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长三角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岸炮与舰炮对决:1949年炮击"紫石英"号事件

2009年4月11日 08:58

来源:千龙网 选稿:赵菊玲

  1949年4月20日拂晓,在江苏泰兴以南七圩港江面配属解放军第10兵团的特种兵纵队炮兵第6团1营3连发现了由下游上驶的英国“紫石英”号军舰。“紫石英”号在敏感时间的行为引发了世界注目的“紫石英”号事件。

在远东地区活动时拍摄的“紫石英”号正在靠拢码头

  8时30分,“紫石英”号驶近扬州以南三江营江面,这里是解放军第8兵团主要渡江作战地段之一,部署在这里的是特种兵纵队炮兵第3团,接到通报的解放军炮兵立即开炮警告,但“紫石英”号并未返航或停航,反而不顾警告继续加速上驶,炮兵3团负责封锁江面任务的两个炮兵连的六门火炮随即开火,“紫石英”号也开炮还击。在历时数分钟炮战中,“紫石英”号舰桥被直接命中,正、副舰长均负重伤,前主炮被击毁,舰体被洞穿,船舵被卡死失去方向控制,“紫石英”号转向南岸,随后驶入一处浅滩搁浅。最后英舰挂起白旗,解放军随即停止炮击。

  “紫石英”号17人阵亡,20人重伤,由于解放军炮兵的榴弹炮缺乏穿甲弹,“紫石英”号虽多处中弹,但没有致命损伤。虽然当晚“紫石英”号就脱离浅滩但一直停航未再移动。

  “紫石英”号遭到炮击并搁浅后,“紫石英”号原计划去替换的“伴侣”号驱逐舰立即从南京出发支援。13时30分,伴侣号到达三江营江面企图拖带“紫石英”号,遭到解放军炮兵炮击,伴侣号虽然摧毁了解放军的两门野炮,但自身也被多发炮弹命中,舰桥中弹,舰长负伤,两座前主炮被击毁,“伴侣”号向下游驶去企图脱离解放军炮兵的射程,但又进入解放军特种兵纵队炮兵第1团火力范围,遭到猛烈的炮击,“伴侣”号高速向下游疾驶,逃往江阴。伴侣号10人阵亡,12人受伤。解放军方面伤亡约40人。

“黑天鹅”号护航驱逐舰(战后改为轻型护卫舰)

  4月20日国共谈判破裂,18时解放军第三野战军的7、9兵团组成中集团率先发起渡江作战,渡江战役正式展开。

  当晚英国海军由香港驶来的“伦敦”号重巡洋舰(HMS London)与驻上海的“黑天鹅”号护卫舰(HMS Black Swan)与受伤的“伴侣”号汇合。英国海军远东舰队副司令亚历山大·梅登中将(Alaxander Madden)决定率领“伦敦”号与“黑天鹅”号接应“紫石英”号冲出解放军控制区。在解放军开始渡江战役的同时,引发军事冲突双方尚未展开交涉予以平息的敏感时刻,这一行动显然是一种挑衅行为。

锚泊长江的“紫石英”号护航驱逐舰(战后改为轻型护卫舰)

  4月21日晨,“伦敦”号与“黑天鹅”号由江阴向上游行驶,8时到达七圩港江面抛锚停泊。这里是解放军第三野战军10兵团23军渡江作战区域,部署了炮兵第6团,两个炮兵连执行封锁长江水面的任务,共八门榴弹炮。解放军发现两艘英国军舰后逐级上报请示,英国军舰也用广播表明无意与解放军为敌。

  由于英国军舰邻近23军渡江的航道上,在等待上级命令的同时10兵团司令叶飞与23军军长陶勇决定先警告其离开,按照之前新华社的公告发射三发黄色信号弹表示最后警告,英舰开始起锚起航,在未接到上级命令的情况下,炮兵6团1营3连的2炮长梁学成眼看英舰驶离下令开火,英舰随即开火还击。解放军部署在江堤上的火炮阵地很隐蔽,对长江江面上的军舰可以进行直瞄射击,而英舰认为解放军炮兵阵地在江堤后面,所有炮弹都打到江堤后面,在江堤后准备渡江的步兵遭到重大伤亡,23军202团团长邓若波身亡。   

  “伦敦”号与“黑天鹅”号冲过炮兵6团阵地,进入炮兵1团负责封锁江面的四门榴弹炮的火力范围,“伦敦”号在炮战中多处中弹,舰桥被击中,舰长负伤。英舰放弃援救“紫石英”号的企图掉头返航。14时英舰返回经过炮6团阵地,双发再次发生激烈的炮战。“伦敦”号与“黑天鹅”号脱离解放军炮兵火力范围后汇合“伴侣”号返回上海。“伦敦”号15人阵亡,13人受伤;“黑天鹅”号7人受伤。解放军方面伤亡252人。在“紫石英”号事件中这次炮战是规模、影响最大的一次。

