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流产后娇妻惧怕性生活
2007年1月24日 10:46
[我要留言]

  试婚、婚前同居,虽然在当今不是什么罕见的事了,但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崇尚这样的生活,这当中就包括我的爱人朱文文。文文性格内向,当我们毫无准备地在婚前发生了性行为,然后又遭遇了意外流产之后,她就开始反感我的任何感情流露。我原以为结婚会改变这一切。孰料,即使领了结婚证、举行了婚礼,她却还是连夫妻间的正常做爱都不能接受。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才能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
  
 
 林于和我是高中同学。他大学读的是师范中文系,我读了医学院,毕业后我们来到了同一座城市工作。前几天,他突然找到我,主动和我谈起了他的婚姻生活,希望我能帮助他走出困境。
  
  婚前的那一次肌肤相亲
  
  我和妻子文文是大学同学。我从大三开始就暗恋文文,可她一直拿我当大哥。那时候我们都是校刊的编辑,常在一起采访和讨论稿件。文文和我同年,只比我小四个月,可她还是像个小姑娘一样,什么事情都要我给她做主,哪怕有人给她写了情书、要和她约会,她也首先把情书拿给我看,征求我的意见,甚至要我给她把关。没办法,我只好时时处处当她的护花使者,爱她的话当然就说不出口了。
  
  毕业后我们都留在了这座城市,我在群艺馆工作,文文在一家报社做编辑。眼看着工作环境熟悉了,文文身边的“小蜜蜂”多起来了,我的危机感也就越来越严重了。找个什么机会向她表达呢?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乡下父母写信来问我:“今年回家过年,中不?俺们老了,你要是有相中的媳妇,带回来让爹妈瞅瞅,中不?”
  
  我看着信,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我把信拿给文文看,对她说:“帮哥个忙,冒充几天媳妇,让咱爹妈开开心心过个年。”文文不好意思地说:“那可不行,没理由啊!”我说:“要理由啊?现成的,你给我打工,我租你,行不?”她红着脸笑着说:“你要租个假媳妇回家糊弄老人家呀?”我乘机说:“也不一定就是假的哦。”文文的脸更红了,然后假装没听到,低下头去看手上的稿子。她低头的那一瞬间,我说:“摇头不算点头算,你这就等于是答应了哦!”
  
  单位一放假,我们就动身回了河南老家。老人看见文文,高兴得很,想也不想,当晚就把我们两个安排在了同一间房里。文文不好意思开口要求换房间,我既不忍心让父母失望,也想看看文文的态度,两人于是将错就错。
  
  临上床,我说:“你睡着,我在旁边坐着。”文文看天寒地冻的,有些不忍地说:“你坐在床那头吧,可以暖暖脚。”第一晚就这样过去了。第二晚,我试探着说:“我坐你那边,和你说话,好不好?”文文想了想,有些勉强地说:“好……吧。”于是,我们一个躺着一个坐着说话,说着说着,我乘机握住了文文的手,把她拥到了我怀里……
  
  意外流产,让她受苦
  
  文文原本话就不多,从我老家回来之后,她甚至很少开口了,有什么心事也不和我说,也不再来群艺馆找我。我明白是自己做事鲁莽,伤了她的心,只得重新开始追求文文,我开始每天给她写情书。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下午,我路过报社,顺便上楼看文文。文文正从主编室出来,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在转角处听到我叫她,一回头,脚没踩稳,顺着楼梯滚了下去。我跑拢的时候,文文已经躺在血泊里了。我抱起文文就往医院跑。检查之后,医生告诉我:“你爱人流产了,要清宫。”
  
  我手忙脚乱地跟在护士后面,把文文送进了产科手术室。站在手术室外,我清楚地听到文文一直在叫:“医生,我不舒服,想吐……好痛啊!”我问往来的护士:“什么是清宫啊?”护士白了我一眼说:“清理子宫里的残留物。”我想了半天,终于明白文文在受什么罪了。我接文文出医院的时候,出租车司机问:“去哪里?”我想说去群艺馆,但文文气若游丝地说:“去报社。”把文文安顿在她的小床上之后,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好、说什么好。我蹲在床边,拉着文文的手,一句接一句地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文文也不说话,只是哭。

