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文苑 ->> 好作推荐

把优越感让给男人


            

近代新女性常反对男人的优越感。“五四”以后的知识妇女曾着意把头发剪成男子式样,脸上不施脂粉,衣服宽袍大袖,以表示自己并不逊于男人。

其实,站在女人的立场,我倒不反对把优越感让给男人。因为有了这份优越感,男人才会负起上天赋予他的那份责任心,与保护者的职务。以一个国家来说,无疑的,是男性负着保卫的责任;以一个家庭来说,男性也是主要的支柱。日常生活中,偶遇意外情况,也多半是体力较佳男性来对女性施以援手。

由于在先天上,男人较女人身强力大,较女人多具理智而少动感情,较女人多具果断力,而少不必要的担忧,因此逢到“涉外”事件时,大可让他们去出面解决或承担。他们既可胜任愉快,女人也正好借此藏拙,把心力用在自己擅长的事情上。只有当他们因过分勇往直前而把事情弄僵,以致无法转寰时,才用得着女人们以女性的婉转柔和,与那一份可被允许的先天的“不讲理”,去为他们做善后或打圆场的工作。

我认为这是上天极好的安排,也是对女人的一份厚赐。老子说“不敢为天下先”,“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贾宝玉曾比女人为水。女人之可贵处在于柔,因此不必去与男人争“强”,而要给他这份强,让他去做保护者,你去做被保护者。这样不但彼此可以相安无事,皆大欢喜,而且许多事情也都可赖以推动。

丈夫是男人,因此,做妻子的要给丈夫这份优越感,好让他去支撑门面,发挥男人的威力,做你的避风港,何乐而不为?

在男人面前,你与其滔滔雄辩,不如微笑倾听。不过,假如你不赞成他的意见,却绝对可以阳奉阴违,按你自己的主张做去。或者索性来个不问是非黑白——随你怎么说,“我就是不讲理”。他对你会无可奈何,但并不会真的动气,因为这无损于他的优越感。

当然,这里所谓“不讲理”并非真的不讲理。而是在他面前,你与其想把他完全说服,以争取你的胜利,不如把你实际上的理由隐藏一些,而以“不讲理”的方式来表示你的坚持。男人能够容忍你的“不讲理”,却不大能容忍被你的理由所说服。

因此,你尽可在表面上让胜利归他,而实际上,胜利属你。即使到了后来,他发现了你的阳奉阴违或蛮不讲理,他也会以宽容的心情一笑置之——“女人嘛!真掌她没办法!”其词若有憾焉,实乃深喜之也。

相反的,假如你不知趣,一定要在当场驳倒他,以表现你的理对,而他的理错,那么你看吧!他会和你争论到底。结果不是给你下不了台,就是他拂袖而去。原因就是你损害了他的优越感。

曾在一部电影里听到一个男人说:“我最讨厌发号施令的女人!”写这句台词的人或可代表绝大多数的男人。

当然,女人也照样讨厌发号施令的男人。不过,女人更应该知道,“让他以为是他在发号施令”和“真正让他发号施令”的不同之处。顺应各人先天秉赋,以被保护者的姿态出现,可以减少冲突,而获得真正的优惠。

曾见到一个家庭中,太太抢尽锋头,一应事务都没有丈夫参加意见的余地。但背后这位太太却又抱怨丈夫懦弱。可见即使领袖欲再强的女人,也并不真正希望丈夫屈居被保护的地位,此之谓天性。

满足男人的优越感,不但可以使他对家庭多负责任,而且也可以增强他的自信心与拓展力,有助于他在事业上的成就。

举个最有名的例子:当初影坛艳后伊丽莎白·泰勒横刀夺爱,自黛比雷诺手中把爱迪费雪抢来,据为己有。费雪在歌坛的声望固然已经很高,但和泰勒的声势与锋芒相比,则显然相差远甚,且泰勒的美艳与才华处处凌驾费雪之上。偏偏泰勒想让费雪夫以妻贵,提拔费雪,两人合演了一部影片,在片中,费雪简直瑟缩自卑,一无是处,大大的失败。而他在歌坛的表现,也一落千丈。直到泰勒弃他嫁了李察波顿,他才渐渐重振声威。而波顿在最初和泰勒合演的几部影片中,成绩也不见佳,其(石叔)碏自卑的心情显而易见。只有一部《浮士德游地狱》,有位朋友看了说波顿表现不错。我就问他:“是否片中没有伊丽莎白·泰勒?朋友说:“有是有,不过镜头很少,只是偶尔出场,点缀一下而已。”

这似乎真的可以证明,没有了那位锋芒迫人的太太在旁威胁,大演员的才华也才有机会显露。一般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女人较丈夫在才干方面表现得逊色些,无妨心理。男人如自觉在才干上逊于太太,自卑感一旦产生,则必定一事无成了。

更应注意的是:对丈夫如此,对儿子亦然。

儿子幼小的时候,当然处处需要母亲呵护,但当他到了十七八岁,个子也高了,声音也变了,偶尔穿上一件西装上衣,俨然是大人了。尽管事实上,他尚未真正成熟,和同学还是打打闹闹,零食摊上的不洁食品还是照样光顾,他还是喜欢和弟弟妹妹吵架,关心热门音乐演唱会的时间……但是,他毕竟长得比妈妈还高,甚至比爸爸都高了。在他心理上,他已觉得自己是个大人,而不希望别人再拿他当小孩子了。在父亲面前,他或许还不得不承认自己高大有余,而内涵不足。但在母亲面前,他却不再肯屈居被保护的地位。

对这个时期的儿子,做母亲的与其成天对他发号施令,谆谆晓以大义,不如先给他建立一份男性的优越感。使他觉得他已经是个男人(而不再是个“男孩子”)。他不但有责任使自己整洁优秀,而且有责任维护这个家庭。他不但有责任让自己身体强健,而且有责任保护家中妇孺。在这时候,母亲在表面上,有时不妨退居“妇孺”地位,遇事偶尔向他要要主意。(当然你事实上,还是保留最后决定之权。)家中“涉外”事件,让他帮他父亲跑跑。

为训练他的勇敢,你要装点怯懦。

为加重他的责任心,你遇事要慢点挺身而出。

为增强他的自信,你要多多向他咨询。

为鼓励他的求知欲,你不妨多找问题向他请益。

在朋友面前,你尤其要注意建立他的地位。不要忘记郑重地将朋友向他介绍。朋友们告辞时,你更要注意暗示朋友们,不要忽略他的存在。

外出时,尤其要给他机会负起他那保护者的责任。

闲谈时,更不妨逐渐让他了解家庭生计、产业状况。银钱往来等等,让他有机会参加意见,襄助处理。让他知道,这是他的责任和权利。这样他会觉得自己在家中地位重要而优越,因此不得不格外注意修身与求知。

太能干的母亲往往诸事攘臂而先,无形中使儿子永远停留在弱小的被保护阶段。这种过错,轻则使儿子养成懦弱与不负责任的习性,重则影响他今后在社会上的成就与地位。

把优越感让给丈夫和儿子,而事实上,你掌握那无形的取决之权,安享被保护者的优惠,这并不是“无为”,而是“无不为”。能了解这分际,才是成功的女性。


 作者:罗兰 
关闭窗口






  散文|随笔|小说|连载|特稿|朝花|笔会|夜光杯|文华|茶馆|书缘|网络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