Life杂志刊登的从“伦敦”号重巡洋舰疏散受伤船员到“安息”号

  “紫石英”号事件的消息传回英国,英国国内一片哗然,首相艾德礼声称:得到国民党政府的许可,英国军舰有合法在长江中行驶执行和平使命的权力。前首相丘吉尔则宣称要求派航空母舰到远东“实行武力报复”。也有议员指出:在解放军强渡长江的军事行动前派军舰在长江内行驶,显然容易激起正在待命渡江的解放军的愤怒。有议员事后批评说:如果一艘亲纳粹国家的军舰在诺曼底登陆日驶入英吉利海峡,我们难道不应该把它打得粉碎吗……在英国远东舰队用军事手段救援“紫石英”号的努力失败以后,英国政府就通过各种渠道的寻求这一事件的外交解决。

  毛泽东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言人李涛将军名义发表声明:

“安息”号医院船

  人民解放军有理由要求英国政府承认错误,并道歉和赔偿,人民解放军和人民政府愿意考虑和各国在平等互利和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的基础上建立外交关系,首先是不能帮助国民党反动派。

  中共方面当时最担心的美国军舰并没有出现,却与闯入前线的英国军舰发生冲突。最初中共中央军委认为英舰无意阻拦解放军渡江,致电指示渡江战役总前委:只要不妨碍渡江作战亦不要攻击。甚至明确表示可予以营救之便利。在与“伦敦”号发生炮战后态度有了变化,新华社发表《抗议英舰暴行》的社论以及解放军总部发布《为英国军舰暴行发表的声明》。但随后中共中央军委针对“紫石英”号电示前线部队:可以不解除该舰武装,不俘虏之。

  此时英国方面派遣驻南京使馆武官克仁斯少校(John S.Kerans)接任“紫石英”号舰长。4月26日双方展开了接触以及非正式的对话。英舰允诺不再移动位置(此后三个月的锚泊地点)。解放军方面批准“紫石英”号舰员可与当地居民交换食品。

  5月18日解放军镇江前线指挥部派遣炮兵3团政委康矛召作为双方正式谈判的代表。英国方面也寻求外交解决“紫石英”号的办法。5月24日双方开始谈判,中共方面要求英方对未经解放军许可闯入解放军防区的行为认错并赔偿损失,英方认为并无过错,谈判多次不欢而散。

  6月鉴于解放军向长江以南进军,中共方面不希望在这种谈判中长期僵持,做出了适当的让步,6月20日中共方面建议英方承认未经许可闯入战区的错误,中方可将认定责任与“紫石英”号放行分开处理。虽然双方磋商有了实质性进展,但英国方面则坚持不认错。至7月11日谈判陷入僵持。

停靠上海的“伦敦”号

  解放军方面谈判代表康矛召撰写回忆录提到:我最高当局介于…我方在政治军事上处于有利地位…我方不必与之纠缠,如“紫石英”号逃走,我沿江部队可装做不知,不予拦截。7月中旬中共方面同意了“紫石英”号补充燃料的申请。(没有燃料“紫石英”号无法逃出长江)

  由于双方缺乏直接交流的外交渠道,僵持到7月下旬,中共方面发现英舰在长江口活动,遂改变态度,中央军委命令前线指挥部:此前对“紫石英”号如逃走不予拦截的命令作废。随着中共态度的强硬,7月28日英国远东舰队司令递交的备忘录也显示了诚意的姿态,并授权“紫石英”号舰长克仁斯为正式谈判的代表。由于此时间接近“紫石英”号逃走的时间,所以有人认为英国方面改变姿态是为“紫石英”号逃遁的缓兵之计。

“伦敦”号舰员在转运阵亡者遗体,可见舰体上到处都是弹痕

  克仁斯接任“紫石英”号舰长后,一面寄希望于谈判,一方面修复损伤,争取逃出长江水域。7月30日一场台风登陆过后,克仁斯决定利用江水上涨的机会突围。

  当日21时,镇江开往上海的“江陵解放”号客轮经过“紫石英”号时,克仁斯命令砍断锚链起航,实施灯火管制,尾随“江陵解放”号,利用客轮掩护“紫石英”号突围。“紫石英”号刚起航就被解放军监视哨发现,位于镇江东南大港附近解放军炮兵接到命令准备拦截,当天没有月光,尽管没有照明设施,解放军炮兵还是辨认出尾随“江陵解放”号的“紫石英”号,集中火力轰击。“紫石英”号为逃避打击,加速赶上“江陵解放”号,英舰躲在客轮左舷并排行驶,被当作盾牌的“江陵解放”号中弹起火、下沉。“紫石英”号虽然一度轮机熄火但最后还是排除故障加速逃出解放军炮兵火力范围。

  22时“紫石英”号到达江阴要塞时关闭轮机,顺流而下,江阴要塞解放军炮兵缺乏照明观通设备,当解放军发觉并开火时,为时已晚,“紫石英”号冲过江阴要塞。

  长江在出海口附近由崇明岛南北两侧入海,驻长江南岸上海的第三野战军特种兵纵队炮兵在24时接到命令严阵以待,但到天明均未发现“紫石英”号。而“紫石英”号在7月31日凌晨由崇明岛北侧水道驶出长江口,与接应的英国皇家海军“和谐”号驱逐舰汇合。

