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母亲病重 长发女孩网上卖1.5米辫子救母[图]
2007年5月10日 07:06
来源:青年周末 选稿:谢婧

 

image

图片说明:网友贴出阿贞以前的选秀照片

image

图片说明:今年4月熊倩病倒后,身披1.5米长辫的女儿阿贞在照顾母亲今年4月熊倩病倒后,身披1.5米长辫的女儿阿贞在照顾母亲

    一个名为《长发女儿欲卖辫救记者妈妈》的网络求助帖子,在天涯、西祠等诸多网站引发争执。曾因为打“一分钱官司”而闻名的广西女记者熊倩近日突患重病,17岁女儿在网上发出求助信,宣布出售自己长达1.5米的辫子,价格2万元。这个还在读高二的女孩,准备以此来“救救我可怜的妈妈”。

  就为了这篇帖子,发帖者跟网友和版主,以及网友与网友之间,都发生巨大分歧,甚至是爆发带有赤裸裸人身攻击的争吵。一些希望此事水落石出的网友则要求看到病人的病历等个人资料,但被求助方以妇科病不便言说、尊重病人隐私权而拒绝。

  一个本来没什么问题的网络求救行为,为何偏偏没获得多数网友的信任?首先该保障的,究竟是求助者的隐私权,还是大众的知情权?

  医院证实阿贞母亲身患重病

  17岁高中女生上网发求救信

  5月3日,一个署名“阿贞”的网络求助信,出现在某新闻人QQ群、天涯社区、西祠胡同等网站。该信在天涯“传媒江湖”版发布后,短短三天就引来上万次点击,300多篇跟帖。

  “我叫阿贞,今年十七岁,是广西柳州市的一名高二女生。我的母亲熊倩原来是柳州人民广播电台的记者……”根据阿贞的叙述,她的母亲就是曾以“一分钱官司”引起人们关注的那位女记者。

  这封求助信写道:“2007年4月9日晚上22时,妈妈因为失血过多晕倒了,送到医院检查后,发现妈妈身上生瘤,伴发腿部血栓,高烧不退,并开始大出血……

  “现在最需要的就是钱,可我还上学,我该怎么样去给妈妈找钱医病,家里外公和亲朋好友借来的钱治疗止血和发烧都用完。有好心人的捐赠,第一期治疗才能继续。可是到目前为止,在医院里用去的费用已达1万4千元,最重要的手术还没有做……

  “医院不停的来催交医药费,我不想给妈妈压力,每当医院财务把医疗费用清单拿到病房来时,我总把单子收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妈妈看到了,更加会揪心。而每天的医药费都要好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卖长辫是不想不劳而获

  “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能借的都借了,手术费还是没有着落,听说有卖血救母甚至卖身救母的,我怦然心动。我还是未成年人,不可能那样做。”为了筹集这次的两万元手术医疗费用,阿贞说,她只有出卖自己那条1.5米长的辫子,也是一直以来被她视若珍宝的辫子。

  这封写于4月28日的求助信,在讲述了小女孩自己的想法后,还注明妈妈住在广西柳州市人民医院,并留下了自己的联系电话和银行卡号。

  为什么不直接进行求助,而是要想出“出卖辫子”这个办法呢?电话中还明显带有稚音的阿贞对记者回答:“我不想不劳而获去求助。这条辫子可能对别人来说没什么价值,但对我意义重大。妈妈经常帮助别人,家里几乎没有什么积蓄,这笔昂贵的手术费用该怎么办?我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医院证实:她住院的确花费不少

  5月7日中午,广西柳州市人民医院妇科一名姓刘的值班护士告诉记者,熊倩确实是在她们那里住院,刚刚才从血栓科转移到妇科病房的39号床位,目前还处在抗原和纠正贫血的治疗过程中,等恢复到一定水平才能做手术。

