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副局长与情人幽会被捉奸 叫人杀死其丈夫
2007年1月9日 11:46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发生凶杀案的医院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紧张和繁忙。

    [提要] 2006年12月24日下午,吉林运城市盐湖区物价局副局长朱文军撞见其妻子与运城市畜牧局副局长张斌“幽会”后起冲突,随后张斌招来几个“朋友”将朱残杀。同时还殃及朱文军好友和大舅子。案发后,其妻子帮助张斌潜逃。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复杂的是一个副县级领导干部,背后怎么会有那么多带刀的“朋友”,而且是招之即来,来则能杀,杀则必死!不能不令人警醒并深思。

  护士长与命案

  “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平时看上去,她是一个挺不错的人。假如这个杀人案不是发生在我们医院,打死我也不相信她会与人命案有关,何况被杀的是她丈夫和亲哥。”2006年12月30日,在运城市中心医院,一位医务人员四下张望后对记者说。

  这位医务人员所说的“她”,是指该院儿科护士长李海芙(音,下同)。2006年12月24日下午,运城市中心医院内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盐湖区物价局副局长朱文军、运城市某诊所医生李某,即李海芙的丈夫和哥哥,被李海芙的“好朋友”――运城市畜牧局副局长张斌招来的几个“朋友”残杀在该院住院部二楼楼道里。

  据运城当地媒体报道,当日下午约3时许,运城市中心医院住院部二楼里突然传出“杀人啦”的惊恐喊叫,几名医护人员跑出病房,见该楼层西侧眼科的3个病房门前,依次倒着3个浑身是血的男子,遂立即实施救治。救治中,他们发现,其中两人已经死亡,另一人伤势严重,生命垂危。

  有媒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案发前不久,朱文军与张斌曾在该院发生肢体冲突,张眼部受伤,到眼科处置室进行治疗。其间,李海芙之兄李某和朱的一位朋友(即案件受重伤者)闻讯后赶来调解说和,而张却打手机叫“朋友”来“帮忙”,其五六个“朋友”赶到后,便发生了这起夺命大案。

  案发后,平日里在运城市中心医院很不起眼的李海芙,一下子成了人们瞩目议论的焦点,由于死者为其丈夫和哥哥,人们的议论更使其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不熟悉她的人说:“她表面朴素的衣着多是高档名牌,价格不菲。”而熟悉她的人则认为,与其他的护士相比,她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她在儿科工作,接触的患者大多是儿童,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她对病人更认真,更和善。而对于同事特别是下属,“她几乎没有护士长的架子和脾气”,发生这样的事,“真是让人想不到”。

  也许是其性格、年龄等原因,在人们印象中,她与周围的人几乎不谈论家庭琐事,更不谈论与丈夫的关系。案发前几天,她还与丈夫和14岁的女儿为婆婆过了63岁生日。在人们眼中,三十五六岁的她拥有一个富足、幸福的家庭。其丈夫和哥哥同时遭遇不测,不少人都对她表示了同情。

  然而当地一家媒体2006年12月28日的一则报道,骤然间把对她深表同情的人弄得瞠目结舌。该报道介绍说,她在该案中因涉嫌包庇已被刑事拘留。由于该报道没有披露其具体的包庇情节,所以给人们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其中一个不容置疑的判断是,她包庇了犯罪嫌疑人,否则警方不会刑拘她。

  那么她包庇的人是谁呢?人们判断是在该案中的一个关键性人物:张斌。

  坊间传言,早在几年前,她便与张有了暧昧关系。案发前,她与张一块进了医院的一间屋子并关了门,碰巧被来找她的丈夫朱文军“撞见”。朱责问他俩在屋子里干什么,随之与张动起手来。身高较朱矮一截的张斌眼部受伤,感觉丢了面子,遂叫“朋友”快来“帮忙”。可怜的朱还未明白他俩到底在屋子里干什么时,便被张的“朋友”乱刀放倒在地,一命呜呼,同时还殃及了其好友和大舅子。案发后,张的“朋友”仓皇潜逃,而李海芙却置死去的丈夫于不顾,帮助张逃离了现场。

