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炼铅厂旁数十村民铅中毒 企业受政府保护[图]
2007年3月19日 07:18
来源:中国新闻网 选稿:谢婧

  

image

图片说明:茶陵县立新村40余村民来京查毒,复兴冶炼厂已被叫停;村民表示此前多次反映但未获重视
  
  啪,刘晓燕一巴掌将儿子手中的水瓢打掉。
  
  这水不能喝!
  
  “哗啦”,水洒了一地。
  
  3月6日,茶陵县洣江乡立新村,这个湖南南部的山村依然笼罩在铅中毒的阴影下,10天前,该村40多名村民赶到北京,复查铅中毒。
  
  两天后,结果出来,村民体内铅含量有所下降,但仍有三名儿童中度中毒,其余十来名儿童铅含量超标。他们希望在北京寻找专业医疗机构救治,但当地政府要求这些村民回湘治疗,并于当日将他们全部接回茶陵。往上溯源,2000年以来,村民已经若干次抗议,他们指责该村一个炼铅厂严重污染环境,导致大批村民铅中毒。
  
  2006年12月9日,工厂被县政府宣布关闭,当地政府确认,村民集体铅中毒系炼铅厂造成。
  
  村民要求让自己“得到信得过的治疗”、获得更高赔偿,并改善当地饮水和环境。
  
  当地政府表示,问题已经解决,称少数居民在闹事。事发地的水是可以喝的,目前不会引入自来水。环境改善则需等待环境部门的检测结果。
  
  患病的山村
  
  立新村病了。
  
  村里的水、泥土、作物都被认为是病患的载体。
  
  病因则是位于村里的复兴冶炼厂,这是一个炼铅厂。
  
  3月15日,春雨霏霏,沿着村民刘普兰家旁边的路,爬上100多米高的山头,有着14年历史的复兴冶炼厂卧在两座山头之间的山坳里,一片沉寂。
  
  它已经被关闭三个多月了。
  
  两个山头光秃秃的,没有树,没有草,碗口粗的树桩像黑色的花瓣一样散布在山头,与远处山头郁郁葱葱的情形形成强烈对比。
  
  树桩像化石一样,可以一片一片掰下来,山头只有裸露的红土,有的土已经被洗刷掉,露出白色的石头,用手一掰,即成粉末。
  
  10多年前,这里可不是这个样子,一名40来岁的村民说,当时山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杉树,有一次发生火灾,消防队都没办法进去。
  
  山顶矗立的烟囱,要两个人才能抱拢。烟囱下连接的是排烟管道,用预制板盖起来的一条烟道,顺着山坡,扭扭曲曲爬上来,烟道宽一米多,高近一米。
  
  村民刘东苟在这个厂工作了近10年,他说,烟道的烟灰一个月积攒下来就有尺把厚,扫下来的烟灰送到车间再次冶炼,因为里面含铅量很高,比原料还好。
  
  更多的烟灰则从烟囱,或者从厂房跑出来,飘散到周围的村子,“黑色的烟,飘到哪里,哪里的树木枯死,草和禾苗变成干枯的白色,像烤过一样。”
  
  村民们这样描述烟灰:还呛人,吸入嗓子后有甜味。
  
  一名老村民介绍,以前,该村前面的地一亩产量800斤左右,到后来变成一两百斤,现在那片地则已经荒了七八年了,有好几十亩,因为根本没办法耕种,“水稻只开花不结果,谷子都是瘪的。”
  
  村民确诊铅中毒
  
  村民也病了。
  
  2006年,仅有几十户人家的立新村双车组一下子有4个人去世,而且都是癌症晚期,刘春花的丈夫就是其中一个,去世时才36岁。
  
  3月15日,刘春花回忆,丈夫临死前说,你们不管花多大代价,都要把那个厂子给关了。
  
  他生前在紧临工厂的池塘看鱼,晚上经常睡在鱼塘旁,有三四年,现在这个鱼塘早已经没有鱼了。
  
  刘春花的丈夫从发现病情到去世不到一个月。他的死被认为与工厂紧密相关。
  
  而前几年,不少村民反映有更多迹象证明村子出现问题,如大人干活没有力气,小孩身体不好,无缘无故闹肚子,抵抗力下降,精力不集中,容易烦躁等。
  
  15岁的刘雅霞能清楚地讲述自己的感受,她初中未毕业即休学,她说,老感觉自己精力无法集中,有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她的弟弟刘旭,今年三岁,他母亲说,孩子一岁多时就经常拉稀,感冒,看了多个医院,找不到原因,在湖南省劳卫所检查时,大夫说可能是铅中毒引起的。
  
