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湖北女子收养弃婴 民政部门指其利用孤儿敛财
2007年7月16日 08:51
来源:京华时报 选稿:谢婧

 image

图片说明:何本英保存着昔日报道她、使她出名的报纸。 王一波 摄

   何本英,湖北省鄂州市实验幼儿园退休教师,自称从1981年开始收养了22名弃婴,其中3名仍在
她身边。

  两年前,媒体让默默无闻的何本英变成了鄂州市民熟知的“爱心妈妈”。今年7月3日,何本英的媒体形象变为“爱钱妈妈”,她被鄂州市民政局有关人士指责借孤儿敛财。   

  何本英是否真的在出名后由“爱心妈妈”变成了“爱钱妈妈”?她为何被民政部门指责?   

  “爱心”与“爱钱”   

  7月3日清晨,湖北鄂州市城区,63岁的何本英像往常一样买了份报纸。她在第35版看到了自己的照片。   

  被报纸报道,对于何本英来说,是很寻常的事。   

  作为鄂州市创办个体幼儿园第一人,何本英在1984年就上过报纸,2005年她因收养弃婴被媒体广为报道,并被誉为“爱心妈妈”。   

  不过,这一天的报道并不寻常——何本英看到自己的照片后,看到了该报道的标题:《鄂州一女子抱孤儿上街募捐民政局指其利用孤儿敛财》。   

  此时,何本英正带着自己的歌舞团,准备前往鄂州市碧石渡镇搞街头募捐。看了报纸,她心情受了影响,但她没吭声,依然去了碧石渡镇。   

  何本英要去镇里搞的募捐演出,始于今年4月12日,有固定套路:演出吸引路过市民,何带3个收养的孩子在台上,主持人讲“爱心妈妈”收养孩子、家庭困难,观众捐款。一场下来,在支付每位演员7元后,何本英还能剩余30元至百余元。这样的演出一天有3场。   

  在碧石渡镇的首场演出,还没开始就发生了意外。一名观众拿着一份当天出版的报纸,指责何本英骗钱。   

  7月3日中午开始,何本英歌舞团的5名演员,频繁被看到报纸的家人朋友劝离。下午,其中2人因担心被抓而离开。当晚,何本英的歌舞团本该出现在鄂州城区的江堤上,但她们没去。   

  何本英说,那天,歌舞团里很多演员情绪波动,不少人不愿意继续出演。“登报那天晚上,我一夜都没有睡好。”   

  一夜之间,她从“爱心妈妈”变成了“爱钱妈妈”。   

  7月4日上午,何本英没有出门。整个白天,她都和3个孩子待在家里。往常,她会带着他们在上午、下午各外出搞一场募捐演出。  

  “我是在等民政局的人。”何本英说,报纸上说民政局的人这几天会上门,谈弃婴的事情。不过,她没有等到。   

  晚上,何本英恢复了演出,她带着歌舞团来到鄂州城区的江堤上。和以往不同的是,她这次没有带3个收养的孩子,也没有带往常用来募捐的塑料盆。  

  这样,何本英歌舞团的表演和其他歌舞团一样,只收1元一位的座位费和3元每首的点歌费,很像在搞“商业演出”。  

  7月5日白天,何本英仍然没有等到民政局的人。之后的几天,她白天在家、晚上外出表演,民政局的人依然没来。 

  弃婴福利机构的空白   

  何本英不知道的是,她等待的日子,民政局的人都很忙,尤其是负责弃婴、养老等福利事务的部门。   

  让民政局忙碌的是今年鄂州市的一项大工程——鄂州市城市福利中心,该中心是鄂州市政府今年向市民承诺的十件实事之一。  

  7月10日,是鄂州市城市福利中心开工之日。鄂州市民政局副局长张春香说,之前他们一直忙着准备奠基事宜。  

  据介绍,鄂州市城市福利中心设计床位600张,将对城市“三无”人员、流浪儿童及弃婴实行政府集中供养。该中心建成后,将填补鄂州市城市养老服务社会化、弃婴孤残儿童社会救助事业的空白。  

  在这些空白被填补以前,鄂州市光荣院承担着弃婴供养的功能。该院院长张明利说,成立于1985年的光荣院主要服务优抚对象的老人,包括有战功的军人等。由于没有儿童福利机构,2004年8月25日,鄂州市民政局将收养弃婴的职能加在光荣院,弃婴由光荣院统一管理。  

  张明利说,由于光荣院床位、人力有限,被收养的弃婴全都被委托给职工家属等家庭寄养,政府每月支付一定费用。  

  更早的时候,和很多地方一样,鄂州市的公安、民政、卫生等部门都对弃婴负有一些责任,但一直未明确由哪个部门具体负责,直到2000年前后。  

  这样,民间爱心人士成为早期收养弃婴的重要力量。

  “爱心妈妈”的嬗变   

  何本英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出现的。  

  何本英说,1981年5月28日清晨,她在上班路上发现一名被遗弃的女婴,这就是她收养的第一个弃婴何新桃。她称至今已累计收养22名弃婴,其中3人仍在身边。  

  “24年来收养22名弃婴”,何本英的故事引起媒体关注。2005年6月21日,湖北一家有影响的媒体报道了何本英的故事,并称:由于抚养孩子,家庭极度贫困,丈夫因此与她离婚,但她爱心不改。从此,何本英被称为“爱心妈妈”。 

