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男友床上竟有女人的丁字裤
2007年7月13日 08:48
来源:中华网 选稿:邵弃疾

  小芊是我在深圳认识的一个女孩子,因为短暂的同事关系和同是性情中人,我们成了好朋友。她的故事常常让我沉思不已,年轻的时候因为爱而不能饶恕对自己哪怕丝毫背叛的爱人,懂得爱的时候却已经历尽沧桑,千疮百孔了。怎样的选择才是正确,怎样的拒绝才是恰当,这是一个让人难以做出判断的话题……
  
  爱情在毕业后拐弯
  
  李路是我
大学里的同班同学,刚入学不久就对我发起了猛烈攻势。李路长的有点像韩国明星元斌,就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给人很阳光的感觉。我觉得很幸运,一入学就找到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
  
  在恋爱的日子里,李路对我体贴入微,我充分享受着爱情的滋润,连同宿舍的人都夸我“皮肤越来越好了”。
  
  在大三那年的春天,我们终于没有抵挡住伊甸园的诱惑,在一次去爬山郊游时情不自禁地偷尝了禁果。虽然那次并不成功,但我们在彼此深情的目光里看到了生死相依、不弃不离的未来和将第一次给了深爱的人的兴奋。
  
  那一次之后,因为后怕,我的月经迟迟没来,我在深夜里吓哭了两次,去找李路,告诉他我怀孕了。
  
  李路却说不可能,但还是立刻带着我去医院的妇产科检查。虽然是有惊无险,但我们毕业之前再也没有出过轨。
  
  毕业之后,李路去了广州找工作,我留在本城的一所中学教书。我们相约一年后看谁的发展空间大就去谁那里。我活得很简单,对人没有心机,工作后人缘很好,同事和学生们都很喜欢我。
  
  虽然李路远在千里之外,但一想起我们在一起的幸福的点点滴滴,甜蜜的绯红就会爬上我的脸颊。我的床上摆满了李路送给我的布娃娃,每天夜里我睡在一群娃娃中间,感觉就像李路用他长长的胳膊拥我入眠。
  
  带着李路的爱情上班,我感觉到了无穷的力量,对待每一个人都温柔关心。刚上班时我们的级主任曹政很严肃,脸上少有笑容,但他心底很好。我经常开他的玩笑。
  
  中午同事们一起吃饭,他却远远地一个人独吃,我就大声向他喊:“主任,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他常常被我捉弄的哭笑不得。他成熟、深刻,我天真、活泼,互补的性格让我们相处得很融洽。
  
  不久,一个同事神秘兮兮地告诉我,说级主任很喜欢我。
  
  我不以为然,曹政很早就知道我有一个在广州工作的男朋友,有时候我和李路在电话里吵架了,还会委屈地找曹政倾诉。
  
  有一天,我们语文组的同事一起出去吃饭,曹政就坐在我身边,喝到半途,他突然醉醺醺地向我大声说:“小芊,如果早些遇见你,我会追你追到高中。”
  
  同事们哗地一声起哄起来。我感觉脸一下子红透了。
  
  渐渐地,我感觉到了曹政对我特别的照顾,每逢遇到他那束异样的目光,我的心就不由自主地慌乱起来。
  
  我和曹政的关系开始变得很微妙,说话时彼此的目光都躲躲闪闪。我感觉心在一点点地倾斜。
  
  李路最初到广州时,每天给我一个电话,甜言蜜语地哄我开心,可后来他说因工作需要开会时间不能开手机,晚上常常11点以后才下班,所以不能经常给我打电话了。一向受宠惯了的我哪能受一点委屈,每逢遇到我打电话给他他却关机时,我就非常生气,我们开始经常在电话里吵架。
  
