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方文苑 > 笔会


夫妻之间也要给面子
快乐的档次
棉袍子
最后一个面试的考生
在教室里兜风
小荷才露尖尖角
两分钟效应
军营一日打靶记
步行仙人掌
送垃圾
“白雪公主”
想让您知道
你可曾鼓励过我
给爱人一点面子
耐读的女儿经
游踪小录
问得我良心不安
我爱你所以离开你!?
灶前旧事
网络连接的乡情
给“阿诗玛”画像
男人应走多远
为幸福造句
带父母去参观
爸爸·男人
临窗听雨
患难夫妻
送猫
香飘淮海路
梅香暗浮
读报炒股夫妻
扬州石塔路掠影
2020:母女对话
电脑写作
面对这丛美人蕉
诗意开始的地方
心灵的牵手
善待幼儿涂鸦
新车换旧车
丈夫胆小
喝酒“夸”妻五步曲
拒绝上海话
与浪共舞
游轮夜色
作家的悲哀
品味教师
排长罗嘉木
狐狸狗獾种玉米
跪下不如听话
富贵花开万里飘香
答家中侄儿书
陈染和林白
悲欢校友录
傲气的十七岁
业绩之谜
为一匹野马说句话
“美声”的回忆
珍贵的战友情
助人益寿
花未眠
人生难念的经
家有鹩哥真逗趣
生命的价值
一场名叫“爱情”的感冒
西江月·古埠新筑
好女人塑造好男人
宠物
男人也会“作”
当饕餮遇到弗拉门戈
笔墨写真情
倾情
幽默老爸
温馨小阁楼
人生之桥
巧合
恋如昙花念似青松
秋雨中的老街
“父母官”情结
发票自述
地雷响了
大男人小男人
闲话真格有水平
代人捉笔
我的大学情结
购书记
火山大石谷记
的哥艳遇
心态
人生是一种体验
等待太阳
别说我不在乎
上栅
西塘印象
课堂里的掌声
夜访纳西古城
只属于青春的节日
爱家的男人
真男儿不哭泣
鲁迅被记“大过”
我的启蒙老师
此物最相思
寂寞
小小吱吱屋
听老爷车讲老上海的故事
老街的味道
纳木错湖之旅
历史小说的“廊庙之音”
延安文人
山海之魂
我译都德
三盆君子兰
以大见小
温泉浴怀旧
难忘鏊子饼
愧对母亲
记忆犹新
毕业论文
让丈母娘吃药
我的母亲新凤霞
学跳舞
我的电脑
树之情
网络爱情鸟飞走了
坐的文明
蚂蚁不渺小
春天的声音
唉,不爽的18岁
不再分享别人的爱情
上坡路
潘汉年的一件珍贵遗物
芦笋——春天的公主
学学这位男孩子
深呼吸,我们散步
发生了的,未发生的
十八岁
瓷瓶
醉虾
上海小男人
洛桑桥小景
情绪
回家打工
小皮匠
神秘的星空
流淌春天的画作
地铁
不愿回忆的小事
端砚情
海市
陈毅教子的启示
爱情发生在哪里
我赢得了自己
你是一个不成功的人
眼泪
闲言碎语
邮箱里的半封信
并非创举
“贴一点”
有家真好
心中有国旗
难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买 书
灵感的尾巴
关于女人的两条新闻
唐装现象
摇身一变
从宋丹萍到杰克逊
爱情不期而遇
师法自然,创建人类新文明
礼轻情意重
拥有一份好心情
始于燃烧止于煎熬
不快乐的镜子快乐的影子
明天的世界
傻子买菜
让儿子迟到一次
和孙子奕棋
杂色的夏威夷
在津巴布韦寻找感动
昆虫的故事讲完了
把情书还给你
干吗要这么多人
罚球白坚
无意言穷
镰仓的老式邮筒
北风凛冽说寒冰
鸟说
换了新学校
当上小干部
零距离
雪梅清阁
“北方美人”的丰姿
汉字的无奈
病入膏肓
单身穷人
孤独的美国老人
音乐是否太多
妈妈的目光孩子的动力
祝你快乐
一生低首拜梅花
美,就是因为美
纸婚的碎片
所谓幸福
老公与优秀男人
婚后你能拥抱我吗
找个伴一起吃个饭
乱弹“小资”
欲望有时比思想更强大
往事哪得香如许
