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王朔:宁可花徐静蕾的钱也不愿被作协养
2007年2月15日 10:35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王朔

  “徐静蕾给我买房,就能说我被她包养?”王朔在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中否认包养一说,声称他的网站三月份将如期开张,誓要靠网络写书成为网络新贵。

  2000年《看上去很美》之后,王朔沉寂
多年。最近他大动作频频,先是因“看不惯娱乐公司对新演员的剥削”,为女演员王子文合同纠纷案充当诉讼代理人;其后高调接受媒体访问,痛批郭敬明等80后作家,和以余秋雨为代表的“知识精英”……

  不少媒体揣测,王朔“官司”和“骂战”是为新书造势。王朔这边“从此不出纸媒书”的话音刚落,那边却搭上出版界出手阔绰的李寻欢,新书仍按传统方式出版,稿酬高达365万元。

  如此出版界的宠儿竟然在媒体面前“哭穷”:“都以为我有钱啊,其实我的房子是徐静蕾给买的。”

  此言一出,“王朔被徐静蕾包养”的说法甚嚣尘上。去年9月,沈阳作家洪峰因为被单位停发两个月的工资,上街行乞。媒体曝光此事后,不少网友把矛头指向了政府养作家制度。

  今年1月,重庆某富婆扬言愿意包养诗人黄辉,黄诗人此前因生活困窘,宣称希望被包养,立刻成为千夫所指。于是,“政府、富婆、包养、作家”,几个似乎不搭嘎的词儿,频频被搅合在一起。

  有网友纳闷儿:洪峰、黄辉要“包养”也许不稀奇,可王朔还需要被“包养”吗?难道作家真的到了不被政府、富婆包养,就无出路的地步?

  王朔其人

  1958年出生,1976年毕业于北京第四十四中,后进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北海舰队任卫生员。1980年退伍回京,进入北京医药公司药品批发商店任业务员。1983年辞职写作。

  1984年发表处女中篇小说《空中小姐》。出版的《王朔文集》和《王朔自选集》畅销一时。这边“码字”,那边朝影视界进军。《渴望》、《编辑部的故事》、《过把瘾》、《顽主》、《阳光灿烂的日子》、《甲方乙方》还有最近的《梦想照进现实》等等,无论是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作品还是他策划的作品,都大受欢迎。

  身体发育时适逢三年自然灾害,受教育时赶上文化大革命,所谓全面营养不良。身无一技之长,只粗粗认得三五千字,正是那种志大才疏之辈,理当庸碌一生,做他人脚下之石;也是命不该绝,社会变革,偏安也难,为谋今后立世于一锥之地,故沉潭泛起,舞文弄墨。

  ——王朔

  总猜我复出动机的是小人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有传您最近高调复出是为了宣传您的新书。是这么回事儿吗?

  王朔(以下简称“王”):谁为新书宣传啊?本来不打算出书的。我是看到,现在丑恶现象这么多,没人管啦。就说剽窃书这种事儿——我不是冲郭敬明这人——你们作协就不管,有什么正义感啊?当然路不平有人鸣啦。难道社会这一点公道心、正义感都没有吗?我为人一小孩儿(女演员王子文)打官司,一定要猜我和她有什么事儿吗?社会不要无耻到这个地步吧。为什么这么高尚的动机大家不愿意相信呢?

  小人爱猜什么我才不管呢。现在我当然要为新书宣传了,我的新书要出了。那又怎么了?猜我动机干吗呀,我动机多了。这帮小人。

  青周:很多人认为您是招人疼的作家,不用这样宣传,新书也不愁卖吧。最近很多作家“哭穷”,大家也在讨论作家的“包养”问题。您这么做是不是也遇到了困境?

