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专题|国内|国际|台港澳|上海|文娱|IT|精选|体育|财经|社会|参考|科教卫|图片|
    >>专 题>>东方专稿(每月回顾)>>正文
 
希特勒后裔的秘密生活
align=center

55年前,纳粹头子阿道夫·希特勒在柏林绝望自杀,希特勒家族其他成员及其后代似乎也在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了,希特勒家族是否后继有人,如果有后人的话,他们今天是否还活着?在那里藏身?活得怎么样?对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几十年来一直没有被披露出来。《纽约客》杂志一资深记者经过多年的调查,最近终于发现,希特勒家族后继有人,他们不仅生活得很好,而且就定居在美国纽约的长岛!

希特勒三侄孙长岛做生意

长岛是纽约最有名的休闲胜地,每到周末,曼哈顿的富人成群结队来到这里吃喝玩乐。每年夏季,更是长岛旅游的黄金季节,岛上游人如织。当游人在岛上漫步时,他们肯定不会想到,也许与他们擦肩而过的人中就有他们最想了解的人物——希特勒家族中的某一位成员。最新一期的《纽约客》杂志披露了一个令人非常感兴趣的内幕:希特勒家族不仅有后代,而且部分家庭成员目前就居住在纽约长岛上。

在长岛居住着的是阿道夫·希特勒的三个亲侄孙,他们的年龄从30多岁到50多岁不等。三个侄孙显然没有其叔父的勃勃野心,他们从不过问政治,而且环境迫使他们形成了谨小慎微的性格,三人中没有一个敢继续使用家族姓氏,全都改姓其他的姓氏。

希特勒的这三个侄孙目前一起经营着一桩小买卖,称得上是小商人,但据与他们打交道的人透露,他们从来不在交易中使用希特勒惯用的欺骗手段。兄弟三人拿出了全部智慧,这桩小买卖也一直没有做大,全年的收入没有多少,除去他们的生活费用,收入也就所剩无几了。

长岛是纽约环境最美的地区之一,这里建有许多高级别墅,世界上的名牌轿车随处可见。但对希特勒家族的三兄弟来说,他们只能饱饱眼福而已,即使把他们的全部家当变卖,也不一定保证让自己坐上这样的豪华轿车。与长岛令人目不暇接的各色建筑相比,兄弟三人的居住条件显然寒磣多了,一人只能在镇公所的房子里寄身,一个委身于一座小平房里,这座平房唯一令人觉得镇点钱的就是前面带着走廊。还有一人《纽约客》记者没有披露具体的居住情况,但从其他二人居住条件推断,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希特勒的侄子放弃家庭姓氏

众所周知,希特勒有一位英国出生的侄子,名叫威廉·帕特里克·希特勒,而且人们也知道,帕特里克有后代,但后代的身世一直是个谜。《纽约客》披露的事实终于揭开了帕特里克后代的神秘面纱。上面提到的“长岛希特勒三兄弟”的父亲就是威廉·帕特里克·希特勒。

威廉·帕特里克·希特勒于1987年死于美国,时年76岁。死前,他多次向家人交待,死在哪里,就把他的骨灰埋在哪里。他大半生在是美国度过的,美国人对他的态度算不上好,但他始终把美国当成第二故乡。他承认,“希特勒”这个姓氏象一幅沉重的十字架压在他身上,生前难以摆脱这种压力,就让他死后轻松一回,因此,他希望家人在他死后不要把他的骨灰运回德国,埋在美国就可以了,但墓碑上绝对不能出现“希特勒”这个字。

《纽约客》的记者亲自去看过这块墓碑,上面只写着“威廉·帕特里克”,姓氏的确被其家人隐去了。《纽约客》的文章分析认为,威廉·帕特里克不想让自己的姓氏出现在墓碑上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担心自己的身世被亲纳粹的人得知,自己的墓地成为朝拜的“圣物”,果真如此的话,他在地下也难得安宁,因为他最难过的是自己姓了“希特勒”,他不希望人们把他和阿道夫·希特勒等同起来。

威廉·帕特里克周围的人都亲切的称呼他“威利”,他的父亲便是阿道夫·希特勒的同父异母的兄弟阿洛伊斯。阿洛伊斯年轻时流落到爱尔兰的都柏林,最后委身于一家餐馆当服务员。但他工作舍得力气,很快就引起了爱尔兰姑娘布里吉德·多灵的注意。随着二人交往的进一步深入,阿洛伊斯逐渐赢得了多灵的芳心。不久,他们的爱情结晶威利来到了人间——1911年威利出生于英国的利物浦。

不受重用流浪美国

成年后威利来到德国的柏林。经过几年的闯荡,威利由一名默默无闻的小伙子变成一位一心想向政坛发展的小政客。三十年代初,“希特勒”这个名字已经威震德国,很多人把希特勒奉为神明,崇拜得五体投地。

威利是阿道夫·希特勒的至亲,所以回到柏林后他非常轻松地跻身社会名流圈,斛筹交错间,自我感觉越来越良好。本来他长得就象希特勒,他又特意留起了和希特勒一样的小胡子,连发型也是那种最为人们所熟悉的“右偏分”,所以,无论威利起到哪里,都会引起轰动。26岁那年,他在接受一家英国报纸采访时得意洋洋地宣称:“我是希特勒家族的唯一合法后裔!”

