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婚前失身我能嫁给谁
2007年1月18日 10:29
[我要留言]

  采访对象:小白(化名)
  
  年龄:20多岁大学文化。
  
  我是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在多数人眼中,“80派”无论内在还是外表都是时尚、前卫、新锐的代名词。然而我却是一个例外,或许装扮上还能勉强跟上时代,但是露脐、超短、裸背之类的服饰我绝对不去尝试。我觉得女孩子那样穿戴有伤风化,而且也显得不稳重、不自爱。至于说
到观念,我属于保守、传统型。上中学时,同学说我太听话、太古板、太没有个性,是个惟父母是从的“乖乖女”。大学时,对于同学的许多做法、想法,我都不敢苟同,更不能接受。比如说,我就看不惯同宿舍的女孩子走马灯似的换男友。更无法理解一些女生才谈了几天恋爱,就和男友发生性关系。更可怕的是,不少男男女女公然在校外租房同居。天哪!他们怎么如此随便,将感情视为儿戏?我认为这样做不仅侮辱了自己,更伤害了他人。偶尔,我会劝说关系好的同学,提醒他们生活态度要严肃、端正,我说思想的现代并不代表行为可以随意、放荡。没想到,朋友不仅不听我的好言相劝,反而嘲笑我,有人还开玩笑说我是“出土文物”,甚至背后叫我“老古董”。无奈,我不再干预别人的生活,我不想自讨没趣。但是,我自己绝对恪守我的做人原则。
  
  小时候父亲就告诫我,我们家是书香门第,虽然我从没有见过爷爷,但是我知道爷爷受的是《四书》《五经》之类的私塾教育。在我家书架上,现在还能看到爷爷留下的已经发黄的古籍。父亲虽然是军人,但是从小受到爷爷严格的教育,所以,父亲一生十分看重“礼仪”、“道德”、“仁义”、“操守”之类的准则。从小到大,父母,尤其是父亲对我的教育非常严格。“温顺”、“贤淑”、“达理”、“自重”、“自爱”是我从小就懂得、而且必须遵守的规范。家庭环境和父母教育决定了我只能是个保守传统的人。而且,自始至终我也觉得一个女子就应该这样。
  
  到了青春期,虽然也渴望异性的爱,但是我内心始终有个镜子、有把尺子——对待感情对待异性,我要求自己一定要慎重再慎重,认真更认真。虽然现今时代没有必要,也不可能让我去做个“贞女”、“烈女”,但是,我一定会把一个女子最宝贵的“第一次”,在新婚之夜献给自己的丈夫。这一点毋庸置疑,因为在我看来,这既是一个女子应有的本分,当然也是对丈夫情爱的最好证明。所以直到大学毕业,在父母的准许下,我才开始了第一次恋爱。因为慎重,因为珍惜,因为认真,所以我的第一次恋爱非常甜蜜、非常动人,当然也是刻骨铭心的。在恋爱的过程中,虽然我不停地告诫自己要自重、要自爱、要恪守必须恪守的原则,但人毕竟是感情动物,有时真的无法自控,尤其是面对一个那么优秀那么深爱着的男子,长久坚守的感情防线最终被攻破,半推半就的,我向我认为日后一定会成为丈夫的人献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第一次”。那时,我真的以为他一定会成为我的丈夫。可是结果却让我一生悔恨,他出国了,走之前答应一定回来接我,可是,从此他杳无音信。

  一个女子婚前已经不是处女,那么,很多东西就变了。她不再是个“完整”的女人,更不是一个好女人,我的天空一下子就塌了,觉得这辈子完了。我不敢正视父母,我觉得我辜负了他们,我不配做他们的女儿;我不敢再和别的男人接触,爱一个人就一定要给他你的全部,我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娶的老婆是个处女?在无限的悔恨中,两年过去了,不知事实真相的父母不断地催促我的婚姻大事,周围的人也在用不解和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可我始终无法说服自己再去心安理得地恋爱。我甚至开始计划要顶住压力“孤独一辈子”。然而,命运却让我意外地遇见他———大山,他疯狂地爱上了我,我也深深地喜欢上他,但我却不敢接受他。性情豪爽、执著的他追问我为什么,我支支吾吾、一躲再躲,我无法想像,当我告诉他自己不是处女时他脸上的表情,我同样无法想像新婚之夜他的失望甚至愤怒;我无法想像,当他得知心目中纯洁、稳重的女子其实是一个坏女人时所遭受的打击。一天闲聊时,大山直率地告诉我,之前他曾经谈过两个女朋友,因为俩人都过于轻浮随便,所以很快就分手了。接着,他问我以前谈过几个?我脱口而出:“只有一次,刻骨铭心的初恋。”他有些失望地问我:“是不是你至今都无法忘记他,所以才不接受我?”我很坚决地摇摇头。他脸上立刻绽放出希望的笑容:“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答应我?那么,理由就只有一个了,你不喜欢我?”面对咄咄逼人的大山,我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大山依旧很执著地望着我,一副得不到回答誓不罢休的样子。长久的压抑和苦闷让我一下子失控了,我放声大哭:“不,我非常喜欢你,也很爱你,可我……”还没等我说完,大山一下子把我拥在怀里,紧紧地抱住我,好像怕我从他身边溜走似的。他连连不断地说,“我就喜欢像你这样稳重、传统的女孩,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
  
