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血头"救助站设摊招人卖血 每招1人得回扣[图]
2007年3月7日 08:18
[我要留言]
  

image

图片说明:血头(前面白衣服,戴帽子的男子,即文中所称的“鸭舌帽”)将被鼓动的救助者带去无偿献血车献血。

image

图片说明:献完血后给一本无偿献血证,“血头”急急忙忙把献血证拿走,然后递给献血者60块钱

  近日,市民向《信息时报》报料,称有血头在广州市水荫四横路的救助站内公然设摊招人卖血。

  《信息时报》记者与广东电视台《今日关注》联合调查,亲历血头诱唆卖血、组织卖血吃回扣、吞没献血证的过程。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兰芳表示:这是极危险的事情,这些血头有一个必须抓一个。

  全国政协委员,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智琼建议:追查与血头合作单位连带责任。

  惊人发现

    “血头”救助站内招人“献血”

  “来我这里献血,保证你当时献了血就能拿到现钱。”

  2月17日,正是农历大年除夕。河南人屈某从东莞乘车抵达广州省汽车站后发现口袋里的钱不翼而飞。屈某自称是东莞某来料加工厂的工人。由于身无分文,在好心人的点拨下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来到位于广州市水荫四横路的救助站,希望能在这里申请到一些费用,“哪怕能有回东莞的费用也好!”

  就在他满怀希望地走近救助站救济窗口,办事的工作人员听完其讲述的理由后,一句礼貌的回答“您的要求不符合救助制度”后打碎了屈某残存的希望。当这名身高160厘米、穿着打扮还算整洁的河南汉子几乎掉下眼泪的同时,耳边一句“没有钱用吗,可以去卖血啊!”让这名河南汉子重燃起希望。

  走出申请救济大厅的屈某抬头发现,救助站院内的一张桌子旁,一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坐在那里“热情”地招呼着他过来坐坐。“身无分文吧!”“鸭舌帽”示意屈某坐下,十分“关心”地向屈某推荐“赚钱”的好办法,“没有问题的。来我这里献血,保证你当时献了血就能拿到现钱。”“你这分明是组织人员卖血吗?”屈某禁不住地惊呼道。“嘘!不要那么大的声。”“鸭舌帽”用眼睛瞪了屈某一下。

  记者暗访

    劝1人卖血成功可获20元

  “你们拿到那本献血证后就交给我们,你们会得到80元现钱。当然我要抽水20元啦。”

  2月23日上午,经历了数天时间在该救助站进出游荡后,屈某拿起了电话向时报举报了这个内幕。次日上午,时报记者乔装打扮跟随屈某进驻了位于水荫四横路的救助站内进行暗访。

  “啊呀呀!你又来了!”如屈某描述的那样,那名戴着鸭舌帽的男子坐在申请救济大厅进门左侧的桌子旁,三名穿着民工模样的男子坐在”鸭舌帽”对面。屈某悄悄地告诉记者,这三名男子就是前来申请救助而被“鸭舌帽”怂恿献血换钱的民工。一见到显得穷困潦倒的屈某就“打趣”地喊到,“坐下来谈!坐下来谈!”“怎么样啊!想好了没有(献血换钱)?”“鸭舌帽”开门见山地询问屈某。“鸭舌帽”扶了扶帽沿,用肯定的口气告诉记者,“我说的都是真的,不用白费那些口舌,来我这里献血实惠又方便,来钱又快。”

  记者坐在“鸭舌帽”对面。“鸭舌帽”前,有一本户口本和一叠材料纸,材料纸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不少名字,名字下面不仅有手机还有QQ号码。记者悄悄打量了这名戴着鸭舌帽男子,他穿着一件灰色的休闲服,内穿一件白色的圆领运动衫,下穿一条黑色的灯心绒裤。随后,他突然起身从提包内拿出了一份“无偿献血登记表给在场的人看,“你看,你们只要按照登记表写就可以了,余下的工作我们来做。”接着“鸭舌帽”拿出一本邮集给在场人员看,献完血的人都可以得到这个。说完后他要去上趟厕所,记者发现他的右腿有些残疾。

  “鸭舌帽“十分健谈,他自称自己是东北人。“鸭舌帽”不停地劝说来救助站接受救助的人员,“而我们还能给你们现金。只要你去了,血站会给你们一本邮集,你们拿到那本献血证后就交给我们,你们会得到80元现钱。当然我要抽水20元啦。”

