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11岁那年我失去童贞 从此没有了爱的能力
2007年4月13日 08:17
来源:中国经济网 选稿:施卿
  小花的样子怯怯的,从进门到谈话过程中,她一直没有正视过我,她的眼睛一直低垂着,我从侧面看过去,发现她有很长的睫毛。从她的打扮和神情,我能感觉出一种窘迫,这也许更多的来自于生存的压力,她年轻的脸因为这种窘迫而愁云密布。

  沉默了很久,正待开口时,她突然问我:“你要不要拿笔记一记呢?”我笑着摇头:“不用,你别担心,我能记住。”她“哦”了一声,然后说:“我老记不住事情,这是小时
候经常被打头的缘故。”“是吗?”我一怔,吃惊地望着她,只见泪水已溢满她的眼眶,正顺着她的脸庞扑刷刷地掉下来。

  我出生在福建沿海一个渔民的家庭,上面有两个姐姐,我们那个地方重男轻女的意识根深蒂固,一个家庭如果连续生了3个女孩而没有男孩,那么,这些女孩的命运多数只有两种归宿:要么送人,要么遗弃。我在出生刚满月的时候,就被送给我的姑妈做女儿,而我这个姑妈并不是亲姑妈,算是远房亲戚吧,她生了两个儿子。在外人看来,我被这样的家庭收养,应该属于“锦上添花”,不论是养父母或者两个哥哥,应该都把我当成“掌上明珠”才是,然而,全然不是这样的。

  我的养父喜欢喝酒,每喝必醉,醉了就拿我出气,从记事开始,我的记忆中就只有他的拳头。我从很小的时候就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包括洗碗、洗衣服、煮猪食、喂猪等等,而稍有差错,就要挨打。印象最深的是我11岁的那一年冬天,有一天,我照例起了个大早,拎着几乎超出我体重的一桶衣服到村边的池塘里去洗,天很冷,池塘里的水像冰一样,我的两只小手冻得发疼,连衣服都没办法拧干,而堆得像一座小山一样的衣服似乎永远也洗不完,好不容易洗完了,我的手却已经冻得发紫了,裂开的指甲缝加上洗衣粉的浸泡,锥心地疼!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回到家时等待我的仍然是一顿毒打!晾衣服时,养父发现他的裤子上面有残留的洗衣粉,一个巴掌当头就打过来了。他每次打我都打头,一边打还一边恶狠狠地骂:“就是要打你没记性!”有时候他用手打还不过瘾,就把我吊起来,用棍子打,他家的楼梯是我的“刑场”,经常被用来吊打我。每次他打我,我的养母从来没有劝阻,反而会在一边火上浇油地骂我,两个哥哥偶尔也做了他的帮凶,跟着打我,叔叔和婶婶也会在一旁帮着骂。每一次挨打之后,他还不让我吃饭,我经常饿得发昏。

  还有一次,我煮了一大锅的猪食准备喂猪,因为个子小,那个锅又重,我一个踉跄,整锅的猪食就淋到身上了,我的两条大腿被烫伤了,他们不但没有替我找医生,还照样让我干活,我现在两条腿上还留着大块的伤疤。我病了他们也从来不给我吃药、看医生,我养父最爱说的一句话是:“你是死不了的!”据我的邻居说,有一次我生病很严重,奄奄一息的,他们也仍然没有请过医生,大家都以为我这一次肯定挺不过来了,没想到我照样还是活过来了。有时候我会想,要是那一次我真的死了,可能会更好,也就不用受这么多罪了。

  当时我养父家的生活在我们村应该属于中上水平吧,但是我过的却是猪狗不如的生活,我经常吃我两个哥哥吃剩下的饭菜,餐桌上的东西除了青菜,我是没有权利动筷子的。记忆中,每年的农历9月9重阳节,就是我最痛苦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按习俗家家户户都会进补,我们家也会杀鸡宰鸭大快朵颐,我的两个哥哥每人都拿着一只鸡大啃,我却只有看的份。我的小哥哥年龄和我相近,他心情好的时候,偶尔会偷偷塞一点给我吃。

  两个哥哥到了上学的年龄就背上书包上学了,唯独我没有,当别的孩子坐在教室里念书的时候,我却背着一个破箩筐四处去拣垃圾,直到10周岁,我才得以走进学校,不过,是用我拣垃圾得来的钱交的学费。除了拣垃圾,我每天放学之后还要做手工赚钱补贴家用,家务活也一件都不能少。因为拣垃圾,我经常风吹日晒,加上营养不良,我长得又黑又瘦,经常受到嘲笑和欺负,没有人愿意跟我玩,同学也都瞧不起我,我因此越发自卑和内向。