  那天我一连发了好几个信息,他连一个信息都没有复我。我的心情坏透了,一个人跑出校门,来到广场上。
  
  看着呢喃私语的一对对情侣,我突然感到彻骨的孤独。那晚我就坐在广场的石椅上,一杯接一杯地喝扎啤。
  
  不知什么时候,曹政出现在我面前,他叹了一口气说我陪你喝。我红着眼睛不说话,靠在他肩上委屈地哭起来。
  
  朦胧中,听到曹政说:“小芊,给我一个机会,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股陌生的热气向我的唇边袭来。我用最后的一把力量推开他,踉踉跄跄地跑回学校。
  
  我感觉不能再呆下去了,就匆匆向学校提出辞职。我去火车站时,曹政坚持要为我送行,他左手拉着我的行李箱,右手拿着我的行李袋,一直把我送进火车上的座位,安顿下来后,他神色黯然地对我说:“小芊,在那边不好就回来,我在这里。”
  
  我尝到了人间最甜蜜的爱
  
  到广州以后,李路特别高兴,整天把我捧在手心里,连做饭都不让我插手。他向公司请了几天假,带着我到处游玩。我们同居了。
  
  因为没了大学时的青涩和束缚,我们每天晚上都很疯狂。刚团聚的那几天里,我们整晚整晚地做爱。
  
  在一次次达到幸福的巅峰和一泻千里的痛快之后,我幸福地猫在李路怀里,一遍遍地问他会不会像这样爱我一辈子。
  
  李路总是紧紧地搂着我,直到快让我窒息的时候,才一遍遍地说,小傻瓜,我会爱你两辈子,够不够?
  
  我在一家国有公司找了一份相当于文秘的工作。因为我讨厌上班挤公交车,李路就把家搬到了离我上班很近的地方,虽然这样李路每天就要乘一个小时的公交车。
  
  我渐渐地也像一个称职的小妻子,学习做饭、洗衣、打扫房间,心甘情愿地为李路做出任何牺牲。
  
  半年之后,曹政打电话告诉我他来广州了,我很吃惊。
  
  他告诉我一个老乡在这边的一所中学当校长,执意要他过来帮忙,反正在哪里都是一个人,他就过来了。曹政所在的那所学校在郊区,他邀请我和李路有空过去玩。
  
  因为工作需要,我要经常出小差,一般都在珠三角,佛山、东莞、深圳等地,每次去两到三天。
  
  分别的时刻是我最难过的时候,养成了每晚枕着李路的胳膊才能睡着的习惯,出差的日子我常常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同样难眠的李路也常常半夜三更打电话过来,诉说相思之苦。我们在电话里说着我们做爱时才说的话,心境荡漾,难以自持……

  爱情的眼里容不得沙子
  
  一次周末出差,因为途中变故更改了日期。我于下午三点多回到家里,想给李路一个惊喜。
  
  当我悄悄地用钥匙打开房门时,却看到李路正在和一个陌生的女人一起吃饭,举止相当亲密。看到我回来,李路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不自然。
  
  我放下行李包,径直走到卧室换衣服。在床上我发现了女人的丁字裤,血一下子涌上我的头。李路也跟着回到卧室,看到我眼光聚集的地方,他也傻了。
  
  在无言的对峙中,李路跪在了我面前。
  
  那个下午,我一直木木地坐在床沿上,李路就跪在地上不断地恳求我原谅。在他断断续续地诉说中,我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在我来广州之前的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李路工作得很辛苦,晚上因为深深的思念,又被强烈的欲望所折磨。同来的几个人有了工作以后,常常去发廊找小姐。
  
  李路一直洁身自爱,有时即使被他们拉到发廊的门口,也是在外面等他们完事以后再回去。在工作中,李路的一个同事渐渐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主动约他出去玩。李路对这个同事的印象也很好。
  
  李路告诉她自己有女朋友,并让她看了放在钱夹里的我的照片。但那个女孩很坦然。在李路的生日那天,她精心布置了一场烛光晚餐,就在那种暧昧的气氛和酒精的作用下,李路和她双双跌倒在地……
  