  医院与警方

  当日案发不久,大批警员赶到了现场。负责侦破此案的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当天下午便成立了专案组,围绕案件迅速展开调查,很快便确定了涉案的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当夜在得知有4名犯罪嫌疑人逃往西安藏匿后,该局刑警大队长张运保亲自带领民警连夜赶往西安进行抓捕。成功抓捕后,该局民警又在中途将专程给疑犯送潜逃资费的3名犯罪嫌疑人截获,缴获8万元。截至案发第三天,警方已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9名,另有两名正在全力追捕中。

  眼看着2006年再有一周便可过去,哪知道就在这屈指可数的几天里,辖区内竟发生了如此悲惨而又影响恶劣的凶杀案件,这着实给运城市公安局盐湖分局领导们的心上添了堵。面对好奇的市民和从各地赶来的媒体记者,该局领导烦不胜烦,指示各有关人员以“案件正在侦破,目前还没有结案”为由,婉拒采访。

  2006年12月29日记者赴该局采访未果,来到了发案的运城市中心医院。该院大门东侧为中城派出所驻院警务区办公室。负责人程希堂仔细查看了记者的证件后,拉开抽屉取出一个笔记本,把记者的证件内容详细登记在了上面,并且留下了记者的联系电话。做完这一切,他赔着笑脸一再恳请记者理解他的难处。他说:“上面指示我们不准向你们提供案件的一点情况……你不要绕着弯子再问了,不然我就要犯纪律了。”

  令记者感到意外的是,医院的表态也是如此。在发案的住院部,记者先后向七八位医务人员和病人家属询问当日案发时的情况,他们均回答“不知道”,“没看见”。面对记者照相机的镜头,大家更是纷纷躲避,一溜烟跑开。记者在离开该楼走到一拐弯处时,一位医务人员走上前来悄声说:“上面说案情背景复杂,公安局有指示,不让我们向陌生人讲那天的情况。”说完便急匆匆地走开了。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纵使办案警方对案件竭力保密,但由于案件发生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案发的一些具体情节,还是被人传到了社会上。

  据介绍,案发前张斌在等待医务人员看伤前,用手机招人来“帮忙”,同时告了其朱文军所在的方位。不一会儿,五六个气势汹汹的男子冲进该院住院部二楼,掏出刀子不由分说照着朱文军等人就是一阵乱砍、乱捅,眨眼间朱等3人便倒在了血泊中。等人们回过神来时,这些人已逃得无影无踪。现场医护人员在对朱等3人实施救治时,没有看见李海芙的影子,也就在这时,张斌逃离了该院。实施救治的医务人员发现,朱文军身中至少9刀,一条胳膊几乎被砍断;李海芙之兄身中不下五六刀,几乎刀刀都在致命处;朱的朋友头部、面部受伤最重,眼睛估计有失明的可能。

  运城市中心医院是该市规模较大、技术力量较为雄厚的一所综合性公立医院,平日里车水马龙,人来人往。记者采访当日,该院早已恢复了往日的热闹与繁忙,丝毫不见惨案留下的阴影。该院一位医务人员说:“对医院来说,死人是正常的,但这种非正常死人的事,以前还闻所未闻。”

  朱副局长与张副局长

  时年38岁的朱文军遇害前为盐湖区物价局副局长,张斌在案发前担任运城市畜牧局副局长。人们谁也不曾料到,这两个昔日在盐湖区东城办事处的“黄金搭档”,日后会反目成仇,不共戴天,落下一个命赴黄泉,一个锒铛入狱等待法律严惩的下场。

  据介绍,2001年,朱文军由运城市(现盐湖区)安邑办事处调入东城办事处任副主任,与担任主任的张斌搭班子。由于俩人均性格开朗,很快就成了好朋友。张有些头疼脑热,顾不上到医院,朱便让当护士的妻子李海芙顺便开些药拿回家,然后再由他给张送去。有时张自己到医院看病,朱妻便为之提供方便。这样一来二去,朱妻与张也就成了“好朋友”。一晃几年过去了,朱调任盐湖区物价局,仍是副科级,而张却到了运城市畜牧局,成了副县级。俩人工作单位变了,交往减少了,但张与朱妻的关系却更加紧密了。

