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东方文苑 > 夜光杯


氓公的风格
大师吴昌硕
上海的信誉
爱在深秋
浦东男人
陈启修首译《资本论》
敖包之夜
文坛才女进入“不朽者”行列
冒与帽的关系
厕所里的咳嗽声
《水浒》人名谜漫谈
“草书王”开处方
“草船借箭”著书法
林肯死因别解
于谦祠里的观感
张老师错嫁“皮里阳秋”
弄堂口的小皮匠
丰子恺的棋画
“潇你一洒”没商量
吓人的节约
无法弥补的悔恨
巧合
“开心词典”
藏书与毁书
樱花第几桥
翠姑娘
祥林哥哥
陆小曼的山水长卷
永恒
也谈
康氏寻踪
文人相嬉
过马路
风吹瘪谷
偷得浮生一小时
母亲改嫁
即兴发言
无法回家
等待周末
映山红情结
网上新生活
爱人走了心也空了
上网的美眉
梨花深处忆家山
简朴的墓地
我心e动
文徵明为弟子作假画
网上的世界
一个乞丐的追求
向鲁普三鞠躬
前赴后继
离奇的“撬边夫妻”
萧山王氏
木睛·瓷眼
储蓄爱情
离不了妻子撑起的家
包拯的明志诗
妻子减肥记
慧眼识贼眼
彩电相亲
母亲作客儿子家
爱情枪手
听塔尼娅唱《山楂树》
老张
女人请自爱
从古到今读松江
模仿
照亮希望的烛光
倾听花开的声音
遥远的思念
浓情巧克力
核桃在树上
歌星心烦意乱
大鱼的智慧
大红衣裳总是青春靓丽
樱花的浪漫
大钱饺子
唇色表情
她陪我昏倒
尊贵的名字
焰火映红泸溪河
在那槐花飘香时
爱情“拍拖”
点缀
快乐高三
顽强可贵的绿色
爱犬的天堂
四季人生
挚爱鸽群
一床
追忆王少楼
认得童孟侯
今宵酒醒何处
钱柳墓
家乡的小镇
深秋的弄堂之韵
生命里的胡琴
牵手
凝翠太白楼
镜头里的秋雨散文
金秋赏蝉图
红艳诗人
海派作家返故里
黎明的河边等你
心灵的重建
日本漫画
兰州牛肉面
写意的倪旷达
我爱松江
办事
小苑月夜
“荑”是什么?
一束红玫瑰
罗聘与袁枚
回到母亲的故乡
松江古今话农桑
乐观的奶奶
烧饼趣话
集糖果纸
蟹颂
体会老人
外在的“魅力”
何为“雁翎刀”
除笨有精
时尚阿爷
闲话顶天楼
胸前香
师生缘
一份痴心
登高与插茱萸
挖掘记忆
诗歌之夜
奇妙的手
解不开的“中国结”
滑翔伞的诱惑
不同时代的《鲁迅全集》
回味炒米花
因为爱所以爱
葡萄牙人的爱树情结
泪流满面在产房
做爷爷的感觉
童稚的“大礼物”
开心蛋让女儿开心
珍藏
搞错化验单
女儿想出国留学
往“醋”里撒点“盐”
携妻看夕阳
装修的遗憾
病房里“觅”钻石
无奈的装修
柔石百年祭
妻子是第一个读者
我家的“文化小金库”
外婆和厨房
又到樱花烂漫时
装修“蒙难”记
你我同在屋檐下
舞蹈角
还乡记(上)
搬进新居便“抗涝”
掉包
闲来放风筝
一个晕车的车主
周末儿子说了算
留学英国难过“胃”关
菜花盛开捕塘鳢
酒沫里的双休
操心烦心闹心
嫁给你的口味
波茨坦的“无为”花园
“装修”是一面镜子
“豆腐心”何必“刀子嘴”
睡不着觉
暖冬梅
新派父母
让我欢喜让我忧
窗啊窗
笨小孩·潘爸爸
文学不是意见,生活也不是
牙牙学语
嗅苹果
土和洋
瑞士
为我的母亲呐喊
养只兔子做宠物
我在北海尝沙虫
两次旅游的经历
父爱深沉细腻
洗碗怎么成了问题
战痘的春青
高招
杭州的,上海的
三十年前我养宠物