  我们村附近有一个车辆修理厂,那里有很多废弃的破铜烂铁,我经常去那边拣垃圾,可以卖到好价钱。有一天,我放学后又去那边拣垃圾,见天色已晚,我记挂着家里的大堆家务活,怕回去晚了又挨打,正急急地准备往回走,突然从路边窜出一条黑影挡住我的去路,我吓了一跳,定神一看,是修理厂的一个男人,我拣垃圾的时候经常会看见他在那里忙碌。我还没回过神来,就被他一把拽起,硬往路边的一辆汽车上拉,我吓得差点昏过去!那个男人把我拉到车上,用早就准备好的一根绳子把我捆起来,还用破布塞住我的嘴巴不让我叫喊,然后就脱下我的裤子,接着伸出他魔爪一般的手指头死劲地抠我,我看到,他的脸如魔鬼一般的狰狞!当鲜红的血滴落在肮脏的座位上,我已经晕过去了!那时,我还不满11岁。

  残阳如血。我拖着疼痛不堪的身子往回走,周围像坟场一样寂寥,我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那时,我还根本不知道“处女”这样的字眼,我还不知道我最最宝贵的东西已经失去,我只是觉得,这是天底下最最丑陋、最最可怕的事情。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这件事,但是,它并不因为我的绝口不提而被我淡忘,那个梦魇般的黄昏,那张魔鬼般狰狞的脸,还有那滴落在肮脏座椅上的斑斑血迹,经常会在我的脑海里闪现,每一次,我都会不寒而栗!比起我被亲生父母遗弃、遭养父母虐待的不幸来说,这场恶梦之于我更是一场万劫不复的灾难,它把我整个推向了地狱!

  我一天天地长大了,可是,挨打的次数也与日俱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的身世,这是从旁人的议论中得知的。因为有亲戚的关系,我过年都会去给我亲生父母拜年,我称他们为“舅舅”、“舅妈”。我不清楚我的亲生父母为什么不要我,每次挨打的时候我都会想,如果我回到我亲生父母身边也许就不会挨打了。有一次,我又挨打之后,就跑到我亲生父母家里了,我向他们哭诉我受虐待的遭遇,我求他们留下我。可是他们听了却无动于衷,我“舅舅”甚至还说我是在撒谎,并喝令我必须马上回到我养父家去。我回去之后的境况可想而知,迎接我的是一场更疯狂的毒打!

  15岁我小学毕业之后,就离开家乡到汕头打工来了。我没有继续念书有几个原因,一是他们认为没有必要,我养父说,女孩子要念那么多书干吗;还有一个是我自己也不想念下去了,我的成绩不好,记忆力很差,背诵课文别的同学念几遍就能背下来,我却要念上十几遍甚至更多,我经常因此而被同学讥笑,读书对我来说变成一件痛苦的事情;更主要的原因是我很想早日离开他们,远走高飞。

  我刚到汕头来的时候,很长时间都找不到工作,因为我那个时候还没有身份证,人又长得瘦小,每次应聘都碰壁,后来,经我一个老乡的帮忙,好不容易才在一家塑料厂找到了一份工作,总算安顿下来了。我的同事中有一个来自江西的男孩子,他对我不错,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那时候其实对男女之间的事情还不懂,我甚至还没有初潮,我只是知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但是我想我还小,还不能谈这些事,就没有答应他。我是16岁那年才来初潮的,因为事先没有半点这一方面的知识,我浑然不觉,直到裤子染红了被同事发现,我吓得不知所措。

  有一天在宿舍里,那个男孩子过来跟我聊天,聊着聊着,他就想跟我亲热,我拼命拒绝,但拗不过他,他把我硬按在床上把我强暴了,不过,他很快停下来,然后瞪着我问:“原来你已经不是处女了?”他的脸上满是懊丧。

  那是我第一次明白“处女”为何物。我无言以对,眼前只有11岁那个滴血的黄昏。

  那次之后,我悄悄地离开他,去了南京。我给他留了一张字条,告诉他,如果真心喜欢我,那么等我3年,3年后我会回来找他。我去南京是被我亲生姐姐所骗,她告诉我有一件很赚钱的工作可做,到了之后我才发现是让我做传销,我不但没有赚到一分钱,还被骗光身上所有的积蓄。后来,我四处打工,因为没有文化,加上人生地不熟,很难找到相对稳定的一份工作,漂泊了两年多,再次回到汕头时,我依然一无所有,而当我回到原来的工厂准备找那个男孩子时,竟然发现已经人去楼空。