  救助站奇遇两西装男

    被怂恿一道“卖血”

  2月25日上午9时30分,水荫四横路的救助站内,记者再次来到该救助站,像前几天一样,还是那名“鸭舌帽”坐在那里,见到记者一行走了进来,“鸭舌帽”招呼记者坐下,像询问屈某那样问了一句“想好了吗?卖血赚钱怎样?”兴许说“卖血太明显”,“鸭舌帽”立即改口说“献血换钱”。聊了片刻后,“鸭舌帽”突然向记者开口问“你有没有两元零钱,我现在还没有吃早餐。”

  一个小时过后,救助站内先后来了两名穿着褶皱西装的男子。一名男子穿着米黄色西服,急切地诉说自己在火车上被人扒窃了钱包,现在身无分文。该男子自述自己从长沙来到广州,现要到广州从化去,只需要一块钱打个电话。当男子正在填写申请表时,“鸭舌帽”再次鼓动该男子去“献血”换钱。过了约两分钟,一名穿着红色西服的男子也走了进来,同样的理由是钱包被偷了,刚拿好申请表,就被“鸭舌帽”的话语给说服了,随后,红色西装男与记者三人表示要“献血”换钱。

  献完血当场就给60元报酬

  献血证则被血头收走,据称卖给单位可获150元

  把赚钱的目光盯上来救助站求助人员的还不只是“血头”。信息时报暗访还同时发现,一些“黑工头”也窜到救助站来“招兵买马”。救助站一时成了这些不法牟利分子争夺的“战场”。

  遭遇险境黑工头

   险将记者卖到黑工地

  就在记者三人在鸭舌帽的带领下走出救助站大门进入水荫四横路时,被“鸭舌帽”称作“长毛”的男子匆匆地跑了上来。记者仔细打量发现,该男蒜头鼻,乌黑的长发下藏着一张四方脸,皮肤稍显黝黑,身高差不多165厘米,穿着一件长衬衫,只不过里面加了一件内衣。

  “等了半天,你跑到哪里去嘛!”“鸭舌帽”吼道。“手头没钱呢,三人的公交车钱都没有。我现在要退杂志把押金领回来。你先把他们带到水荫路的公交车站旁。”“长毛”慌张地跑到对面书店。“这个小子!肯定又把钱给赌光了。连乘坐公交车的钱都没有。”“鸭舌帽”自言自语地指着“长毛”的背影责怪道。

  “啊呀!老兄,又发财了。”“鸭舌帽”好像余怒未消,迎面来了一名骑着自行车的男子停在“鸭舌帽”旁拍了拍“鸭舌帽”的肩膀。“哦,老兄!你呢?又在救助站招了几个民工去了黑工地做事啊!哈哈!”“鸭舌帽”回敬道。“你们几个有没有身份证?有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到工地打工发财。”这名骑着旧自行车,穿着西服的男子询问记者一行。“我现在不转卖了。你也别想打我的主意。”“鸭舌帽”告诉那名男子,然后回头对记者一行说,“这个男子是黑工头,专门在救助站来找人去黑工地干苦力。哼,这帮家伙现在也到救助站来抢‘生意’了。”

  见记者一行眼神显得疑惑和惊讶,“鸭舌帽”坦率地说,他这次绝对不会将我们卖给那些黑工头,“我不做那些泯灭良心的事。那些黑工头骗那些民工去黑工地做奴工。”由于“鸭舌帽”没有答应转卖,骑自行车的男子得知记者等没有带身份证后转身就走了。组织“卖血”专人带队乘公交车送人献血

  去拿“路费”带人“献血”的“长毛”10多分钟仍没有到,这可惹火了“鸭舌帽”。“我先带你们去。”跟着“鸭舌帽”记者一行三人从水荫四横路经过救助站大门进入水荫路路上。在水荫路公交车站旁,“鸭舌帽”不断地打着“长毛”手机,但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状态。等了约15分钟后,“鸭舌帽”叫献血的男子中一人去看看长毛来了没有。见没人动,“鸭舌帽”从包里拿出了户口本,“你们当中任何一人看都可以,我现在离婚了,儿子在我名下,因此我没有必要骗你们的。”在“鸭舌帽”翻开户口本时,记者发现他自称是东北人原来竟是江西籍的。

