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文苑 ->> 朝花

我的父亲———张权将军


            

父亲是中共上海地下组织的工作干部,负责策反上海守军,准备在1949年5月16日上午10时举行武装起义,里应外合迎接解放军进城,同时活捉正在上海督战的蒋介石父子,解放大上海。孰料,在举行起义的前一天被人供出而被捕。5月21日下午6时,敌人在南京路大新公司以银元贩子的罪名公开杀害父亲。父亲临刑时,拼命高呼:“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英勇就义。父亲的壮烈牺牲,天可歌,地可泣,将永远激励我们为振兴中华而奋斗终身

父亲于1899年9月13日生于河北省武强县张家庄一贫穷农民家中,14岁考入保定省立第七中学,在校期间目睹中国被帝国主义列强瓜分,深痛国家多难,决心走军事救国之路,中学毕业后毅然考入陆军第一预备学校,继又考入保定军校炮科第8期,成绩斐然,不待毕业,就以优秀学生保送日本士官学校炮科第13期深造,1922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国,开始了他一生的军人生涯。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父亲奉命前往河南到程潜的第一战区,担任少将警备副司令,后又任命为少将游击司令。部队经常化整为零,日夜和日军周旋。1938年父亲奉命利用盟国援助相继建成了8个机械化炮兵团各团按师编制,团长均为少将级分布在全国各战区对日作战。继而成立战车防御炮教导总队。父亲为中将总队长统帅各炮兵团,直接指挥各团抗日,因此被称为中国机械化反装甲兵种的创始人。父亲擅长英、日文,治军严谨,是具有高深军事理论并掌握丰富实战经验的高级将领。在名闻中外的滇缅会战腊戍战役中,父亲所辖的战车防御炮总队配合陆军作战,一天之内击毁日军坦克四十余辆,使敌人闻风丧胆。

抗日时期,父亲部队的总部驻扎在四川壁山县,离重庆周公馆中共南方局很近。周公馆是周恩来、董必武、叶剑英办公的地方。南方局深知父亲长期以来一直倾向中共,周恩来同志就亲自通过张治中将军将1924年入团1925年转党的老共产党员王亚文介绍给父亲。通过王亚文的安排,父亲常受到周恩来、董必武同志的邀请上门作客。父亲对周恩来同志非常尊敬和钦佩。常听他们讲形势,讲革命……父亲也无拘无束地讲自己如何用兵抗日以及敬佩共产党的革命思想……父亲曾对王老伯说:“北伐时我曾以师事祖涵公林伯渠。现在,周、董二位对我的指点使我受益匪浅。愿和他们常谈心。”王亚文曾回忆说:“那时安排恩来同志和你父亲见面也很不容易。常被特务盯梢监视。有次约见就被临时取消,另一次临时改在小汽车内,边开边谈。”他还告诉过我,曾带父亲从江边周公馆密洞暗道中进入南方局,此道至今还存在。

父亲和王相处日益亲密,也读了不少马列著作,思想觉悟不断提高,认为中国非实行马列主义不可。父亲曾对董必武同志说过:“救国要靠共产党,做人要做共产党那样的人,抗日就要跟着共产党走。”不久,父亲就向党组织提出入党请求。经南方局周恩来、董必武等领导研究,认为:“张权不入党起的作用更大,对工作更加有利。”并要王亚文向父亲做好解释工作并以党组织的名义正式通知父亲:“共产党组织是了解你的。希望你在军队中起更大的作用。”8年抗战,父亲一直坚守在抗日第一线,因成绩卓著被誉为抗日名将。

眼见蒋介石在步步发动内战,国共两党关系几近破裂,父亲内心十分痛苦。父亲曾向王亚文叙述心中的不满:“蒋介石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内战他是一定要打到底的。垮也是一定垮到底的。”

1947年3月上海局宣传部部长沙文汉按照董老的意见找到王亚文并代表上海局及陈毅和刘伯承同志任命王亚文负责上海国民党海、陆、空军的策反工作。父亲一方面接受策动国民党部队起义的任务,一方面收集国民党的军事情报。解放后,王亚文对我回忆说,周恩来同志曾说过:“张权将军我们一直把他当做我党的干部来使用。”