  5月8日早晨,柳州市人民医院医务科的陈大夫向记者介绍,熊倩除了患有子宫瘤之外,身体某处还大量出血。此前在医院的花费已达1万元出头,整个手术做下来,大概还需要1万多元的数目。但还要看熊倩本人的具体身体状况,这个数目也可能会上升到2万元以上。

  版主要求阿贞发病历  

  求助信被指疑点太多,网友冷嘲热讽几成一面倒

  然而,在5月3日该求助信发出后,接下来许多网友的反应,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对这封名为《长发女儿欲卖辫救记者妈妈》的求助信,第一个回复就是:“觉得这题目很欠扁……卖辫?又不是卖器官,很伟大吗?”

  网友“烟台山”说:“呵呵,什么辫子值两万呢?还‘只’卖两万?”

  针对帖子中提到熊倩收养了一名养女,一个网友更是出言讥讽:“不是还有个养女么,把养女卖了啊。”接下来虽然也有表示同情的,但怀疑和冷嘲热讽的跟帖占了大多数。

  为什么一篇求助帖,会引起如此“冷血”的反应?

  网友“烂酷子”的质疑,多少能说明一些问题:“我也觉得这篇帖子有很多疑点,首先是医保,作为记者不可能没有医保吧,这能报销很大一部分呢,为什么不用?其次,你妈妈作了这么多好事,电台领导不会不知道吧,在这种危急关头为什么不能帮一把呢,就算是捐助,也没有吗?最后就是阿贞的父亲了,他是作什么工作的,为什么文中没有提到,就算是离婚了,看见妻子现在患了重病,怎么能坐视不管?”

  而在阿贞的这封求助信中,的确很难找出回答以上这些疑点的明确资料。

  版主要求阿贞发病历

  “至少她该把病历拍个照片,发到网上来,这样也好让我们相信。”曾多次发帖质疑此事的网友“烟台山”这样对记者说。

  “烟台山”是山东烟台一名姓蔡的网友,当记者就此事联系到他,他毫不犹豫的说自己当时看到这封求助信,第一感觉就是怀疑。我希望这种事情得到关注,但不希望自己被欺骗,也不希望别的网友被欺骗,所以我从里面找出了一些可疑的地方来,一一回帖。

  “她怎么才能让我相信?比如说病历,她可以拿数码相机拍一下,让我们看看,或者有其他可信的证明也成。当时版主也向他们提出了这个要求,但是没有(病历)。”

  据烟台山说,以前在天涯上,确实有一些志愿者在进行网络救助的时候,会拿数码相机拍一下病历,然后传到网上来。这样能增加可信度,是一个可行的办法。

  不过,烟台山也对记者承认,他在连续发帖子质疑之前,自己并没有打电话确认过此事的真假。“因为那个号码是发帖者提供的,打过去对方肯定会说自己是。而且对方的电话有可能是高收费的那种生财陷阱,这些都让人不得不防。现在网络复杂,必须保持一定的警惕性。”

  阿贞:求助者也有隐私权

  发帖者:病人没授权让我发布详情

  无论是在论坛上跟其他网友对峙,还是接听记者的电话,帮阿贞在网上发出这封求助信的朱新民都显得火气不小。

  据朱自己以及熊倩本人的介绍,二人本来不认识,但因为同在一个新闻QQ群里,朱听说熊有难后,亲自赶到柳州探望,并帮阿贞在不少论坛发布此信。

  “病人也没有授权让我发布所有详细的病情。”朱新民说,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愿意捐款的,即便求助信写得再全面,那些人也不会去捐款的,他们纯粹就是想侮辱人。

  为什么这件事后来发展到了互相攻讦、几乎不可控制的这种程度?朱新民认为,是天涯的那个版主有相当的问题,导向没有导好。“他说让把病历发上来,正好那个女孩又在生病,也没有时间发东西,他就搞了那么一些东西,在背后说了很多坏话。”