非洲鹰和伪步甲
严力和他的小说
我的名字叫“CHINA”
我心中的顾炳鑫
过年
只要爱情允许
今天你送花了没有
接电话的感觉
多变的感情
有泪也有乐
玩具马的尴尬
三十年前后
喝彩
小资和情调
男儿有泪要轻弹
乐送压岁钱
纯情过年
无形的心理空间
马年说马
可怕的“平常心”
何必都学钢琴
看人家“过年”
爬格子过年
宠辱不惊
凝望祖国的灯火
病房花烛夜
人是要有点期盼的
似水流年
收藏教科书
老奶奶赶时尚
跳出来
比什么比
街头的米糕担子
“年味儿”浓不浓?
扬州春卷美
微醉的境界
马年的滋味
我的中国妈妈
年俗杂谈
红包包
包装下的春节
写呵
眼睛与人生
想念芳邻
我依然被生活感动着
咏梅三首
美妙的钢琴
榆木彩漆果盒
家有“东方明珠塔”
过年
合卷有益
龟背竹的新生
贝贝过年
张元济传奇
老年的境界——菊隐园札记
洪江有座古商城
给世界擦把脸
家是风筝的线
今天的太阳
我们爱孩子吗
命运是奇妙的
礼品墨
家庭博物馆
玫瑰与草莓
没有手机的日子
养竹
我的童年朋友
话说春涛
德国苍白的冬天
荠菜馄饨
捅王蜂窝
久远的号子又响起
上海婆婆
家的滋味
雪的记忆
用心抚摸
生活在上海de理由
听话听音
习字寻趣
一个久藏心底的事实
迟到的和解
远离上海
三鲜蹄筋
邻家的音乐
爱情纸条
做贺卡
两首瀑布诗
京剧情结
我的“花圃”
书韵豪情
零拷五加皮酒
房东
《道德经》的启示
外滩上空的第一面红旗
为何笑不出来
西行回忆
人身上的尺子
变革者生存
五颜六色
家住苏州河边
真言让我感动
差异
鸟儿的母爱
花坛里的杜鹃
又乐又愁过日子
阴差阳错
感谢,所以幸福
粉丝情
眺望
两个语文课代表
工作使我快乐
冬天领着风来
麦苗弟弟和雪花姐姐
舅舅
老妈苦劝我相亲
电话两端
一网沉香
芳邻
买水仙
太太留守在家
快乐住院
教老爸上网
温馨的家信
误会了
一碟红烧小排
“第一次”喜悦
永远的鱼缸
帮人开门
阅读改变人生
甜蜜的季节
借伞
儿子发育了
谁的心灵鸡汤
友谊
快乐即放下
父爱深深
要把心思说出来
明年做什么
好莱坞的贼
谁是骗子
别让父母怕你
女为谁而容
每天淘汰你自己
打店
最后的西大街?
“欢喜型”学者
童言
我其实想嫁人
忘年交小元
常回家看看
爸妈喜欢啃骨头
曾经拥有百万美元
看车展
我们家的新潮“老头”
从涂鸦到小画家
我可不可以嫁给你
给父亲搓背
尴尬儿子“成熟”时
一次难忘的演出
我让青春绊一跤
阖家欢
买错唱片听错歌








  

          王小波
    中国人有句古话:敬惜字纸。这话有古今两种通俗变体:古代人们说,用印了字的纸擦屁股要瞎眼睛;现代有种近似科学的说法:用有油墨的纸擦屁股会生痔疮。其实,真正要敬惜的根本就不是纸,而是字。文字神圣。我没听到外国有类似的说法,他们那里神圣的东西都与上帝有关。人间的事物要想神圣,必须经过上帝或者上帝在人间代理机构的认可。


          川端康成
    “实在难为情极了。”只说了这么一句就又哭了。问了几次,那男人才哭着说:
    “本来是不应该这么随便说话的。昨晚上我们两口子本来是商量好,说得一妥百妥,决不留恋孩子啦,可是,正因为她太小,所以总担心她是不是这样那样啦,结果是我们两口子一夜没睡。把那么个无知的孩子给人家,连我自己都觉得这当爹的冷酷无情。您给的钱我们如数奉还,请把女儿退给我们吧。与其舍掉一个孩子,还不如爹妈儿女一家6口饿死在一起好。”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