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长三角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南京生僻姓氏调查:电台主持本姓“铃”全国8人是一家

2011年1月4日 10:06

来源:龙虎网 作者:姜静 选稿:丁莹

  不过南京有姓杲的、姓铃的,但不多见

  东方网1月4日消息: 《金陵晚报》日前刊登《偰(xie) 泠(ling) 旰(gan) 曩(nang)……,不是火星文,是咱中国人的姓氏》,这些古怪的姓氏引起了南京市民的兴趣,尽管能读出这些字的人百里挑一,但丝毫不减对这些姓氏的兴趣,通过查字典,才将13个姓氏读出来大半。

  而通过这些姓氏的调查,南京常住人口中并未找到本家。但南京也有一些相对冷僻的姓氏相映成趣。

  泠旰曩,南京都没有

  针对南京市民好奇的姓氏,记者将标题列出的13个生僻姓氏通过有关部门进行查询,而查询出的结果是,一个没有。甚至有的字在字典中都无法找寻,对于读音也是众说纷纭。而查询人员在输入这些字时也颇费了周折,不知道读音,拼音输入法“难为无米之炊”,五笔输入法,却连有的词都打不出来。

  除去这些非常典型的冷僻字外,记者也对列出的264个孤独的姓进行了查询,希望找出与南京的渊源。

  文章中列出了264个孤独的姓,却并非个个形影孤单,在扫描了本报列出的名单后,南京市民缪达海在电话里就很不服气,他告诉记者,自己家住在南京已经好几代人了,应该说这个姓在南京并不罕见。通过查询,缪姓在南京至少有上百人。

  此外,母姓在南京也并不孤单。母蓉小姐是南京一家银行的工作人员,祖辈从河南迁徙而来,到她已经是第三代了。虽然在南京这个姓氏非常罕见,但在祖籍地,至今还有个叫做母家庄的地方,当年皇帝赐姓,后还有族谱继承下来,虽然据她了解,南京只有30个左右的本家,且全是亲属。但她认为,这个姓氏并不孤单。

  “杲”——地产的冷僻姓

  此外,南京也有一些冷僻姓氏,拥有者除了亲人外从没见过任何本家,可谓“地产”冷僻姓氏。

  南京市六合区的杲(gao)晶晶小姐,祖籍扬州,从爷爷辈起迁居南京,先是在下关,后到了大厂。在她的印象中,从来没有遇到过本家,相反在新生入学或者朋友初见时,会有不大不小的麻烦,“有人客气点,说是水‘果’的‘果’,而有的人干脆念‘呆’”。

  平白无故被人误读,杲晶晶已经习惯了,家里有五口人用这个姓。而据记者查询,这个姓传说是当年自颜氏演变而来:唐朝“安史之乱”,颜杲卿/颜真卿兄弟两人奋力抗击反叛,招致家族受到劫难,其中就有颜杲卿之子被杀。

  族人为保颜杲卿之脉,隐去颜姓,以杲姓称,从此代代相传。此说虽然现尚无确切考证,但比较符合中国姓氏发展规律,二则是祖传至今,不至于空穴来风。

  如果是这样,那她也是忠良之后,应该为这个姓而骄傲。

  最少见8个姓是一家

  此外,巴、是、产、兰、虎都是颇为少见的姓氏,而一名媒体同行推荐的“铃”姓,更是全国罕见。

  铃字据说全国才八个,而且全被一家人“垄断”。其中最为南京市民熟知的,就是每早6点30分,南京交通台的准时与你相约的主持人林木子。

  很少有人知道,“林木子”其实是化名,她的真名,则是看起来更像是化名的“铃木子”。据了解,林木子的爷爷铃井先生本名叫林柏梓,广东人。年轻时,受到革命志士影响,成为了一名新四军战士,驻扎在鄂豫皖边区,一方面与日军迂回作战,另一方面还要防范国民党军,形势非常严峻!

  由刘少奇所起的“铃”

  一天,当时还叫林柏梓的他接到上级指示,称当时的华中局书记胡服(刘少奇的化名)要组建一个特殊部队,主要针对敌伪势力进行策反。铃井被选中了。

  他的广东话令很多人连连摇头,甚至很多战友都说他说的是日语。再加上自己个头不高,稍一打扮,还真有点日本人的模样。胡服当即将林柏梓的名字改成了“铃井”,令其在敌后展开活动。

  在敌伪区的生活中,他潜入一支以广西人为主的日伪部队,开始了自己的潜伏生涯,借助汉奸和叛徒对日本人的“敬畏”,铃井还真骗过了不少人。

  在战友的协助下,铃井居然一直在敌伪部队待了大半年,为新四军部队获取了大量有用的情报和信息。完成任务后,他重新回到了部队,而“铃井”这个名字便一直沿用下来。

  而刘少奇亲自起的这个名字,铃井再也没有更改。而他生下的三子一女,也全部以“铃”为姓氏。如今,三世同堂的老人家里,已经有8名成员的姓氏为“铃”……

  每次说姓“浮” 都要解释很久

  “我姓浮,浮出水面的浮。每次介绍我的姓,都要边比划边说。”看到本报关于264个“孤单”的姓氏报道后,南京的浮女士给本报打来电话。

  从没碰到同姓的人

  浮女士今年58岁了,她说,在她八九岁上学的时候,就听老师说,怎么会有人姓这个姓啊。“当时我还小,没什么概念,可后来渐渐知道,原来我的姓真的太少了。”浮女士说。

  “上大学后,我觉得名字不好,就和家人商量改名。”浮女士说,她清楚地记得,那是1978年上大学的时候,她在济南的一个派出所改的,但姓是不能改了,“我活了58岁,除了我爸爸老家村子里有一二十户人家姓浮外,再也没有碰到过有姓浮的。”

  浮女士说,她爸爸还专门查过,究竟有多少人姓这个姓,可是找来找去,就老家村子里那几个人。“我爸爸的老家在河南省获嘉县一个小村庄。”浮冰说,她爸爸80多岁的人了,在部队很多年,从来都没碰到过一个姓浮的,而她自己58年来,也从没碰到过一个同姓的。

  姓“浮”真是太麻烦了

  “我身体不好,到北京、上海看病,医生看到我的姓,都会笑着问,怎么还有这个姓啊。”浮女士说,从她记事开始,只要碰到陌生人要介绍名字的时候,她都是边说边比划。

  “这两年,更是被这个姓给折腾惨了。”浮女士说,这两年买房子、买装潢材料,经常要和陌生人接触,不少人在记她的联系电话和姓名时,她怎么解释也没办法理解她究竟姓什么,后来没办法,她只得掏出身份证给对方登记。

  浮女士说,由于自己的姓比较少,她每次在报刊杂志上看到比较稀少的姓都会特别留心,还会专门记录下来。“如果有一天,能够让这些稀少姓的人都聚在一起,大家聊聊彼此的故事,该多有趣啊。”浮女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