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这个黑锅我来替你背
2007年4月23日 10:15
来源:国际在线 选稿:谢婧
  我按了一会门铃,好一会,没人来开门,心想小可一定出去了,就拿出钥匙来开门,心里还想着和陈芳的谈话,整个人有点患得患失的。

  开门进去,打开灯,一下看到了小可站在客厅,吓我一大跳:“小可,我以为你不在,门铃响了,你都没有开门,我还以为你出去了。”

  看着小可还穿着睡衣,头发像稻草一样零乱,就问:“你还在睡觉?把你吵醒了吧?”边说边往屋里走。

  小可没答,也
没动。我没在意,因为很累,也因为急着要去上班。

  “安心……”尹健神色慌乱站在床边,他很不自然地叫我。

  我没想到尹健在房间里,一时无法思想,下意识看了看零乱的床,一下子明白怎么回事。

  我不理尹健的叫唤,也不看小可一眼,就这样冲出公寓,像有人追赶一样,飞一样逃离了。一路上,我用牙齿狠狠在咬着下唇,直到血流了出来,才发现,早已泪流满面。

  我任自己在街头狂奔乱窜,不分方向,无意识的飞走。我不知我要走到哪里去,我只是走,一直走,不停地走。

  我的脑海中一直停留在那个画面上,小可穿着睡衣头发零乱地对我不自然的笑,尹健神情慌张在站在床边……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突然间想起,那天下班回来,闻到了房间里有烟气味,是不是从那时就开始了?是不是?

  为什么是这样的?小可,为什么是这样的?为什么?为什么你明知道我那么喜欢尹健,你还跟他睡觉,为什么要这样骗我?为什么?为什么?前两天,你还说过,尹健很喜欢我,很在乎我。你这样的行为,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让人骗,让人当猴子耍。

  此时,我是那样的恨小可,我骂她,骚货,狐狸精。

  我更恨尹健,死男人,臭男人,花心的男人,死尹健,臭尹健,王八蛋尹健,你怎么这样对我,你想花心,想同女人睡,同什么人睡都可以,干嘛同小可睡?兔子不吃窝边草,你连兔子都不如。

  死男人,臭男人,花心的男人,你到底想要几个女人,当心死无葬身之地。

  我在心里漫骂个不停,狂走乱骂,泪流满面。

  也不知走了多久,也不知走了多远的路,只觉得走得很累很累,实在撑不下去了,就走进路边的一家酒巴,然后就是拼命喝酒……

  要结账时,才发现身上没有带那么多钱。

  怎么办?深夜一两点多钟,找谁帮忙?想来想去,只有周军可以帮忙。

  接到电话后,周军一下赶来。看来我喝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就扶起我,打辆的士回去。

  迷糊中,听到周军一直在问我:“安心,你住在哪里?”我也不知我是怎么回答的。

  睡醒后,才发现我睡在周军的宿舍。

  感觉头痛欲裂,喉咙干渴,难受得半死。我看了看房间,周军不在,看来昨晚他把房间让给我睡,而他到别的地方睡了。我又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七点半,还没到上班时间。看来我已养成一个习惯,不管怎么喝酒,不管多晚睡,都会在上班前准时醒来。

  脑海里又浮现出昨晚看到的画面,心里又是扯心裂肺的疼痛,不可遏止。昨晚我没回去睡,他们两个为我担心吗?我那样跑了出来,他们为我担忧吗?>>>一夜情带给我无休止的伤痛

  起身上了趟卫生间,感觉很口渴,想喝水,就四处寻找水源。我看到沙发旁,茶几边,有一箱益力矿泉水,箱子已打开。我走过去,看到里面有几个喝完的空瓶,不过大部分是没有开启的。

  我拿起一瓶矿泉水,一口气喝了半瓶。然后就坐在沙发上,把头靠在沙发背上,闭上眼睛,无法思想。

  这时,周军开门进来。他手上拿着几个小塑料袋。看到我坐在沙发上,就走过来。

  “安心,来,吃点早餐。”他把塑料袋放在茶几上,然后从中拿起一瓶豆奶,递到我手上,然后又问:“想吃馒头或包子还是面包,自己拿。”

  这时,才发现肚子空空的,有点饿。就拿起一个馒头吃,只吃了一口,就吃不下去,没有胃口。什么也不想吃,真的,肚子、整个人全感觉不对劲。

  “不吃怎么行,你昨晚可是喝了一整瓶SO,吐得一塌糊涂。”周军说,“你现在肚子一定空空的。”

  “我有吐?”