  而母亲则是通过另一件事印证,她说,刘旭经常用手不停地打自己的头,她百思不得其解,去年6月,她看到隔壁刘晓燕家7岁的儿子也用同样的方式打自己的头,终于明白,这些孩子得的是一样的病。
  
  矛头指向山坳的炼铅厂。
  
  村民表示,他们曾经向当地政府反映过情况,2000年左右,甚至砸掉了工厂的烟囱,但未引起重视。因为厂方和当地政府都要求他们出示证据。
  
  2006年10月,几名村民找到了证据,当月,带着疑问,如为什么村子里那么多病死的,那么多人身体不好,4个村民到江西一个职业病医院化验,结果为:全部铅中毒。
  
  消息在村民中炸开了。
  
  去年12月初,40多名村民到湖南省劳务所附属医院检查。
  
  根据村民病历,30多人铅中毒,其中3人重度,9人中度,20多人轻度。在村里采访时,不少村民表示,铅中毒的应该不止这些,很多成年人没有去检查,就是超标了也未引起重视。
  
  去年12月8日,村民到县政府反映情况,要求关注。
  
  治疗的分歧
  
  这次的反映有了结果。第二天,12月9日,茶陵县政府将工厂紧急关闭,并将原材料和设备拉走,以免其偷偷恢复生产。茶陵县政府表示,所有村民均可免费检查,铅含量超标严重的免费住院治疗,超标但不需要住院的,可以自己服药治疗,县政府提供药费,再每人发两百元到六百元不等的营养费。
  
  事件暂时平息。但很快,就治疗与赔偿问题,村民与县政府之间产生了分歧。
  
  村民要求更多赔偿和县政府承担责任,而县政府则认为,只要给村民治好病,排铅,让居民的铅指标恢复正常即可。
  
  经过一个多月的治疗后,今年一月份,12个小孩相继出院,出院记录显示,他们身体的含铅量均降到较低的水平。
  
  治疗时,有村民听说可能还有砷污染,提出要化验砷,村民刘元香说,医生开始答应,后来却表示要找村里的书记和冶炼厂厂长签字后才可以。
  
  2月初,4名村民只好带着孩子到北京市朝阳医院职业病科检查,他们想化验砷,在顺便化验铅时,却发现检查结果比上次出院时高出数倍。
  
  3月初,40多名村民再次到北京朝阳医院复查。结果令人大吃一惊,所有小孩的含铅量均升高很多,仅仅一个多月,有的结果相差10倍。
  
  “要么是治疗有问题,要么是这里不能住”,刘元香说,医生多次告诉他们最好隔离治疗,不能在原来的地方,因为铅还在水里、菜里、甚至挥发到空气中。
  
  他们希望找到更好的治疗方法,将环境改善,因为排铅并不是最好的办法,即使排完了,环境没有改善,孩子体内的铅含量仍然会增加。另外,排铅对孩子伤害很大,每次排铅后孩子个个面黄肌瘦,肚子里什么都没有了。所以希望能找到伤害小一点的治疗办法。
  
  而县政府认为村民属无理要求,3月16日晚,茶陵县分管环保的章文才副县长说,我们严格按照职业病的规范在治疗检查,你说到哪治就到哪治,要是都要去美国化验,难道我们还要为你报销飞机票不成?
  
  井水能否饮用?
  
