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一次邂逅,他爱了她二十年
2007年7月8日 09:50
来源:武汉晚报 作者:叶军 选稿:谢婧

  也许,经过对小凡二十年的情感,感情在他眼里不再有任何神圣的色彩,有的只是猎奇和彼此需要。
  
  讲述人:沈云
  
  年龄:45岁
  
  性别:女
  
  职业:公司职员
  

  他的老婆是贤妻良母
  
  舜东第一次到我家时只有十岁。印象中,完全是
个乡下孩子。
  
  他们父子的这次武汉之行有些临终托孤的意味。他妈生他时难产过世,而他爸这时已染上重病。他父亲和我父亲曾是一个船上的水手,是一起同过生死共过患难的好兄弟。
  
  再见舜东,已是八年时间过去。他长高长壮了,身上显出勃勃朝气。他按照约定,投奔我家,成了我的义哥。
  
  在我家住了一年,舜东想自食其力,就告别我们,回老家去工作。一年后的一个春节,舜东又来了。这次,他还带来女朋友小玉。小玉言语不多,手脚勤快。我爸妈很满意,认为她将来会是个贤妻良母。
  
  回去不久,他们就结了婚。我爸兴冲冲地从武汉赶去镇上,为他们做主婚人。
  
  他身边又多出一个她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十年以后,再见到舜东时,他身边又多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并不是玉姐。
  
  那天,我到父母开的药店去,迎面就看见舜东身边站着一个女人。就算以最挑剔的眼光来看,她也长得十分漂亮,五官精致,气质优雅。如果是街上碰见,我可能会欣赏一番,但此时她站在舜东身边,却让我感到碍目,觉得自己不能坐视不管。我一把拉过舜东问,舜东哥,是不是小玉姐妻不贤母不良了?舜东拍拍我的肩头,笑着说,小云,这些事你还不懂。“我已经二十三岁,我没谈过恋爱,我还没见过……”我辩驳的话语刚刚出口,我妈走过来止住了我。她支开舜东对我说,感情的事很难说清楚,更何况这是舜东的私事,我们不要轻易干涉。然后她说,她刚才和那女人对过话,她虽年轻,但并非等闲之辈。“跟你说不定有得一谈。”接着,我妈就把那女人叫到我跟前,介绍我们认识。我这才知道,对方叫小凡。
  
  小凡很安静地看着我,并不说话。我问,你多大?她却反问:你呢?我说:二十三。她想了想,说:我和你差不多。后来我才知道,她其实比我还小两岁,她不说,是初次见面的谨慎,还是怕我听了尴尬,我一直没有想清楚,但这却是小凡除外貌之外留给我的最初印象。
  
  他把她“拣”回了家
  
  小凡没有工作,暂住在我们家。我虽然对小凡心存芥蒂,但二个姐姐先后出嫁后,突然拥有一个新的闺密对我也是一件快乐的事。
  
  我当时的工作并不忙,很多时候忙完手中的活,我就溜出车间,叫上小凡,满三镇地去逛。还记得,小凡对长江大桥赞不绝口,说这景色连北京长安街也比不上。我想,她是有意讨好我这个武汉人,不过,听她这么说,我还是高兴的。我也记得,我们坐轮渡过江,看波涛滚滚,我们你来我往,互相吟诵的感叹人生的歪诗。
  
  就是在这种游山玩水中,我逐渐知道了小凡的身世。她生活在北方一个出产金矿的小乡镇里。她原来的工作是估算金矿的成色。那是一份清闲又待遇优厚的工作。但到了恋爱年龄,家人逼她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为逃婚她只身前往北京,也因此丢掉了工作。
  
  她就是在北京认识舜东的。他们一个在南,一个在北,怎么会在北京认识?我很好奇。小凡却不肯说:只说那是她和舜东的秘密。
  
  我还是不忘劝说小凡,舜东有家有口,你愿意和他这样一辈子吗?小凡没有正面回答,只说:小云,你认为我是那种人吗?
  