  但一些网友认为,作为发帖的楼主,朱新民的态度很不好,呼吁募捐给人的感觉像讨债一样,反而吓退了不少想捐款的网友。对此说法,朱新民在电话中高声说道:“放屁!我要那么好的态度干什么?我又不是为自己求助,我是为别人求助,为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求助。以前网上有欺骗的例子,也不代表我就是这样的人啊。”

  一心想帮助熊倩的朱新民感到相当委屈,他说:“刚开始我也没那样写,后来是他们发了那些帖子乱搞,我也是被他们那些帖子给激怒了。我没有义务去回答他们的那些问题。”

  “但是作为潜在的捐助者,网友应该可以要求提供更详细的资料吧?”记者又问到。但朱新民此时的情绪仍处在对此事的愤怒之中,他不愿继续回答记者的问题,中途挂断了电话。

  女儿:求助者也有隐私权

  还在上高中的阿贞在知道网上的那些质疑和攻击的帖子后,同朱新民一样也感到很不解。

  “对于一个病人,也应该尊重她的尊严,尊重她的权利,对吧?公开病历,是对病人的不尊重。而且医生也不会让我拿病历公开。”阿贞这样对记者解释。

  家属能否对病历拍照?柳州市人民医院医务科的陈大夫对记者说,他们一般是要求家属在办理一定的手续后,可以对病历的有限部分进行复印。

  “你在写那封信时,为什么不留一些能证明这件事的信息呢?”

  “那个电话不是真实的吗?打这个电话就会知道了。还有关于妈妈的一些信息,在网上搜索都会知道的。”阿贞说,“人在医院,如果真的有心帮忙,打一个电话就可以查到,也不费多少事。”

  阿贞向《青年周末》记者介绍说,在她的求助信发出后,已收到了十来个人的捐款,有捐助上千元的,也有几十元的,但总数还不够做手术。“当时发那封信的时候,妈妈的情况很紧急,我一心想救妈妈,而且自己也赶上会考了,心里面很仓促,没有顾得上考虑那么多,就把这封求助信写出来了。”

  其实了解这个事很方便

  ID为“清阳温荷”的江苏南充商人王承志,已经为熊倩捐助3000元,他告诉记者,熊倩患的是妇科病,所以女儿阿贞不好在信中进行具体介绍。并且熊倩此前在家庭方面也出现过问题,这些都是作为病人一方不愿详细讲解出来的原因。

  “在天涯帖子发出来后,我也不能说一点怀疑都没有。很快就打电话给她的主治医生询问,进行验证。其实了解这个事很方便。这个事情不会有任何虚假的地方。熊倩这个记者我看过她的报道,真是非常不容易。我蛮佩服的。

  “天涯上的那些回复帖子,我看了那些风凉话,真是觉得现在的人怎么连起码的良知和信任都没有了。难道真的是到了不分青红皂白到处质疑的地步了吗?”

  至于朱新民本人,王承志解释说,朱的老婆最近出了车祸,他还没来得及处理。此外还碰到了一些别的事情,再加上有一些人乱怀疑,就有些情绪化了,觉得人家乱怀疑是对他的侮辱,所以就有些着急。

  当事人熊倩曾打“一分钱官司”

  为报道当地灵声信息台“诱导青少年打热线电话赚取利润”,1999年底时任广西柳州市广播电台女记者的熊倩在采访过程中,被柳州市柳北区民政局马晓明局长(女)“强令交出采访录音带”。两人因此产生冲突,导致熊倩被困该局长办公室达2个多小时。2000年2月2日,熊倩一纸诉状将该局长告到法院,要求公开道歉并赔偿精神损失费一分钱,这就是曾被媒体广为报道的“一分钱官司”事件。递交诉状的5个月后,熊倩被自己所供职的广播电台“精简下岗”。有网友推测,在熊倩下岗后,其丈夫也离开家庭,而这可能就是熊倩不愿透露的个人隐私之一。