  是否架设自来水,是立新村村民与县政府的另一分歧。
  
  刘普兰家屋后有一口水井,自来水管道将水引到每个屋子,但这些水大家都不敢喝,只能用来冲厕所,洗脸。
  
  他家是离炼铅厂最近的,谁都知道这个水不能喝,他说,去年12月初检查出铅中毒后,就再没有喝过井水,自己去两里多远的褚目村,把两个大塑料桶放在自行车上驮水,而刘晓燕等6户人家则是从数百米外的地方引水。
  
  水污染来自炼铅厂的废水。
  
  刘东苟说,在冷却铅块时,需要大量水冲洗,厂内有个大池子,储蓄水,冷却的水来自那里,循环使用,除了往地下渗透外,一般不会泄漏出来。
  
  但一到下雨天,山上的水冲下来,冲到池子里,池子里的水外溢,顺着排水管直接就排到前面的小河里。排污口附近的水草都死了。
  
  他说,池子里的水比烟灰还毒,每隔一段时间,工人就会把里面的沉积物挖出来,回炉再炼。
  
  除此之外,飘荡的烟尘遇到雨水,降落在地上也是污染物,草和庄稼全死了。
  
  多名在复兴冶炼厂工作的工人证实,工厂的污水没有经过任何净化处理。直接排到村前的小河里。
  
  “所以,一定要告诉我们,这个水到底有没有毒,能不能喝,这个地方能不能住下去”,刘晓燕说。
  
  她说,无论在哪个医院,医生都会告诉她们,村里的水肯定不能喝了。而且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污染区,因为铅已经进入水、植物以及土壤里。
  
  她说,去年12月事发后,省市的环保部门就来取样了,包括水、菜、土壤等。但至今没有结果。
  
  3月16日,记者采访该县相关负责人,宣传部张副部长咨询县环保局后表示,结果还要半个月以后才能出来。
  
  而章副县长随后表示,“要政府立刻就架自来水是过分的要求。”他说,他此前已经看过环保部门的水质报告,结论是可以饮用。至于村民一直没有得到消息,可能是基层没有通知到。
  
  在茶陵县委县政府给株洲市的一份汇报材料中表示,该县将成立工作小组,邀请专家继续对冶炼厂周边土壤、饮用水质进行一个周期的监测,县政府根据监测结果做出是否调整周边农作物种植结构和饮用水的决定。
  
  章副县长表示,环境的监测不是一次就可以的,是一个过程,还要观察自净的情况,“如果没有问题当然是最好的,有问题的话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铅中毒可能导致儿童智力下降,这是村民们从医生那里得知的铅中毒后果之一。
  
  遭受污染的立新村双车组有几十户人家,但10多年没有出过一个大学生,村民说,连上好一点的高中的学生都很少。
  
  村民刘元香说,之前对她的孩子是有信心的,自己家庭条件不错,准备不惜一切代价,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改变命运。
  
  但铅中毒改变了这一切,她说,医生给她打了个比方,铅中毒对儿童的伤害,就像一棵小树,被损害了,它就不能健康地成长。
  
  孩子以后长成什么样子?能不能养活自己?她说,每次闭上眼睛就会想这些问题。
  
  炼铅厂曾获当地“绿卡”
  
  去年纳税二百余万,该县负责人表示该企业“属历史问题”;记者调查发现仍有类似污染企业继续生产
  
  10来年时间,粗铅的价格涨了三倍,立新村的炼铅厂以低廉的生产方式,成长为这个省级贫困县举足轻重的企业。而立新村,也由山清水秀变成一片荒芜,至少数十位村民,身患铅毒之痛。
  
  “为什么10多年来一直没有关掉这个厂?”
  
  村民刘元香说,14年来县政府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厂的存在,不可能不知道铅的危害。
  
  对此,该县有关负责人称,立新村的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复兴冶炼厂一年税收有两百多万,对茶陵县来说,彻底关掉这个厂“下了很大决心”。
  
  这位负责人称,该县已经没有类似的冶炼厂,“经济慢一点不要紧”。而记者随后在该县却找到另一家类似的炼铅厂,与立新村复兴冶炼厂相似的是,厂区周围同样草木枯萎、庄稼歉收,附近村民体力下降、病患增加。而据记者了解,这两家冶炼厂不但老板同为一人,而且同列该县优化经济环境办公室“绿卡”保护。
  
  十余年污染工人不懂防护
  
  在复兴冶炼厂工厂报管员刘普兰看来,立新村污染的加剧和铅的价格紧密相关。
  
  1994年,复兴冶炼厂开始生产,原来是村办企业,因亏损严重,2000年由村民刘福生承包。
  
  据刘普兰回忆,1995年左右,一吨粗铅的价格是四五千元,到1998年左右,开始涨价,2000年左右突破一万元,而现在价钱是一万三千元左右一吨,“价钱越来越贵,工厂生产的肯定不停”。
  