  王:像我这样的作家吧,一直是无业的。我挣钱的时候,其实也没挣多少钱,盗版太厉害了。

  谁指望卖书挣钱啊,没盗版我早亿万富翁了。我碰上一盗版商就跟我说,我印了你某一本书80万册。我说你真行。我是有本事再写新书的,很多作家写不了下一拨儿了。

  靠网站我能当世界首富

  青周:听说您想出了一个生财之道。您对媒体说,您的作品要放在网上发表,一个人收1毛钱,一天有10万人下载,就是1万块,一年就是365万块。但王晓峰帮你算了笔账,说网上看书不给钱的鸡贼太多,您一年能挣个3万就不错了。

  王:他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点击付费只是其中之一,我要的是盈利模式。网络、博客你知道挣什么钱吗?挣广告费。我那还卖会员制呢。

  付费点击我是会员制,跟高尔夫入会员似的。会员在这儿有好多待遇呢,可以跟我聊天,可以互动,互联网主要是互动嘛。你愿意拷贝到其他地方免费看我不在乎。会员譬如你在我这儿交两百块钱可以无限地看,省这钱没必要嘛。这是第一个盈利模式。

  你要习惯看纸媒体的,可以挑感兴趣的,我给你印成书。不必都要,你要这一百页,我就给你印这一百页。我给你各种壁纸的封面让你挑,羊皮的、铜版纸的。挑你喜欢的画作封面,你自己画都行。咱俩合影,我给你签字儿,一对一嘛。你要加上几句话,说我们算联合著作,都可以啊。除了成本我就收一辛苦费,不多收你钱。我又多一盈利模式。

  我上来就把博客打垮,作者我全能带过来。就是博客流量大,广告就是看流量嘛。这是第三个盈利模式了吧。

  接着资本增值。资本增值是成百倍的,我当世界首富,我绝不是瞎说。

  青周:盗版害了你,你就跳过出版社批量印刷,自己跟客户单对单卖书?

  王:当当书店为什么卖不起来啊,因为书店里有书,读者不要在网上订。一般书商跟你定50万首印,就是说我有50万铁杆读者。这里头有10万在网上买,我这盈利模式就太挣钱了。

  市面上一张正版没有,你怎么盗?你就三轮车推到城乡结合部卖点儿。书店摆不进去,你不敢印成大批书在书店卖吧。盗版只会越打越严。然后你要书,在网上直接跟我联系,我直接对你服务,全是个性的,每本都不一样。没有批量生产。我也挣钱,你也挣钱,不要出版社挣钱。国家法律审查,我不非法就行了。这是一个销售模式。

  我还做电子音乐呢,我还网上电影呢。我在网上卖各种文艺作品,不光是书。

  会员上网能看我真人秀

  青周:这个方案已经成形、确定了?

  王:那当然,三月份就开始了。每点击一页最多一毛钱。我每天在那儿写,在那儿聊天、真人秀。我每天写8小时,聊4个小时,随我高兴。我喜欢聊天,我憋了这么多年了,聊两年没问题。我从今天就开始回忆,写得全都是真事儿,写历史。写到谁谁进来,进来都算联合作者,按你的比例拿钱,大家挣钱大家发财。我当世界第一有什么难的?老徐都是世界第一。

  韩寒啊,李承鹏啊,所有作者来这儿人人有份。你就按你的比例拿你的钱。不给人分利益,假装给人提供平台,谁要你提供平台呀?

  青周:您觉得其他作家都可以仿效您开网站生财?

  王:都可以啊,酒吧要扎堆开才热闹。客流量蹿这边儿蹿那边儿。韩寒来,张承志来我都欢迎。我可以把中国作家都拉过来。每人开一个,保证大家有饭吃。要耍个性也行啊,一个人不进你那儿也行,保证不叫你饿死。

  作家要饭就是跟作协“撒娇”

  作协还不跟我和顾城签合同

  青周:您的设想看上去很美。可最近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您这几年常靠朋友接济生活?

