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同居一室的夜她钻进我被窝
2007年7月5日 21:00
来源:兰州晨报 选稿:谢婧

  我去年出得校门,就到一家装潢公司找了份工作。而她却不知去了哪里。
  
  和她分手后,不知她一切可好?她的名字里面有一个莲字,我觉得不足以表现她楚楚动人、我见犹怜的气质,便在心里给她起了小怜这样一个名字。
  
  在校园里,每一个人大致都要经历一次爱情,我也是。
  
  2001年4月,我平静的心忽然变得有些狂躁不安,经常在一起喝酒、打
升级的学兄、学弟们的行踪都有些诡秘起来,要么整晚不见面,要么一回来就神经兮兮做自我陶醉状、满足状,甚至小便时也哼着“找一个相爱的人告别单身”。我暗示自己,你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是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你和他们是不同的。
  
  可我心里却感到某种情绪植物般疯长,因为黄昏时,我在校园树林深处,不小心撞到了一对恋人在接吻。一个女孩像藤一般攀缘到我的一位舍友的身上如痴如醉。舍友也看见了我,挤挤眼睛,那女孩也觉察到了,回过头来笑了笑,撩撩长发,重新投入到自己甜蜜的“事业”中去了。一瞬间我胸口像被大锤击中手足无措,站在那里如同一个不折不扣的傻瓜。
  
  真是世风日下啊,可我的脑袋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回到宿舍我早早地睡了,上课时那个模特儿丰满的人体在我的梦中一再出现。
  
  我早上洗漱的时候不免照照镜子,里面的那个人虽然说不上风流倜傥,但模样却比树林里的那位仁兄周正多了,况且平时我颇看了几本书,跟我谈话该如饮佳酿吧。
  
  我在校园里像一个猎手在游走,在美眉中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如沙里淘金般,一百次失望中总会暗含一次希望吧,我不停地安慰自己,直到我在中文系的黑板报前读到一个署名小莲的女孩写的诗句:新荷出水,总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怪异的排列方式!新荷出水的亭亭玉立,给人视觉的冲击力却很直觉地表现出来了,这方式让我想起波德莱尔的名作《我的心是一簇倒放的火焰》心形的图案。后面的句子我现在忘了,但记得它“丁丁冬冬”的韵律,有一点朱湘《采莲曲》般的雅致。有女才情如此,我怎能不有所倾慕呢?她是怎样一个人啊!
  
  有一次到食堂吃饭的时候,我终于远远地看见了她。
  
  听说那天食堂换了大师傅,做了几道好菜,有几个饥火上升的雄汉发出一声喊冲上前去,本来排得就不严谨的队被冲乱了。一个已经到了窗口的女孩被人潮又卷到边上,她跺跺脚,将空空的饭盒搁在餐桌上,紧紧地咬住嘴唇,神情委屈。
  
  看她柔弱无依的样子,我暗自赞叹造物主的神奇,人世间竟有如此的尤物。
  
  我问身后中文系一个我认识的同学,他说那就是小莲。真是唐突了佳人,我悄悄地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我快步走到她身边说:“我帮你打饭。”不由分说,我拿过她的饭盒挤进人群里,有人低声咒骂,有人狠命地踩我的脚,我冒着和人发生殴斗的危险,使出燕子三抄水的绝招,终于将香喷喷的饭菜端到小莲的眼前。
  
  我低眉顺眼地站在她身边,说:“姑娘还有什么吩咐?晚生愿效犬马之劳。”她笑出声来,如黄莺初啼般好听。我故意装做不解:“哪里传来的鸟叫,我倒有几分疑惑了。”她笑得更厉害了,直喊:“快别说了,笑死人了,好了好了,你叫我小莲吧,你叫什么啊?”我告诉她我的名字,总算和她认识了。后来小莲对我说:“你送我玫瑰流着眼泪表白时都没有那刻让我心动。”

  
  小盛说到这儿,喝了一口茶,却皱皱眉头,大叫:“老板,你来一下,麻烦给我换一下茶,桂圆的、糖的统统的不要。”尽管他故意拿日本鬼子说汉话来开涮,我却感觉到他心头有一些烦恶,这也一定和小莲有关。
  