当时徐州地区战云密布,淮海战役即将爆发,我前敌指挥部急需前线情报。父亲立即答应党组织的要求,尽快设法以公谊私交关系,前往济南、徐州、南京及沿线视察,收集沿线的兵力布署、武器、车辆、粮食等情况。还深入到重兵把守的最高参谋本部地下保密室设法领出绝密的“参谋本部作战地图”。还到江阴要塞对司令戴戎光和51团团长刘仲泉做工作,劝说他们弃暗投明,配合我军作战。回来后,立刻将情报及作战图纸交王亚文、陈约珥同志迅速转送我前敌指挥部,对淮海战役起到很好作用。

渡江战役前夕,父亲再次接受党组织委托前往江防视察,仔细视察一个个壁垒森严的阵地、工事、前沿哨所,一个个班、排、连、营地,对武器的种类、数量、方位都作详细的记录分析。回上海后,到王亚文家与王和王妻张瑞元三人花了三天三夜时间将沿途所记,所画的无数小纸片一一铺在地上,再精心绘制出一张巨大的“长江沿线布防图”。将这份极为珍贵的图纸迅速交给我前敌指挥部,结果解放军以此图为参考指挥作战,胜利渡过号称天险的长江。父亲为渡江战役的胜利立下大功,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上海是国民党统治赖以生存的最大经济发达地区。蒋介石集中廿余万精锐军队及大量军警特务,构筑最坚固的防御工事负隅顽抗并命令汤恩伯,毛森死守上海。父亲他们就在此恶劣的环境下,加紧策反配合解放军解放上海。

父亲早已对涌进上海的众多旧友、部属、门生等有选择地,逐个劝他们认清形势站到人民一边来为共产党工作。起义计划是:浦东的320师师长方懋楷在解放军攻其阵地时就竖起白旗,让解放军长驱直入市区。刘仲泉炮兵51团向藻浜、张华浜打出去。让解放军顺利入城,驻市区的钟勉的机械化炮团、51军王秉钺部和王挽危182师及时响应,配合出击。李锡祜虽已赋闲,在上海解放前一个多月才来上海,驻在江湾的132师中有他的旧部下,说服他能率其旧部下起义。父亲好友李舰长的军舰在吴淞口炸沉,使国民党军舰驶不出去。郑振华控制、封锁机场,父亲率精兵攻打京沪杭警备司令部,然后配合解放军围攻复兴岛,活捉蒋介石父子。

父亲为策反所做的工作受到党组织的高度赞扬。沙文汉同志称赞道:“张权是一个顶好的参谋长,能干、有办法,要好好发挥他的作用。”

起义计划通过军委地下电台报请前敌指挥部陈毅、刘伯承同志批准,由沙文汉宣布父亲为司令,王亚文为政委,郑振华为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不设副司令。5月16日上午10时起义,司令部设在吉祥路121号。

不幸在起义的前一天,父亲被人供出而被捕,这一场伟大的历史壮举功败垂成,令人扼腕叹息。

父亲自从决心跟着共产党为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每日都在从事着危险的地下工作以来早就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时刻面对着随时会突然降临的死亡威胁。因此他能在刑庭上镇定自如,毫不畏惧地用自己的铁肩承担了最大的牺牲。敌人费尽心机也未能从父亲口中得半句口供。

父亲的一生追求光明,摈弃黑暗,有个性,有理想,有抱负,有追求,是一个愿做中流砥柱,决不随波逐流的革命者。每当国家危难,他从不躲避,总是迎头而上,为中国人民扬眉吐气。他对国民党的腐败深恶痛绝,直到与这政权决裂,最后以赤子之心,为真理而贡献出宝贵的生命。

父亲一生廉洁朴质,从不追求个人享受。在旧社会,他虽然为官多年,但一生清贫。党的地下组织,为工作需要,曾给他支票簿一本,遇害后经查实,竟分文不动。每次用钱都用母亲的私房钱解决。

中共上海市委对张权的一生给予了高度评价:“张权虽非中共党员,但在思想、行动、工作、作风上都与共产党靠近,烈士对于蒋匪帮反革命的血腥统治具有深切的仇恨,对中国人民胜利则抱充分信心,在共产党领导下瓦解匪军士气,迎接上海解放,都有相当功绩。”

1949年8月24日中共上海市委决定授予父亲革命烈士称号。

1982年3月父亲又被推荐为著名革命烈士。

张伯森
关闭窗口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