  “是的!从的士下来,你就狂吐个没停。”听到周军这样说,我觉得很不好意思,也过意不去。

  “不好意思,有没有把你弄脏了?”

  “没有。我问你住在哪里,你又不说,所以只有让你睡在我这了。你不会介意吧!”

  “我谢你都来不及,要不是你去帮我付帐,我也许都回不来,还让酒巴以为我吃霸王餐。真的,谢谢你!”

  “你今天能不能去上班?如果不行,就休息一天或半天吧。”周军关心地问。

  “我刚要同你说,能不能让我请假一两天,我感觉很累,想休息一下。”

  “好的,身体要紧。”周军说,“不过,你也知道,最近公司在赶货,较忙,感觉身体好点,就来上班。”

  “我会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周军,以前刘小姐的房间有人住了吗?”

  “没有。”

  “那能不能让我住几天?我可以算房租。”

  “你住吧,要住多久都行,我以前不是叫你搬来住吗,房租不用,因为那是公司出钱租的。本来你不来住时,我想退掉。后来想到,放暑假时,我太太和孩子就会来,多个房间也方便些,才没有退。”

  “那谢谢你!”

  周军把那个房间的钥匙拿给我,然后就去上班了。

  我不想回去住,是因为我不想见到小可,也不想看到尹健。我不想听他们的解释,所以我要让他们找不到我,我要让小可和尹健担心,愧疚,后悔。

  其实更主要的,是我不知要如何面对他们,所以我只有选择逃避。

  “安心,你怎么啦?安心……”是谁在睡梦中叫我?好像是尹健的声音,好像又不是。

  “安心,你醒醒,安心……”梦里有人一直在叫我,我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却怎么也睁不开眼。于是就拼命地摇头,想清醒过来。只是不管怎么努力,还是睁不开眼睛。

  等我醒来时,已是晚上九点多了。周军看到我醒了,就倒了一杯温开水给我喝,然后说:“安心,现在好些了没有?”

  是的,现在好些了,头也不痛了,身上的肌肤也不会那么滚烫了。

  “嗯,好多了。”我虚弱地回答。

  “你发烧到39度,我已叫了医生为你看病了,并喂你吃药了,还打了一针。”

  “打了一针?我怎么不知道?”我吓了一大跳。

 “是的,打了一针,不然哪里能退烧得那么快。”

  想问是男医生还是女医生为我打针,却又不敢问,怕周军笑话我,生病了还计较那些。

  “安心,来,吃点稀饭,你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医生说,再不吃,就得挂瓶点滴了。”茶几上放着一个保温瓶,周军装了一碗稀饭,然后端到我面前,叫我吃。

  接过稀饭,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感动周军对我的关心和照顾。在我生病的时候,却是周军出现在我身边,真的意想不到。眼泪忍不住要滴落下来,只好一直低着头吃稀饭。

  “安心,你晚上还是睡在我的房间,我过去那个房间将就一个晚上。”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是轻点头,并说声谢谢。

  我失踪了一天一夜,小可找过我吗?她为我担忧吗?尹健呢,他此时在做什么?他找过我吗?还是巴不得我消失不回来,他好和小可天天缠绵做爱!

  一天之间,爱情友情全离我而去;一天之间,我的世界全变了模样。

  我睡了一会,醒来,看到电视还开着,周军还没有睡。我起来上卫生间,然后想倒水喝。周军过来帮我倒水,我喝完后,继续上床躺着。

  “安心,”周军坐在床边,轻轻唤我,他用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很温柔地说,“烧退了。”

  “嗯。”我不敢动。

  周军的手没有放开,他的手沿着我的脸颊滑动,轻轻柔柔。喝过酒的周军,眼里有欲望在燃烧。看我没抗拒,他就把脸贴在我的脸上,然后紧紧地搂住了我的身体。我无法动弹,全身似火在燃烧。我慢慢地闭上眼睛,任周军吻我的脸,我的唇,任周军把手伸进我的衣服里在肌肤上来回游走,探索。

