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你用拳头把我打出了轨
2007年1月31日 10:12
[我要留言]

  

  他抓住了我的把柄
  
  家里的气氛很凝重,八十岁的老母亲老泪纵横,哥哥嫂子一脸无奈,六岁的儿子哇哇大哭,主角是鼻青脸肿的我,还有一脸委屈的赵榆。赵榆刚对我大施了一顿拳脚。不止一次,我被他这样暴打,但每一次我家都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我说话,那是因为赵榆抓到了我的把柄,他有“证据”。
  
  赵榆把那张“
罪证”抖出来,大声地念,“我,骆芳和小苏去开房,发生了不止一次性关系,时间是……”还有他手机里的录音,那里面记录着他逼迫我说的,所有和小苏发生关系的细节。
  
  当初我同意说出这些,并没想到赵榆会在全家人面前丢我的脸。当初交代这些“证据”的时候,我们是有条件的:只要我交代了一切,他就同意离婚。我太想快点离开这个家了,于是我忍受着屈辱说了,而他,反悔了。
  
  我妈气得直抖,老人年纪大了,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我看她惨白的脸色,担心地去扶她,她却嫌恶地躲避,“赵榆打你打得对,我告诉你芳芳,你被他打死了都是活该!”我的家人都是农村出来的,传统的思想容不得半点道德被侵犯。妈妈说,“你要离婚?我可丢不起这个脸。要离,先把我杀了吧!”
  
  我反倒停住了眼泪,静静地望着赵榆,内心的屈辱凝聚成了一股力量。他利用家人向我施压。越这样做,我越恨他。
  
  如果说现在我出轨了是活该被打,那么从前呢?从前我尽心尽力地为着这个家,为什么平白无故地挨他的打?
  
  我和赵榆是通过别人介绍认识的,我觉得他高大帅气,对人也不错。而我是丑小鸭一般的女孩,放在人群里立马被淹没的那种。他配我,有多的。结婚前,他对我也算不错,没想到婚后的生活如此可怕。
  
  婚后,日子过得窘迫,我们一起努力打工,什么苦都吃过。我觉得两人只要心往一处使,什么困难都不怕。可是赵榆喜欢把事情压在心里。那时候,我们在创业阶段,的确有很多事情让人操心。赵榆偏偏是脾气暴躁的男人,他一烦,就发火,一发火,就拿我出气。
  
  我是被他打出轨的
  
  从那时候起,家庭暴力不断。
  
  我挨过他的不少打,全都是因为一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比如我买了双鞋子回来,是他不喜欢的样式,他二话不说,拿起来就撕了,丢到窗外去。我说这可是我花钱买的,他说老子不喜欢,谁要你买的,浪费钱!我们就为这打起来。再比如我做的菜不好吃,他生气,掀翻了桌子,照着我的头就是一巴掌。他发起火来的样子,我想想都觉得怕,青筋直冒,眼睛发红。他踩着我的头,用板凳砸……这是丈夫对妻子做得出来的事吗?
  
  我也问过他,我说赵榆,我做过什么事情值得你这么狠命地打?说这话时,我的眼泪都在打转。他说压力大,说对不起,说以后再也不敢了。事后,他也总是一脸歉疚。
  
  可是,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用道歉来解决。尤其是家庭暴力这种事,疼在身上,也痛在心里。我受不了他忽冷忽热的态度,这让我觉得害怕。三天一打,五天一闹,我的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到了最后,甚至到了他一抬手,我就吓得直抖的地步。没有人心疼我,除了小苏。
  
  我承认,如果说出轨有原因的话,那就是被赵榆打出轨的。
  
  那时候,我们的生活已经好多了,拥有自己的店子,但是家庭暴力还在不断地发生,我觉得这个家一点温暖也没有。相比和赵榆聊天,我更喜欢和小苏在一起。小苏是我的顾客,他常来我们店买东西,这个比我小6岁的男孩子,女朋友在老家山东。
  
  他和我说话的时候轻言细语的,眼睛温柔地望着我,我喜欢和他聊天。
  
  那天,他来我店里,看见我青紫的眼睛,急忙问我怎么了?我鼻子一酸,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不知道我为什么那么信任小苏,在他面前,我居然能敞开心扉说出所有的心事。也许那么多天的碰面,已经让我和小苏熟悉,也许只是当时气氛正好适合倾吐烦恼……或者,我们都有点感觉,但是谁也没有说破。
  
