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11岁养女受父母残忍虐待 网友发帖控诉
2007年2月1日 07:00
[我要留言]
  一封控诉养父母虐待养女的帖子近日在摇篮网的论坛上引起轩然大波。上千母亲被帖子上女童的命运深深触动。昨日,中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和两个北京与天津的妈妈赶赴河北省南皮县南皮镇北王庄,解救这个被指受虐的孩子。记者全程目击了整个过程,但解救行动最终宣告失败。

  网上发帖

  流泪控诉女童受虐

  “身上无数的伤痕,烟卷头烫伤,一定是养父母关上家门所为。”

  前天下午,记者在摇篮网论坛上看见,妈妈星星(化名)发表的帖子。星星表示,4年前,她曾目睹一对父母以及两个亲生女儿、一个儿子以及一个养女的生活。养女小苗据称在襁褓中被养父在天津捡到。“孩子很小时,就可以见到养父母对亲生孩子的溺爱以及对苗苗的不好,但很少直接见到被打的实际场景。但大家都明白,孩子身上无数伤痕,烟卷头烫伤,刀伤,随身可见的(伤痕),一定是养父母关上家门所为。别人几次想领养,都被养父母拒绝。”

  星星讲述到孩子受伤时非常难受。她表示,现在已经11岁的小苗跟随养父母回到了河北省沧州市南皮县,每天遭受养父母及两个姐姐、一个弟弟的凌辱及折磨。星星把孩子受虐的状况简单描述为:目前不能上学,不能跟外界接触,每天负责全家人的饭菜及所有家务,没有好饭菜可以给她吃,每天还要接受其他5名家庭成员的无端辱骂及殴打,用钳子夹出豁口的下巴,吊着双手一天一夜的经历。星星控诉道:“孩子呆滞的目光,及从未接触外界的狭隘思想,以及满身永久性的伤痕都是11年来这对养父母的恶行证据。”

  这个帖子引起了轩然大波,上千网友留言声援,其中大部分是妈妈们。她们表示愿意尽其所能救助这个孩子,希望委托星星前往南皮县营救小苗。

  计划实施

  赶赴南皮解救小苗

  9时许,一车人到达南皮县南皮镇北王庄。

  几路人马会齐南皮

  北京的妈妈小红(化名)成为这次计划的执行人。小红和星星计划好昨天早晨7点在天津碰面,然后一起赶往南皮县,寻找并解救小苗。昨天早晨6点,记者同中国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常先生跟随小红搭乘车辆赶往天津,大约一个多小时后,在天津郊区见到了等候多时的星星。一车人搭乘事先租好的面包车继续赶往南皮县,大约要走100公里的路程。

  路上,星星情绪非常激动,她不停地向大家描述着小苗受虐的样子:“她冬天也没有秋裤,穿着一条单薄的裤子给一家人倒尿盆,吃的是臭了的鸡蛋,是所有人的出气筒。”星星还说:“11岁的小苗看起来还只有七八岁的样子,矮小瘦弱,被虐待得受不了就逃跑,前几个星期还逃跑过,躲在冰窖里吃点冻萝卜,被抓回去又是一顿毒打。”

  河北《燕赵都市报》记者刘先生也闻讯赶来,加入到了营救的团体。大概早晨9点来钟,一车人到达南皮县南皮镇北王庄。

  “那个孩子智力不好”

  北王庄是一个很安静的村庄。为避免与苗苗的养父宋林(化名)起冲突,妈妈们商量后决定先找到村长,由村干部带领前往看望小苗。村长并不在家。在村口,记者遇到一个抱着柴火往家走的村民。该村民表示,宋林不是本村人,搬过来住几年了,这家人平时不太跟周围的人打交道,究竟有几个孩子也不大清楚。记者询问是否有一个很瘦弱的小女孩,大约11岁左右,村民思索良久回答记者说:“记得有这样一个小女孩,平时很少见到她,偶尔能够见到她在门口呆一会。”村民表示,那个孩子看起来有点痴呆,不大正常。