  她告诉我,她当时穷途末路,是舜东收留了她。他甚至把她带回了家,他跟玉姐说,这是我从北京马路上拣回来的小丫头。起初,玉姐没说什么,还让她住下。“但三天后,玉姐赶我走,我就明白了。也许舜东当初对我有意思,但我没有,我只是像浮萍一样,希望抓住一样东西,好让自己活下去。”
  
  “现在呢,现在就很难说了,人待久了感情就说不清楚了,况且,舜东对我确实不错。”
  
  我认为,这是小凡内心很真实的想法。
  
  分手后他牵挂她二十年
  
  看得出来,舜东很在乎小凡。他们并不经常见面,有时舜东出差到我家,一见门,只要看见小凡,整个人就会安定下来,要是小凡正好不在,他就会心神不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为了让小凡死心塌地地和他在一起,他甚至不顾我们的反对,和玉姐离了婚。但最终,小凡还是和他分了手。小凡不愿多谈分手的原因,只淡淡地说:舜东表不准。按照我们北方的说法,就是这个人靠不住。分手后,小凡就回了北方。
  
  三年后,小凡给我寄来一个非常大的结婚请柬。我有事无法前往,就买了很多白兔奶糖,打成一个包裹寄过去,结婚是不愁糖吃的,但白兔奶糖曾是我和小凡两人最爱买给对方吃的奶糖,我的祝福是一份特别的祝福。我想冰雪聪明的小凡,一定能够体会到。

  这一晃就是二十年。这二十年里,爸妈先后过世,我恋爱、结婚。
  
  三年前,有人砰砰砰在我的新屋外敲门,我拉门一看,一眼就认出了来人:舜东哥!他已多年没和我们联系。老屋已经拆迁,他能找到我很费了一番周折。
  
  得知爸妈过世,他唏嘘不已。因为我一直照料爸妈终了,他说:看到你,我又像看到爸妈了。他这些年大起大落,曾经做过官,发过财,但又因经济问题一文不名。退休后,他又跑到武汉来做生意。
  
  一番叙谈之后,他谈到了小凡。“不如,小云,你给她打个电话吧。”我笑他:你七弯八拐地找到我,就是想托我打这个电话吧。和小凡通过电话后,舜东很激动。我很惊讶:这么多年,你还没有把她忘了?舜东说:怎么忘得了呢?她是我这一生见过的最完美的女人。
  
  见了面也不过如此
  
  前年,小凡来武汉办事,我们终于有了一个重见小凡的机会。我早早去接她,到机场时才发现,舜东已手捧鲜花站在那儿。显然,小凡也通知了她。终于见到小凡了,端庄优雅的轮廓还在,只是有些发福。小凡这些年的生活算得上幸福,结婚生子,还是某公司的部门领导。但也许正是如此,她没有过去自然,举手投足之间有些居高临下的味道。
  
  舜东在宾馆里定了两间包房,一间给我和小凡,一间给自己住。我结婚后没有在外留宿的习惯,执意回绝了。第二天一大早,小凡给我打电话告别。她说,昨天,舜东约了人谈生意,她很早就一个人睡了。是真是假,我也无从追究。
  
  这次见面后,小凡曾向我感慨:相见不如怀念。我也问过舜东,他的感受和小凡差不多。他说,二十年魂牵梦系,见了面也不过如此。
  
  去年,小凡又来武汉。见面后,我问小凡是否通知舜东,小凡语带勉强地说:和他说一声,他来就来,不来就算了。我打电话给舜东,他说自己正忙,来不了,只通过电话和小凡说了几句话。
  
  他的沦落令我心惊
  
  今年年初,我突然接到舜东的一个电话。他问我想不想收养一个女儿。我问:多大的女儿?他说:十三四岁吧。我说,那我要见一见。过了几天,我终于见到了那个女孩,起码有十九岁。
  
  舜东为难地说:人家跟着我,我总要帮她做点事吧。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女孩叫阿利,原来在武汉打工,认识他后,就不去工作了。
  
  以舜东已过花甲的年龄,他应该找一个贤惠持家,能照顾他晚年的人才对。但以这个标准,这女孩一条都扣不上。她不仅不工作,连家事都是舜东做。除了年轻,我看不出她有什么引人注目之处。舜东那么讲求完美的一个人,对感情的追求沦落到这一步,令我痛心。
  
  有一次私下谈心,舜东告诉我,他曾劝小利出去做事;你不做事,我将来死了怎么办?“你猜小利说什么?”他瞪大眼睛问我。“什么?”我问。“她说,你死了,我就再找一个。”说完了,他摇头叹息:“现在的女孩太可怕了。”
  