  不久,长毛来电话了。他告诉“鸭舌帽”,水荫路周围好像有人注意到他们,要他们带人从广州大道中公交车站乘车。几经辗转,“鸭舌帽”又带着记者一行来到水荫四横路救助站与“长毛”接上头。“长毛”带着记者三人从救助站步行了1公里路程到了广州大道中公交车站。“我们坐183路公交车到中华广场献血点。”路上“长毛”告诉记者怎样填写献血登记表,“没有身份证没有关系,但要记得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就可!”在广州大道中公交车站,等了大约五六分钟,“长毛”为每人投了一个一圆硬币。

  献血完毕献血证当场被血头收走

  经过了40多分钟的车程,到达中华广场。“长毛”带领献血人员直奔较场西路旁的流动采血车。“长毛”没有靠近献血车,只是怂恿记者一行自己靠前拿无偿献血登记表献血。“记得好哦!如果医生问你吃了饭吗,你就说吃了(其实记者一行三人没有吃过饭)!另外,献好血后那本献血证要拿给我,我好拿钱给你们的。我们要的就是那本献血证!”“长毛”叮嘱完后,只是远远地站在距离献血车有20多米远的麦当劳门前。

  正当献血人员都在忙着填写无偿献血登记表时,不知道什么时候,“长毛”来到了身后。“身份证号码没有写错吧?”“长毛”询问另一名他带来的男子。“哦?你也来了!”在献血人员旁边,一名怀疑同是“血头”的男子向长毛招呼。“你们都是血液中心的人吗?”这时,献血人员有人询问“长毛”和那名与“长毛”打招呼的男子。两人没有答话,赶紧退到车后去了。

  记者和其他献血人员一道上了流动献血车上。医生忙着采血验血。医生看了看无偿献血登记表后,核实了身份证号码但没有要求献血人员出示身份证核对。接着献血开始了。献完后过了一段时间,领取献血证和纪念品。刚下献血车,“长毛”就冲了上来,“献血证先拿给我!钱随后就给!”接着,记者身边突然冒出两名男子,几乎是连夺带抢拿过了记者还没有看清名字的献血证,“好了!这是60元现金,剩下的20元是我们的!”

  “血头”爆内幕:献血证卖给有献血任务的单位

  花言巧语攻心为上

     抽你的血还抽你的“水”

  “鸭舌帽“十分健谈,“我这条右腿就是与人打架时被打断的,后来住了好长时间的医院。”“鸭舌帽”又掀起了他的上衣,“你们看,我还开过刀,现在腰部仍能看到刀伤。”说起自己的身世,“鸭舌帽”说,本来他有一个很不错的家,可是打了一场架后,自己住进了医院,瘫痪了好几个月,就在这个时候老婆竟然撇下刚会走路的儿子跟人跑了,万不得已他来到了广州走上了这条路。“现在我离婚了,儿子也放在老家养,正好一个人可以好好干一场。我以前也是在这个救助站混了两个多月,现在我改行做这个生意。”

  “不瞒你们说。来我这里献血的人还是有一些的。都是像你们这样的,来救助站寻求救助的,为了多赚些钱就加入我这个献血组织。献血很有好处,你想人家美国或者西方发达国家为什么那么多人献血,就是为了身体健康嘛。”“鸭舌帽”不停地劝说来救助站接受救助的人员,“而我们还能给你们现金。只要你去了,血站会给你们一本邮集,你们拿到那本献血证后就交给我们,你们会得到80元现钱。当然我要抽水20元啦。”(编者注:这是骗人的,“血头”的利润远远不止这么一点。)

  “上个月23日,总共有6名被救助人员通过我们去献血都得到了现钱。要知道你们自己去献血是肯定拿不到钱的,除了我刚出示给你们看的一本邮集外,还有就是能吃到免费的饼干和矿泉水。”“鸭舌帽”有些得意,“当然那天(2月23日)我也赚到了120元。”

  献血证卖给大单位一个证给150元钱

  “说句实话!我们还只是分杯羹而已,最大的赢家还是那些需要献血又有献血任务的单位和部门。我们从你们身上买到的献血证都是卖给他们这些单位。”经过了数天的卧底,昨日,时报记者再次在水荫四横路救助站找到了那名组织被救助人员献血换钱的“鸭舌帽”男子,他毫不隐晦地告诉记者,那名带人去血站的男子“长毛”姓余,是湖南人。“鸭舌帽”说他们只是组织这个活动的小头目而已,大头目藏在后面,“其实我们只是中介,甚至说只是帮人收集献血证换钱,通常是一本献血证单位给我们150元钱,我们给献血人员60元钱。