  直到那天晚上,赵榆再次对我动了粗,我一气之下从家里跑出来,仿佛一切都有预感,我拨通了小苏的电话,“你能出来陪陪我吗?”他真的出来了,这让我很意外,也很感动。这个高高大大的男孩陪我从江滩逛到了司门口。站在他身边,我头一次觉得,和异性相处原来可以这么美好。
  
  我的泪,在他的笑容里干了。眼看时间不早了,打个车回家吧。小苏的眼睛如星辰一样亮,他望着我,“既然出来了,为什么还要回去?”这是一个信号,暗示我们的关系将更进一步。我明明知道那代表着背叛,双腿却不听使唤,跟着小苏走。
  
  因为有种更强烈的感觉在推我---我喜欢小苏。我讨厌那个家。
  
  那天晚上,我们开了间房。亲密中,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是错就错吧,我一想起那个可怕的家,就厌恶。
  
  我从外遇那里撤离
  
  我一夜未归,赵榆当然怀疑我,他逼问我,我一怕,什么都说了,说了的结果就是换来更痛快的一顿打。打吧,我在内心说。我已经麻木了。那些肉体的疼痛相比内心的践踏,又算得了什么?
  
  我的日子在争吵中过,而小苏因为工作原因回了山东。
  
  虽然小苏走了,但是他一直在和我电话联系,他知道我过得不好,几次邀请我去山东玩几天。我也被实在打得受不了了,只给赵榆留了张条子,“我们结束了”,只身去了山东。
  
  和小苏在山东呆了18天,那18天对我来说是身处天堂的感觉。我喜欢和小苏呆在一起,哪怕只是说说话。他能给我做人起码的尊重,无论什么事,我们都有商有量的,他的态度里透着股亲切。不像我和赵榆,永远都是他说了算,他瞧不起我,“你又不好看,又矮……”我在赵榆面前一无是处。
  
  小苏再好,我也不能不回去,我是个妈妈啊,儿子不能没有妈妈。这期间,赵榆找我找疯了,回去后我才知道,大半个月里,他瘦了20斤。我们毕竟是结发夫妻,见他为我憔悴成这个样子,我也心疼,他发了誓,“再不动手,只要你回到我身边,一切都好说,我都不计较。”
  
  看着赵榆痛下决心的样子,我的心又软了。然而回到武汉,我是带着对小苏的承诺的,“离婚后和你在一起”,现在这个局面,怎么好提离婚二字?
  
  我在矛盾中煎熬,通过网络和小苏视频倾诉烦恼。正说着,赵榆冲到房间里,他对着小苏认真地说,“我绝对不会放弃我老婆,我爱她胜过你。”这句话多么动听呵,可是身在婚姻中的我,丝毫没有感受到这句话的力度。他是在故意做给他看。
  
  小苏信了,他很生气,质问我,“你在耍我对不对?你回去了,就不再来了,对不对?你把感情当游戏,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太大了?!”他问得我泪流满面,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也就是在这时,小苏的女朋友怀孕了,为了责任,他不得不和她结婚。然而结婚的前一周,他还在电话里问我,“只要你一句话,我就等你,等你变成单身,我们俩再在一起。”我是身在围城里的女人,他是有未婚妻的年轻男人,我哪有资格让他等呢?“对不起,我们怎么能把幸福建立在你女朋友的痛苦上?”他沉默,然后挂上了电话。
  
  2006年冬天,小苏结婚了。结婚前一天,我接到了他未婚妻的电话,这个伤心欲绝的女孩在电话里骂了我最难听的话,我一字不落地听着承受着,最后,我流着泪对她说,“对不起,祝你们幸福。”
  
  身心俱伤回不了头
  
  即使小苏已经结婚了,我也明白,他对我的感情,断不了。我们还在保持着联系,电话,QQ。他和妻子正是新婚燕尔,他却丝毫不能体会这份甜蜜,一直向我诉苦,“我根本都不喜欢她。你和你丈夫也不幸福,为什么不能冲破两个家庭,我们幸福地在一起?”我无言以对。他不能明白,身在武汉的我,在面对怎样的赵榆。他不是一个好说话的男人。
  
  赵榆开始行动了,他查我的电话和QQ,在网络威胁小苏,“你敢来武汉吗?你来了,我就剁了你!”
  
