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亿万富姐的烦忧
2006年12月22日 10:25
[我要留言]

  如果你资产过亿,还会有烦忧吗?如果有,那会是些什么烦心事呢?不用设想你我这样的普通人了,还是看看身边这个亿万富姐的生活吧。

  芳洁(化名)是开着一辆奔驰600来的,带有司机。也许是我不经意地瞟了一眼车标,被她发现了。她马上浅笑一下说:“这车是我先生的,我的车今天过不了江。”

  芳洁给我的第一印象,就像一名普通女工,而且是那种勤扒苦做类型的。可是,她身家过
亿,是某知名品牌产品的代理经销商,那产品的广告我们随处可见。

  正式讲述之前,她一再对我强调:“我和我先生都是非常低调的人,平时都不爱张扬。”可是,无论为人做事多么低调,金钱给她带来的烦恼却非常“高调”,她叹着气说:“这两天我都没睡好觉,我娘家亲人竟然威胁说,不给钱就‘搞’我们的人。”她的眼睛果然有些浮肿,明显精神欠佳。

  勤劳的女人

  如果说,我是那种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小姐,发生现在这种事我可以理解,可是,我现在的财富,完全是靠我们这十几年来勤扒苦做,努力挣来的。

  我是“老三届”毕业的,在农村当了几年知青后,被招工到S市,在那里经人介绍认识了晨明(化名)。他当时不在市内,在离市区十几公里的一个镇上当工人,也是招工回城的知青。我们顺利地恋爱、结婚。

  1984年,我们终于从S市调回武汉。我们如饥似渴地想学习,晨明上电大,我上自修。为了省钱,全家老小的衣服都是我自己做,家里的副食也是我自己做,我会做麻花、翻饺、豆皮、热干面等等。一家老小被我服侍得舒舒服服。

  那时候我真是累呀,周末要去大学上课,下了班要做家务,还要挤出时间帮汉正街的8个老板做账,每家付我100元。800元的外快,再加上工资,那时候我已经算是‘高薪阶层’了。我是那种很顾娘家的女人,钱还没放进荷包,就转到我几个弟弟手上了。

  我是家里的长女,下有四个弟弟。从我13岁起,家里的钱就交给我,由我来安排全家的生活。我习惯了护这个护那个,就像母鸡护小鸡一样,哪怕是弟弟们都结婚成家了,他们生活有困难,我还是要贴他们。

  那时候,我总想着有朝一日发了财,把家里的五亲六眷都“罩到”,没想到,等后来我们真的有了很多钱,亲情却生出了仇怨。

  扒家的女人

  上世纪90年代初,晨明去南方考察回来,执意要下海经商,我们借钱做了这个产品的湖北总代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们的财产已经有大几百万了,可是,我们仍然十分节俭,从来不乱花一分钱。

  1994年,我大弟找我借8万元,说是去接工程,为难死我了。因为钱全在公司里运作,我只得背着晨明到处借钱。可是,这笔钱大弟后来说还不了。我猛然意识到,一定要自己做点事挣点私房钱,否则,贴不了娘家人。

  1995年,我向公司借了十几万元,盘下了一家酒店,我终于自己当上了经理。

  酒店开了两三年,不仅还了借来的本金,我还赚了一些。也许是我天生有经商的头脑吧,我做什么生意都赚,从来没有赔过,酒店没做之后,我又做了其他的投资,让钱生钱,手上的“私房钱”越积越多。

  正是有了这些钱,我才能应付娘家人越来越大的胃口。

  伤心的女人

  几个弟弟都把我这个老姐当摇钱树,他们买房子、做生意都找我。

  三弟当初要买福利房,说要5万,我给了他,可是,没住多久,又嫌房子不好,要换新房,又要10万,我又给了他。后来,又说要买个门面做生意,要十几万,我又满足了他的要求。这些我都是背着晨明偷偷给的。

  大弟弟买房子找我们要21万元,晨明只同意给10万,另外的11万也是我偷偷给的。二弟的房子也是我给他买的新房,当初他还嫌地段偏了。

  连他们的子辈、孙辈,我都要照顾到。大弟的儿子下岗了,没事干,我盘下门面给他做,可他不好好做,最后血本无归,我只得又出钱让他学驾驶,学完了驾驶来给我当司机。他的房子是我买的,他的儿子上贵族学校,每学期也是我去交学费,连学校校长都说,这个姑奶奶真是好啊。

  可是,说我好的是外人,他们一个个都没说我一句好话。上个月,就是这个给我当司机的大侄子,竟然还骂骂咧咧地主动炒了我的鱿鱼。因为他总在我要外出办事的时候私自把车开出去潇洒,害得我没车用去挤公汽,我责备了他几句,他一气之下竟不干了。