  我自己饿了,才想起该给文文弄吃的。我跑到超市去,问在里面买东西的大嫂大妈:“我爱人流产了,该吃些什么呀?”大家帮我选了各种营养食品。
  
  此后的一周,我像每个好丈夫一样,请了假专门照看朱文文。
  
  情还在,性却无
  
  开始,文文的话仍然很少,看我的眼神也是胆怯的,我想亲亲她,嘴还没伸过去,文文就开始浑身发抖。我没办法,只好隔着老远地对她说情话。
  
  几天以后,文文躺在床上没事做,就看书。她主持《天府龙门阵》栏目,那一段时间在看唐枢的《蜀籁》,研究四川方言。我是专攻民俗的,对四川各地的民歌都比较熟悉,便天天变着花样唱四川民歌给她听。开始,任我怎么唱,文文都不理我,后来我唱了一首《晾衣裳》:“清早起来去上梁,摘匹树叶吹响响。情妹听见树叶响,假装出来晾衣裳。衣裳晾在竹竿上,眼泪汪汪进绣房。爹妈问我哭啥子,没得粉子浆衣裳。”文文捧着《蜀籁》,若有所思地问:“这样地道的民歌,听起来好有味道哦。”我赶忙跟上说:“只要你喜欢,我天天给你唱,好不好?”文文白了我一眼,不理睬我。我就又唱,唱的时候还故意盯着文文不眨眼。文文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一笑,文文的心情渐渐好起来,和我的话也多起来。我试探着在她面前说些肉麻的情话,她也只是低着头笑,一点没有反感的意思。我觉得她已经原谅自己了,便又有了非分之想。那天,我们正缠绵地说着情话,我一把将文文拉进怀里。文文不由自主地赶紧将两手交叉着放在胸前,不让我靠近。我感觉到了,便把她抱得更紧。文文立刻呼吸困难、脸色惨白,整个身子软软地瘫在我怀里。
  
  我们都弄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便去了医院。可专家说她什么病都没有,就是紧张,过一段时间自然会好。我这才明白,文文在心理上是爱我、渴望我的,但在生理上,却是排斥我的。
  
  我没有当上真正的丈夫
  
  文文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反而更安静,说是再不用遭流产的罪了。我听了这话,才明白自己那个不负责任的举动,对她伤害有多深。我怎么能让文文就这样过一辈子呢?所以,我搂着文文向她求婚说:“即使不能做爱,我们也会是好夫妻。”嘴上虽然这样说,但我心里却想:也许我们结婚了,你就不会这样紧张了吧?
  
  文文答应了我的求婚,却又紧跟着说了一句让我很伤心的话。她说:“在书房里也放一张床,好不好?”
  
  我明白她的心思,她是在暗示:即使我们结婚了,我还是可以有自己的感情生活。我低头咬住文文的耳垂,断断续续地说:“不好!我决不在新房里摆两张床。”
  
  新婚的晚上,又一次失败之后,文文有些内疚地对我说:“其实我真的很爱你,可是我就是不能……”我抚摸着她的脸说:“就让我们这样躺着吧,我看你睡。”于是,我们依偎着,各自想着对方,度过了我们的新婚第一夜。
  
  直到现在,我们依然这样生活着,我多么想改变这种现状啊,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选稿:谢婧    来源:四川法制报  作者:赵晓霜  
  • 上海春运火车票24日起发售
  • 南站开始预售11天内车票
  • 沪周五将有强冷空气来袭
  • 上海感冒指数调查
  • 2月私车额度投放3500辆
  • 沪每天2000部"退休"手机何去
  • 老太车被扣遭起哄脱衣
  • 百度女员工被杀案新进展:家属起诉物业赔偿
  • 湖北一局长家中被害 疑为制止行窃被刺死
  • 政协委员当街打死人续:当庭否认其为主谋
  • 中缅边境女子护村队:提防男人吸毒[组图]
  • 31名农民被骗出国"打工" 噩梦般度过140天
  • 六岁女童受虐待 被吊在起重机上打死[图]
  • 宋祖英首次回应谣言
  • 美籍医生日记现身南京 记载日军侵华[组图]
  • 水果遭遇"性别歧视" "母水果"更好吃?[图]
  • 青年被当贼挂牌游街遭毒打 场面残忍[图]
  • 广东东莞打工妹"防拐"手册现身网络[图]
  • 口述:流产后娇妻惧怕性生活 爱她是一厢情愿吗
  • 口述:"借种"成功幸福却远离 十年梦醒两茫茫

  • 新结婚时代:差异下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更多
    排行  
    高僧圆寂8年真身不腐
    诗人万元征处女模特
    夫妻换偶网站泛滥
    笨女人与聪明女人较量
    小伙半裸向"芙蓉"求爱
    体重和寿命成反比[图]
    作家万元日薪租女友
    孕妇怀胎七月失踪
    ……>>更多
    口述实录  
    爱她 是我一厢情愿吗
    流产后娇妻惧怕性生活
    "借种"成功幸福远离
    十年梦醒两茫茫
    当你累了回到我身边
    如何拯救双性恋丈夫
    全职富太太的苦谁懂
    我和"保姆"争爱情
    职业也有审美疲劳?
    愿我曾暗恋的他幸福
    性趣不同步,两人痛苦
    我娶的老婆比我强
    我要结几次婚才能幸福
    婚前失身我能嫁给谁
    为了他我要考到上海去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