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64岁富翁心仪46岁摆摊女子 子女尴尬不已
2007年1月26日 09:32
[我要留言]

  年逾花甲的百万富翁张辰良将要和小他18岁的刘慧芳女士结婚了,这消息成了南京溧水和凤镇父老乡亲关注的焦点。64岁的张辰良是该镇一个私营茶园的主人。1983年,张辰良大胆地承包起茶园,借了五六十万的高利贷,经过2年辛勤努力,终于让茶园逐步发展壮大起来了。现在经营着一个1500多亩的茶场,每年采茶时节光雇佣的茶农就要七八百人,年纯收入几十万元,如今资产有二三百万。

  
张辰良成了“张百万”,但妻子周凤兰由于操劳过度,2002年初被确诊患上了胃癌。“我把她送到南京最好的医院治疗;两年后,她还是撒手人寰,临终时她对我说,‘我死了,就你孤单一个人,你再找个伴,不然没人给你烧饭。”回忆起发妻,张老先生老泪纵横。

  老伴走了,张老先生面对偌大的茶园,开始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和伤感。“我一个人,没人烧饭没人洗衣服,要是在家种田,我就不找了,我又要经营茶园,又要做家务,儿女们也忙得很,他们也照顾不到我。”张老先生说,去年春天,他开始公开征婚,要求女方不赌钱、肯劳动、品行端正。消息一出,立即在四里八乡引发轩然大波。很快,她的心上人出现了。

  刘慧芳说,10年前,她丈夫因车祸去世,她在农贸市场里摆摊做小生意,将一对双胞胎儿女拉扯大,其间也有不少人给她介绍对象,但一直都没合适的。2005年2月,村支部书记介绍张辰良给她。在仔细了解了老张这个人后,她动心了。两人随后开始低调交往,一年之后,张老先生把跟大女儿差不多大的刘慧芳带回了茶场。

  当张辰良把她带回家时,儿女们非常尴尬。张老先生说:“当初他们认为刘慧芳是冲这个钱来的,也和我争吵过。吵归吵,反正我一个人承包这茶场,我自己会处理。”刘慧芳说:“我对他们这些都不怪,只要老张对我好就行,以后还是这样。”

  虽然子女为父亲的恋情尴尬不已,但他们也没有过多干涉。如今,张辰良和刘慧芳一起生活在茶场里。“她跟我前一个老伴差不多能干,在家里搞家务也是好手,是个贤内助。”张辰良表示,准备过年就去领结婚证。(文中主人公均为化名)


选稿:谢婧    来源:南京晨报  作者:李灿伦  
  • 兄弟帮助父亲找回丧失的性能力 助其实现黄昏恋
  •   2006年2月15日 10:37
  • 调查显示半数深圳人认可一夜情
  •   2006年12月11日 07:41
  • 齐鲁晚报:不能让保姆沦为性伙伴!
  •   2006年11月7日 10:23
  • 杨振宁称要活过90 翁帆是"灵魂重回青春的欢喜"
  •   2006年7月14日 14:42
  • 美国79岁老太枪杀情郎难住法官
  •   2006年6月23日 09:02
  • "子弹头"高速列车本周日开跑
  • 上海市教考院就中招报名答疑
  • 浦东低收入家庭有望获廉租房
  • 春运票并非上海站独家发售
  • "傻瓜订票"搞定7天低价机票
  • 服装店设魔镜被指欺诈
  • 变性人留绝笔书失踪
  • 浙江渔家女成联合国特刊封面人物 相亲人不绝[图]
  • 网友质疑交通部英译名 老外误以为是信产部
  • 曲别针百日后换来"唱片" 让人怀疑是炒作[图]
  • 白色林肯车拖女孩3公里 法院未支持百万赔偿
  • 演员身亡同命不同价 教授称司法解释为恶法
  • 桂林舞蹈学校安排女生陪酒 被吊销办学许可证
  • 尹相杰公开征婚
  • 黄牛党自揭倒票家底 曾恐吓要弄死民警[图]
  • 少妇自曝给小学校长当情人 离婚后怀孕遭抛弃
  • 安徽滁州一法院副院长坠楼身亡 原因尚不明
  • 陕北发现一肉身泥塑 脱落处可看到人体[图]
  • 口述:office矫情男VS骄娇女 爱他却被他家人怀疑
  • 口述:单身女房奴"噩梦生活" 一个所谓的"负责"男人

  • 新结婚时代:差异下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更多
    排行  
    金庸回应北大才女逼宫
    情侣洗鸳鸯浴裸死浴室
    世界最贵手机现身上海
    买尸首给已死孩子配婚
    冬天酸奶温热了喝
    诗人万元征处女模特
    "妖精"是女人最高境界
    包养广告瞄准女大学生
    ……>>更多
    口述实录  
    一个所谓的"负责"男人
    office的矫情男VS骄娇女
    单身女房奴的"噩梦生活"
    爱他却被他家人怀疑
    爱她 是我一厢情愿吗
    流产后娇妻惧怕性生活
    "借种"成功幸福远离
    十年梦醒两茫茫
    当你累了回到我身边
    如何拯救双性恋丈夫
    全职富太太的苦谁懂
    我和"保姆"争爱情
    职业也有审美疲劳?
    愿我曾暗恋的他幸福
    性趣不同步,两人痛苦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