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方文苑 > 笔会


定格战争壮丽的瞬间
一块花手帕
古今卖友记
海宁看潮
模糊带来空间
黄仁宇的“大历史”
“官场小说”与“非常诗歌”
从“疑古”到“释古”
听电影
读书疗法
王蒙谈小说
老舍公园
张謇的字
画以人传的写意画
芋之所以名芋
妻子的脸色
疯狂读书
雨雪霏霏总相忆
叙述中的添油加醋
最忆“女儿红”
雪泥鸿爪化作碑林
金风秋月芡实肥
文人无行
“贰臣”文人
宽容“淘气”
常书鸿与敦煌
风景这边独好
宇宙·人生·灵魂
枯木上课
美丽的阿根廷
我的小屋
中秋夜坐“的士”
晚来伴“虎”其乐无穷
把自己关在门里
早就开始的相遇
造景与造福
竞相作秀的美女作家
史学大师写倡廉民歌
读书如搔痒……
不认识的鲁滨逊
我和孩子
看病记
意匠惨淡经营中
老根
阿根廷的探戈舞
东道主
另一个张乐平
科隆一瞥
当心埋入“炸弹”!
刘英眼中的张闻天
胡同残梦
鲁迅=NOTHING及其他
文人与做官
她们能否“与生活和解”
感受土地的神力
从“青春”到“饱经世故的清明”
和瑞典学者谈中国文学
奥维尔的田野
王夫之画风派
好“酷”的月
小王连举
流萤
八十自寿
悼际坰
父母的身影———《鲁迅与许广平》序
清洁透亮,为城市“洗肠”
我的初恋
冷眼观热潮
难忘“另一半”
我听《希伯来祷歌》
寻觅
德望交辉功勋互映
一条弄堂的历史
艰难地填写格子的人
三天神游五十年
卢浮宫原始艺术馆的意义
掌心化雪
甪直行
中国画未来的主流:写实派?写意派?
数字用法:一点补充
看剑引杯长
本命年
梦见小丽
先生本色是史人
截然相反的评价
失败是成功之母吗?
富萍
意在出新
写作为了什么?
健康的生活姿态和健康的文学
重新认识人类的财富
报告文学作家谈报告文学
呈示感性的莎士比亚
西塘人家
他年化作杜鹃红———纪念父亲方志敏烈士殉难65周年
诗的处罚
菩萨如花
故城遗韵
长安吟(附图)
“娃娃官”续闻
不朽者
家属
“平民包公”喜亦忧
是真是假?
创造的激情
县长建猎场
嫂镜
明亮的河
虚拟历史
千秋长怀赵朴翁
钻石项链
城市是时间的艺术
叫卖声声入小巷
但愿人长久
叶君健写真
洁爽
鲁迅不是“万元户”
岁月如箫
杜甫与我的梦
喷壶(小说)
上网的文化
舒曼和舒伯特
四堡是书乡
沈园·私园·公园
千万和春住
提升生命层次
重温鲁迅“苦口的忠告”
遭遇新“书”
认识丹宁
老箱倌儿
美国旅行印象
鲁迅还在我们的世界中
东方文明的魅力
常梦大西北
余华、陈村、张抗抗谈网络文学
红棉翠竹(国画)
功德无量的《中国书画全书》
风范
白玉兰对木棉花的深切怀念
就业风景线
我所知道的翁瑞午
古诗的魅力
学者·长者·仁者
我眼中的马连良
顺陵的观照
九死一生度书厄—文澜阁《四库全书》及其守护神
江南一杰老唐云
钱钟书先生的回信
珍藏那一次相遇
临水而居
为了文明的尊严
他们算不算内奸
画好生命的句点
方志学家张国淦
“兰心”命名的人文底蕴
悼周振甫
老紫藤的心事
古典芭蕾的新演绎
狮城雨韵
高高的腾格里沙漠
女性的情感和智慧
怀念老首长叶飞
守望“精神田园”
青眼相招感厚知———怀念钱钟书先生
“美美与共”和“文明冲突”
一曲“小调”六十年
跳舞兰
邵洵美与夏衍二三事
寂寞中的爱与真诚
早熟未必是福
永远的黄土情结
跋文二篇
性善性恶说
梅大与盖五
