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这深藏了66年的爱情
2007年4月12日 10:27
来源:新华网 选稿:谢婧
  他是个黑人老头,她是个白人老太,他和她,坐在花坛边。澳大利亚春末的明媚阳光,将他们身后——悉尼市黑人聚居区的老人院两层小楼的影子拉得很长。离他们十步开外,我就清楚地看到,他在说着什么,嘴巴不停地动;她的眼角,还有嘴角,挤满了笑。

  我微微倾身,说:“我叫Leo,新来的义工,我能分享你们的快乐吗?”老太没有反对,一缕风吹过来,拂起她两鬓雪白的发丝,她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无限欢
欣。老头看看我,轻轻点头:“我在讲述我对她66年的爱,你愿意听吗?”

  我没有回答,只是安安静静搬来一把椅子,正对着他和她,坐好。

  “我是苏丹人,1940年坐船来到澳大利亚,最初的落脚地是塔斯马尼亚岛。很巧,我住的出租房旁边就是汉娜的家……”兴致勃勃讲故事的老头忽然“踩了刹车”,他挠挠后脑勺,面呈歉意,“我忘了介绍我们的名字了。我叫约书亚,她叫汉娜。”

  “汉娜是我的邻居。从到塔斯马尼亚的第一天起,我就认识汉娜了。可是,她不认识我。那时,我只有13岁,和我的爸爸、叔叔住在一起。汉娜比我大一岁。那时汉娜正在学骑自行车,她骑不好,老摔在草地上,可她从没哭过。每一次,我都听到她咯咯地笑,然后爬起来,扶起自行车继续骑……”

  “汉娜从没发现过我。我总是躲在树后,伸出脑袋悄悄看。我知道,我是个黑人。而汉娜,白白净净,眼睛又大又圆。她的头发金黄金黄,好长,风一吹,就飞得老高。”老头举起右手,比划了一下,“你看,有这么高。长头发在风里荡来荡去,你能想到的,那有多么美!我对自己说她是天使,而我是黑人,是从苏丹逃出来的难民。我怕我从树后面走出来,会吓坏汉娜。只用了6天,汉娜就会骑车了。她飞快地踩着自行车,像一阵风卷过去。我仍旧躲在树后,痴痴地望。一个人时,偷偷地,我对着树洞一遍又一遍说:‘汉娜,我爱你。’汉娜16岁那年,他们全家搬去了墨尔本。我对坚持留在塔斯马尼亚岛谋生的爸爸和叔叔说,我已经长大了,应当自己出去闯天下。不顾他们的坚决反对,我只身来到墨尔本。我不知道汉娜住在哪儿,可我对自己说,我一定能够找到她。”

  “后来,我进了一家鞋店做工,那时,我已满16岁。我暗想,汉娜那么美,她肯定和其他漂亮女孩一样喜欢打扮,那么她总有一天会来的。尽管那时我还没信主,可每天晚上,我都会向上帝祷告,请求上帝明早就将汉娜送来。上帝终于听到了我虔诚的祈祷——有天早上,我刚上班,一个熟悉的身影闪进了鞋店。天啊,我快要晕过去了,那正是我日思夜想的汉娜!我拼命用手撑住墙壁才没倒下。可是我很快又急得要哭出声来,因为,汉娜的手紧紧地挽着一个高大的小伙子。哦,汉娜,她恋爱了!汉娜再没来过鞋店,可我终于找到她的家了。

  每天下班后,我从鞋店出发,走过三条街,穿过一个小花园,去汉娜家的对面望望。我每次都数步子,一步,一步,一共有797步。当然,也不是固定的,有时是789步,最多时走811步,我就看到汉娜的家了。偶尔,我能见到汉娜站在家门口张望,她在等男朋友。有时,不见她人,但可以听到她在屋子里笑。更多时候,我看不到汉娜的身影,也听不到她的声音。我就在她家门口站一会儿,再转身往回走,走回鞋店,上小阁楼吃饭睡觉。”

  “后来,汉娜结婚了,换了新家。我不清楚从鞋店走路去汉娜的新家有多少步,但我清楚,开车去那儿需要12分钟。不是每天,但是经常,我会开车去看汉娜。我将车远远停下,透过车窗,目光越过低矮的木围栏,看到汉娜和她的丈夫在花园里浇花、谈笑。很快,一个小女孩加入了汉娜和她丈夫的欢乐队伍,那是他们的孩子。我敢说,她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小天使。我很奇怪,我的心底早已没有了被锋利的刀子一下一下割裂的感觉,酸楚也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欣慰和情不自禁的欢喜。每每看到汉娜一家三口,甜甜蜜蜜地在一起游戏欢笑,我都由衷地感到愉悦。”

  “得知汉娜的丈夫和孩子去了天堂,很偶然,也很突然。因为父亲病重,我回塔斯马尼亚住了两个星期。回到墨尔本,我赶去参加一个朋友母亲的葬礼,在墓地,却意外地看到了汉娜。可怜的汉娜,一脸悲戚。我的心,顷刻间碎成了玻璃屑。”

