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方文苑 > 散文


我拒写一次“有偿新闻”
谈女人
戴玫瑰花的人
追忆
闲话中秋
小街
天宇之声
顺子冷面
清贫寂寞中的幸福
九月,我深情地凝望
一张一百元
三代人的五彩梦
名医的医风
第一课
音响是严肃的
这个“手势”不太冷
跳来跳去的女人
梦中的红树林
钓者
“麦当劳”
圣山下的相逢
嗜书人
久病成医
西沙守海人
走美亭
老爸的白发
播种善良
奔放的生命
绝响
冬天的田野
春来了
“钱”江
红土地上的荔枝林
回故乡过年
老家的那块绿草坪
不知乎
采菊东篱
藤海湾日出
最后的牛
九龙大地的诱惑
独自在家
好想有块地
蝉鸣渐远
夜宿水缘山庄
山村纪事
川茶
月光下的蔷薇花
年轻的季节
我在母校门口卖粑仔
雨中百合
岁月流痕
宿舍里的日子
海口钟点工在行动
两代人的摇篮
神奇的大佛湾
女孩无泪
相思鸟
小猫如厕
刘晓庆圆
记忆
谁守护山河?
年青的时候
且从青史看青楼
往返于碧塔海的路上
网事悠悠
冰与火
爸爸
阿飞日记
有趣的慈航静斋
钱钟书“钟书”
我读保尔
这一片海……
想象上海
北方的秋天
奇情与俗情
红枫叶
不知火舞
到湖畔去喝茶听雨
彩色的河流
意大利宴会散记
在西班牙看斗牛
相依为命
如果秦始皇活到现在
请给我五分钟
甜粑
水上的夜晚
键盘敲出来的爱
一封无法寄出的信
那一夜盛开的玫瑰
上海故事
你是我的百分百
无言的情怀
一点点不舍
有所放弃
来世不再嫁作家
觉醒春天
无悔的初恋
在绝望处抓住快乐
这一生我只牵你的手
那一瞬已是永恒
听雨
“西伯利亚”号上的惨剧
母亲
椰城街头卖报歌
父亲的人生
大洋落日
上海三六九
真上海
永远的感谢
我爱泰山月
在太平洋那一边看看
绿色的梦
情系大西北
想说爱你不容易
你的性感我不懂
真情如花
美丽老年
内心孤独
鱼尾纹
老爸,何以回报你沉默的爱?
青蛙
人生小酌
等待灵感
初三的儿子
解读战争
海边,爱情的阳光
椅子
南园茶楼
诗·电话·洗澡
爬墙三事
小凡
一场较量
理想女人
你为什么不他?
静听
友情不褪色
让我们承诺
离别时节
让我牵着你的手
一刹那
别离
牛背上的春光
和妈妈谈谈
生活兴致
抵抗诱惑
成人教育的坎
神仙生气
消磨时光
唉,启蒙教育
立交桥
失落的美
碎花小伞
散步
我看网络文学
搬家纪事
“收款高手”失灵记
好雪者说周涛
“王牌”脾气
春雨淅淅
走进石林
属龙的农民
雄雨
小概率事件
五彩三清山
天上有颗巴金星
神圣的大地是万物之母
山包水水包山
青铜遐想
女儿眼中的丰子恺漫画
林中城绿色的城
两个天池
跨海大桥
枫桥
法国学生马蒂尤
春山暖日和风
春从天上来
成都的茶馆———城市与人系列
长庚星
“草鸡看世界”丛书
"身高"问题
“闯”的呼唤“闯”的赞歌
《中国京剧》赏心悦目
“俯首甘为孺子牛”———怀念我的恩师贺绿汀
想念碧塔海
趣味与才情的合奏———读钱定平教授《欧美琅漫记》
难忘吴剑岚先生
进入古稀
港人二态
在传统与现代中蜕变
题柯岩云骨石
泰宁印象
三月印象
遥寄河姆渡
草原之春








      

以往文章: | 1 | 2 |





  如何看待韩寒与方舟?
   
 





  五彩三清山
   
  枫桥
   
  春山暖日和风
   
  "身高"问题
   





 
          黄茵
三毛想死
黄昏之恋
童年的记忆
阿财
黄昏情
玉佩


          素素
幽默
享乐
漂亮
年龄
语录
喜乐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