  王:当然有了,我朋友给我钱。我朋友多了,你以为我没朋友啊。小说不挣钱,这房子都是徐静蕾买的。

  青周:铁凝说,一个大国养不起最优秀的作家是悲哀的。您认不认同?

  王:我当然认为作家不必让人养,你现在写就是作家,放下笔就不是作家了。它不是终身制,是个现在进行时。但国家既然有这个体制,就该养作家而不是养机关里的人。

  作家要面临不能写的时候怎么办。

  版税不能保证,国内法制又不健全,盗版这么厉害。我们卖钱的时候出版社拼命挣我们的钱,我们不卖钱的时候全盯着我们新书,老书也没人出。我们靠谁啊,只能靠自己。老实说啊,北京作协也挺不仗义的。当年我和顾城去申请北京市的合同作家,他们还居然不批。

  青周:他们为什么不跟您和顾城签合同,原因您知道吗?

  王:谁知道他们为什么不签。我是算有办法的,顾城这种没办法的,只好接受外国人的资助去国外了。在国外当然痛苦了,痛苦极了。丧家犬的感觉太太痛苦了,一听中文歌就要掉眼泪,就要崩溃。所以顾城在国外才会出那样的悲剧。

  我那就是一时英雄气短,你还不给我脸。所以现在你们也别来找我,我不指你们。作协本来是养作家的体制,现在养了作协机关了。作协机关里养了那么多人,是为作家服务的还是为自己服务的?我认为他们是为自己服务的。你养了一堆什么党委书记、司机、办公室人员、创联部人员。你跟谁联系啊?谁跟你联系啊?

  洪峰行乞就为恶心人

  青周:前段时间有作家洪峰被停发工资沿街乞讨,您听说了吧?

  王:我觉得首先作协不要脸。各级作协机关加起来多少人啊,为什么让作家去要饭啊?人家当年写过作品,是作出过贡献的。

  作家也长点志气,个人混个人的吧。至于吗,你沿街要饭去。不能写小说,你写别的行不行啊?写杂文、随笔,写时事、写足球,你开一两个专栏也养活自己了。你在长春就没报纸吗?很多娱乐记者写的多差啊,你总比他们强吧。你当个记者也可以活嘛。

  到北京来当北漂的,多少人还没洪峰有名气。同样是长春作家,述平给姜文写剧本,不过的挺好吗?写作就是门手艺,养活自己没问题。非找作协干吗呀?

  洪峰过去不是挺牛的吗?我估计他那样做是心中有愤怒,恶心有的人。你要饭无非是撒娇嘛,你要更好的待遇。不必用这种方式发泄。

  青周:有些纯文学作家,或者搞历史、试验性作品的作家,他们就完全投入创作,很多时候作品也不会有市场。这拨人是不是该养起来?

  王:别听他们叫苦。跟富人比富,你当然比不了。你安贫乐道呗。你要跟低的比,苦能苦过农民吗?农民都能活,你怎么不能活啊?你以为你是知识分子就好好被供养吗?谁供养你啊?你当自己劳动者行不行,你就是一脑力劳动者。人家不给你饭吃,你要有骨气,不吃嗟来食。马元后来也没有写过东西,后来跑到上海去当个教授,人家挺踏实的。不行你当个中学老师,教语文可以吧。你还是放不下架子。

  我当时东西被毙了,以为没出路了,有一次碰到崔健,他说,你不是一作家吗?你以为你是谁呀?这儿不行你到别地儿写呗。我觉得对呀,我是一作家,我能写,写得比谁都好,我还养活不了自己?我随便在哪里写专栏都是一个字10块钱,写一千个字儿就一万块钱。我一个月开销不到一万块钱。

  你也不要跟我比,大家各有各的命。跟我比你当然比不了啦,我是我自己混出来的。所以,你跟高的比都不公平;跟低的比,都公平。

  作家别太把自己当作家,不就是对生活有些感悟,写下来吗?你有野心要爬更高没爬上去,那就回来做个普通人。自己养活自己不丢人。整天就叫着要人管,这不要饭也已经像要饭的了。你要人民同情你吗?你就变成可怜虫了。你越这样越写不出东西了,就成狗了,谁喂你,你冲谁叫。