  他说,产量高的时候,工厂一个月能产200吨左右的粗铅,产值数百万元。
  
  在工厂当过近10年熔炼工人的刘东苟说,工人最多时有一百多人,工作时全身防护,一年要排若干次铅,用输液吃药的方式,“当时只知道铅有害,不知道危害这么严重。”
  
  多名工人表示,从进厂工作到离开,厂方没有告诉过他们,这个工作的害处有多大,应该怎么防治,很多工人现在都落下病根,如全身无力,抵抗力下降等。
  
  在这里,每个工人每月可获得500元左右的工资。这些工人,除了农忙季节有几天假,平时没有休息日。因为待遇一般,又听说有毒,工人中只有5个人来自本村,其余都是临近乡村的。
  
  而立新村双车组每年能从冶炼厂拿到34000元的补偿。
  
  污染厂长当选政协委员
  
  对于村民指责当地政府和厂方漠视铅污染的说法,茶陵县委宣传部一名工作人员说,并不是政府不作为,环境部门每年都会检查,但检测结果有时超标,有时正常,超标时一般就是要求其整改,除尘室就是整改时增加的,原来什么都没有。
  
  “10多年的污染,越来越严重,最后终于爆发出来,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该工作人员称。
  
  因企业效益明显,炼铅厂法人代表刘福生成为该县党员“世纪风采”的成员,宣传材料介绍,在四年时间,复兴冶炼厂资产积累达到400多万元,累计总产值4000多万元,上交税收310多万元。刘福生曾被授予株洲市乡镇企业家称号,多次被评为县、乡双文明建设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2003年当选为县政协委员。
  
  章副县长说,这个厂一年的税收是两百多万,对茶陵县来说,彻底关掉这个厂还是下了很大决心的,这也是茶陵历史上的第一次。他说,茶陵是一个农业县,也是省级贫困县,经济总量在株洲市排倒数第一。
  
  章副县长说,随着沿海经济产业结构的调整,不少污染企业转移到偏远的中西部地区,以前可能有“既然你穷就不要嫌”
  
  的心理,现在不会了,百姓的需求高了,上级政府的要求也高了,他认为,经济慢一点不要紧。
  
  但很多企业藏在山沟里,环保部门甚至当地干部都难以发现,章举例,曾经有三个炼铟的企业偷偷开在山里,被强行关闭,因担心这些老板偷偷生产,政府甚至用传单、电视广告方式号召村民阻止其生产。
  
  另一冶炼厂污染在继续
  
  3月16日,根据一份企业黄页,记者查询到,茶陵还有不少冶炼厂。
  
  记者随机挑选了一家名叫“尧水有色金属冶炼厂”进行暗访。
  
  从茶陵县城出发,颠簸的乡间砂石路,车行约一个多小时,拐进一个山口,眼前山头赫然变成黑色,光秃秃的,树木全无,只有一个个黑乎乎的树桩,冶炼厂卧在山坳,机器轰鸣,烟雾弥漫。
  
  从外面可以看到部分生产情况,一辆铲车在厂区搬运原料,数名工人穿着靴子戴着口罩在作业,多个车间冒出烟雾,两个露天的大池子也在冒烟雾。
  
  记者爬上工厂后面的山头,看见以这个工厂为中心,周围几座山头树木全没了,黑乎乎的。部分石头也是深色。
  
  一名过路的村民说,这是个炼铅厂,山头的树木都被熏死了,后来才被砍掉。
  
  离这个厂最近的是尧水乡玳溪村8组,该组一位刘姓村民说,这个厂开办五六年来,村里水稻的产量一年比一年少,以前一亩地产一千斤左右,现在只有一两百斤,谷子都是瘪的,因为抽穗时烟雾吹过来,被毒死了。工厂每年给予村民补偿,一亩地他们只能拿到20元。
  
