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洞房之夜 我们就分房间睡
2007年4月29日 09:46
来源:国际在线 选稿:谢婧
  用我妈的话说:从小,我就是个各色孩子!

  小时候的我,似乎很独,从不合群,也没有朋友,一个人摆积木,竟然就能不声不响地消磨一个下午,安静得就像根本没有我的存在。妈妈常发愁说:“你这样的孩子,将来肯定是不招人喜欢的,又是个女孩子,唉!”

  那时并不明白妈妈的一声叹息里究竟蕴涵了什么,直到长大后,那声叹息如同谶语,将我重重裹挟。

  我像所有的女孩一样念完了该
念的课程,谋到了大致说过得去的工作,一向独立的我,25岁了还没有正式谈过恋爱,妈妈为此很揪心,恨不得在我脑门上贴标签,上面写着:“此女待嫁!”

  不是我不想谈,只是,我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直没有到来。

  也按照父母之命去相过好几次亲,总是无果而终。妈妈急了:“再这样下去,你妹妹都要赶你头里结婚了!”妹妹小我两岁,与男友感情稳定,尤其是准妹夫比她大6岁,自然常常催着她尽快完婚,而家人的心愿自然是先嫁了大的,再嫁小的,我的迟迟不婚,有些耽误妹妹。

  转眼已27岁,妈妈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年内再没动静,她就先操办妹妹的婚礼了。这一点,我倒是没有异议,因为我对那些“老礼儿”从来就不讲究。

  3年前的秋天,妹妹披上嫁衣做了新娘,我们姐妹的感情一直很好,所以,妹妹执意让我做她的伴娘。

  也是在婚礼上,我认识了伴郎小威,他是妹夫的同事,很潇洒很干练的小伙子,年龄比我还小一岁,行事却成熟得多。看着他为妹夫挡酒解围,真是省了我不少心。客人见灌不倒新郎,转而把目标对准小威,他也酒到杯干,很仗义地喝了个酩酊大醉。

  到后来,我这个伴娘不得不扶着伴郎去休息室,谁知他一进去就哭了起来,可把我吓得手足无措,想哄他又不知如何开口,毕竟,一个大男人像个孩子似的在我面前哭,还是第一次碰到。在他含混不清的叙述中,我大致明白了,他在大学相恋四年的女友,一毕业就找了个高枝飞走了,而且这件事所有人早已耳闻,只有他,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他受不了这个打击,每每醉酒后,都分外痛心。

  我把纸巾一张张递给他,心里满是疼惜,因为我知道,他流露的是真性情。一个男人,肯为一段逝去的感情哭泣,真的很让我感动。

   说好的婚事要泡汤

  小威第二天酒醒后,隐约记得自己曾经出丑,找到妹夫问究竟,得知是我照顾他,非要找我道谢。几天后,他请我和妹妹妹夫一起赴宴,在饭桌上妹妹开玩笑:“那天你俩还挺般配呢,要不你俩谈谈吧!”一句话说得我俩的脸都红了,突然发觉原来我真的对他心动。

  于是,我们开始了恋爱,他很细心,每天早上给我mornning call,中午督促我按时吃饭,因为我说过自己经常误了吃饭,晚上若没事,他会来接我,然后陪我一起慢慢走回家,就这样简单地爱着,居然也感觉特别浪漫。

  我们见过了双方父母,并且很顺利地过关了,他父母在没见我之前,听说我比他还要大一岁,本来是不太同意的,架不住他态度坚决,又考虑到上次失恋对他的打击,实在不忍拂他之意。等他父母见了我,觉得我各方面还不错,于是满心欢喜地接纳了我,

  谈了快一年,妈妈把结婚提到日程上来,并且跟他的父母商议过好几回了。我这时感受到待嫁的喜悦:一切都是充满生机的,生活那么美好,幸福就在眼前。

  就在我们决定了要结婚的时候,我感觉他明显迟疑了,至少,不像以前那么细致地对待我了。有时跟他说点什么,他还会走神。最记得有一次去看家具,临去之前他突然说改天吧,我说已经请好假了不好再改,他只得陪我一起去逛。一路上他频频看手机。我忍着,没有问他。终于,他的手机有了短信息提示,他迅速拿起来一看,然后不容置疑地跟我说:“单位有急事,你自己先逛逛吧,我得走了。”就这样,他扔下目瞪口呆的我,一溜烟走远了。

  我真的很生气,并且下定决心不主动理他。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他始终没有音信。我还是没沉住气,主动给他打了电话,他语气冷淡,没有任何解释,只说,过两天会来找我。

  忐忑不安中,一个星期过去了,他终于出现。积攒了多日的气愤却在见到他那一刹那消于无形——他几乎瘦了一圈,脸是铁青的,胡子碴也罕见地支棱出来,明显有好几天没休息好了。

  我问他怎么回事,问了好几遍,他才抛出一句:“对不起,我们不能结婚了。”

  隐忍下的婚礼

  结婚请柬都已写好,他却在这个时候说不结婚了。别说我受不了,就是双方的老人也接受不了这个打击啊!在我的追问下,他终于道出实情——前女友与“高枝”的恋情结束,又想回头找他,却得知他即将结婚的消息,于是天天纠缠。开始他还想瞒着我,悄悄把这事处理掉。不料,那女孩见他执意不肯回头,竟发来消息要寻死。那天我们买家具,他收到的正是女孩的短信。