他在说这话时双臂交叉在胸前,一幅不可一世的模样,他还对此解释说:“我的血液里肯定流淌着这个姿势,我发现我越来越多地做出这个动作。”威利还声称,他的叔父阿道夫·希特勒非常欣赏他的才华,已经在政府中给他找了一个重要位置,让他英雄有用武之地。

然而,这只是威利自吹自擂而已,实际情况是,阿道夫·希特勒不仅对他一点都不感冒,还对这位侄子十分生气。希特勒多次对手下人说,威利动不动就把家庭姓氏搬出来,为自己捞好处。希特勒把威利描述成“我最不愿意看见的亲戚之一”。

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的数月之前,在叔父面前很不得志的威利·希特勒决定远涉重洋,到美国去散散心。他先去了美国的“花花世界”纽约,在那里玩得辨不清东西南北。几天后,威利脑子一转:“纽约如此好玩,美国肯定还有其他好玩的地方。”于是他开始云游美国,而且只要有人愿意听,他就把自己家族特别是阿道夫·希特勒的故事用“瘪脚的英国口音”重复一遍又一遍,直到把听者的耳朵磨起老茧。

也许在口才方面受到了叔父的影响,威利讲起话来越来越流利,越来越有鼓动性,后来,他的演讲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有一次听众竟然达到了1500人。这个数字对阿道夫·希特勒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但威利已经相当满足了。

只要听众愿意听,威利就什么都可以讲,希特勒家族内部的故事,如乱伦、皮鞭以及统治世界的计划等内容,让他添油加醋那么一说,往往让人听得入神。

曾是美国海军一等兵

靠揭家族丑闻在美国出名的威利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即使回到德国,叔父也不会重用它,于是,他摆出一幅与叔父决裂的架式,申请参加美国武装部队,并坚决要求把他派到前线去,与叔父的军队对抗到底。他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公开表示,叔父阿道夫·希特勒是个疯子,提前消灭他一天,人类便幸福一天。

然而,威利的美好愿望让美军劈头浇了一盆冷水——美军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那一套,他的申请被驳回。好在威利有着和叔父类似的顽固性格,他竟然敢斗胆直接上书弗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他在信中说得情真意切,指出美军不能因为他是希特勒家族一员就不接纳他,他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奉献给美国。

罗斯福总统还真的被这封信深深打动了,他把信转给联邦调查局,要求联邦调查局查清威利的身份,如果没有发现问题,不能因为他姓希特勒就把他拒之于美军门外。

总统发话了,联邦调查局哪敢不从!联邦调查局派出最有经验的特工专门负责调查威利,前前后后经过一个多月,洋洋洒洒数千言的调查报告终于出炉了,最终的结论是“没有找到任何证据证明他参与了任何颠覆性的活动”。这份报告把威利描述成一名“特别懒惰的人”,“多次试图寻找一份报酬优厚而活儿很轻的工作”。报告还援引一位了解威利的人的话说,威利“曾经试图使用温和的敲诈方式来敲诈阿道夫·希特勒,让叔父在其参谋班子中为他找一个位置”。

威利的诚心终于打动了美军,1944年,威利被美国海军吸收。当接到入伍通知书时,威利感激的痛哭涕零。他就这样成了一名海军一等兵,当然他的“宏愿”没有实现,他并没有被派往前线,而是在训练兵站服役了两年,他身边的人很快就知道了他的身世,总在他的背后嘀嘀咕咕,让威利感觉很不舒服。

从海军退役后,威利决定与自己的过去彻底告别,其中很重要的一项措施便是把自己的姓氏隐去。此后,他使用“威廉·希勒尔”这个名字申请了社会保险卡,然后到曼哈顿给一位泌尿科医生当助手。不久,他认识了一名德国妇女,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两人见面总有说不完的话——他们热恋了。当他们结婚时,威利再次把自己的名字改了,并搬到长岛定居。

威利共有四个儿子,大儿子在八十年代去世。另外三个儿子便是上文提到的目前仍在长岛靠做小买卖为生的三兄弟。

希特勒后人追索家族财产

希特勒家族还有其他成员,《纽约客》记者也进行了认真查找,发现他们分布在欧洲各地。阿道夫·希特勒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名叫安吉拉,她的孙辈们目前仍生活在奥地利的林兹市。阿道夫·希特勒唯一的亲妹妹保拉·希特勒于1960年孤独辞世,他被掩埋在奥地利的一个小村庄。

《纽约客》还透露了一个鲜为人质的内幕。希特勒家族的一个分枝目前正试图通过法律程序追回阿道夫·希特勒自杀后被没收的财产。据悉,这笔财产价值数千万美元,其中包括希特勒臭名昭著的自传《我的奋斗》的版权收入。希特勒的《我的奋斗》奠定了他的政治哲学的基础,该书充分反映出希特勒的野心和狂妄,但德国战败,希特勒自杀后,这本书的版权便由德国巴伐利亚财政部控制,并一直禁止出版。《我的奋斗》成了禁书。

与希特勒家族的这个分枝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虽然希特勒家族在美国的后裔生活并不富裕,但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追回希特勒家族的财产,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些钱都“粘满了人血”,花这样的钱让他们不安。


杨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