  老作家史铁生就该国家养

  青周:您认为政府养作协机关、作家的体制是不是该取消呢?郑渊洁说,在今天,把作家养起来让他们吃纳税人的,稿费却归自己,这是不公平的。

  王:他当然说话理直气壮了。像我和郑渊洁这样的作家,你不必养,你养也养不起。你一月给我几千块钱,我还看不上。年轻作家可以不养。能写小说写小说,不行就干别的。

  但你也要考虑一部分老的作家。当年他们写作的时候,没有版税保护,没有钱,老了你不能不管人家。这些人是国家欠的债。史铁生有病做透析,国家当然该管起来啊。

  还有张抗抗这样知青那一代的作家,就是国营干部。人家为你写过书,当年没有挣到钱,你难道不养老吗?

  徐静蕾说,我的钱就是你的钱

  女人就是比男人仗义

  青周:重庆有富婆要包养诗人黄辉。您觉得合适吗?

  王:艺术家在过去一直受资助,这不丢人。女的养作家怎么了?你看18世纪的时候,欧洲艺术家全是贵妇养的。咱们国家女的是没钱,养不起艺术家,有钱的绝对养。女的就是热爱艺术。你以为原来北京的画家都是谁养的?使馆区的这些大使夫人养的。

  我受女人恩惠太多了。我不收徐静蕾的钱,她会跟我急的:什么意思?不拿我当朋友了?

  我没钱,铁凝都能给我钱。铁凝是我姐姐啊。铁凝有一半亲戚都是装甲兵,她从小在我们军队大院出入。作协我多少姐姐啊,王安忆、陈丹燕、池莉、孙甘露、张欣、王海玲,就这些姐姐每人给我100块钱都能养起我来。

  女的比男的仗义多了。我就不接受男记者采访,也不接受娱记采访。他们问的问题之讨厌,谁要回答你这些问题呀?我觉得这世界交在女人手里比较放心。男的瞎打听,我跟你聊得着吗?聊八卦呢?我凭什么告诉你我多少女朋友?采访我的,只能是文化版的记者,女的。她有人性,才能够明白。不靠谱的人别想靠近我。

  朋友送的钱能把我埋了

  青周:不靠作协,靠女人包养?

  王:徐静蕾给我钱,能说我被徐静蕾包养吗?我受过人很多资助,我也给别人好处。你想着回馈就是了。

  我对别人帮助很多,别人也帮助我很多。你以为我闲着呢?徐静蕾、张元的剧本全让我写,帮多少人策划电影哪。在各个电影公司挂个策划。多少导演起步是我帮的啊,帮他们找钱、找剧本。我当年要过人家好处吗?我落难的时候人家当然帮我了。

  徐静蕾说,我的钱就是你的钱。我跟好多人都是你我不分。你不知道我们北京过去大家都是什么关系,你看着朋友落难不帮,你就叫小人。丢不起那人。我们是有价值标准的。我没钱的时候,送来的钱都能把我埋了。

  青周:西方通过基金会的形式赞助文化和文学活动。这种奖励和扶持比“圈养”作家是不是好的多?

  王:中国的基金会每年也募了很多款,我不知道发到哪里去了。我将来有钱也建立一个基金,可以救助作家。问题是,农民你救不救助啊?作家没有优先权。

  我觉得你们光围绕这事儿聊小了。不光是作家问题!美国就是你交了10年税,国家就养你了。麦当娜不挣钱了国家也给她钱。我们作家当年挣稿费,每笔你都抽税,不写了你是不是该养啊?