弄堂口的煎饼摊
远去的琴声
泥鳅
欢喜他
新娘邻居
去澳大利亚老乡家串门
从外滩居民浦江游说起
急性朋友
一个澳大利亚老乡的钓鱼传奇
我家老古董
在家太烦出门又盼
迷失
票头阿六头
放炮仗
故乡的黄泥火盆
沉浮批语间
江南无雪
“乐善堂”旧事
豆家美味霉千张
来自德国的“上海女婿”
哪是花儿哪是我女儿
交流营造的乐趣
岳父大人的樟木箱
老婆不再眼馋
雅典与北京约会
台湾茶
花市春意浓
年后“点礼”
前愤青的花房姑娘
琼浆韵味得霜成
一道亲情菜
读姜昕的歌
元宵灯节话灯谜
想像力
玛利雍一家人
我的“冷酷”
遭遇孤狼
我和《我的祖国》
童心无价
怪物的晚会
台湾吃便当
茫然
咱就走老路
替丈夫去征婚
长假教母亲上网
收到“来历不明”的鲜花
秀发
网婚破产记
周末来吵架
裙裾飘飘女人心
美人香车
自己做巧克力
新兵营里看儿子
履式春秋
礼饮同心酒
法国女郎吃年夜饭
夫妻双双47岁水仙花开47朵
婚姻传奇
第一位
第一次品尝日本料理
你的电话不合时宜
冰峪来去
麻将与桥牌
还亲人个年“债”
过年的礼物
大家抢摆渡
草原的风
谁得到了金铃铛?
我写《荣成别墅三楼》
呼唤科学散文
弈棋者说
一种无边界的生活
那个背影
我与古镇有个约会
过年心情
我想入非非
孩子也是朋友
我的祖母
童话理发店
守候的亲情
妈妈真的很抱歉
渴望已久的全家福
老街
心中涨满温情
迟到15年的祝福
夜夜等着你
塌方
竖起耳朵听
父子之“战”
与儿对弈
大雁情
西湖的鱼佬儿
过春节你是否回家
快乐的理由
无吃不成年
我爱芭比
与刘学洙论交
读图时代的印谱
爸爸,让我们和好吧
洗澡
白衣女郎
大奖
诗人的心
夜见美人鱼
惊听洋人说评书
台湾的小吃
三位叔叔
借条
隔世的情书
节俭老马
酒的故事
墓园与葬礼
天赐官衔
手帕
花腔
红烧肉
爱是真实
传奇的鹿王
网虫的离婚协议书
幸福的花叟
爱的奇迹
想起了洋泾浜
定情发夹
离家找感觉
钟点工的女儿
可乐之约
家庭主妇
成功人士
文人烟趣
瘦的东西
狗权
借钱
“小蓬莱”记游
羊脂玉与羊肉串
读罗浮宫
去年元旦的古典爱情
妻子学外语
心事难描
白信封
想起了老社长
婺源的风
重返哈瓦那
婆婆的“求职信”
选票
美丽心灵
相师兼“三产”
重归故里继续追求“所爱”
清贫的爱情
妻子的项链
最怕洗碗
音乐之都维也纳
对筷子的思考
煎饼
挪威风味
老井的故事
敲门
骨子里的洋派
找保姆
“善待自己”及其他
网上“大观园”
远望金顶寺
花环·行头·哈罗哈
缘来是你
在藏民家作客
书痴一凡
借书杂谈
芬兰的雪
我盯老公的梢
越是艰险越向前
苔丝小语
姐姐手上有刀疤
上海,旅游者的天堂
徽州土菜香到根
父子约定
选择
有人敲门
“半仙”算命记
朋友
金士敦的“千岛”之恋
心胸
酒鬼
新西兰游记
鲁镇的黑夜与白天








  



  夜宿王村
  呆人炒股
  带不走
  纪晓岚趣事






老艺术家的爱心
   
拍案而起为尊严
   
手下留人
   
邻里之间
   





三吃白水鱼
   
电脑?烦恼!
   
红星闪闪放光辉
   
“身份”的妙用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