  据一条未经核实的传言称,案发前,朱妻正当班,有人看见张斌进了朱妻的办公室且锁上了房门,就把消息报告给了朱。朱赶到后见门上锁,便用脚踹开,继而与张撕打在一起。朱身高近1.8米,而张身高不到1.75米,撕打中,朱占了上风。之后,朱深感张不会善罢甘休,于是叫来妻子的哥哥和自己的一个朋友在医院住院部二楼走廊里商量如何解决此事,而就在这时,张斌的“朋友”赶到,血案便发生了。

  朱文军被残杀的消息传回朱家,其父母先是一愣,继而悲恸欲绝,哭倒在地。2006年12月27日上午,老两口在得知警方已将涉案的几个主要犯罪嫌疑人抓获后,特地将一面写着“破案神速”的锦旗送到了盐湖公安分局。赠旗时,曾担任过运城市某局领导的朱父,没说几句便泣不成声,而当年声名赫赫的朱母则跪在地上,放声痛哭。

  朱文军平时对同事和下属真诚热情,没有架子。他的不幸遇害令大家倍感痛心和惋惜。不少人在互联网上给他送挽联寄托哀思。其中一副上联是:英年早逝,壮志未酬,黄泉路上心可安?下联是:山河失色,日月无光,正义伸张可告慰!横批是:一路走好。

  与朱文军留给人们的印象相比,张斌被刑拘后,人们送给他的大多是骂声。2006年12月29日晚,在运城某饭店,一位张昔日的同事对记者说:“那人太霸道,太张狂了,说话做事无党性无原则,天下没有他不敢干的事。他进监狱,那是苍天有眼,迟早的事。”

  他介绍说,上世纪90年代末,运城市南风广场附近的一块土地向社会拍卖,张斌不知施展了什么法术,竟然击败了许多手握巨款的竞争对手,以极其低廉的价格购得该地,旋即又加价百万元出手。自此后,有位子又有票子的张斌霸气便越来越大。曾有人劝他:“毕竟在官场做事,以后把你那霸气收敛点。”哪知张却把眼一瞪:“怕什么?老子白道黑道都有人。”

  当地媒体同仁在向记者介绍张的为人时,讲了这么一个故事。有一次他到运城市畜牧局采访该局下属一家单位的问题时,接待他的正好是张斌。张在看了他的证件后,把证件往其办公桌上一甩,然后高举右手“叭”地一拍桌子说:“你说怎么办吧!”张这一举动吓得这位仁兄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赶紧收好证件回答:“改天再说吧……”然后忙不迭地退出张办公室,采访之事也就不了了之。

  官员与“黑道”

  恐怕张斌也未料到,其“朋友”下手竟如此狠毒。那天他逃离医院后,自感罪责深重而又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于是选择了向警方投案自首。至于他在投案前又做了点什么,外界目前还无人知晓。

  记者在运城采访时留意到,凡熟识张的人,都知道他有一句口头禅:“怕什么?老子白道黑道都有人。”张的“白道”自不必说,他30多岁时便出任东城办事处主任,这个级别的干部,在省会城市不算什么,可在偏远的河东大地,却为数不多。尽管人们对他在任期间的所作所为颇有微词,但这些微词并不影响他日后的被提拔,被重用。而“有好的家庭背景,工作能力很强,为人厚道且又有大学学历的朱文军却只是平调”。

  据介绍,张所谓的“黑道”,不过是其任东城办事处主任时结识下的辖区里的几个“混混”。这些“混混”大多无正当职业,平日里游手好闲,靠帮人讨债和欺良霸善混口饭吃。张在他们心目中的“显赫地位”和出手的阔绰,使他们对张奉若神明,惟命是从,故而张一个电话,便招之即来,奋不顾死。