  据熊倩说,她在柳州广播电台工作了两年,当时还没开始办医疗保险,后来离开后去了一家报社,也没办过。近一两年来,她不属于任何一家正式单位,更无医保一说了。

  版主:发帖求助者根本不懂网络

  熊倩:如果我知道,就不会让女儿到网上发帖

  “我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妈妈,是后来别人告诉妈妈的。”阿贞说。

  5月7日晚,卧病在床的熊倩接通了记者的电话。“这个小孩子在网上求助,她有她的想法,但我当时不知道,否则我就不会让她这样做,不会让她发那个帖子了。”

  因为熊倩觉得这事发出去以后,影响不好,让人感觉很夸张。“别人会觉得是炒作。其实她是很单纯的一个小女孩子,她不会想到会导致一些是非,不会想到会有人来漫骂声讨,她不会理解。”母亲这样评论自己的女儿。

  至于帮忙发帖的朱新民,熊倩说自己很感激他。“他听说这件事之后,就飞到柳州来看我了。当时我很虚弱,躺在病床上,连杯茶都没让他喝。他回去的时候正是五一黄金周,没有买到座票,是站着回去的,让我很难过,这个人真是太好了。”

  熊倩也对《青年周末》记者表示,她家里的一些事情的确属于个人隐私,不便透露。

  天涯版主:他应该了解一些基本的网络规则

  “我跟他之间几乎没法沟通,而且他根本就不懂什么是网络,更别谈网络救助。”天涯“传媒江湖”的“越泡越开心”版主(以下简称“泡版”)这样评价发帖人朱新民。

  据该版主介绍,天涯网自从2005年的“陈易卖身救母事件”后,各版对此类网络求救的帖子都非常谨慎,一般会有一套大致固定的流程。也就是版主看到帖子后,会尽量跟发帖人联系,要求对方提供病历等资料,以确认其身份,并进行公示,等等。

  “这样做也是为了让有心捐助的网友放心。只有别人对你放心,他们才可能捐助。”泡版说,这套操作办法虽还没形成固定的成文规范,但已经可以说是约定俗成。现在天涯基本上每天都有这样的求助帖子,一个月下来就有数百件,真真假假难辨,必须加以甄别。

  泡版说自己当时正是这样操作《卖辫救母》这个帖子的。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要求并未像他以前操作过的相似案例那样,获得相似的回应。

  泡版曾发短信给朱新民询问此事。但朱新民的回答是,他现在不在柳州,不仅不能提供病历,也无法提供实景图片。而阿贞也病倒了,正在打点滴。

  在无法确认的这种情况下,泡版既怕此帖有诈,又怕耽搁了真正的治病救人。只好采取了一个折中办法,那就是在该求助信的末尾附上一段文字进行“警示”。

  附注1:本文不是当事人亲自发的,而是采访阿贞的一位记者(指朱新民,编辑注)所发,我在联系这名记者并要求其给我发一份病历,可没有得到理想的答案……所以,请网友们理性对待。谢谢!

  此外,泡版还登录一个新闻QQ群,进行调查和询问,希望能获得一些关于事件真相的帮助。但是,他的这些做法,被朱新民认为是“在背后搞一些小动作”。

  对此,泡版有些啼笑皆非:“他既然发了这么一篇要求网络救助的帖子,就该了解一些基本的网络规则。”

  北京市慈善协会:个人隐私权应寻求公众谅解

  “网上的事说不好,谁知道真假?”对于网络救助行为,北京市慈善协会宣传部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丁女士这样评价。据她介绍,市慈善协会开办有自己的网站,用来吸纳接受捐款,但从没有接待过来自网络的个人救助申请。中华慈善总会对外联络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总会的状况与此基本一致。

  丁女士说,目前没有相关法规来对网络救助行为进行规范,这还是一个空白地带。如此看来,在此情况下,类似阿贞、朱新民等人在走网络救助这条路时,基本上处于现实中无章可循、网络上也只能自己摸索的境地。

