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哪怕是流浪 也要去找你
2007年2月6日 11:42
[我要留言]
  讲述:绮筠(化名)

  年龄:29岁

  职业:个体经营

  学历:大专

  阴冷的下午,天空突然飘起了花。绮筠走进大厅时,白皙清秀的脸早已被冻紫了。

  “其实以前也想过来讲述,但那个时候心里只有抱怨和
委屈。经过这次礼彬(化名)的出走,我才意识到没有他我是多么无助和脆弱。”绮筠缓慢而坚定地说:“快过年了,礼彬还不知在哪里受苦。无论如何,哪怕是去流浪我也要找到他!”

  窗外花在风中翻飞,仿佛把绮筠的思绪也带回了过往。

  温暖春天

  17岁那年,当我终于离开了那个并不让人留念的家,只身来到武汉时,就对自己说,从今往后,一切都要靠自己了。我的坚强让我得到了很多,几年的打拼后,我拥有了自己的服装店;可同时,我失去的更多。自幼缺乏父母关爱的我,渴望有人疼爱的同时,也怀疑着别人的真心诚意。我一次次错过了可能属于我的好姻缘。直到2003年遇上礼彬之后,一切都变了。

  礼彬是隔壁商店老板的朋友,一来二往,变得熟识起来。忘了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盼望礼彬的到来,眷恋他的温柔,想念他的微笑。最终的促成,源自那次打牌吧。我说我不会打,输了怎么办?他说输了就以身相许吧!旁人哄笑一堂,我却心头一颤,只觉脸颊燥热,慌乱地看他。他虽然跟着大家一起在嬉笑,却定定地看着我,眼神温柔却坚定。那一刻,我突然感到内心有一种力量在汹涌而出,似乎常年孤单漂泊的灵魂得到了安宁。

  那天晚上我们第一次正式约会。月光倾泻在静谧而温暖的夜色中,我靠在礼彬身上,任他牵着我的手,心里充满了喜悦和甜蜜。我第一次感到身边的一切是那么美好,我仿佛能看到柳丝在吐出新绿,蓓蕾在悄悄绽放。春天,终于到来了。

  承诺改变

  “我们结婚吧!”有一天礼彬忽然开口对我说。

  我吓了一跳。从正式约会到现在,连一个月都不到,礼彬就向我求婚了。我知道他没有钱,没有稳定的工作,但为了心中的那丝悸动,我答应了。

  我说:“不过有个条件,我想要先改变你。”礼彬毫不犹豫地回答:“改就改,为了你,我愿意改变。”

  我们都开始了改变。礼彬热情好客,喜欢结交朋友,原本喜欢清静的我,会提早关店,回家做一大桌子好菜,招待他的朋友们。而原本粗心大意的礼彬,变得非常温柔细心。

  他会在我睡觉时细心地帮我把被角拽好,会在深更半夜起来为我做消夜,会在寒冷的早上走很远的路为我带回热腾腾的早餐……他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我还犹豫什么呢?

  这个世界上,礼彬就是我最亲的亲人。不过,虽然我爱礼彬,但还没有做好共度一生一世的准备。无论怎样,我都要对他坦白这一点。

  我对礼彬说:“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两个人在一起感到幸福,如果要看着结婚证过日子的话,我反而会感到有压力。”

  礼彬沉默不语,不再提结婚的事。

  眼泪幸福

  秋去冬至,转眼2004年就要到了。这是我们在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新年。年三十晚上,我们玩到很晚,累得倒头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突然发现身边空空的,不见礼彬的踪影。刹那间,新年的喜悦被莫大的恐慌代替。

  “礼彬不要我了吗?他离开我了吗?”生平第一次发觉,一个人在我心中占据了如此重要的地位,没有了他,我连心都是空的。

  礼彬推门进来了,看到他的那个瞬间,我突然很想哭。礼彬笑笑说:“家里居然米、油、盐都快没了,跑了好远的地方才买到。刚刚又出去把炉子生着,烧点热水,待会儿你好洗澡。”

  泪水再也忍不住了,流过脸颊,滑过唇边,却是甜的。

  “如果,如果我能珍惜那一刻的幸福,或许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吧。为何我当初不懂这些?”绮筠默默自言自语,眼眶红红的。

  我希望礼彬上进,希望他多赚钱。在我的敦促下,礼彬去做生意,可总是失败;再借钱去填补,还是亏本。我煞费苦心帮他分析利弊,不赞成他去河南投资,他却还是去了,赔了一大笔钱。我没有责怪他,可还是不自觉地常常抱怨,礼彬则越来越沉闷。我知道我对他的要求太高,可还是在心里安慰自己,我这样做也只是为了我们生活得更幸福些。

  只是我忘了,当我第一次因为幸福而流下眼泪时,是在一个租来的三米见方的小房子里,家徒四壁,破旧的窗户甚至抵挡不住外面凛冽的寒风。我忘了那种发自内心的幸福感,是无关乎任何物质的。是我自己背叛了我自己的幸福啊。

  争吵离家

  抱怨的结果就是指责和争吵。脾气越来越暴躁,语言越来越刻薄,态度越来越恶劣,感情就在吵吵闹闹中变得淡薄疏远。而我只会匆匆把伤口掩盖起来,从不敢痛下决心去清洗。我以为伤口会悄悄愈合,却看不见它在我精心的掩盖下慢慢地腐烂。