  停顿,长时间的停顿,约书亚抬起右手擦拭眼睛。老人浑浊的眼睛里,蓄满亮晶晶的泪水。

  很久之后,他才继续故事的后半部分:“汉娜的丈夫开车载着全家出去度周末,出了车祸。汉娜受了伤,而她的丈夫和孩子因失血过多去世了……我辞了鞋店的工作,拿出所有积蓄,和朋友合开了一家蔬果店,从那儿走路去汉娜家只要一分钟。我们的蔬果店生意持续了26年,这26年里,我没结婚,汉娜也没有再婚。不知道是汉娜自己不愿再当一回新娘,还是没人愿意娶她。

  而我,自始至终,从没向汉娜求过爱,理由只有一个:她是天使,而我什么都不是,没有文化、没有地位,是从苏丹逃出来的难民。26年里,我以义工的身份,每周两次出现在汉娜面前,开开心心陪她说话,替她照料花园里的花草,采购生活用品。当我不是义工时,我就以邻居的身份来替汉娜完成这些工作。”

  “26年过去了,我将自己的股份全部卖给了蔬果店的合伙人。因为,汉娜要搬到悉尼来,我也就悄悄地追随着她来到悉尼。在悉尼的温雅,我开始了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每天我都能见到汉娜。因为我们租住的房间门对门,一开门,就见面了。汉娜信仰主,她每个周末都去教会。我最初只是跟着她去,后来我也信了耶稣,而且很快成了教会最热诚的福音干事……我们来到黑人聚居区是6年前的事,来这里,是我的主意。因为这儿有太多我认识的、要好的黑人兄弟姐妹,我想向他们传福音。”

  讲到这里,约书亚忽然扭头转身偷偷乐起来,他盯着我的眼睛,一副喜不自禁的样子,“你能猜到吗,我对汉娜说,我们到黑人聚居区传福音去吧。她居然连一秒钟都没犹豫,就和我一起来了。我们租了房子,拼命努力,为主赢取了227个灵魂。直到两年前,我们老了,住进这家老人院,也没停止传福音。你相信吗,她一直不知道我是她当年在塔斯马尼亚的邻居,曾悄悄躲在树后看她学骑自行车;也不知道我是她住在墨尔本时,一直坚持帮助她的义工和邻居;更不知道我是追随她来到温雅,并想方设法租住和她门对门的房子的人……她唯一清楚的是,我和她一样,都是信了主的人。”我张口结舌!

 约书亚觉察了我满脑子的糊涂,他再一次得意地乐了。他用嘴角示意我去看汉娜的眼睛。汉娜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茶色老花镜,坦白说,我看不出异样,我只留意到汉娜满脸的笑容,在暖暖的阳光下,显得格外温馨。

  “在那次车祸中,她虽然没有丧失生命,但却从此失去了光明。她美丽的大眼睛还在,但眼前只有混沌和黑暗。她的光明,亮在心里。”约书亚说。

  我恍然大悟:“她失明了,但是可以聆听。她一定是因为听了你给她讲述几十年的爱慕,而倍感甜美,因此满脸尽是春色。”

 没料到,约书亚居然摇头:“不,还是因为那次车祸,汉娜的听力严重受损。前些年,她还能凭助听器勉强听到一些声音,近几年,则完全与声音绝缘了……”

  我满心的疑惑又全部跑到脸上来了,我结结巴巴地问:“可是,我明明看到,她一边听你讲故事,一边面露微笑。”

  “她用手来聆听。”约书亚说。

  此时,我才注意到,两位老人的手,轻轻地、又是紧紧地,握在一起。一双手,黑白分明的手,安静地搁在老头的左膝上。

  • 上海今日升温明日有雨
  • "暖冬"使今年上海"蚊降蝇升"
  • 赴港低价团强令提价300港元
  • 银行"朝南坐"哪管"门前龙"
  • 复旦本科招生名额略减
  • 上海25年首招沪籍清扫工[图]
  • 中国变性美女排行
  • 央视女记者暗访香港购物陷阱[组图]
  • 浙江农民状告省长胜诉 称用法律为政府纠错
  • 洪战辉向学生推销新书遭质疑 被指有损形象
  • 老鼠药流入医院食堂 黑龙江200余人中毒
  • 19岁女孩自称遭生父强暴 担忧名声拒绝救助
  • 画廊开价10万买王小波裸体雕像遭拒[图]
  • 孙悟空与其兄长之墓
  • 交警违规罚款被举报 纠集他人打死货车司机
  • 患乳腺癌轻信郎中 用错药乳房"炸"开[图]
  • 街头上演人猴互虐 家长带孩子观看[图]
  • 女子去丰胸发现商机 自办丰胸餐馆生意火爆
  • 口述:深藏了66年的爱情 新婚男人一周生活日记
  • 口述:街上风尘女是我初恋女友 白头到老不幸福
  •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更多
    排行  
    空姐揭秘与富豪恋情
    游泳巨星保镖殴打记者
    最美女教师获甜蜜爱情
    情妇聚众抢走双规干部
    各种血型的增肥食物
    男子手术时遇多次停电
    夫妻无性生活闹离婚
    男人想追不敢追的女生
    ……>>更多
    口述实录  
    这深藏了66年的爱情
    新婚男人一周生活日记
    白头到老不幸福
    街上风尘女是我初恋女友
    苦涩师生恋13年无果
    我是已婚的她第N个男友
    老公婚外情人是我上司
    前妻离婚不离家
    我比老公挣钱多
    爱的盲目情的骗局
    我无法给他"激情"
    何时才能走出强暴之痛
    老公出轨,原不原谅都难
    告密短信揭开丈夫另一面
    忍不住吻了对床的她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