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老公懒惰加疑心 我不敢轻易离婚
2007年6月1日 09:42
来源:申江服务导报 作者:冬尔 选稿:吴颖

  我买了两只口罩,
  做菜时就用口罩将自己的鼻子嘴巴封得严严实实;
  围裙口袋里还要塞两只塑料袋,以备“不时之需”。
  
  口述者:落英

  女

  31岁

  中
学教师
  
  4年前,意外怀孕令我和滨希不得不匆匆结婚。


  那时候,我总觉得自己与滨希还算是“门当户对”的———我是知青子女,滨希大学毕业后孤身留在上海;我在一所区重点学校当老师,滨希在一家事业单位好歹算是个“芝麻官”;我几年来积攒了一小笔存款,而滨希拥有一套小小的房子……


  得知我怀孕的消息,双方父母都催着我俩赶快办婚事。于是,我就这样迅速地成了他的妻子。


  (冬尔通常会将口述者约在报社附近的星巴克,因为那里的氛围更适合我们的话题。唯有落英,在听到“星巴克”时立刻犹豫了,轻轻嘀咕道:“那里听说很贵的,要么,我们去旁边的KFC吧。”而在此后的采访中,冬尔才真正明白了落英如此节俭的真正原因。)
  
  他完全忘记我是病人
  
  滨希的小屋成了我们的新房,我搬了过去,就这样开始了“蜜月”。


  习惯了单身的滨希什么都不会干也不愿意干,于是,大大小小的所有家务活全都包给了怀孕的我。我认了,心里还为他辩解———一个大男人,不干家务也没什么稀奇。


  怀孕初期的我妊娠反应挺厉害,完全闻不了油烟味,但是,我必须担负起买汰烧重任。我买了两只口罩,做菜时就用口罩将自己的鼻子嘴巴封得严严实实;围裙口袋里还要塞两只塑料袋,以备“不时之需”。而滨希呢,乐得看电视、打游戏,对于厨房的任何动静不闻不问。


  终于有天我患上了感冒,躺在床上实在起不来。我磨破了嘴皮好话说了一箩筐,滨希这才勉强起身进了厨房。可是才进厨房,滨希就开始不停歇地叫:“老婆,抹布在哪里?”


  “碗柜里,你自己找。”


  “哎,菜刀你放哪里了?”


  “案板旁边,看不到吗?”


  “哎呀,我懒得找!老婆你快过来,我们一起干吧!”


  ……


  实在拗不过他,最后还是我起身进了厨房,为自己煮了一锅粥,为滨希做了一盘炒面。滨希像是完全忘记了我是病人,边看电视边吃完饭后,他仍旧像往常那样迅速窝进了沙发。收拾厨房、清洗碗筷,当然还是我。


  (说起这些的时候,落英显得很委屈,忍了好久可终于还是呜呜哭出了声。“怀孕9个月,我的体重才增加了6公斤。而他呢,新婚一年倒是胖了近10公斤。”)
  
  我发觉自己太天真了
  
  就在孩子出生前两个月,滨希突然做了一个令我“厥倒”的决定———他辞职了。


  滨希是在某晚的饭桌上突然向我宣布的,他说单位里有人排挤他。“男人怎么可以忍气吞声?”当滨希得意洋洋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我抚着高高隆起的腹部,流着眼泪问滨希,将来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可滨希很快说服了我,因为他说出的理由每一条都像是那样具有诱惑力———网上店铺成本低、不需要太多钱;孩子出生后需要有人在家照顾,而他能当全职爸爸;他在家还可以学着做饭、做家务等等。


  但是很快我就发觉自己真是太天真了,首先,网络开店并非想象中的零成本,滨希决定开一家专卖旅行用品的网络小店。电脑更新换代、买数码相机、采购样品……店还没开张,短短几天里,滨希已经将我俩的所有存款都花得差不多了。


  而且,滨希根本不像是可以照顾孩子的那种“全职爸爸”。不上班以后,滨希每天要睡到中午才起,晚上我回家,总是看到他在看电视、打游戏,要么就索性去了朋友那里打牌,床铺乱得一团糟,早餐午餐的脏碗碟散落得到处都是,更别提帮忙做饭了。


  而那家所谓的网络商店,每月只有零星两三笔成交,利润更是不足百元。
  
  靠存款“坐吃山空”
  
  我们的女儿就是在这样一个境遇下出生的,妈妈赶来上海帮忙,可家里到处堆放着滨希采购来的所谓样品,妈妈只能每天睡沙发,一个月下来腰便直不起来了。女儿满月那天,我帮妈妈买了回家的车票,骗她说滨希已经请了保姆,这才把妈妈“赶”了回去。


  其实我根本没有能力请钟点工,更别提保姆了———休产假期间我没有收入,而滨希赚的钱根本还不够他自己花销的,我们只有靠着仅剩的几千元存款“坐吃山空”。


  为了躲清闲,我休产假的那段日子里,滨希很少待在家里。好在女儿还算挺乖,让我可以在她睡觉的时间里完成所有家务。


  我家在二楼,几乎晒不到太阳,我便常常把女儿的床褥和小衣服拿到楼下的空地上晒晒。有天我洗了一大堆床单、衣服晾在楼下,滨希回家时门卫对他说:“那都是你老婆洗的衣服,已经干了,你拿上去吧。”


  “我不拿。没事,一会儿她自己下来拿。”滨希回答。


  “你顺便拿上去,衣服那么多!”