  赵榆这句话不是吓唬,我信,他做得出来。一周前,他又食言了,动手打了我,我说我们过不到一起去了,“心凉透了,再回不来了。”他又急又气,拿了菜刀往自己腿上划。血,顺着他的腿往下淌,淌了一地,让人心惊胆战。
  
  这不是爱,这是扭曲。我怕他,打心眼里怕。我甚至不敢去拦他,我担心那把菜刀会伤害到自己。我只能连连答应,好好,不离婚,不离婚---即使这不是我的真心话。
  
  我嘴里答应,但是心里没答应。我思念小苏,是那种动情的思念,想压抑都很难。我似乎真的爱上了他,拔都拔不出来。至于赵榆,我只是怕他,怕他过激,他对我说,“这样的事情,只能用极端的方式解决。”
  
  他说爱我,我不能相信,因为爱不是以这种方式表达。“我改,我再也不打你了……”这句话,我已经听了千遍万遍,我对他的爱已经死了,就算他改,我也不爱他了,真的,一点都不爱了。
  
  他没了辙,我死活都要离婚,最后,他用全家人来压我。我的压力来源不止是父母,他甚至一边动手,一边对6岁的儿子说,“你知道你妈妈为什么挨打吗?因为她在外面和别的男人睡觉!”这就是我的丈夫,在父母和孩子面前羞辱我的丈夫,让我怎么爱得起来?
  
  我求他,“就算我不能和小苏在一起,也请你放过我,我要离婚。”他又后悔了,冲动得要剁了自己的手,“对不起芳芳,我再也不那样对你了,只求你给我一次机会……”
  
  爱是最经不起折腾的易碎品,我对他的感情,一次拳头被打成很多块,再打,成了碎片,再一次,就是粉末……再也没有粘合的机会。


选稿:谢婧    来源:武汉晨报  作者:马梦娅  
  • 东方网零时差直通两会
  • 韩正:"透明"处理社保案[图]
  • 上海将增300条优惠换乘线[图]
  • "我只能给你30秒"[图]
  • 周五最低气温达零下3℃
  • 补助费春节前送到老人手中
  • 周杰伦歌曲成考题
  • 广东7人遭割喉死亡 疑因经济纠纷引发[图]
  • 赴港生子:花2.5万元为孩子换香港身份
  • 全球生活指数排116位 中国生活质量差在哪
  • 揭秘无指纹人群:头发稀少 无法正常排汗
  • 网上叫卖求职好帮手 专家揭穿"乙肝作弊药"
  • 农民工返乡 "民工荒"凸显城市归属感缺失
  • "中国最美深山女教师"
  • 大同公安局干部家中遇害 凶手系交警教导员
  • 男子横尸高架桥底 面容干净未见血迹[图]
  • 重庆双性姐妹外表如女孩长有男性生殖器[图]
  • 村庄内有600岁古井 传说有神仙在此喝水
  • 口述:儿子赖学是我害的吗? 威胁你是为留下你
  • 口述:你用拳头把我打出了轨 独身让我几近变态

  • 新结婚时代:差异下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更多
    排行  
    赵本山大弟子逝世[图]
    的姐遇抢揪住劫匪命根
    夫杀妻匿尸整十年
    游泳教练被指非礼女子
    男子因天气冷血管爆裂
    宋祖英翻唱他人歌曲?
    七种食物对孕妇最有利
    节日礼品"中国式奢侈"
    ……>>更多
    口述实录  
    儿子赖学是我害的吗?
    威胁你是为留下你
    独身让我几近变态
    你用拳头把我打出了轨
    我成了已婚男人的"钱包"
    从兄妹走到了同居恋人
    美丽车模的未了情
    他说再爱我也不会娶我
    被一个我爱的人所伤
    亲生父亲竟让母亲去死
    一个所谓的"负责"男人
    office的矫情男VS骄娇女
    单身女房奴的"噩梦生活"
    爱他却被他家人怀疑
    爱她 是我一厢情愿吗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