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方文苑 > 茶馆


悬崖上的浪漫
拯救绝响
德国大邮戳
从“钳工身价超硕士”说起
校园里正逐渐失去……
智商心商孰重孰轻
定位
还学术一片净土
京剧与中国文化
网络颠覆语言?
一个诗人和他的诗
耐住清贫
记老贾
代课
名家与名篇
长庆坊
“真情实感”还要不要?
花季爱美须引导
时尚·流行·另类
媚俗的代价
鲁迅是个崇尚自由的人
港式文化性格漫议
大一统并非自古就是
引进片译名不要改得太无趣
中华文明:多源与一元不矛盾
望“戏”兴叹吴为忠
歌舞伎
卖言为读之误
读私记
绝望产生思想
网上“卡拉OK”
“身份”问题
黑白
回家——听的随感
访谈《笔墨祭》
我真的没那么时髦
聊聊开小车
人不如鼠
问天地何为艺术
四合院文化
荣誉转让
家教中的“南风效应”
爱之深恨之切
音乐瞬间
谈字谜中的离合体
不要把洗澡水也吃下肚
形式谈
上海男人是什么
上海男人怎么了
丑女的光芒
让我们睡得更好
爱情之后
在美国学开车
漫谈年龄
到古老的俄罗斯去
精选与全剧
开局与结局
茶凉茶热说
网眼看电影
祖宗名誉和历史学家的胡闹
水做的高邮
改戏不改曲行不行?
生活反思录析“只有一个地球”
坚守这一方土地
谈保罗·高更
上海的老茶馆
杭州太姥
万圣节的作业
蛋白质公马
论懒惰
人品和画品
忍“痛”出版到何时
字画·拍卖·收藏
雇员和老板的活法
东坡谈文玩
关于中国画的创新
“流星”网上划过
现在开始进入想象
一厢情愿
天鹅之歌的余韵
阎涛:五十年的西柏坡情怀
幸福的高莽柳萌
《本草纲目》中的水
与妻共舞
老批评家的胆略
写透知识分子的精神状态
富有美感的真情
恪守艺术品格的独立性
“隔”与“不隔”
元宵灯影宋人词
小事
诱惑
伯乐和九方皋
画家鲁光
郑振铎先生的“书癖”
遥寄心香
如今天天像过年
马年购物爽
闲说另类
马年话马钱
马站着睡觉
钟馗图旧话
情感故事
马年迎野马
戴画新说
外婆的“红烧狮子头”
故乡年俗三部曲
想象另一种生活
快乐的答案
孔雀羽的遐思
我有两本《杜甫诗选》
蓬勃物事
照亮黑暗的内心
“忆苦思甜”
预约大雪
另一种生理现象
人才以马为喻
全球化趋势中的文学与人
杂感四则
达成愿望的梦
《心弦之歌》
读江曾培《交交集》有感
陆士谔的梦想
戴敦邦的道教人物画
书摊“另类”
另一种语言暴力
我不生气
徐迟笔下的江南小镇
代沟的硝烟
收获季节
读《伯林传》与《塞林格传》
法国人今天如何解读雨果
好戏慢慢品
“铁饭碗”和“铁文凭”
问问我们大朋友
恶心的展示
书法是抽象音画
“隐私小说”引起争议
救救“神童”
藏者的悟语
关掉手机
鲜花送自己
救救大人
学说谢谢
读报有感
批评的变迁
毛病
不学叶公
煞风景
科学的诗意
呵护孩子的童年期
煎蛋的两面
大山教我写小诗
出题
愚公该不该搬家
“不及格作文”真不及格吗?
女性车厢的悲哀
学报的悲哀
第三种文凭
古典名著研究切莫媚俗
高更的红狗塞尚的苹果
不应该的删砍
也谈“套中人”
想起了万籁鸣
想象力谈片
换一种编写思路
请尊重作家的隐私
我设想的未来
丑陋的新年“礼物”
殡仪馆的请柬
集体无聊
拳拳老人心








  

          王晓玉
     春日里捕来的“刀鱼”,经了一冬的滋养,也格外地肥美些。清蒸是最佳烹调法,原汁原味,不会让那些浓汤赤酱喧宾夺主。下箸时不妨重点关注两片“肚档”,透明的质地,似油非油,纯是两大块胶丁质,入口会满颊生香!


          胡鹏南
     旧社会穿长衫和短打是有区别的,童年时我生活在农村,因父在上海开厂,算是“有产阶级”,所以从有记忆起,在村上,我也是唯一穿长衫的小孩子。
    十一岁时,舅舅结婚,我们合家去吃喜酒,父亲洋装笔挺,母亲穿旗袍,我穿长衫,在一百多位来客中90%以上都是短打的农民,像我们的穿着是凤毛麟角“鹤立鸡群”,与众不同。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