  “我胖得很,拿不动。”第二天门卫把这事当笑话告诉我,还说:“你老公真享福,什么都不用操心。”我强装幸福地笑了笑,一肚子的苦水只能自己咽下去。
  
  我只好“缴械投降”
  
  重新上班后,我狠狠心为女儿找了个保姆,白天就放在保姆家。滨希依旧留在家里,他总是得意洋洋地告诉我网络小店赚了不少,却不肯掏出一分钱生活费。唯一一次我软磨硬缠地“讨”来600元,可他第二天就说没现金打车要回了100,第三天又说缺400元定金,过了几天还让我帮他买两张手机充值卡———我反而多付出了100元!


  整个家庭就靠我的收入苦苦支撑,大到女儿的尿布奶粉保姆费、小到去超市采购纸巾牙刷。有次家里的座机电话欠费停机,我故意迟迟拖着不缴话费;可滨希居然比我还有“心机”,故意天天当着我的面用手机煲电话,每天好不容易挂了电话还要嚷嚷:“这个月完蛋了,手机费要大大超支啦!”


  实在耗不下去,最后还是我“缴械投降”。


  女儿刚满两周岁时就被我送进了托儿所,再加上不用再买尿布奶粉,我终于每月有了些余钱。可滨希却永远像个长不大的孩子,渐渐地,连女儿都从言谈举止中流露出对爸爸的不满。


  几个月前的某天早上,女儿因为感冒天亮才睡踏实,为了让她多睡会儿,我没有像往常那样在上班前就送她去托儿所。我将女儿所有的替换衣服整理在枕头边,然后把熟睡中的滨希唤醒,嘱咐道:“8点你把女儿叫醒并且送她去托儿所,早点我就放在桌上,你只要带着交给老师就行。”滨希倒是爽气地答应了。


  可是那天中午我便接到了托儿所老师的电话,说女儿突然发起高烧。赶到托儿所一看我差点昏倒———女儿正裹在一条大毯子里,滨希早上只在女儿的睡衣外面胡乱套了个外套,根本连毛衣都没有给孩子穿!


  我流着眼泪抱女儿去看病,一路上,女儿嘟着嘴巴喃喃道:“爸爸坏,早上骂我……”
  
  他又添了新毛病
  
  最近滨希又添了样新毛病,那就是疑心。也许是脱离社会的时间越来越长,滨希总是疑神疑鬼。


  其实结婚4年来除了上班我很少出门,朋友渐渐都疏远了。可是每次出门滨希都会穷追不舍,他会给我的同事打电话确认我的行踪,还“教育”别人:“现在社会乱得很,你不要把我老婆带坏了!”几次下来,我几乎成了同事们的笑话。


  前几天我带着女儿回了趟安徽我父母家。人才刚到他的电话就来了,女儿接的电话,滨希竟然问:“到了吗?你们跟谁在一起?旁边有男的吗?”


  到了晚上,滨希的电话又来了,还是让女儿接电话,他又问:“睡了吗?你们晚上出去了没有?你妈都给谁打电话了?”我爸妈听了都感到奇怪,问我怎么回事?


  最后还是爸妈催着我回家,没办法,原定3天的行程只能匆匆结束。


  (落英说,这件事才是促动自己来“口述实录”的导火索。“我真的忍不下去了,可是为了孩子是不敢轻易离婚……”眼泪几乎没有间断过的落英,此时再也说不出话来。)
  
  

  • 9号线1期施工收尾7月调试
  • 今夏高温日可能超常年2倍
  • 2007房交会下周开幕
  • 卖房、拍车牌现行政策暂不变
  • 沪食用油库存充足市民无需囤油
  • 申城近3年来首次拉限电
  • 少妇拍人体艺术照
  • 领导台上发表讲话庆六一 孩子台下被暴晒[图]
  • 网友批章子怡舞姿 像大猩猩堪比芙蓉姐姐[组图]
  • 南京高三男生裸奔3公里 声称为高考减压[图]
  • 21岁男子和42岁女子大白天在草坪行"房事"
  • 雄性小猕猴被抛弃 钻进女主人裙子里[图]
  • 重庆武警得少林真传 可挥纸币断铅笔[图]
  • 章子怡舞姿像猩猩?
  • 悲情股民的灭门之灾:男子倾家荡产后掐死女儿
  • 孕妇公交车上制止盗窃被围殴 乘客冷眼旁观
  • 南京65岁老汉嫖娼 被卖淫女拍下裸照敲诈
  • 大学生自制网络证书恶搞 "郁闷证"风靡校园
  • 痴情男子街头摆玫瑰花 欲寻八九年前心仪佳人
  • 两初中女生手拉手投水 同学流言蜚语逼人走绝路
  • "股疯"再现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聚焦"猪宝宝"
    ……>>更多
    排行  
    民警被歹徒开车撞飞
    工商局书记被砍致残
    女孩七星酒店做服务员
    女童误把避孕药当零食
    女性不得不知3数字
    今天我裸睡
    军校生性饥渴找小姐
    先性后爱的婚姻幸福吗
    ……>>更多
    口述实录  
    那时花开,那时花落
    姐夫的魔爪毁了我一生
    新婚之夜他果真让我失望
    我当情妇七年
    相亲族 相见容易相爱难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我为了享乐出卖身体
    前夫带着孩子远走他乡
    遭遇一场没有灵魂的激情
    他的前女友住进了我们家
    带着女儿出嫁只是个梦
    我被伤自尊和别的女人上床
    6年60多个“女朋友”
    我不该只给她情人身份
    我比老公挣钱多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