  小莲嫌宿舍的女孩太过吵闹,和另外一个女同学在附近的农家租了一间房子。按照她的提示我去找她,一路柳绿花红让我兴奋不已。我好不容易找到她所说的门牌号,轻轻地叩着门,我突然听见院子里面传来狗叫声,有人用兰州话问:“谁啥?”我吃了一惊,没找错地方吧,有人接口说:“我去开门。不好意思,是我同学。”小莲笑嘻嘻地打开门,一条大狼狗吐着红红的大舌头蹲在她身后,嘴里“呵呵”有声,它看看小莲,又望望我,拖着铁链作势欲扑。小莲摸摸它的头:“狗狗乖。”狼狗喉咙里呜咽了几声,不情愿地趴到墙边去了。
  
  也只有小莲会这么称呼一只大狼狗。我说:“你应该在门口贴一个告示,说这里有恶犬,小心伤人。”她反问道:“你怕吗,它可不防君子,只防小人啊!”我为之哑然。  

  到了她住的房间,我打量四周,她爱整洁,在床铺上面的墙上贴了一色的白纸,与其他女孩相同的是靠近她枕头的位置,有几幅女影星的剧照,其中一个是李若彤饰演的小龙女,另外一个是法国的苏菲·玛索,都以纯情、高洁闻名于世。
  
  话题自然从她们开说,后来我看见她枕边还摆着张爱玲的小说,我知道了主人的喜好,不免说些暮霭沉降的天空、街道有轨电车“大辫子”上激溅出的蓝色火花、里弄里穿着旗袍花一样的女人这样的话题,她很是惊喜,说你也喜欢张爱玲啊,我这儿有她的全部作品,借给你读,我和你可以好好交流一下。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张的风格,这下有罪受了。
  
  看到门后的煤油炉子,我说你自己还做饭?她说自己不爱吃荤,爱吃清淡的,炒个洋芋丝,拌个西红柿,下一碗挂面比什么都好,有时懒了吃个苹果也能对付。什么时候有口福尝尝你做的饭?她说可以啊!我大喜过望。
  
  我和她朋友般相处了4个月,我们无话不谈,她还带着些许的孩子气,她的大眼睛善良地看着我,我最多装做有意无意地拉拉她的手,我不敢有太多亲昵的举动,我害怕玷污了她对我的信任。
  
  
  我已经感觉到了她对我的依恋,我知道她也悄悄爱上了我,可是她如此害羞,在校门口的街上走路,担心叫熟人看见,总是藏在离我一米外的身后不即不离,她哪里知道,我和她的亲密连农家朴实的大嫂都能看出来。
  
  有一天,我在树林里碰见的舍友悄悄问我:“你小子艳福不浅啊,竟然能钓到小莲这般的马子,得手了吗?”我说:“什么意思?”他说就是贾宝玉和花袭人干的那事,还说自己让那女孩做了3次人流,我说去你妈的,他见我面色不善,拔脚就跑。
  
  我不得不承认,和小莲相处,离她很近时,我心里想亲近她的欲望就越发强烈,好像潜藏着一千个魔兽,一不小心就要释放出来。
  
  我买了一束玫瑰,喝了好多啤酒壮胆,口里嚼了“绿箭”去找她,她见了玫瑰装做不明白,只是嗅嗅花香,忙着找花瓶往里灌清水,我一把抱住她问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我听见她柔软的胸口心在狂跳,她没有躲开,悄悄地在我耳边说:“怎么会呢,我又不是没有心肝!”我吻了吻她的嘴唇,说我怎么感觉不到你的存在,我轻轻地脱着她的上衣。她没有动,她说我知道你动的念头,你心里不会也像黄世仁想的,女人的衣服是扒了一层又一层吧?
  
  我仔细端详她的眼睛,她的眼睛一眨不眨,说:“我很害怕,有点想妈妈。”我心头的火焰瞬间冷却了。我说天晚了我该回学校了。关上她的门我走到院门口,那条狼狗友善地给我摇摇尾巴,我摸摸它的头悲从中来。小莲出来了,默默陪我到路口。我说你回吧,天有些凉了。她却钻到我怀里,抬起头一阵狂吻,我当时都奇怪那么一个娇小的女孩怎么瞬间会爆发出如此的热情。我的脸颊印满了她的唇印……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冬至,我还和小莲吃了一顿素馅的饺子。小莲说和她一同租房的女孩又回学校住了,连一个陪她说话的人都没有。小莲的胆子很小,我讲《黑楼孤魂》水管子往外流血的细节时,把她吓哭过。
  