  事后,她说,不会抢占李路女朋友的位子,这座城市里人和人都太寂寞,能找到一个自己喜欢的,哪怕只有短暂的相爱关系,也是值得用一生回味的。
  
  他们后来断断续续地保持了这种关系,以此来缓解生理的苦恼和心理的寂寞。我来之后,那个女孩果然遵循诺言,再也没有找过李路。
  
  就在我出差的早上,那个女孩打电话给李路说要回老家结婚了,想最后一次见见他……
  
  在经过三个小时的思考和可怕的沉默后,我开始收拾衣物离家出走。李路流着泪苦苦哀求我的原谅,我始终冷眼相望。
  
  我惊呆了,扔下行李箱扑过去,眼泪夺眶而出。李路一把搂过我泣不成声地说:“我怕自己没勇气……喝了两瓶酒,才拿起刀片……我怕你走,你不要走,答应我,我会用一辈子偿还你,哪怕你不原谅我,不要走,我求求你……”
  
  我要他先去医院,李路坚持不肯,他说:“小芊,只要你陪着我,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就不会觉得疼。你刚才如果走的话,我就会切下去……”我赶紧捂住他的嘴。
  
  那晚,我在他身边守了一夜,哭了一夜,也想了一夜。
  
  一向把感情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我始终无法原谅他的背叛,哭泣着写下了给他的最后一封信,告诉他,如果他再选择轻生就是想让我一辈子不得安宁,如果他对我还有一丁点的爱的话,就好好活下去。
  
  然后,我拿起行李箱,悄悄地出了门。
  
  我患了爱情恐惧症
  
  在最无助的时候,我哭泣着打了曹政的电话。不到20分钟,曹政已经打的到了我面前。我委屈地扑进他的怀里,哇哇大哭,断断续续地说:“曹政,我没有家了,我没地方住了……”
  
  曹政拍着我的肩膀,他什么都没问,提起我的行李箱,牵着我走进车里。
  
  那段日子是我生命中最黑暗的时光,当一个你以为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可以让你幸福的人却不留痕迹地背叛了你时,那种伤痛一直能痛到骨头里,生命也失去了活下去的重心。
  
  我换了手机号码,烧了一切可以唤起我对李路的记忆的东西。我只感觉到寒透心肺的痛和无法解脱的折磨。曹政像洞悉了一切,又像什么都不知道,每天一上完课就拉我去郊外散心,他回忆起我刚刚为人师表时的调皮和恶作剧,嘴角溢满了穿越时空的微笑,在他描述的回忆里,我偶尔也会笑几声。
  
  我想,曹政如果提出要求,我会毫不犹豫地答应。然而,每晚回来,曹政把我的床铺整理好,就搬了被子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天晚上,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我拦住了正夹着被子外出的他。曹政看着我,我把目光投向一边。
  
  曹政说:“小芊,我明白你的心思,你是想报答我,但我不会趁人之危的,等你把不愉快的事都忘了,我们就结婚,好吗?”
  
  我已经对婚姻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我也害怕再一次受伤害。第二天曹政上课的时候,我搬了出去,在白云区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租了一个单房。
  
  因为很长一段日子没有上班,我等于自动辞职了。我抽了个时间去公司办理有关事宜,同事交给我一摞书信,都是李路寄来的,我拿回去后就烧掉了。我在离住处不远的地方找了一份工作。
  
  我以为我可以忘了李路,但旧伤淡忘后,我开始强烈思念起李路对我的好,以及那些日子里我们疯狂的相爱。
  
  夜晚来临的时候,我的心被可怕的寂寞吞噬着,强烈的生理需求蠢蠢欲动。有时,我梦见同李路做爱,在梦里身体紧绷,达到高潮的同时也醒来了,惆怅的滋味让我泪流满面。
  
  真爱在何方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跳槽到了深圳。在一次逛超市的时候,我遇见了在广州打第一份工的一个同事,她也跳槽到了深圳,见到我,她夸张地感叹着,说我越来越有女人味了,像一个诱人的熟苹果。我感到无由的悲哀,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选择那个青涩而快乐的自己。
  