  我几番周折才打听到他的去向,当我在旁人的指引下找到他跟人合租的出租屋时,映入眼帘的是不堪入目的一幕:他跟一个女人正在床上缠绵!我的不期而至让他惊讶,而面对的那一幕让彼此都很尴尬,相对无言,我夺门而出。

  我结婚到现在已经4个年头了,老公也是我以前的同事,江西人。我决定嫁给他的时候,曾经带他回家去见过养父母,也算是征求他们的意见,可是他们对我说:“你还是带去见你舅舅舅妈吧,他们说好就是好。”我就把他带到我亲生父母家,没想到他们的话跟我养父母的话如出一辙,也是让我带回去,只要我养父母说好就好。我听出了他们之间互相推诿的意思,反正是谁也没有把我当女儿的。

  结婚之后每年过年,我和老公都有去给他们拜年,但是他们也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我的一些儿时朋友,嫁出去之后每次回娘家,家里都会像迎接贵宾一样准备好菜好饭款待,我可就没有这样的待遇,每次回去,他们从来不会给我们多添一道菜。我现在有了一男一女两个孩子,都放在我老公的家乡给他父母带。我老公家里很穷,但是他对我很好,我们俩在外面打工很辛苦,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能多赚点钱,让我们的孩子过上好一点的生活。我们都没有读多少书,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文化想找工作真的很难,还好我们俩去年去学了做羊毛的手艺,现在各自都找到一份比较合适的工作,也相对稳定一些了,但是我心里一点幸福的感觉都没有,我经常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动不动就会哭,或者对我老公发脾气,可是他从来不生气,他要么就是安慰我,要么就默默地任我发泄。我知道他对我好,冷静地时候我也会觉得内疚,可是,我就是没办法爱他。

  嫁给他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过幸福的感觉,这也许跟我不爱他有关系,我到现在也弄不清楚我对他究竟是怎样一种感情,很模糊,说不上讨厌,却也不曾喜欢过,这么多年的共同生活,假如说有感情的话,那么最多就是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吧。我对以前那个男朋友也一样,很模糊。我想,我从来没有爱过。有时候我甚至很恨,恨我的亲生父母,是他们,剥夺了我爱的能力。

  • 沪宁杭铁路公交化将初步实现
  • 江浙景点酒店周末一房难求
  • "跨行查询费20日叫停"陷僵局
  • "ATM恐惧症"加重银行排队现象
  • 去年上海HIV感染者为历年之最
  • 老太南京路上扮演"维纳斯"
  • 中国变性美女排行
  • 央视女记者暗访香港购物陷阱[组图]
  • 浙江农民状告省长胜诉 称用法律为政府纠错
  • 洪战辉向学生推销新书遭质疑 被指有损形象
  • 老鼠药流入医院食堂 黑龙江200余人中毒
  • 19岁女孩自称遭生父强暴 担忧名声拒绝救助
  • 画廊开价10万买王小波裸体雕像遭拒[图]
  • 孙悟空与其兄长之墓
  • 交警违规罚款被举报 纠集他人打死货车司机
  • 患乳腺癌轻信郎中 用错药乳房"炸"开[图]
  • 街头上演人猴互虐 家长带孩子观看[图]
  • 女子去丰胸发现商机 自办丰胸餐馆生意火爆
  • 口述:深藏了66年的爱情 新婚男人一周生活日记
  • 口述:街上风尘女是我初恋女友 白头到老不幸福
  •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更多
    排行  
    空姐揭秘与富豪恋情
    游泳巨星保镖殴打记者
    最美女教师获甜蜜爱情
    情妇聚众抢走双规干部
    各种血型的增肥食物
    男子手术时遇多次停电
    夫妻无性生活闹离婚
    男人想追不敢追的女生
    ……>>更多
    口述实录  
    这深藏了66年的爱情
    新婚男人一周生活日记
    白头到老不幸福
    街上风尘女是我初恋女友
    苦涩师生恋13年无果
    我是已婚的她第N个男友
    老公婚外情人是我上司
    前妻离婚不离家
    我比老公挣钱多
    爱的盲目情的骗局
    我无法给他"激情"
    何时才能走出强暴之痛
    老公出轨,原不原谅都难
    告密短信揭开丈夫另一面
    忍不住吻了对床的她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