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我包办不了哥哥的幸福
2007年6月1日 11:24
来源:武汉晨报 选稿:吴颖
  1988年冬天,湖北某个村落,一处简陋的小屋里。两个大人在和两个小孩子开会:“家里就是这么个情况,你们两个人的成绩都不错,可同时供你们读书是不可能的。”父亲很艰难地说出这番话,妹妹偷偷地瞄着哥哥,哥哥的脸上泛起红潮,沉默不语。另外三个小一些的孩子,正在旁边做游戏……

  我就是那个妹妹,那一天,16岁的我做出了人生第一件重大决定:放弃学业,外出打工供哥哥读书。记忆中那年的春
节,因为我的决定,久违的笑容回到了被累弯了腰的母亲脸上。一家人和和气气地过了个舒坦年。

  开年了,我就被村里的一个大姐介绍到城里做保姆。我是正月十六出的门,哥哥帮我把行李拎到车站。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我要上车了,哥哥突然紧紧拉着我的手说:“哥对不起你。”我努力地挤了一个笑脸给他:“你要好生读书,将来对得起爸爸妈妈。”

  第二年,哥哥高考落榜。他躲在同学家里不敢回家,还是我去把他喊回来的。

  他说他没脸见父母。我就给他讲我一年多在别人家做小保姆的经历,讲我每天都要给主人家的小孩洗尿片、做一家人的饭菜、洗一家人的衣服,这些我都不在乎,我最受不了的就是女主人的白眼和男主人不安分的手。虽然他们让我喊他们哥哥姐姐,但我知道他们不是。是哥哥,怎么会把手伸到妹妹的衣服里?是姐姐,怎么会怀疑妹妹偷抹了她的雪花膏?---我没有哭,哥哥哭了。他说他没有用,害我受委屈,害父母脸上没有光,我说,这些都不要紧,只要你还肯努力,我们大家都相信你。

  这是我们兄妹交谈最深的一次。哥哥回到家,父母已经听了我的意见,和颜悦色的对他,他心理上的负担小了一些,学习的劲头也就更足了。一年之后,他把录取通知书捧到父母面前,我父亲在家里大宴宾客,并且当着众人的面把第一杯酒敬给我。

  所有的人都觉得我是家里的救世主,哥哥更觉得我是他一生一世的恩人。

  家庭会议选择儿媳

  哥哥做了大学生,我继续做着保姆,只是换了一家。我的新雇主是一个老太太,老伴去世了,儿子女儿都在国外,她本人很有知识,家里也没什么杂事,就是单纯的一日三餐,她甚至连衣服都不要我洗,说自己动手,手脚也会灵活一些。

  这是一个改变了我命运的老太太,她鼓励我利用晚上的时间上夜大。老太太很真诚地说:“你总不能一辈子伺候人吧。”

  我的人生换了一种活法,我每天早上拿了牛奶就跑步和晨读,晚上做完饭匆匆吃几口,就背着书包去附近一所大学。在那所大学里,我认识了和我有着同样际遇的小保姆菊欢。菊欢比我大一岁,是逃婚逃出来的。她坚信只有知识才能彻底地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惜每月少拿一百元的工资,换得一个读书的机会。我们从对方身上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我们相依为命地度过了读书的四年时间。和菊欢在一起,我说得最多的就是我哥,我以他为荣,说他时的表情,就像他是我雕琢出来的一件产品。

  “我哥又拿奖学金了。”“我哥又考前十名了。”“我哥又发表了一篇文章。”……终于有一天,我神色黯然地对菊欢说:“哥把他的女朋友带回家,是个上海女人,像个娇滴滴的公主,这种女人以后怎么持家?”从电视剧和小说里,我看到了太多,乡下男人娶了城里女人后的悲剧。中国的传统是上嫁下娶,这样所有人的心态才能平衡,心态平衡了才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所以我不看好哥哥和那个上海姑娘。

  打心眼里,我觉得菊欢和我哥很配。菊欢和我是一种类型的人,刻苦上进。菊欢也拿到了大学文凭啊,虽然比哥差一个档次,但是他们有着共同的出身和背景,就像两棵树,有着共同的土壤。春节,我让逃婚在外有家不能归的菊欢和我一起回家。

  母亲对菊欢一见如故,还说要认她作干女儿。我笑着让她别忙,然后把母亲拉到一边,问:“菊欢和那个女人比怎么样?”“哪个女人?”“哥带回来的那个啊。”母亲瞬间明白了我的意思,更是笑得合不拢嘴。

  那年春节,我们又开了一场家庭会议,召集人是父亲。父亲对哥说:“你是一个男人,凡事不能只为自己考虑,上次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子,中看不中用,我们这个家,需要一个持家的女子来接替你的母亲……”

  哥哥一直低着头,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

  “我觉得菊欢和你很配,我问过她的意见了,她对你印象不错,你试着和她相处一段时间。”我用大姐姐的口吻对哥哥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是以这种口气和他说话的。

  

  年快过完了,哥哥答应了我的要求。他拉着我去小河边散步,他说他知道他欠我很多,他也知道我和菊欢亲,他会把菊欢当妹妹一样照顾的。他不会让父母失望。哥哥的态度很诚恳,我以为这是一个成熟男人的表现。

  1996年的春节,菊欢嫁给了哥哥。哥哥在上海做白领,菊欢在老家带孩子,照顾老人。我和我的家人都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的,男主外女主内,再正常不过了。谁也没有问哥哥,他和那个上海姑娘是怎么了断的。