  晨明很不愿意我过分地贴娘家,我受了多少‘夹板气’呀,可他们怎么都这么没良心呢?他们总觉得我们这么有钱,给多少都是应该的。

  芳洁越讲越激动,竟然哭起来了,一包餐巾纸都用完了。我问她:“你和你先生的资产现在大约有多少?”她边抽泣边竖起右手一根食指。我问:“是1千万还是1个亿?”她抽泣着说:“超过1亿。”这样惊人的一个数字,竟然是流着泪说出来的。那一瞬间,我很阿Q地想,还是我们穷人快乐更多些。

  困惑的女人

  等芳洁的情绪平静下来,我帮她分析:“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现在,你们的生意跨几个行业,有好几个公司,为什么不分别给这些亲戚一块天地,让他们自己发展,自食其力呢?”芳洁马上打断我,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了:“你是不知道内情啊,以前都把他们安排在公司里,可是他们做什么都只会添乱,最后,晨明发了狠话,两边的亲戚,谁也不准进公司。”

  以前,我二弟两口子和晨明的妹妹、妹夫都在我们公司,仓库这种重要岗位都交给他们,可是,有几次,趁我出国了,他们几个亲戚居然里应外合从仓库里偷货出去低价抛售,这不仅直接损害了公司的经济利益,而且因为价格混乱扰乱了市场,最后,广东的厂商罚了我们公司。

  这样的事发生过好几次。这几年,几个弟弟跟我的矛盾越来越大,去年,几个弟弟和弟媳十几人甚至坐在公司一个最大的专卖店里大吵大闹,阻止正常营业,他们说那门面是他们的,要付他们五六十万元的转让费才依。青天白日,他们居然能说出这种颠倒黑白的话来,只是因为当初我租门面时,嫌我的名字注册公司太多了,就用了我弟媳的名字,但所有的合同都是我签下的,租金也一直是我付,那门面怎么就成了他们的呢?

  我真不明白,钱为什么会让人放弃亲情,甚至丧失起码的道德呢?

  芳洁说,她家有五六个公司,资产都由她掌管,她先生不管钱。先生很尊重她、爱护她,可她这两年却很不快乐,很没有安全感,经常夜不能寐。

  我一直以为,钱和爱情,是最能给人安全感的两样东西。没想到,芳洁拥有了这两种好东西,还是没有安全感。


选稿:邰海巍    来源:楚天都市报    
  • 37岁保安欲傍富姐脱贫 自称愿意奉献一切[图]
  •   2006年12月6日 08:49
  • 富姐不堪花心男友欺骗 用电锯将其肢解抛尸野外
  •   2006年11月21日 06:54
  • 湖南一作家想衣食无忧全心创作 愿意被富姐包养
  •   2006年11月17日 10:45
  • 浙江26岁亿万富姐首度回应质疑 自称要敢想敢做
  •   2006年10月31日 17:16
  • 重庆昔日百万富姐今日街头擦鞋 称知足常乐[图]
  •   2006年10月9日 06:59
  • 沪卡拉OK版权费征收尚未启动
  • 复旦选拔水平测试举行
  • 沪半数中高收入者选择独身
  • 上海白领对MSN"情有独钟"
  • 上海周四冷空气可能来袭
  • 近日应注意预防甲肝
  • 用古瓷器装修洋楼
  • 奔驰车碾死三岁男童续:交警部门不予立案
  • 十余男子持刀抢亲续:被抢新娘愿嫁抢亲者
  • 三名小学生逃学怕被家长打骂 喝下农药两人死亡
  • 北京警方开枪逼停闯关通缉犯 车上十余弹孔[图]
  • 民俗专家再提除夕应放假 国家行政压抑大众情感
  • 押钞员枪杀运钞车司机 抢走部分现金后逃走[图]
  • 碾轧惨剧再次发生
  • 中学校服淋湿凸现裸女图 众人湿身求证[图]
  • 丁俊晖将赴上海交大选课 采用教师一对一上课
  • 中国第一人造美女郝璐璐继续"升级"整容[图]
  • 合肥小学校园出现另类童谣 家长紧张老师宽容
  • 口述:我爱的他重网友轻女友 小保姆巧助主人复合
  • 口述:执迷不悟为他漂泊 三个单身美女的三段痛

  • 大学生公众形象20年最低?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
    2006商标抢注风波
    ……>>更多
    排行  
    奔驰碾死男童家属索赔
    陕西榆林抢新娘案告破
    "奔驰碾童"司机已拘留
    辗死男童司机不算酒后驾车
    深圳官员:涉黄示众正常
    富家女婚后出轨成全情人
    郑渊洁称余秋雨虚伪[图]
    男房东给女房客下春药
    ……>>更多
    口述实录  
    执迷不悟为他漂泊七八年
    三个单身美女的三段痛
    我爱的他 重网友轻女友
    善良小保姆巧助主人复合
    2个月恋情 2年挫败感
    我终于抓住了幸福
    我会替你幸福地活下去
    亿万富姐的烦忧
    爱我,还要跟前妻复婚
    我多次怀孕的痛苦经历
    出轨丈夫说我只值2000元
    这辈子 我对不起两个女人
    "卧底"丈夫算计婚姻反被伤
    被迫去相亲的无奈
    别了,错位的"师生恋"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