  但眼前的年轻女孩再可怕,也没有看出他有任何想放弃的念头。也许,经过对小凡二十年的情感,感情在他眼里不再有任何神圣的色彩。有的只是猎奇和彼此需要。
  
  他儿子结婚时,我回去过。当晚,我借宿在玉姐家,玉姐和我说了一晚上的私房话。她一直没有再婚。“没意思。”她说。她告诉我,如果晚年舜东回来,她还会让他进门,但是她不会再伺候他,就算病在床上,她也绝不会伸手帮他翻一下身。舜东少年失去双亲痛爱,我很怕他在一生奔波之后,情感上再次陷入无所归依的状态。
  
  人生何处不相逢
  
  舜东在小凡离开后,曾经给我写过一封信,他说,最像小凡的人就是你,小凡走了,我希望你永远在我身边。我明白这其中的暗示。但我回信给他说,舜东哥,你永远是我的大哥。拒绝的意思,也很明显。
  
  现在,我老是劝舜东离开阿利,正经找个女人过日子。虽然他未必听,但我对他始终有一份责任,就像父母仍在世一样。很多女人爱了他又离开他,我无法给予他爱情,却注定此生对他不离不弃,就像他的亲人。
  
  若干年后,我通过舜东,终于知道他和小凡是如何认识的。当年,出差的舜东和逃婚的小凡在北京同时寄宿一家客栈。小凡带的钱不够,舜东帮她垫付,交谈之下,舜东知道小凡的经历。倾慕加同情,使舜东作出把小凡带回家去的举动,这也导致之后舜东出现离婚等一系列事情。
  
  知道这原由的我,一时间百感交集。“人生何处不相逢,相逢犹如在梦中。”有时候,人生的际遇充满偶然,当我们开始一段故事的时候,往往不知这故事会怎样发展,如何结束。只有当一切都过去,心中才会了然吧。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 "二流"大学毕业生走俏职场
  • 年轻一代身陷写字困境
  • 集卡偷运840只流浪猫[图]
  • 上海一5吨油罐爆燃[图]
  • 浦东机场一工人遭雷击身亡
  • 毒蛇藏身鸡笼咬伤农妇
  • 明星遭遇强吻的瞬间
  • 广州百名男子持凶器冲进酒店 狂砸20分钟[图]
  • 男子从11楼扔下女婴 随后跳楼身亡[图]
  • "超级女声"商标获中国驰名商标认定
  • 台北抢购名牌环保袋 挤爆专卖点8人受伤[图]
  • 新疆奇人身上可过电 2分钟能烤熟活鱼[组图]
  • 细说陈鲁豫的两次婚姻[图]
  • 赛马会另类帽争艳
  • 同学聚会变味成人脉积累 有时相见不如怀念
  • 女子在公交站被刺15刀死亡 众旁观者无人援手
  • 广州火车倒车撞瘪汽车 司机被困车内[组图]
  • 南京小区发生地下室杀人焚尸案 24小时告破
  • 16岁女生被陌生男子拐骗 带到外地强迫卖淫
  • 口述:他要的安全感我给不了 一次邂逅爱她20年
  • 6.26国际禁毒日
    欢度六一
    "股疯"再现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更多
    排行  
    赤身裸体入室猖狂作
    男子嫖娼后刺死发廊女
    16岁女孩强迫幼女卖淫
    女选手裸体手术被直播
    三国里最有心计的女人
    公园发免费T恤遭哄抢
    杨振宁翁帆双双看电影
    河北省出生袖珍婴儿
    ……>>更多
    口述实录  
    一次邂逅爱了她20年
    他要的安全感我给不了
    难忘对性很朦胧的初夜
    结婚前我收到匿名性用品
    老夫老妻为离婚撕破脸
    同居一室的夜她钻进我被窝
    给太太打工算不算"吃软饭"
    两个老公都被别的女人挖走
    丈夫出国我包养学生
    “网婚”使我失去男人雄风
    女友嫁给了我的好兄弟
    男人风流与职业有关?
    我的爱情迷失在谎言里
    不美丽的漂亮女人容易沉沦
    禽兽母亲把我逼成同性恋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