  他说女孩性子很烈,以前跟他谈恋爱时稍不顺心就闹得天翻地覆,折腾他还不够,还要折磨自己,他就只能乖乖就范。这次也是一样,女孩果然吞下几十粒安眠药,还拿刀在手上划了一道子,幸亏划得不深,送到医院只是洗了洗胃便没事了,可他还是怕,万一女孩就此丧命,他真是百口莫辩了。所以这几天他一直陪着她,直到那女孩的父母从东北赶来。

   他讲完后,我长久沉默。最后,我态度坚决地表示:“婚一定要结,不然大家谁的脸上都不好看。至于你和她,我给你时间处理。”他想了很久,大概也确实找不到更合适的办法,只好同意。可是我的心里,却像吃了苍蝇一样难受。一个女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婚礼,竟然是在如此勉强的状态下进行的,我们更像完成一个合同,而不是一份婚姻。

  婚礼如期举行了,他根本不用伴郎替他挡酒,反而主动见谁跟谁喝,后来客人们看情形不对,都不跟他喝了,他还一个劲儿地要干杯。我虽然就在他旁边笑着,心里却一片苍凉。新婚第一夜,他是被几个朋友搀回家的,朋友走后,我把他安顿在卧室的大床上,自己拿了条被子到客厅,在一张长沙发上辗转了一夜,新婚幸福,曾经离我那么近,而现在,却又那么远!

  我们之间横亘着他的影子情人

  可能是我小时候的“独”劲又上来了,我们虽然结了婚,我却一点也不想干涉他。我知道他的前女友就像个影子一样生活在我们中间,甚至她能左右我的心情。因为,我很清楚他接的哪个电话是她打来的,他说的单位聚餐其实是跟她在一起吃饭,甚至,他会利用出差的机会早走晚回,这些,他以为我不过问就是不知道,其实,我心里明镜一样,只是我很失望,只是我不愿说破。

  我把一切都闷在心里,不敢让任何人知道,尤其不敢让自己的家人知道。

  结婚两年了,他对我尊重有余,亲近不足。我们都知道横亘在中间的是什么,我也特别希望有一天他能对我说:“我把一切都处理清楚了,我们好好过吧。”可是他没有,他只在一次酒醉时“质问”过我:“你怎么就那么坚强?你怎么就什么都不在乎?你根本就不需要我吧?至少,你不像她那样需要我!”

  他越是这样说,我越不可能软化态度。也许我太执拗,也许我太爱自己。妹妹对我们的事略知一二,她曾经说我愚蠢,说我拱手把自己的丈夫让给了别人。想想可能真是那样的,假如,他能看到这篇文章的话,我希望用这种方式告诉他:“我并不是不重视你,而是,我希望你给我重视你的空间。”

  后记

  有人说,现在的女人已经用不着再做小鸟依人状了。确实,她们独立、自信、完全可以支配自己,感情已不必是生活的全部。

  可是,缺失了贴心的爱情,总是女人生命中一份难以弥补的疼痛,再坚强的内心,也会有空寂落寞的时刻。何况,家不是讲理的地方,婚姻里,又何必事事分出对错,时时讲究高下?

  只要有爱,退一步月朗风清。

  • 上海"空中警察"明年上岗[图]
  • 沪一男子被地铁列车拖带受伤
  • 杜莎夫人蜡像馆"惊悚屋"开业
  • "视频简历"竟录成超女特训营
  • 上海车展落幕 卖车卖了1个亿
  • 黄金周公交部门启动应急预案
  • "快乐男声"麻辣点评录
  • 包工头假冒中组部处长 狂骗"四川第一贪"50万
  • 《千手观音》演员被传夜店陪酒 艺术团否认
  • 近千白领参与减压活动 上演"人肉多米诺"[图]
  • 杭州相亲会"急嫁女"成主力 青睐"四有"男人
  • 全国新人选秀大赛被曝内幕:晋级一轮交100元
  • 狡诈女汉奸 男装丽人川岛芳子生死谜[图]
  • 绑架女网友拍裸照
  • 四川男子猥亵女大学生 沉迷色情露阴寻快感
  • 公交车上播放露骨"性爱"节目 遭乘客抗议
  • 广东开平出现冥婚介绍所 帮死人介绍对象
  • 女印佣强吻13岁男孩 被判涉嫌非礼罪判囚两周
  • 两男子冒充香港大学生杭州诈骗 专骗年轻姑娘
  • 口述:洞房之夜我们分房睡 我的女友有座"断背山"
  •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更多
    排行  
    少年深夜视频裸聊[图]
    女子开宝马撞死小贩
    女演员自爆遭潜规则
    死亡笔记本走俏市场
    10类经不起诱惑的女人
    女子丰胸乳房变方形
    普洱茶价上涨数十倍
    你未知的人生数字
    ……>>更多
    口述实录  
    洞房之夜我们分房睡
    我的女友有座"断背山"
    结发恩不及一朝露水情
    他和无数女孩玩蒸发
    娇妻与娇妈我左右为难
    谢谢你不肯为我离婚
    骑在单车上的16岁
    柔弱前妻我要保护你一生
    我与学生13年的苦涩恋情
    假如你右耳能听见我的爱
    我同时和两个美女恋爱
    我在性派对尽情享受
    老公却总管不住自己的腿
    悔不该20年后再见他一面
    爱情褪去防卫的外衣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