  我既喜又悲,不知今后到底该怎么办?和他好下去,我不配,而且对他也太不公平!因为他告诉我,他和那两个女孩都是很短很浅的交往,而且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绝不是那种随便的人。另一个选择就是和他一刀两断,可是,先不说他的执著和强硬,就是我自己都很难做到。一天不见他,我就没心思做任何事,而且一想到可能要永远失去他,我的心就是一阵阵的剧痛。我终于意识到,我的灵魂已经被他带走了,没有他,我这个人就如同一具僵尸。我也曾经试图说服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像其他女孩子那样,活得洒脱些随意些,让“第一次”见鬼去吧!可是,这样的念头一出现,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我怎么能够堕落到如此地步?一个人,不管女人男人,都必须讲道德讲伦理,都必须自律自爱自重,否则,人和动物就没有区别。如今,我只能恨我自己,是自己的轻率葬送了一生的幸福!现在,每天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好容易睡着了,又不停地做梦。有一次,我梦到我还是个小姑娘,欢蹦乱跳、无忧无虑,自己从梦中笑醒了。多么希望那个梦不是梦啊!但是,更多的时候,我还是被噩梦惊醒,我梦见父亲唉声叹气地说“家门不幸”,母亲则泪水涟涟地望着我,我简直无地自容!我甚至梦见人们背后骂我是个坏女人,甚至有人朝我身上扔臭鸡蛋,我东躲西藏,如同过街老鼠。不过,梦见最多的人还是大山,他闷闷不乐地看着我,梦见他在和我吵架,梦见他在哭,哭得很伤心很失望……我的泪水不知不觉打湿了枕巾。事到如今,我无话可说,自己酿的苦酒理应自己吞下,我惟一的奢望就是———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做人。
  
  


选稿:谢婧    来源:西安晚报  作者:漫冰  
  • 上海今冬首报雨夹雪
  • 春节境外游得开后门
  • 上海住宅租金大面积下跌
  • 御生堂肠清茶被曝虚假宣传
  • 鱼塘被投毒 主人不卖死鱼[图]
  • 百名保姆集体"封杀"东家
  • 王朔开骂:郭敬明不要脸
  • 记者大同煤矿采访被打死续:死者持有单位介绍信
  • 星巴克进入故宫引发热议 网友想要和谐故宫
  • 先锋诗人万元征处女模特 称艺术与性无关[图]
  • 农民工寄贺卡讨薪 "贺词":别忘还我血汗钱
  • 甘肃"少女遭掏肠案"终审 凶手由死刑改判死缓
  • 三男子劫杀的哥 将其开膛破腹沉尸江中[图]
  • 酒吧表演人体悬挂
  • "玉米"追星成病 咬指写血书情定李宇春[图]
  • 神秘女烧死在天涯海角景区内 曾当众脱裤
  • 女子卖淫供子女读书 因200元嫖资被杀[图]
  • 八岁男娃得怪病"僵尸附体"? 一发病就要喝血
  • 口述:我要结几次婚才能幸福 我娶的老婆比我强
  • 口述:性趣不同步,两人痛苦 婚前失身我能嫁给谁

  •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遏制艾滋 履行承诺
    ……>>更多
    排行  
    女艺人涉嫌海外卖淫
    杨振宁为翁帆出数学题
    男子打劫不成强奸女子
    殡仪馆员工年薪18万
    李春平豪宅曝光[组图]
    吃火锅的三原则五禁忌
    女子吵架被撕掉衣服
    乘客手拿大叠现金吐血
    ……>>更多
    口述实录  
    性趣不同步,两人痛苦
    我娶的老婆比我强
    我要结几次婚才能幸福
    婚前失身我能嫁给谁
    为了他我要考到上海去
    喜欢她 就让她知道
    结婚前我陷入矛盾
    丈夫竟有一桩30年的私情
    "借种"成功 幸福若即若离
    失去婚姻看清两个男人
    身体的夜宴爱情的废墟
    我总是爱上别人的老公
    六年才换来与他肌肤相亲
    我不是处女但比处女纯洁
    结婚,我为儿子干着急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