在上海虹桥公墓举行的安葬仪式

  随着“紫石英”号逃脱有关事件的谈判也就此结束。“紫石英”号舰长在舰员大量缺编的情况下指挥军舰逃出长江而获优异服务勋章。

  有关紫石英号事件的逸闻

  “梁前委”:解放军发现前来救援紫石英号的伦敦号与黑天鹅号两艘英国军舰后逐级上报请示,当中共中央军委“……对我渡江在实际上无妨碍,则可置之不理……”的指示到达时,与英国军舰的炮战已经打过了。梁学成擅自开炮引发了与英舰的炮战而被禁闭处分,此后还得了个“梁前委”的雅号。原因是解放军前敌各级指挥部在如何处理的问题上都在等待渡江战役前线最高指挥机关——总前委的指示,也就是说只有总前委才有权决定,梁学成一炮激起炮战,权力等于是总前委委员之列。梁学成擅自开炮是炮打“伦敦”号,后来有人张冠李戴成炮打“紫石英”号。

历战的伤员

  关于谁先开炮的谜团:在解放军炮兵与伦敦号与黑天鹅号发生炮战后,上级追查谁先开炮,先有叶飞顺口回答英国军舰先开炮,后叶飞与陶勇随即定下“攻守同盟”,一致宣称是英国军舰先开炮,此后宣传根据两人的回答称是英国军舰先开火,英国认定是解放军先开火,在后来几十年中谁先开炮成为一桩公案,直到叶飞将军着书《叶飞回忆录》中才披露解开了谁先开炮的谜团。23军军长陶勇被毛泽东一句“那么喜欢打军舰,就去海军吧”而调到海军,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东海舰队司令。

  关于“江陵解放”号客轮:最先发现逃遁的“紫石英”号的是解放军的巡逻炮艇,炮艇开火射击,炮艇的机关炮对“紫石英”号威胁不大,但惊动了“江陵解放”号客轮,此时“江陵解放”号没有表明身份或返航躲避,反而关闭灯光,企图尽快离开,酿成悲惨的命运。炮战结束后解放军上报“江陵解放”号沉没原因是被“紫石英”号撞沉,由于是夜间炮战,一时没搞清楚真实情况,第三野战军随即就将撞沉说上报中央军委,待到客轮上幸存者被救起后,三野进行调查发现报告有误,再向中央军委发电报更正,中央军委收到电报已是8月2日,新华社已于8月1日广播了“紫石英”号撞沉“江陵解放”号。就此周恩来对三野进行了严厉的批评。

  “紫石英”号上获得勋章的猫:“紫石英”号事件中有一只名为“西蒙”的猫获得了勋章,西蒙是一只黑白相间的猫,1947年“紫石英”号在香港停靠补给时被船员带上船。因为可以保护舰上的粮食免受老鼠的祸害,西蒙成为舰上的吉祥物。1949年4月20日的炮战中西蒙受伤,“紫石英”号被困在长江期间,西蒙康复后在舰上抓老鼠,鼓舞了舰员的士气。“紫石英”号逃脱后经过舰长克仁斯的推荐被授予迪金奖章,迪金奖章是英国的玛丽亚·迪金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设立的,用于授予英国军队中的动物在战场上的出色行为。西蒙成为第一只获得该奖章的猫。1949年11月“紫石英”号返回英国后,西蒙死去,下葬在一处宠物公墓。授予西蒙的迪金奖章被人收藏,1993年以23467英镑的价格被一家电影公司收购收藏。

西蒙正照

  “紫石英”号事件中阵亡英军官兵的墓地:“紫石英”号事件中,除了部分“紫石英”号的死亡官兵因军舰受困于长江而进行海葬仪式外,有23名阵亡舰员(“紫石英”号1名、“伴侣号”10名、“伦敦”号12名)下葬在上海的虹桥公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阵亡官兵家属多年来一直希望有机会来上海扫墓。虹桥公墓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毁,据推测其位置现在位于上海徐汇区的番禺绿地。2005年,时隔56年,番禺绿地迎来了第一批“紫石英”号事件中阵亡官兵的凭吊者。1999年英国皇家海军“拳师”号护卫舰访问上海时,曾在长江中撒下花环以纪念“紫石英”号事件中阵亡者。

“紫石英”号上的士官与西蒙玩耍

  “紫石英”号担当电影道具:中国关于“紫石英”号的一般记述为:狼狈的逃出长江。而英国方面,尤其是紫石英号逃脱之后发电“已在吴淞附近重返舰队,天佑我王”,则被视为英勇之举。紫石英号1952年退役以后,1956年在英国拍摄电影《扬子江事件》中作为道具舰,但在拍摄爆炸场面的过程中受到严重损伤,不得不终止拍摄,1957年被解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