  大约11点,一位村民崔大姐走向记者,询问是否需要帮助。记者表示想见见小苗,崔大姐告诉记者,以前宋林一家就住在附近,但一直没怎么打交道,崔大姐说:“小苗那个孩子看起来很小,智力也不好,傻傻的样子,也没去读书,有时候在家门口呆一会,大部分时候都见不着。”随后记者询问,是否目睹过宋林家人当众打小苗,崔大姐连连摆手表示没看到过。“那家人跟村里的人都关系一般,平时也不怎么互相搭理,孩子就更少带在外面了,我们也见不到打孩子什么的。”

  寻求援助

  民政部门协助寻找

  14时,当地民政部门工作人员找到村长,大家赶往小苗家。

  这时,大家就如何进一步实施计划出现分歧。一种意见认为,应该直接先去小苗家试探一下,看家中是否有人,最幸运的就是能够直接接触到小苗。但这种意见让人担心会打草惊蛇。

  刘先生提出另一种意见——直接跟当地的民政部门等联系,看能否通过政府部门的配合寻找小苗。最后大家确定,先寻求政府部门的帮助,如果不行再孤注一掷,直接杀到小苗家面谈。

  大概12点左右,记者一行找到南皮县南皮镇政府办公楼,宣传部的张部长接待了记者一行,听到妈妈们对小苗情况的描述后,张部长表示,对这个小女孩的情况,他们要进行核实,同时他们也会尽力配合妈妈们的爱心,由他们来联系民政部门,带领妈妈们寻找小苗的下落。

  随后,张部长开始与民政部门联系,大概到14点左右,南皮镇民政所的工作人员张先生匆匆赶来。张先生表示,几天以前,中国儿童基金会的常先生就给他们发送了传真,将小苗的情况反映给他们,并且委托他们代为勘察情况。张先生表示,接到传真的当天,他们就来到上王庄,寻找到小苗和养父母一家,了解情况,但了解的并不是太充分。

  记者一行与民政部门的张先生一起,找到北王庄的王村长,由村长带领,一行人赶往小苗家。

  营救失败

  始终未能见小苗面

  小苗家租了村头一间平房,到达门口时,门上挂着一把铁锁,门口堆积着麦秆,透过门缝,可以看到屋里凌乱地摆放着一些用具。

  这时,狂风更加肆虐,吹得记者一行无法抬头。在寒风中,王村长表示,前几天已经陪同民政部门的人来看望过小苗。“孩子的下巴上有个伤疤,不过她告诉我们,是她自己磕着的,身上我们也没有太详细地检查,只看得出两排肋骨上都有伤疤。脖子两侧有烫伤,孩子说是妈烫的。”王村长告诉记者,他询问过宋林,当时宋林给他解释说:“小苗其实是我的姐姐捡到的,但姐姐家也有不少孩子,经济状况并不好,于是就把小苗给了我,希望小苗能够过好一些的生活。所以小苗一直叫我舅舅,叫我老婆舅妈,我姐姐才是她的妈,所以脖子上的伤疤是我姐姐不小心烫的。”

  对于这个说法,星星并不认可。星星表示,自己认识他们一家人已经很多年了,这个孩子一直叫宋林夫妻爸爸、妈妈,现在变成舅舅、舅妈,并没有根据。

  “她突然就不来学校了”

  村里的孩子都在上课,而小苗却一直没有进学堂。宋林曾告诉村长,他已经给小苗交了学费,“可是小苗太傻,学校不愿意要她,把她开除了,所以她也没学上。”

  为了验证这个说法,记者随后赶到村里唯一的学校——北王庄小学。这个学校只有两排校舍,老师对每个孩子的家长都能清楚地记得名字。一位杨老师告诉记者:“小苗曾经在学校读过两年书,上到二年级,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来学校了。”对于宋林称学校开除的说法,杨老师激动地表示“绝不可能”。“现在小学都是义务教育,不存在开除学生的做法。”记者试图找到曾给小苗任教的老师,但几个老师都到下面支教,无法联系。

  “小心我拿刀砍死你”

  大约17时左右,送别民政部门的工作人员以及村长等人后,一部分人继续来到小苗家等候。

  此时,妈妈小红来到学校门口等小苗的姐姐小雨(化名)和弟弟小天(化名)放学。两人走出校门后,看到小红,小天突然愤怒地对着小红大声吼叫:“小心我拿刀砍死你!”小红表示,自己当时的心里颤动了,有一种很惊恐的感觉。

