,会上的千余件提案,其交办、承办和反馈,都由一整套工作制度的确保,一定会有最后的结果。委员们还可对最后结果表示满意或不满意。

然而,政协会议举行期间,委员们在分组讨论、联组讨论和大会发言时,对各方面工作说了不少确确实实是很好很好的、很有价值的真知灼见,有些虽被媒体报道了,但零碎而不完整;有些虽被会议简报采用了,但不是原汁原味,临时组合起来的简报工作人员似乎及不上记者的“新闻眼”。如果说,在会上,委员的口头意见和书面意见(提案)都属会议资源的话,口头意见这部分资源会不会浪费掉呢?若被浪费了,又多可惜!如果政府有关部门派出专人到会上进行专题采集整理,譬如说,政协委员对教育工作的意见、对环保工作的意见......等等,然后,再由有关部门领导对专题意见认真分析研究,提出改进措施。过些日子后,再到市政协来向委员们通报一下。这样做,又该多好啊!对委员们来说,则是说了不白说,起到了民主监督的作用;对有关部门来说,工作上不断有所改进。对会议资源,也是充分开发和利用;会议的作用,更显示其长效性......。

如上所言,能否像对书面意见(提案)那样,建立一套工作制度来确保呢?

但愿不是多余的遗憾。但愿不是多余的思考。

正因为有这些想法,我特别欣赏“28对”在会上的行动。这对历次会议来说,是开风气之先。

何谓“28对”?这是说,在政协会上,在委员们分组讨论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和上海市检察院的工作报告时,高院派出28位法官,检察院派出28位检察官,双双结对,分头来到政协会议28个小组讨论会场,认真听取委员们讨论的意见。

看来,这项由“两院”联手的行动,事先,一定经过“两院”领导的研究和部署。可谓出手不凡。这样做,既表示了对会议和对委员意见的重视,也从中看出他们“更上一层楼”的决心。在会后,这“28对”官员一定会认真地向“两院”领导汇报,“两院”领导一定会研究改进工作的措施。

政协会议讨论时,委员们对“两院”工作评价甚好。认为他们为确保司法公正,做了好些扎实的工作,有长足的进步,老百姓对“两院”的满意率在上升。

近年来,不但在有些省市的地方“两会”上对地方“两院”工作,也在全国“两会”上对全国“两院”工作都有好评,这决非偶然所致。这和党中央对政法工作强化领导和监督分不开。

在此,我还想到上海高院要求法院干部做到“四慎”。也许“28对”行动和“四慎”也有着内在联系。这“四慎”是,自重慎微,着力提高素质;自省慎思,不断加强修养;自警慎权,坚持秉公执法;自励慎行,当好人民公仆。

但愿他们在“四慎”上取得成效。但愿在明年的“两会”上,两会人士对“两院”工作的满意率更高。

王建平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