  他说,家里的家鸭如果吃了山上被烟熏过的草和菜,也会被毒死。靠近工厂的村民不少身体都不好,走路都没有力气,要扶着墙。听说这个炼铅厂有污染,让人闹肚子。
  
  他说,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自家的井水很干净,现在烧水后底下有一层像盐一样的东西,不能喝,只能从另一个山头引水。
  
  两冶炼厂同享“绿卡”保护
  
  公开资料显示,尧水冶炼厂的法人代表刘永善,玳溪村人,企业系私营企业,2000年开工。
  
  茶陵县一份党建材料显示,刘永善也曾经在上文提到的复兴冶炼厂工作,后自己在此开厂,主营也是粗铅。2003年产值为2300万元。立新村多名村民称,刘永善和复兴冶炼厂的老板刘福生是合伙人。
  
  昨日下午,记者以供销商的名义致电该厂,一名男性工作人员表示,工厂老板已经不是刘永善,而是刘福生(被关闭的复兴冶炼厂老板),更换时间是2006年。
  
  他证实刘福生在立新村的工厂去年被关闭,他说,除尧水冶炼厂外,刘福生在该县平水乡还有一个冶炼厂,均为炼铅的工厂,每个厂每月产量约两三百吨。
  
  记者始终未能联系上刘福生。
  
  根据茶陵招商网资料显示,复兴冶炼厂和尧水冶炼厂均因在建固定资产投资1000万元以上,被列入该县2005年至2006年“绿卡”保护企业。
  
  根据该县政府规定,未经县优化经济环境办公室批准,任何单位和个人对“绿卡”保护企业不准扣车,不准检查、不准罚款,不准摊派。
  
  3月16日晚,章副县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全县已经没有类似的炼铅厂了,只有一些贸易企业、生产和销售都在外面的企业。
  
  昨日,记者在电话中询问尧水冶炼厂和平水冶炼厂的状况,章副县长表示,他还不清楚是否有这些厂,待询问后回电。
  
  但至发稿时尚未回电。

  • 明起申城将迎两三日好天气
  • 大卖场摆满无QS标志散货
  • 加息首日市民"排长龙"转存
  • 和平饭店暂停4月以后订房业务
  • 网游:无偿献血解封账号[图]
  • 男子徘徊外白渡桥被误会自杀
  • 女子当街裸奔
  • 炼铅厂旁数十村民铅中毒 企业受政府保护[图]
  • 没有时间场所满足需求 性苦闷困扰打工青年
  • 打工妹该如何面对性侵犯 务工人员生殖健康调查
  • 男白领体验"肚皮舞郎"减压 女舞蹈教练指导[图]
  • 北大教授孔庆东:鲁迅薪水高 孔子武功高[图]
  • 广东私盐生产黑幕:脏水废料晒制暴利私盐[图]
  • 当小胖遇上公交MM
  • 北京五旬老人遭围殴身中9刀 女儿万元征线索
  • 男子怀疑娇妻有奸情 乱刀砍死抛尸粪池[图]
  • 贫困大学毕业生的城市生存状态:居陋室 晚结婚
  • 孕妇剖腹产三成挑吉日 医生:此举易引并发症
  • 口述:离婚后我如何找幸福 我目睹母亲被伤害
  • 口述:再婚家庭烦恼一箩筐 婚姻不知不觉"发痒"
  •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春节六大出游个性方案
    新结婚时代:差异的爱情
    ……>>更多
    排行  
    男子3年摧残60名女生
    老人揭露残害儿童黑幕
    政法干部杀害情妇
    女孩洗头房被迫接客
    69岁老妻除皱成功[图]
    字幕背后的"内幕"
    搞笑版07春晚台词
    屈臣氏9款好口碑产品
    ……>>更多
    口述实录  
    再婚家庭烦恼一箩筐
    我目睹母亲被伤害
    离婚后 我如何寻找幸福
    美丽硕士女友真实面目
    婚姻 不知不觉"发痒"
    一次背叛成他心病
    娇美情人比不上糟糠妻
    我看着女友和别人缠绵
    大姐夫和二姐有暧昧
    爱过我为何折磨我
    当年错失缘分未嫁他
    能带我走时他变心了
    老公后宫佳丽三千
    两个男人我和谁说拜拜
    老公认定我杀死了婆婆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