  我说实在不行你就回学校。她撅着嘴巴说就不,那怎么办?总不至于让我陪着你吧,你不担心我欺负你,她说我就是这个意思,你要欺负我,我就死给你看。
  
  小莲和东家相处得很好,我搬到她那儿时,那个老太太笑眯眯地找邻居聊天去了。或许在小莲住这之前,她已经见过此类的事情了。
  
  男女共处一室尴尬事很多,我就一语带过不提了。一条布帘在我们都要睡觉的时候拉起,把并不宽敞的房间一分两半,我常常想起“一衣带水”这个词。当然有时我们聊天聊得高兴的时候,她不免站起来探过头来,看看我的表情。我不敢这样做,那关乎“礼教大防”,小莲会生气的。真是古有柳下惠,今有我小盛,当然我略微差了一筹,人家是坐怀不乱,我却隔着一个帘子。陶渊明有一篇文章,叫《闲情赋》,这样一个淡泊宁静的人竟然做小儿女状,抒发心中的真情,愿意做美人的衣物去亲近她,何况我这个凡夫俗子?
  
  我知道心里汹涌的情感总有溃决的那一天,小莲也知道。我们潜意识都在盼望那一天的到来,却又在理智上推迟那一天的到来。
  
  一只老鼠在放寒假的前一天晚上让我们所谓的同居发生了质的变化,它千不该万不该蹿上了小莲的床,并且在黑暗中用一双小眼睛看着小莲。我听见她“啊”的一声惨叫,我说你是在做噩梦,别怕有我呢!“是老鼠啊,它要咬我!”受惊的小莲嘤嘤地哭个不停,我穿好衣服,打开灯拿起笤帚,在地上转了几圈,这个鬼东西谁知道钻到哪里去了。我搬了一个小板凳,靠在她床前,握住她的一只手,开始她的手指还时不时抽动一下,后来就不动了。我抽出手想回自己的床,她惊觉了说不啊,你是不是很冷,到我的被窝里来。我不敢动,只是用嘴唇触触她垂在我脸上的发丝,说以后我叫你小怜好吗?
  
  第二天早上我从梦中醒来,小怜把布帘彻底去掉了,它的象征意义早已大过实际意义。
  
  ……
  
  我的故事讲到这儿就结束了。
  
  “到最后是个悲剧性的结尾?”我怅然问道。小盛点点头。说寒假结束小怜回到学校就慧剑斩情丝,放弃了这段感情,他也没有坚持。
  
  “我是四月道路泥泞,而她淡雅如菊。”小盛幽幽地说。

  • 上海董增平荣膺福布斯最佳老板
  • 奔驰司机挥球杆抽打公交司机
  • 上海发布"红眼病"高发预警
  • 王燕转入普通病房进行康复治疗
  • 扒手团伙专拣白领女性扒窃
  • 大食代员工手指被卷进绞肉机
  • 王朔清纯老照片曝光
  • 高速列车前飞身救人 手机拍下惊魂3秒[组图]
  • 女大学生表演行为艺术 当众剪掉身上旗袍[组图]
  • 云南国家级贫困县原县长受贿百万养多名情妇
  • 演员张钰向纪检部门举报13名导演有性交易[图]
  • 三少女被裸身囚禁出租屋 殴打蹂躏9天9夜[图]
  • 云南老师群殴退学学生 校长被判非法拘禁罪
  • 网络推手偷拍发廊女
  • 重庆女生保送北大无钱读书 求助信感动县委书记
  • "袖珍女"新婚燕尔车祸身亡 夫妻患难11年[图]
  • 千万富翁遇害案告破 3名嫌犯落网1人仅16岁
  • 北京女白领状告体检公司门诊部弄破处女膜
  • 妇女脱下裤子大闹公安局 声称遭警察强奸
  • 旅顺数名犯人佯装斗殴 寻机打倒看守越狱出逃
  • 6.26国际禁毒日
    欢度六一
    "股疯"再现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更多
    排行  
    胡锦涛与华仔握手9秒
    16岁青岛女孩拍卖双乳
    南京男子地铁自杀[图]
    杨德昌与蔡琴无性婚姻
    成都女子清凉衣着[图]
    李咏遭人勒索
    恶匪3年抢劫强奸近百起
    杨二泸沽湖违规盖别墅?
    ……>>更多
    口述实录  
    给太太打工算不算"吃软饭"
    两个老公都被别的女人挖走
    丈夫出国我包养学生
    “网婚”使我失去男人雄风
    女友嫁给了我的好兄弟
    男人风流与职业有关?
    我的爱情迷失在谎言里
    不美丽的漂亮女人容易沉沦
    禽兽母亲把我逼成同性恋
    我与网络情人的裸照曝光了
    在缠绵时候她为老公哭泣
    美丽女护士的单身游戏
    婚宴刚过 她就对我说分手
    死了都要爱,付出永不悔
    我可以每晚换一个男人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