  “有买方就有卖方,这是市场规则。买卖献血证很有市场!我们赚的是小头。”“鸭舌帽”告诉记者,“广州有些单位或部门,还有一些大公司,其职工都有献血的义务,但事实上这些单位很难组织员工去献血,宁愿花钱买献血证完成献血任务。因此便出现这个现象。”

  连线两会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兰芳痛斥——

  对付“血头”,必须有一个抓一个

  昨日,曾经分管广东省医疗工作的原副省长、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李兰芳在得知有“血头”组织救助人员卖血的情况后,显得义愤填膺,并明确表示:“我恨死这些‘血头’了,不规范的采血很容易致人于死地的,这是很危险的事情。这些‘血头’有一个必须抓一个,这绝对没错。”

  针对一些单位花钱组织单位外的人员献血完成自己指标的现象,李兰芳明确表示这是不允许的。李兰芳还表示,血站在采血的时候必须严格按照规定进行,因为按照规定,一人献血后,全家今后在用血的时候都是可以免费的。血站只有详细记录献血人的身份地址,才能使这一优惠规定落到实处。别人献血,你不记录身份,这是严重违规的。李兰芳说:“一定要严格追查这些‘血头’把献的血弄到哪里去了,我最担心的就是怕这些不明身份的血液被弄去制成血液制品,一旦发现问题,很难追踪。如让有问题的血流出去会危害很多人,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全国政协委员、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智琼建议——

  追查与“血头”合作单位连带责任

  对于“血头”在救助站门口拉人卖血的现象,记者昨日采访了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广东省委会副主委、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智琼。听说这个问题,王智琼十分震惊和愤慨,她建议,重拳打击卖血行为,追究“血头”法律责任,并追查与“血头”合作单位的连带责任。

  会对血液安全造成冲击

  听说了这个现象,王智琼十分震惊和愤慨,她说,早在9年前献血法刚出台的时候,出现过这样的事情,后来有关部门进行了严厉的打击,加上献血法深入人心,这个现象基本消失,没想到现在竟然又出现了。这样肯定会造成血液管理的混乱,对血液安全造成冲击,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河南爱滋村的教训已经很严重了,不能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王智琼严肃地说。

  追查与“血头”合作单位连带责任

  王智琼告诉记者,按照献血法,献血必须是无偿自愿的,单位下达献血任务,首先就不对。“现在都说自己单位是100%无偿献血,其实我知道相当部分都是有任务的。”王智琼直言。对于与“血头”合作完成任务的单位,王智琼建议,要追查是谁下的任务,负有连带责任,并从领导到职工都要组织上课学习献血法。

  献血一定要按规定查看身份证

  另外,王智琼建议,卫生、药监部门要通力合作,重拳打击组织卖血的行为,追究“血头”的法律责任,控制血液质量。采血部门也一定要按程序采血,不能让“血头”钻到空子。“按照献血法,献血是要查身份证的,这个步骤决不能监管不严走程序,否则很容易出问题。”王智琼强调。她当即让记者联系广东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反映这个问题。

  除了保命能不输血尽量不输

  另外,王智琼指出,老百姓也要树立一个观念,那就是能不用血尽量不用。她说,曾经有个朋友做了小手术,发现有点贫血,就坚决要输血,结果竟然染上了丙肝。原来,血液会有个窗口期,一些病毒,比如丙肝,在这个时期内还没到可以检测出来的时候,这些血液一旦被输入人体,说不定过些日子就会查出染病了,这是不可预知的。"有些人说身体差,要输血补一下,那真是傻,输血应该是拿来救命的,能不输尽量不要输。"王智琼一再强调。

  编辑点评

    如此“吃血”须以犯法治罪

    贺贝

  中介、血头、“买证”单位上下联手,乘被救助者的囊中之急诱其“放血”,堪称是“食血一条龙”。卖血是非法的,而以蝇头小利怂恿、引导他人“献血”,通过转卖献血证牟利,要比单纯的个人卖血危害更大,涉嫌犯罪程度更重。