“专业乐迷”自白录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马利和金城
牡丹诗会记
对称趣谈
紫罗兰和玫瑰花
在祖辈旧居门前
我所知道的陈之藩先生
回望唐朝
忆昂舅潘光旦先生
心里一片宁静
风流子
绿色的承诺
故宫博物院漫说
“女拉贝”魏特琳老师
缅怀赵朴初先生
家乡的路
为柯公挥泪送行
《庄子嚼字》小引
塌陷的伦敦桥
愉快的人生
塌陷的伦敦桥王国伟
信息时代的脉搏
闻芬芳循旧径
春风中的怀念
掌声献给他
一个真实的历史人物
钱钟书《通感》续貂
一掬真诚
夕照拂心弦
丰子恺漫画馆漫笔
释译《荆棘鸟》拾余
悼念柯灵
关于敦煌样式
“庸人好活”
自见之谓明
徐海东和周东屏
咬定青藏高原不放松
朽木堂小记
端阳米粽香
若即若离
拜见朱鹮
曹操造“航母”
冯雪峰的遗憾
绿荫之州
沈度
关于“若要富……”
苏轼写影
音乐就是对话
故土(水彩)
一座城市的气味
最后一班轮渡
望着月亮,出神风中
《王蘧常书法集》序
大地的“女儿”
贾科梅蒂的雕塑艺术
抓痒图
一曲定江山
包公掷砚与海瑞买肉
论形
当我不再拥有青春
城里人的数字化空间
难忘恩师熊佛西
男人的“闺情诗”
萧山访蔡
寻找家园魂
木雕
类型的美
若远若近的风筝
我写张恨水
楚楚衣冠成菩萨
天鹅——白鲸面具
“大智若愚”与“大愚若智”
晓风残月的外景地
绍兴闲话———江南行(一)
访缘缘堂
徽州山村(摄影)
虚心与心虚
向往西部
晚窗分得读书灯
母亲年代的大酱
马瑶草小记
贝宁王国青铜雕塑(16-17世纪)尼日利亚
返朴归真的《斯波雷诺》
说三分
明月几时有
永葆“童心”之青春
梅兰芳赋诗述怀
格物与情理———译余琐掇
唯一的“七律”
逼近遥远林斤澜
巴蒙杜王国木制面具(十八世纪)喀麦隆
把栏杆拍遍
无悔一生
交河故城
无人迹处(国画)
怀念与感佩
千里共婵娟
关于敬一丹
初唐四杰文才品
雨牛驿亭
张大千的自画像
与塔对视
以古人之气养我精神
古宗曲
琴音深处遇知音
我的同学傅聪
反思的历史历史的反思
劝儿“当野兽”
解读“竞争力”
名探智擒“蝴蝶”
晓春寒水入古村
走自己的路
认识黄河
寻找一棵橘树
朴老在我心中
云山清霭(国画)
大将卓识酬宏愿
虎影作祟








      

以往文章: | 1 | 2 | 3| 4|


          孙静
    记得第一次见到苦禅大师是解放前。他身着洗得发白的蓝布长衫,脚穿补了黑皮头的布鞋,令人心里油然升起一股敬意。
    这就是李苦禅。在他的眼里,人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对同道人他更是没有一点架子,生活上求低,事业上却是追求最高境界。苦禅先生的人格,如同他的画作一样,是大师级的……


          汪涌豪
    我第四次与秦俑站在对面,仍然十分关注两千年前秦中男儿的脸面和身形,而旅游手册和导游小姐也几乎一样地提告游客,这些兵俑千姿百态,绝不雷同,足可想见古人才能的秀出和创造力的沛盛。
    王朝霸业,扫荡六合的辉煌,不是体现在秦俑的千人千面上,而是在这倾圮的行列,有豪荡似大风乍起,悲歌如刀切般终止。它封存着历史更生动的表情,是历史最激荡人心的姿态……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