  大家都无法进入这家人的门,只好宣告失败退下阵来。夜幕已经降临,在北王庄的空坝里,妈妈星星激动地宣称:“我受不了孩子受苦,如果无法通过正常途径,我愿意偷偷地把孩子抱走,亲自抚养她长大成人。”她不停地问,还有什么方法能够把孩子救出来。大家开始沉默。大家担心的是,小苗今天晚上是否会为我们的拯救行动承担责任。营救的失败让所有人心情沉重,但大家表示,将紧密关注小苗的动向,希望更多人关注这个孩子的命运。

  昨天19时许,参与解救的人离开北王庄。姐姐说法

  小苗整天在外面玩

  在北王庄小学,通过杨老师,小苗的姐姐、宋林的二女儿小雨被从课堂中叫出来。小雨皮肤黝黑,身材单薄,小红热情地给小雨递过一瓶牛奶,小雨迅速闪躲到一边,并严厉地询问:“你们有什么事情要问,我要回去上课。”

  记者询问小雨晚上回去如何吃饭。小雨称:“我自己做,我平时都是自己做饭吃。”随后记者表示想见小雨的父母,她告诉记者:“我爸爸经常十天半月不回来,我都找不到他,我妈妈今天出门走亲戚去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也说不准。”随后,记者又问小雨,是否知道小苗的下落,能否带大家去找小苗。小雨看了记者一眼,冷冷地说:“她一天都在外面,我不知道她干吗,估计是玩吧,我正上课,哪能陪你们去找呢?”随后回到教室。

  村民揭秘

  小苗就被关在屋里

  一个老妇人看到记者等人,一边叫着“干吗跑人家门口”,一边冲过来纠缠住记者。从旁边村民口中,记者了解到,这是宋林的岳母,也住在村里。记者随后质问老妇人是否是小苗的姥姥,是否知道小苗的下落。老妇人气愤地掉头走掉,旁边收拾东西的村民给记者使个眼色,悄悄告诉记者:“刚才小苗的姥姥告诉我们,小苗其实就被关在屋里面。”这个回答让大家都很吃惊,小苗其实一直就在把着铁锁的门内,但没有丝毫动静。  

  专家点评

  保护儿童需要健全法律

  经历过失败后,记者查询发现,曾经有过的几次自发拯救受虐儿童的行动,绝大部分都以失败告终。虽然被人发现受到虐待,但这些孩子并不能及时有效地得到救助。社会科学院的王教授表示,在保护儿童时往往面临很多问题,孩子是否愿意向外人倾诉或者展示受虐待的遭遇,对待虐待的情节如何取证等,这些都是需要探讨的问题,同时,也需要健全法律,更多地保障孩子们的健康成长。

  网上帖子

  有什么好办法

  解救受虐女童

  我在天津,现在怀着激动的心情,希望众多朋友推荐一个好办法把一个受虐女童解救出来。

  大概在4年前,我认识了一对父母,有两个亲生女儿(大概12岁和9岁),一个小儿子(2岁),还有一个大概7岁的捡来的女孩,取名为苗苗。该女孩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时被养父在天津捡到。在孩子很小时,就可以见到养父母对亲生孩子的溺爱以及对苗苗的不好,但很少直接见到苗苗被打的实际场景。

  但大家都明白,孩子身上无数的伤痕,烟卷头烫伤,刀伤,随身可见的(伤痕),一定是养父母关上家门后所为。别人几次想领养苗苗,但都被养父母拒绝。后来,他们全家因为父亲丢了工作不得不回到老家河北沧州南皮县了。前几日,据知情人反映,苗苗,现在这个11岁的小女孩,在河北受尽了父母及两个姐姐、一个弟弟的凌辱及折磨。她不能上学,不能跟外界接触,每天负责全家人的饭菜及所有家务,没的好饭菜可以吃,每天还要接受其他五位家庭成员的无端辱骂及殴打。她的下巴被用钳子夹出豁口,双手被吊着长达一天一夜。孩子呆滞的目光,及从未接触外界的狭隘思想,以及满身永久性的伤痕都是11年来这对养父母的恶行的证据。

  几次,好心人都希望能够给些钱领养出这个孩子,但都被拒绝。可以想象,能够拥有随时发泄兽行并可以为所欲为地迫使该女孩奴隶般伺候全家这样一种快感,当然不会轻易地把孩子送出去了。

  我想帮助这个从生下来就受尽虐待的儿童,想通过媒体或法制机构解救出该女孩,朋友们,谁能提供一个最为有效的方式?