  上班后,我沉静地做着自己的本分工作,带着一丝深深的忧伤和绝望。不久,凭着女人的敏感,我感觉到了经理对我的异样关心。
  
  有一天,他邀请我一起吃饭。我没有怎么思考就答应了。吃完饭后,顺理成章地我跟着他来到他的单身公寓,没有任何言语,我们开始做爱。
  
  虽然我很快知道他是个有家室的人,但我已经没了大吵大闹的欲望。我想,这样也好,互相不用负责,各自得到了自己的所需。这不就是这座城市里流行的男女关系方式吗?
  
  我甚至产生了一种报复后的快感,经理的女人知道后,会不会也像我一样毅然断绝与所爱的人的所有关系?李路知道后,会不会也像我最初知道他的事一样痛不欲生?
  
  我们保持了将近一年半的关系,直到他因工作需要调离深圳。我仍然留在这座城市里,过着单身生活。
  
  我已经害怕爱情,爱得越真受伤越深,掏心掏肺的爱情最后会连自己的命搭进去,像和经理的相处,他的离去不过是切菜时碰了手,痛一下就没事了。
  
  我感觉惟一对不起的一个人,是曹政,他曾经来深圳找过我。我告诉他,我是不会回去了,也已经回不去了,我的复杂和他的简单,会使我们的结合非常痛苦。他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告诉我,好好珍惜自己,这世界上还有真正的爱情。
  
  不久,他结婚了,和本校的一个女教师。
  
  

  • 上海蔬菜价格普涨5%-10%
  • 明年太湖蟹数量可能减少
  • 高学历的哥论语中钻研服务
  • 浦东机场内可取阅免费上海地图
  • "黑社"与居委合开"低价游"
  • 丽姿等减肥胶囊在沪遭严查
  • 千人蹲位厕所亮相
  • 网友曝泉州数百大学生烧砸东西庆毕业[组图]
  • 网上曝武汉黑工厂续:老板被带走调查[图]
  • 武汉政府出面辟谣 称黑心棉工厂报道不准
  • 日资公司对员工搜身引发冲突 被迫书面道歉
  • 网上揭露新七大奇迹评选内幕 称长城入选是耻辱
  • 湖南男子指证局长受贿被当街殴打 强迫下跪
  • 男子偷欢妻子捉奸
  • 5人打黑车派出所内遭殴打 跪在地上挨耳光
  • 电视剧霍元甲配角雇凶杀害富豪 被判无期
  • 父亲抛妻弃女后重婚 女儿发帖寻父惹争议[图]
  • 哈尔滨民宅起火 女子裸身8楼窗外求救[图]
  • 海南8岁女孩跑步到京续:父亲称想过有意义暑假
  • 口述:爱上已婚男人等于下地狱 爱情失去纯洁
  • 6.26国际禁毒日
    欢度六一
    "股疯"再现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更多
    排行  
    男子向车外呕吐被剐脸
    男人什么不能买给妻子
    1米高袖珍女高考651分
    女人如何看待男人身体
    老总露富遭洗车工劫杀
    最具杀伤力性暗语排行
    网络推手偷拍发廊[图]
    夏天不应该做的十件事
    ……>>更多
    口述实录  
    爱上已婚男人等于下地狱
    爱情失去纯洁
    初夜葬送在男友的哥哥手上
    这个婚姻还能不能将就
    男友的继父要侵犯我
    动啥也不动别人的爱情
    爱永存 那一场海边的烟火
    一次邂逅爱了她20年
    他要的安全感我给不了
    难忘对性很朦胧的初夜
    结婚前我收到匿名性用品
    老夫老妻为离婚撕破脸
    同居一室的夜她钻进我被窝
    给太太打工算不算"吃软饭"
    两个老公都被别的女人挖走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