  由于办案警方对案件消息实施严密封锁,以及张已被关,记者无法了解这次给张“帮忙”的人的具体身份,故而也就无法判断上述介绍情况的真伪,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如果张在平日里与这些“朋友”交往不多,这些人绝不会被张临时一个“帮忙”电话,就迅速赶到现场拼死效劳的。

  随着夺命案细节在社会上传播和张被警方刑拘,运城市银监局在2006年2月的一个血案再次被人提起,而涉案人也是一名副县级干部。据介绍,该局两名领导干部因工作闹下了矛盾,其中一名的“小蜜”听说后招来社会上几个持刀的“混混”向另一名进行报复,“若不是他胸口挡着手机,恐怕早命归黄泉了。”

  运城市委的一名干部对这种机关干部与带刀“混混”交“朋友”的现象深表担忧。他说:“这些案件本身并不复杂,值得深思的是,一个堂堂副县级干部,背后怎么会有那么多带刀的‘朋友’,而且是招之即来,来则能杀,杀则必死!难道这些干部不懂党纪国法,也不怕党纪国法的制裁吗?”


选稿:谢婧    来源:三晋都市报  作者:王正炜  
  • 海南男子砍断情敌双腿 与情人同归于尽
  •   2007年1月4日 10:31
  • 男子杀死情人将尸体装入旅行箱坐大巴抛尸异地
  •   2006年11月22日 11:18
  • 法情报高官用基金养情人 涉案金额达1800万英镑
  •   2006年11月14日 08:23
  • 网友整理出警示纪录 罗列贪官情妇12项"吉尼斯"
  •   2006年10月16日 14:09
  • 安徽省委原副书记与宣城市委原副书记共用情妇
  •   2006年10月13日 11:57
  • 上海周四又将有弱冷空气
  • 第七次咸潮可能今晨袭沪
  • 含氟冰箱冰柜5月可能禁售
  • "中国菲佣"有望8月进上海
  • 复旦大学自主招生成绩揭晓
  • 沪轨交早高峰今年首次限流
  • 空姐风光背后有艰辛
  • 16岁少女建"太妹帮" 逼人跳钢管舞拍裸照[图]
  • 裸男发狂惊煞街坊 警察持盾将其制服[图]
  • 男子与自己照片结婚 曾还为自己办葬礼[组图]
  • 乞讨老太拒绝救助 称多管闲事影响收入[图]
  • 广东男子医院遭枪击 子弹击中心脏当场死亡[图]
  • 国税局干部自认"活得窝囊" 杀妻屠女砍死岳母
  • 世界各国的新年美食
  • 女孩教室晕倒猝死 家长打骂校长停尸校门口
  • 男子说情色评书《金瓶梅》 名家否认师徒关系
  • 女生上学路上被绑架 警察飙车25公里救人质
  • 四代人守红军坟七十年 只为守护那种精神[图]
  • 口述:未婚妻卷走救命钱 你拿我当恋人还是保姆?
  • 口述:谢谢你 伤害我 跨国婚姻 想说爱你不容易

  •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
    ……>>更多
    排行  
    凶徒掐死女子卖尸山西
    女纪检书记单位内惨死
    男教师当众摸女生胸部
    性感女模推介情趣家具
    王小丫和前夫幕后故事
    农家女怒揭出司法黑幕
    乳房雕塑遭破坏[图]
    妙龄女遭割喉横尸街边
    ……>>更多
    口述实录  
    跨国婚姻 想说爱你不容易
    谢谢你 伤害了我
    你拿我当恋人还是保姆?
    未婚妻卷走了救命钱
    单亲的我们相恋了
    洞房花烛夜后他怀疑我
    单身妈妈网恋:50年不见你
    我借弟媳之腹生子
    她爱上的男孩是个女孩
    当一夜情变成夜夜情
    七任男友没人愿意娶我
    为赌一口气我堕入风尘
    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
    高中献初夜 婚后约会情人
    大我33岁的老师向我表白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