  网友反应

  深深触动

  纷纷支招

  找当地妇女儿童维权中心,一般是妇联吧,给他们反映一下,不会不管的,或者直接打110。

  ——笛子妈

  看的我眼泪都要出来了!可怜的小女孩!不知道报警可行不可行!

  ——朝华夕颜

  报警后可能会招来更大的报复。索性找个人趁他们不在家偷偷地把苗苗抢走!——静恬妈

  顶!找妇联、报社、报警!只要一直跟踪这件事情,不怕孩子救不出来。会持续关注!呼吁帮一下这个孩子!——百合娘子

  昨天看了这个帖子,让我心情很不好。不知这个襁褓中的小女生是怎么长大的?她有开心过吗?她有调皮过吗?她有自己的个性吗?她有脾气吗?她被虐待的生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如果她的亲爹妈知道自己的女儿过着这样的生活,良心何安?11岁了,已经错过了太多,智力开发、人格塑造,她的人生是否从此就充满了愚昧和怨恨?还是连恨都没有?很快她就要进入青春期了,等待她的又是什么?谁来救她?她的天使在哪里?

  ——宛廷妈妈


选稿:谢婧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周萍  
  • 4岁女童尿裤子 被养母用擀面杖打死
  •   2007年1月29日 07:02
  • 15岁少年46刀砍死母亲 称不想再被打
  •   2007年1月23日 15:37
  • 溥仪在9.18前夕的爱情
  •   2007年1月20日 10:23
  • 北影美女与男友陷入畸恋 数次"陪伴自杀"[图]
  •   2007年1月19日 17:26
  • 打工女5年被拐两次 长期受虐一度精神失常
  •   2007年1月10日 10:00
  • 社保案7名涉案人立案侦查
  • 上海工程师肯尼亚遇难
  • 沪明最低气温将达零下2℃
  • 沪上迪豆抽检未见氯霉素
  • 上海2007春运后天拉开大幕
  • 网购春运票提防有陷阱
  • 网络小胖成美食主持
  • 广东七人遭割喉案疑因追债 凶案出现两个版本
  • 北京郊区豪华淫窝被端 投资达几百万[组图]
  • 日本艺人三亚拍片当众脱裤 致歉后离境[图]
  • 侯耀华细说下跪颁奖事件 称绝非炒作[图]
  • 李敖炮轰季羡林和余秋雨 学界哗然[图]
  • 少女被脱光游街无人帮忙 惨遭轮奸[图]
  • 《百家讲坛》幕后事
  • 11岁养女受父母残忍虐待 网友发帖控诉
  • 北京一原政协副主席雇凶杀情妇 日记本揭秘
  • 女子举证腐败 却被当贪污犯关押近两年
  • 网络红人闹市举牌 向李湘示爱[图]
  • 口述:女儿相亲男方却看上我 我嫁给污辱我的人
  • 口述:你用拳头把我打出了轨 独身让我几近变态

  • 新结婚时代:差异下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更多
    排行  
    "中国最美女教师"[图]
    全球生活指数中国116
    女人没修养18种表现
    红薯常吃可助健康
    周杰伦歌曲成考题
    广东七人遭割喉杀害
    老人在家穿有跟拖鞋
    嫖娼不成打劫洗头房
    ……>>更多
    口述实录  
    儿子赖学是我害的吗?
    威胁你是为留下你
    独身让我几近变态
    你用拳头把我打出了轨
    我成了已婚男人的"钱包"
    从兄妹走到了同居恋人
    美丽车模的未了情
    他说再爱我也不会娶我
    被一个我爱的人所伤
    亲生父亲竟让母亲去死
    一个所谓的"负责"男人
    office的矫情男VS骄娇女
    单身女房奴的"噩梦生活"
    爱他却被他家人怀疑
    爱她 是我一厢情愿吗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