  德国作家不少也得靠老婆

  德国的作家没有政府来养,我们所有的专业作家都是自己去找钱。我知道中国的作协,原来的东德也有,但现在德国是没有的。我认为作家应该是独立的,国家不可能给作家发工资。

  德国有不少基金会,都不是国立的。他们可以对部分作家进行资助,但也不可能靠这些钱就衣食无忧了。

  德国最有名的作家可以靠版税养活自己,但不少作家还是得靠给报纸写文章什么的挣钱。不少作家也会依赖他们的配偶或者亲戚。他们的生存状态确实还是很辛苦的。

  你还可以开朗诵会挣钱。德国每个城市都有文学中心,每周都会安排一些文学活动,请作家介绍自己以及自己的作品。一般的作家一次能够得到200-400欧元,如果是非常有名的作家,那标准就很高,价格可能由作家自己决定:1000、2000,甚至是10000欧元。如果你想依赖朗诵会过日子,那差不多每个星期都要开一个,对普通的作家来说不太可能。我算是个一般的作家,基本是每月开一次朗诵会。这些钱是由基金会、城市或者学校来出,也是德国作家的一个谋生途径。

  作家属于弱势群体

  我目前靠版税就能够生活,算是衣食无忧吧。偶尔也给报纸写写专栏,纯粹是为了爱好。以后就说不好了。咱们现在的市场也不规范,如果就靠版税,以后有个万一怎么办啊?所以也想着赶紧找个工作。

  在西方,一本书卖多少钱啊,如果我的书能卖100块人民币,我都赚疯了。人家那里没有咱们这么多盗版,该多少钱就多少钱。咱们作家也真是属于弱势群体,在经济上太不实惠了。尤其是那些纯文学作家,可能还真没法生活。艺术和钱有时候是没关系的。一个国家如果你的艺术不发展,即使再有钱也不堪一击。就等着咱们国家条件健全吧,例如给你最低的生活保障,以及打击盗版。但目前不能光等着领工资吧,得自食其力。

  我跟作协联系很少,还不知道有谁能被作协养着。如果作协养人,那肯定要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写,这不就变成潜规则了?如果他们愿意给我发工资,但不限制我,那就给个面子;如果我拿了钱就要按照要求去写,那就没意义了。还不如不当作家,去当个记者、编辑什么的,不也能养活自己吗?

  如果我有了钱就想去发展一个基金会,但目前的话还是很遥远,还是自己先找个工作吧。

  寄生虫也有存在的价值

  我从小到大就从来没有成为一个专门意义上的诗人,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己求生存,我知道这个事情是不公平的,但我认了。谁叫我们是生错了时间和地点?

  作协没养着什么作家,那种“养”对作家来说是一种伤害,国家养的作家什么都干不了。我们可以启动社会、大学、慈善机构。比如在国外有很多接受“包养”的作家,他并不知道包养人是谁,知道的话就显的不公平嘛。我被你包养了就要为你办什么事儿,这个包养也就变质了,就变成纯粹的商业行为了。国外的“包养”其实就是赞助。我们的作家也好诗人也好,应该被提供赞助,因为他们从事的工作更多时候是没有经济价值的,但我们的行为方式产生了很多新的变化,这些变化是谁给予的呢?肯定是诗人,是诗人潜在的创造性所带来的结果。

  我是个诗人,我每天就想沉浸在我的诗歌世界里,有人说这人是疯子、寄生虫。你不能规定我们这样的群体必须要怎样去生活,就例如老虎是食物链里的一部分,有些人所谓的寄生虫也是食物链的一部分。如果我们把它扫除干净,使世界变的像纯净水一样,这世界会是什么样子呢?

  去年12月份我见了很多西班牙和葡萄牙的诗人,他们告诉我他们过的很贫穷,就靠简单的福利和赞助过日子,但是他们很快乐。他们有个保证就是他们不怕得病,有比较健全的社会保障体系会去管他们。这和我们国内差别就很大,所以我现在感觉不到快活。

  作协不是养作家的地儿

  该不该养作家是一个非常无聊的话题。这个“养”,不就是指拿国家的工资吗?你们记者也拿,公务员也拿,那是不是说明你们记者也是被养的呢?