  像熊倩这样的救助对象,如果因强调自己的隐私权,跟公众的知情权发生冲突怎么办?丁女士想了想回答说,他们自己在工作中要是碰到这种情况,首先会劝说该救助对象,强调公布其资料的重要性,如果对方执意不肯,则他们会向公众说明缘由,希望获得谅解。但后一种情况显然会影响捐助的效果。

  网友“烟台山”则认为,网络救助这种慈善行为很新,就应该依靠国家来规范,确保公正公开,而单纯依靠个人的力量去确认,既有现实身份的辨认困难,还可能存在种种误差。

  链接

  天涯“陈易卖身救母”事件:

  2005年,因母患重病,女大学生陈易以“卖身救母”的ID在天涯社区发帖求助,赢得广泛同情,收到了超过10万元的捐款。但不久,有网友发帖揭发陈易在学校穿300元的“耐克”鞋、戴500元的隐形眼镜。网友“八分斋”对事件的调查报告更是引发了救助真实性的广泛质疑。在此过程中,陈易不得已宣布暂停接受捐款。然而,就在“八分斋”调查手记公布后三天,陈易的母亲死在了手术中。网上的舆论立即反转,有人甚至尖锐地认为“陈易救母失败,某种程度上是天涯网友集体杀了人”。

  • 南京两美女将赴山东赛长发[图]
  •   2007年4月12日 07:00
  • 14岁男生拒剪长发自杀
  •   2007年3月15日 07:15
  • 女大学生为交拖欠学费 欲卖掉1米多长发[图]
  •   2007年3月22日 08:36
  • 沪指震荡中攀上4000点
  • 疯狂股民买病假单在家炒股
  • 今夏申城可能为百年来最长最热
  • 过"尝鲜期"D字头列车客流下降
  • 单亲少女偷遍上海20所中学[图]
  • 白领择偶:性格比财富相貌重要
  • "橱窗夫妻"玩艺术?
  • 母亲病重 长发女孩网上卖1.5米辫子救母[图]
  • 炒股和尚称炒股是时代产物 不悖佛家修行
  • 女孩开钢管舞健身学校 学员多是白领女性[图]
  • 长沙出现7888元全蛋宴 市民疑为商家炒作[图]
  • 精神病女电线塔上狂舞 围观者拍手叫好[图]
  • 网友自称农民征"哑巴新娘" 疑为温柔陷阱
  • 裸体主播选拔
  • 茶室原是卖淫场所 利用女色诱敲诈男子[图]
  • 工厂老板为父亲出殡 要求千名员工戴孝送行
  • 山西阳城电视台播"黄片" 画面中男女赤裸
  • 围墙坍塌致女子瘫痪失"性福" 起诉索赔120万
  • 女游客三亚遭教练摸胸续:猥亵嫌疑不成立
  • 口述:不珍惜令我失去了爱人 我帮老公付了风流帐
  •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春节全国各地都吃啥
    ……>>更多
    排行  
    做爱前男人十大恶行
    肇庆入室劫杀案告破
    他只是为了肉体欢愉
    肇庆杀人案6人遇害
    我拒绝老公的性要求
    广州艳舞艺人拒包养
    妻子捉奸险被丈夫掐死
    68岁老汉掉进借种陷阱
    ……>>更多
    口述实录  
    不珍惜令我失去了爱人
    我帮老公付了风流帐
    别做爱情中的女王
    第三者:请你学会自重
    他只是为肉体欢愉
    我拒绝了老公的性要求
    追忆:我的初识网友
    我逼妻子婚外情找安慰
    洞房之夜我们分房睡
    我的女友有座"断背山"
    结发恩不及一朝露水情
    他和无数女孩玩蒸发
    娇妻与娇妈我左右为难
    谢谢你不肯为我离婚
    骑在单车上的16岁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