  欲火燃烧至沸点,正欲沉沦,突然间眼前出现了尹健和小可纠缠的身体,心里没来由一阵疼痛。我忍不住推开周军,然后跑进卫生间,反锁在里面。

  我倚靠在门上,控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我以为尹健可以和小可睡觉,那我也可以跟周军睡觉,我觉得这样才是公平的,却发现做不到。在最后一刻,眼前浮现尹健和小可纠缠在一起的身体,而我的心里只是疼痛,我的身体抗拒着周军的身体。

  记得看过一本书上说过,如果一个女孩没有喜欢上一个男人,那么她就不会轻易把身体交给男人,因为女孩是有爱才有性,不像男人把性和爱分得那么清楚。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分不清尹健到底是喜欢小可的身体还是小可这个人,分不清小可是不是喜欢上了尹健。

  这些是我不敢面对也是我不想面对的事情。可现在,我知道我无法逃避了,因为我得找住处。其实我也知道公寓我是不会再住下去了,不管怎么喜欢那房间,不管怎么喜欢那房间里的一切东西,我都不会再住下去,因为我无法忘记曾看到的那一幕。

  刘小姐的房间看来也不能住了,因为现在我连周军也无法面对了。或许,我可以搬到公司的集体宿舍去睡,回到从前,那种简单和单纯的上下班的生活。

  做了决定之后,感觉心里也轻松了许多,然后就开始睡觉。做了一些七七八八的梦,醒来只记得依稀的影像,却想不起梦的是什么。

  我并没有搬到公司宿舍去住,也没有到周军那里住,我只是离开了那个城市。我以为,我离开以后,小可和尹健一定生活在一起,却没有想到,在我离开之后,听说,小可也离开了尹健。

  后来,我才知道,小可只是想让我离开尹健,因为她知道尹健有老婆,也知道我很爱尹健,明知他有老婆,还是无法离开他。所以,她才故意勾引尹健上床,目的就是要我离开尹健。

  有些事情总是在过了很久之后,才知道真实情况,也才明了其中的道理。有些友情并没有失去,有些爱情也没有失去,只是当时并不知道而已。

  爱之所以不能继续是因为没有爱的条件,友情之所以会失去,是因为爱情蒙蔽了当时的眼睛。

  • 外资银行向市民开放人民币业务
  • 今年首季沪银行贷款新增超历年
  • 风雨难阻上海车展火爆人气
  • "五一"飞香港买机票送旅游
  • 上海钱柜等年内开缴KTV版权费
  • 26—35岁男性健康不及女性
  • 六万人挤爆相亲会
  • 走进科学:揭开半夜"鬼"拉灯之谜[组图]
  • 国学大师文怀沙郑州开讲:骂河南就是骂娘
  • 于丹签售被搅局 现场有人高喊"于丹认错"[图]
  • 女大学生与大款同居 沦为生育工具生子后遭弃
  • "伟哥"可防高山症?台湾登山客钟爱"秘密武器"
  • 博士仍感觉三十难立 竞争激烈使立业成本加大
  • 明星经营餐厅大曝光
  • 香港男子连刺深圳"二奶"13刀 致其重伤[图]
  • 河南初中女生宁当按摩小姐 也不愿回家上学
  • 商家搞脱衣促销惹争议 妙龄女着内衣购物
  • 黑市赛车地下狂飙 直击非法改装竞速赛[图]
  • 男白领按百富榜排名专门敲诈女富豪 4人遭勒索
  • 口述:街上风尘女是我初恋女友 白头到老不幸福
  •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更多
    排行  
    学生组建同性恋关爱组
    广西群鳄吞食小学生
    男子轮奸妇女逼迫卖淫
    男孩遭鳄鱼吞噬经过
    壮汉狂踢女调度员下身
    色情网站风艳阁被查封
    娱乐城小姐揽客全武行
    岳阳闹市万人聚众赌博
    ……>>更多
    口述实录  
    爱情褪去防卫的外衣
    这个黑锅我来替你背
    那一场错乱迷情
    六年换来一刻肌肤相亲
    恋爱AA被索分手费
    我给了婆婆一记耳光
    网恋夺走了我的初夜
    初夜:男人一时女人一生
    流产后爱情也走了
    强势女人败给爱情
    租妻七十二小时
    谁是最疼爱你的女人
    一定要嫁给最爱的人吗
    寂寞成长的孩子
    新郎和女大学生私奔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