  我们湖南没有纯粹的专业作家,全国来说也是很少,一般的作家他都有职业,比方说我就有行政工作,我就是那种写的时候是作家,不写的时候不是作家的那种。现在大多数的作家都不拿工资的,还有那些网络作家谁拿工资呢?据我所知,他们只是拿版税。

  目前中国作家的生存状态是五花八门,没有统一的生活方式。例如海岩就是昆仑饭店的董事长。没办法用一句话去评价。

  作协的主要功能是搞活动和搞创作,给一些业余的作家创造一些机会,并不是一个养作家的地方,这是对作协狭隘的理解。史铁生本身也不是专门把写作当铁饭碗的作家,他是北京作家协会合同制的作家。北京作家协会还是很照顾史铁生的,这也是作协做的好事情。


选稿:谢婧    来源:青年周末  作者:颜雪岭  
  • 人民网:从王朔复出"教训"文坛说起
  •   2007年2月13日 09:23
  • 文坛频发尴尬事 "精神贵族"变"惹火"明星?
  •   2007年2月12日 17:11
  • 王朔:我跟徐静蕾不会分得那么清
  •   2007年2月11日 10:30
  • 余秋雨自称有恩于王朔 曾力排众议使其获奖
  •   2007年2月7日 06:38
  • 中青报:辞"作家"后的余秋雨需走出含糊与暧昧
  •   2007年2月5日 09:05
  • 今年上海房价"稳"字当头
  • 今气温骤降10℃ 阴雨中告别狗年
  • 热门长线车票机票售罄
  • 饭店年夜饭须留样48小时
  • 私家侦探订单意外火爆
  • 情人节网上骂人生意火爆
  • 律师公开表明是同性恋
  • 17岁打工少女被残害后焚尸 生前曾遭骚扰[图]
  • 网友呼吁抵制群发拜年短信 廉价温情太虚伪
  • 痴情女孩爱上有妇之夫 偷情被抓仍不悔[图]
  • 中年男子酒后跳脱衣舞 满楼道裸奔吓坏邻居
  • 王朔:宁可花徐静蕾的钱也不愿被作协养
  • 宋祖英谈家庭:丈夫是依靠 儿子是动力[图]
  • 郑渊洁送女作家恶搞油画
  • 教师博客成大学生心灵鸡汤:一天不见想得慌
  • 杭州90后女孩频频人流无所谓 态度如同待感冒
  • 男子被疑杀人含冤入狱 六年后方获国家赔偿
  • 学生过在家等"红包" 红包够分量上千不稀奇[图]
  • 口述:为脑瘫儿我辞掉工作 情人节也是分手日
  • 口述:女儿相亲男方却看上我 我嫁给污辱我的人

  •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春节六大出游个性方案
    新结婚时代:差异下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更多
    排行  
    四男子一月内残杀6人
    展出性爱生理剖面雕塑
    春晚大腕酬劳不足两千
    儿与母乱伦为遮丑弑母
    外出点菜八大误区[图]
    博士操控传销包养情妇
    林黛玉被恶搞成风尘女
    短信招嫖专收"学生妹"
    ……>>更多
    口述实录  
    为了脑瘫儿我辞掉工作
    情人节也可能是分手日
    感情受挫我变成寄生虫
    "闪恋"后遗症
    我们在办公室用QQ搞网恋
    穿着婚纱走在悬崖
    女人一生的情书
    一次出轨无尽恐艾煎熬
    亲手扼杀错位爱情
    我和一个富婆的畸形恋
    爱上小我3岁的大男孩
    处女身给了老师
    再见了没有尊严的婚姻
    3S女郎:剩女不是谁都能当
    前妻要吃"回头草"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