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方文苑 > 随笔


作别北方
大学的海报栏
放风筝
婆婆换脑筋
喜得龟蛋
愉快de
迟到的家书
猜谜
假期享受浪漫
“单身汉”的日子
劣师记
两张贺卡
甜蜜的周蜜
中秋送礼
外公寻根
鉴湖秋波蕴风骨
还愿的心态
故乡
时间
母亲不是“永动机”
父母吵架以后
爱的忍让
缘分就是一条锁链
司机“温兆伦”
雨中赏栀子花
高邮蒲包肉
为母亲花钱
暑假里的女儿
哄哄老妈
等待花开声
不想送别
嫁人要趁早啊
浅谈蝈蝈
冰冻“猴子”记
老树开花
职业哭丧婆
下棋乐
读懂母亲
儿子的书包
试衣间
给父母一线阳光
美酒相伴
不要不要爱深爱深
不希望浪漫
永远的村庄
难忘“匹诺曹”
儿子的乐教
阿公
网虫?虫网?
怀着善心去爱人
爱在心头口难开
与师同行
我的银行密码
散步是种境界
母亲与狗
童年警察梦
上班就这样
寄居蟹
所谓“鬼”的真实
我是否“老土”
心浪网
我的家在浦东
绿色瑞士
家有女酒仙
恋人分手谈判清单
东京电车里的故事
称呼
就做小女人
灰麻雀落网
父亲节的礼物
吃饭时的爸爸
手到禽来
最后一个男人
追杀小妖
手稿·e时代·口水
分离
一封信的N次发送
赏心悦目的美女朋友
浓浓马桥情
老派女人
古木依旧庇今人
尴尬的约会
一个穿不透的古老话题
给女儿的礼物
“痛”爱篮球
一张照片
当女儿好开心
难忘杨柳
走近NBA
初赏“仙”花
一曲红梅千秋传
我家的书房
丈夫的苦肉计
相亲
爱是一种信仰
难忘小板凳
海葱情
上海,真美!
大皮院烤肉
“叫花子”敲竹杠
体验攀岩
我饱餐过一顿狼肉
幸福的被骗
知足者常乐
走在老街
夜过祁连山
闲谈李方膺爱梅画梅
为自己命名
寿筵,不落窠臼
婆婆与母亲
卖蘑菇的老太太
赏兰与养兰
怀旧
尝试日本颜料
新生之路
雨的奇迹
白马湖的雾赵畅
淘旧书
农奴主是怎样生活的?
人心的卧虎藏龙
都市“渔翁”
黄椿的故事
阴差阳错
陈锡华与青年中学
“笼中”的女人
皱纹
毡帽
培根随笔三则
青春支点
青春的冲动
三个男人和一座桥
筹学费的小女孩
路过
那些关于时间的歌
爱情早就死了,感情还是有的
卖花的人
感受除夕
打动我的理由
守岁趣谈
父亲的音乐
对岸
断臂的猜想
“五块钱成交”
爱,首先意味着献给
女人
弟弟
《读伊索寓言》--写在人生边上
毒蛇的自白
动物小品一束
恋人须知
可爱的地球
父与子
世纪狂欢夜
送伞
读《水浒》第九回
手机丢失记
这个父亲的结论太轻率
万紫千红新世纪
花之咏
初恋
寂寞
论快乐
五月的青岛
窗帘
孤崖一枝花
闲人
到底是上海人
汤菜也“打包”
沐浴与毁林
珍惜
流水
“阔少爷”与“傻公子”
武侠小说的八大猜想
把日常生活神秘化
给友情留个空间
纯朴为怀
网站、苹果及其他
传统图书馆还有用吗?
多余危害物
口中剿匪记
忆儿时
“小姐”可称
对当代诗歌的三种偏见
纸面文字的溃败
吃瓜子
儿女
白鹅
我的四季
苦楝花
油菜花开
悲哉,中国文化人
杂花生树
回不去的乡土
野菜·肚兜
乡间叙事(两章)
论文人
听话的艺术
阳澄湖上尝蟹
警惕“温水煮青蛙”
秋夜
难忘的“镜头”
南行笔记
自由之心,勇敢之心
真爱人生
在长河中逝去
80年代的转型
吃饭
读书苦乐
快乐老家
雅文学的大众化趋势
不一样的年华
九十年代小说遗漏了什么
我看金庸
谈情说爱与炒股术语
喝酒与上网
从太平天国“夭折”所想到的
父爱是本读不完的书
大、小“网虫”上东方
咖啡与恋爱
情人与葡萄酒
喜欢抱书包的我
打发无聊
才子们的文才
蓝色随想
穿越无奈
我的妈妈
从脚趾头爱起
灵魂的漂泊
扬子江恋歌
抱愧山西
白莲洞
军港的情
登凤凰山
滨海之城
机上畅想








  

nbsp;
          赵长天
寻找文化


          舒乙
胡同小百科


          陈鲁民
真言·失言·狂言


          袁鹰
情系大江截流处




 
          冯英子
读《尚书第旧梦》


          潘真
仁者寿


          杨扬
“另类”小说的解读、争鸣和诉说


          袁鹰
细微处见风范


          黄蓓佳
又看《苔丝》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