  礼彬做生意亏本,他骂我,我虽然当时很生气,但总是很容易就原谅了他。他没有钱,为了不伤害他的自尊,我连自己的生日都不敢提。第二年过生日那天,礼彬说要出去收一笔账,我知道那个时候一定收不回来,便极力劝阻他。不知怎么礼彬打了我一巴掌,那是他第一次动手打我,我捂着火辣辣的脸颊,眼泪决堤而出,可那一刻我心里想的居然是,但愿他能因此留下来陪我。

  礼彬自己也愣住了,他望着我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一扭头走了。

  最终,礼彬的离家出走,无可避免地开始上演。或许比起责怪,礼彬更害怕面对我的冷言冷语,他以离家来逃避。我已经习惯了他消失三五天后又被朋友送回来,他进门时总会说:“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我苦笑,男人都爱面子,不论谁错在先,就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吧。

  我也曾经出走过,礼彬大街小巷满世界找我,找到我的时候他说他要疯了。可是回来后继续争吵,我们不知道该如何走出命运的牢笼。我们都明白彼此爱着对方,可为什么又离心中的幸福越来越远?

  诀别期盼

  2006年11月,又一次生意失败,礼彬变得很消沉。我安慰他,鼓励他,可他还是宁愿天天窝在家看小说,过着颓废的生活。我撕了他的书,收拾行李买了车票,要离开这个城市。汽车缓缓开动,我却又拼命地挤下车,我舍不得。如果要孤独而心碎地在没有礼彬的地方活着,我宁可接受他的颓废。

  12月2日,像前几次离家那样,礼彬说要离开这里去赚钱。他几乎没有带什么东西,迈出大门时,又转身慢慢地对我说:“绮筠,晚上睡觉记得插好电热毯,别感冒了。”我鼻子有点酸酸的,可还是麻木地目送他走了。我没想到,这次跟以前不一样了。

  礼彬关了手机,不接电话。我开始失眠,几乎夜夜都在悔恨和痛苦中以泪洗面。他最后留给我的那句话反复在我耳边萦绕,我恨他明明关心我却能如此狠心离我而去,更恨我自己当时为何不加以挽留。

  礼彬后来发了几条短信回来,他说跟我在一起感到压力太大,无论如何他变不成我希望的模样。他找我要我的银行卡号,说拼命借钱也要把以前做生意欠我的钱还给我,而他再也不打算回来了。

  心像是被掏空了,仿佛顷刻间世界崩塌了。我何曾在乎过那些钱?如果我在意,就不会一次又一次地支持他的生意了。

  绮筠请求我,一定要把下面这段话写出来,这代表着她对礼彬的心声。

  礼彬,我想对你说,我在乎的只有你!我不要你有多大的成就,拥有多少财富,我不要求你做任何的改变,我只要有你的陪伴,那就是我全部幸福和快乐的源泉。从现在起,我决定去找你,哪怕是流浪,也要把你找回来!


选稿:邰海巍    来源:楚天都市报  作者:张庆  
  • 那些疯狂的小事叫爱情
  •   2007年2月6日 11:40
  • 14位女白领共坠骗局 待嫁同一已婚农村男子
  •   2007年2月3日 15:20
  • 有爱情 嫁个丑男又何妨
  •   2007年2月2日 10:34
  • 他说再爱我也不会娶我
  •   2007年1月29日 09:40
  • 情人节前爱情保单走俏 四十万保三十年恩爱
  •   2007年1月23日 09:14
  • 20.9℃ 沪"六九"天惊现暖春
  • 新春上海各大游玩胜地一览
  • "二轮制"年夜饭饭店翻台忙
  • 大学生网上找人拼吃年夜饭
  • 节前铁路客流尖峰11日将现
  • 质疑舱门安全 男子冲下飞机
  • 郭德纲被指侮辱河南人
  • 凌源一农行营业所被炸 警方现场发现爆炸装置
  • 北京警车撞死过马路三轮车夫 目击者记下车牌
  • 公安副局长涉黑被判20年 庭外传来鞭炮声[图]
  • 陕西一轿车疯狂闯入闹市 连撞5人致1人死[图]
  • 南开大学4亿元资金被违规使用 重点疑犯潜逃
  • 男子口含浸猪血海绵故意撞车 吐血索赔被揭穿
  • "藏家贵公主"蹿红
  • 北京十数名城管协管员围殴摊主暴打警察[图]
  • 长沙警方抓获贩卖假币团伙 缴获假币300万[图]
  • 体育老师劝解情侣争执 被连捅10余刀不治身亡
  • 沈阳歹徒持刀劫持人质 警方出击成功解救[图]
  • 陕西山阳公安局长招卖淫女 持枪逼债获刑[图]
  • 阔少雇凶杀继母被判死刑 是否年满18岁成焦点

  • 新结婚时代:差异下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06社会盘点之恶搞诞生季
    三绿工程下乡宣传月
    名著遭遇恶搞
    ……>>更多
    排行  
    单身女房奴的噩梦生活
    女子从护士到亿万身价
    日本艺人三亚露臀续
    硕士当洗脚妹月入两万
    流浪女寒风中当街冲凉
    好老公怎么都在别人家
    花甲老汉奸杀19岁女子
    能害死女人的十大想法
    ……>>更多
    口述实录  
    背叛 让我伤心地放手
    我得的病叫"心甘情愿"
    他花心不改 我该何去何从
    你骗我骗她有完没完
    我曾将陌生男子引入闺房
    我看不上的老公被她欣赏
    有爱情 嫁个丑男又何妨
    老式相亲,我坚决说"不"
    陪女儿相亲男方却看上我
    我嫁给了污辱我的人
    儿子赖学是我害的吗?
    威胁你是为留下你
    独身让我几近变态
    你用拳头把我打出了轨
    我成了已婚男人的"钱包"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