  哥哥终于有了外遇

  哥哥有外遇,是2002年的事。菊欢参加完我的婚礼,吞吞吐吐地告诉了我。因为一直以来,我想要嫁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所以我拖到很晚才嫁,而菊欢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看上去,她要比我老十岁不止。

  我很震惊,我没有想到哥哥会是这样的人。有备而来的菊欢把一堆证物摆在我面前,其中包括哥哥和那个女人的合影。“你别急,我去劝劝我哥。”我以为,只是哥哥一时糊涂,他是会回心转意的。没有想到,当了领导的哥哥哼哼哈哈地应付着我,我搬出从前、搬出父母,搬出家庭、道义和责任,他急了:“你们有谁真正为我想过?这么些年,我活得好累,连身边的女人都不能自己挑。读书上学有什么好的,我不如那些在村里的童年伙伴活得轻松。”我很震惊,这些话字字句句敲在我的心上。

  我愣了好久才说:“菊欢,不也是当年你自己选择的吗?”“那是因为我觉得我欠你的。你为我做的牺牲太大了。”“好,我问你最后一句,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她有很多的不好,在很多方面不如菊欢,可她是我自己选择的。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遇到的合适的人。”哥哥的眼里有久违的憧憬在闪动。

  我终于知道了哥哥心里是怎么想的,却根本不能理解他。我牺牲,是希望他过得好。我把菊欢推到他面前,也是觉得她更适合于他和我们这个家。如果不喜欢,何必要强迫自己呢?听了我的困惑,菊欢说:“也许这些年他一直活得很自卑很压抑,特别是在你面前。”

  我的婚礼举行之后,哥哥回上海,菊欢返乡下,我留在武汉。分别送走他们,我悲哀地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谁也管不了谁的。

  哥哥的家还是散了

  此后,菊欢再也没有在我面前说起哥哥的不好。我偶尔问起他们的情况,她含糊地搪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这么过。”

  万万没有想到,在菊欢一忍再忍的情况下,他们的婚姻还是不能风平浪静。去年下半年,哥哥开口找我借十万块钱,说是和几个朋友做生意,让我先别告诉菊欢,不想让她操心。我爽快地凑足钱给了他,直到事发,菊欢才告诉我,哥哥把钱都拿去给了外面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心是填不满的欲沟,为了留住她的人和她的心,哥哥不得不挪用了公款……

  哥哥被判刑的消息,是菊欢在电话里告诉我的。判了七年。我不敢把这个消息告诉父母,他们在他身上寄托了太多的希望,他们一直以为他是我们家最争气的,还是让他们活在希望中吧,多一天是一天。

  这几天我常常被噩梦惊醒,总是梦到菊欢哭得肿肿的眼睛和哥哥憔悴的神色。老公像哄孩子一样拍我的背。“不怪你,这是命运的安排。”

  我问菊欢准备怎么办?她说,她心底里一直是喜欢我哥哥的,只是一开始就觉得配不上他,后来也明白自己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所以就更加安静地做他背后的女人。她愿意等。

  我陷入深深的自责,我甚至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去见哥哥一面。即使见面,又应该说什么呢?如果当年我没有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他,他是不是可以避开这场牢狱之灾呢?有一点可以肯定,他的日子至少会过得相当平和。

  等到自己逐渐长大,才明白有些事情是别人无法包办代替的,哪怕是出于好心。我折腾了17年,好心办了坏事,把好端端的一个家折腾散了。

  • 9号线1期施工收尾7月调试
  • 今夏高温日可能超常年2倍
  • 2007房交会下周开幕
  • 卖房、拍车牌现行政策暂不变
  • 沪食用油库存充足市民无需囤油
  • 申城近3年来首次拉限电
  • 少妇拍人体艺术照
  • 领导台上发表讲话庆六一 孩子台下被暴晒[图]
  • 网友批章子怡舞姿 像大猩猩堪比芙蓉姐姐[组图]
  • 南京高三男生裸奔3公里 声称为高考减压[图]
  • 21岁男子和42岁女子大白天在草坪行"房事"
  • 雄性小猕猴被抛弃 钻进女主人裙子里[图]
  • 重庆武警得少林真传 可挥纸币断铅笔[图]
  • 章子怡舞姿像猩猩?
  • 悲情股民的灭门之灾:男子倾家荡产后掐死女儿
  • 孕妇公交车上制止盗窃被围殴 乘客冷眼旁观
  • 南京65岁老汉嫖娼 被卖淫女拍下裸照敲诈
  • 大学生自制网络证书恶搞 "郁闷证"风靡校园
  • 痴情男子街头摆玫瑰花 欲寻八九年前心仪佳人
  • 两初中女生手拉手投水 同学流言蜚语逼人走绝路
  • 欢度六一
    "股疯"再现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于丹为什么这样红?
    ……>>更多
    排行  
    女白领醉酒易遭色狼
    不可不知的性爱潜规则
    姐夫的魔爪毁了我一生
    中国唯一专业拉拉队
    悲情股民灭门之灾
    "表演宝贝"脱衣表演
    催奶师每小时赚两百
    少女色诱台湾客户
    ……>>更多
    口述实录  
    老公懒惰疑心 我却不敢离婚
    校园恋,总有些脆弱
    那时花开,那时花落
    姐夫的魔爪毁了我一生
    新婚之夜他果真让我失望
    我当情妇七年
    相亲族 相见容易相爱难
    给你的爱一直很安静
    我为了享乐出卖身体
    前夫带着孩子远走他乡
    遭遇一场没有灵魂的激情
    先性后爱的婚姻会有幸福吗?
    16岁女孩第一次给了酒吧歌手
    他的前女友住进了我们家
    带着女儿出嫁只是个梦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