  国家现行的“献血法”规定:非法组织他人出卖血液的,应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并可处十万元以下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报道看,血头的行为是“组织卖血”无疑,且情节不轻,已触犯刑律。“献血法”严禁两次采血间隔短于六个月,但在利益驱动下,血头和“献血者”都不大可能遵守这一规定,并会瞒过采血的医生,这使血液的质量难以得到保证,也会损害“献血者”的健康。

  《献血证》是确保献血者权益的凭据,按规定,献血者本人、配偶及其直系亲属临床需要时,可优先用血,价格上可免费或享受优惠;广州市对持献血证者,用血的优惠更大。然而,血头收买了献血证,等于剥夺了献血者在用血上的合法权益;他们献血离开后若发生某种不测,也难以为血站确认和救助。

  某些单位和部门不惜高价收买献血证,看似只是为了完成献血义务。然而,广州市规定,单位没有完成互助献血计划而未能取得《年度互助献血证》、所属员工用血时又没有相关个人《献血证》的,单位应按员工实际用血量缴纳用血互助金,互助金按血液费用的三倍计算。因此,收买献血证的目的,是为了逃避缴交用血互助金。这为“献血法”所不容,也有违广州的互助献血政策。

  在人们心中,像广州这样的大城市,献血、采血是十分规范的,“食血一条龙”的存在,让我们看到阳光下的暗流。未被发现、揭露的卖血和变相卖血现象,到底还有多少?有关部门必须拿出治理之策,绝不能等闲视之。


选稿:谢婧    来源:信息时报  作者:何华高 黄立科 夏令 薛冰 朱小勇  
  • 小伙为女友治病卖血染艾滋 女友不离不弃
  •   2007年2月27日 13:12
  • 暗访广东单采血浆站 职业卖血者驻扎十年
  •   2007年1月27日 14:04
  • 男子得重病 五旬老母产后妻子卖血筹药钱
  •   2006年7月8日 11:57
  • 我国2亿人每天消费不足1美元 卖血式脱贫引担忧
  •   2006年5月15日 03:45
  • 16岁少年与白血病抗争8年 父为儿治病四次卖血
  •   2006年1月4日 01:27
  • 上海气温明起明显回升
  • 复旦被认定为上海著名商标
  • 公务员招录:长宁科委科员最热
  • "1米5"沪警花斗倒"1米8"的贼
  • 港澳8日游喊价700元
  • 小店卖盗版 美巨头获赔[图]
  • 美发师揭露发廊骗局
  • "血头"救助站设摊招人卖血 每招1人得回扣[图]
  • 揭秘医科大学解剖课:解剖尸体前默哀3分钟
  • 海归教授性病学课高校受欢迎 教室"爆棚"
  • 07年结婚吉日公布遭质疑 版本众多漏洞明显
  • 王朔开腔点评南北作家 称金庸远不如老舍
  • "打架成本核算清单"公布 一拳一脚2000元
  • 舞美师曝李宇春男友
  • 16岁富家子开奔驰撞死路人:8岁开始开车[图]
  • 男子涉嫌强奸被拘 看守所内被活活打死[图]
  • 女子求职受骗要求退款 反被强暴遭录像威胁
  • 17岁女模特虚荣心作祟 诈骗世界冠军百万元
  • 口述:前夫的眼泪让我回归 我会想你想到哭
  • 口述:被抛弃的女友成了上司 大龄女孩订婚记

  •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春节六大出游个性方案
    新结婚时代:差异的爱情
    06社会盘点之网络红人秀
    ……>>更多
    排行  
    丈夫当妻面与人亲热
    手机边充电边用危害大
    4种男人该甩就甩
    学生情侣返校开房过夜
    于丹回应博士联名质疑
    钢管舞成女白领新宠
    塑料桶放食用油不可取
    高级白领沉迷网络
    ……>>更多
    口述实录  
    被抛弃的女友成了上司
    前夫的眼泪让我回归
    大龄女孩订婚记
    我会想你想到哭
    10年里相亲不下400个
    初恋在老公出差时出现
    姐姐逃婚我"顶替"
    丈夫毫不羞愧在外风流
    出轨丈夫对人说我是他姐
    娇娇女和宝贝男结婚以后
    请你忘掉那一场缠绵
    当身边越来越多大女人
    不想再做他心灵的恋人
    青春在男人摧残中夭折
    我和初恋在床被丈夫撞见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