  记者调查获知,何本英确有收养弃婴的行为,具体人数难以核证。  

  何本英的贫困其实始于1987年办个体幼儿园失败,而她目前所欠债务主要是借款给一个干儿子买房等积累起来的。对于这一点,何本英本人也承认。  

  这些“幕后故事”并没有被挖掘和报道。她“24年收养22个弃婴致贫”的故事,被当地媒体不断重复,并为人们熟知。  

  出名前,身背债务的何本英靠搞歌舞表演谋生,生活一直很困难,她没有放弃收养,也从未向政府求助。

  出名后,她“不求人”的作风改了。  

  2005年7月8日,趁着媒体报道的热度还没过,何本英举行了一次爱心演出,收获捐款500多元。7月25日,她举行了第二场爱心演出,鄂州市民政局一位干部去了。  

  这名干部说,开演前,每个观众都收到了一个空的红包。演出结束后,红包又被收回去,部分观众往里塞了钱。这次,何本英收获1500多元捐款。不过,鄂州市民政局的干部隐约感觉到何本英像是在敛财。  

  再加上政府多个部门四五千元捐款,2005年8月,何本英清贫的生活一下子有了很大改观。不过,她仍不断向政府机关“伸手”。  

  2005年8月底,何本英称要给脑瘫孩子何天意治病,向鄂州市政府提出申请,要求提供2万元治病专款,后无果。

  2006年上半年,因拖欠4300元的房租,房东要驱赶何本英。这次,她没有像往年一样自己扛着。6月,何本英准备了一份求助材料,她以抚养弃婴生活困难为由,要求社会各界提供资助,并解决住房问题。  

   2006年6月底,何本英陆续将材料送给鄂州市妇联、团委、税务、法院、民政等党政部门,以及鄂州大学、联通公司等企事业单位,并于12月再次发出求助。   

  何本英说,两次求助共筹款六七千元。她承认,除了支付房租等生活费用外,她还试图通过募捐还债。   

  民政局与“爱心妈妈”   

  何本英的“所作所为”通过各种渠道,为鄂州市民政局有关干部所知。   

  不过,政府难以对民间收养行为进行监督。鄂州市民政局福事科副科长万守凡说,他们没有执法权,无法对何本英的行为进行干涉。   

  在鄂州市民政局一些人士眼里,2005年以前,何本英是一名爱心人士。不过,要钱让她的形象发生了变化。在这样的背景下,一项福利项目的实施,引发了民政局与何本英的对立。   

  2006年5月,鄂州市民政局开始实施“明天计划”,专门给残疾孤儿免费治病。得知何本英家中有一名脑瘫小孩何天意,民政局打算把何天意送去治疗。7月,万守凡等上门与何本英商谈。   

  万守凡说,起初何本英答应交出孩子,但称她给何天意看病用了钱,需要补偿2300元。民政局同意了,但后来何本英又不交了,民政局一名副局长多次上门,她也不交。   

  “脑瘫的孩子,何本英不让政府给他治疗,你说这是爱孩子吗?何本英根本就不是什么爱心妈妈。”万守凡说。   

  对此,何本英说,当初没把何天意交出,是因为何玲玲一时舍不得。何玲玲说:“何天意捡过来三天,就一直是我带着,带了两三年,你说能没有感情吗?”   

  不过,在万守凡看来,何本英只要愿意,就一定能说服何玲玲交出何天意。   

  由此,鄂州市民政局与何本英“结下梁子”。而何天意继续留在何本英身边,未接受治疗。   

  2006年12月,何本英为收养的3个孩子申请低保,她到公安局开了孤儿证明。她说,办低保还需要民政局出具的收养证明,但民政局拒绝出具,导致小孩没有低保、生活困难。   

  于是,从2007年4月12日开始,何本英带着3个孩子上街巡演募捐。她说政府不给她解决生活困难的问题,她只能上街募捐,她这样做也是想让负责弃婴工作的民政局出丑。   

  鄂州城区不大,何本英上街募捐的行为很快为众人所见。   

  鄂州市民政局一位负责人对当地媒体说,何本英根本就不是“爱心妈妈”,她把孤儿当摇钱树,通过孤儿敛财。   

  弃婴的未来堪忧  

  直到昨天,何本英和鄂州市民政局的对立仍在继续。  

  在何本英看来,她是鄂州市1984年起就树立起来的典型(创办个体幼儿园),后来又成为收养弃婴的典型——“爱心妈妈”。她要将名誉一直保持下去,继续抚养弃婴。  

  何本英的坚持,让何玲玲、何天意、何涛有了一个家。但是,何本英的贫穷,让16岁的何玲玲弃学不上,让脑瘫的何天意、两岁多仍不会说话的何涛,无法接受治疗。   

  何玲玲、何天意、何涛,3个孩子跟着何本英挤在湖边一间10平方米的房子里,3张床、两张桌子、几把椅子,几乎是全部的家当。每天吃咸菜、喝生水,身旁还不时有老鼠窜过。   

  正在建设的鄂州市城市福利中心,据说拥有教育、医疗、娱乐功能。鄂州市民政局一名干部透露,该中心的600个床位中有150个专为弃婴准备。   

  不过,何本英与鄂州市民政局的对立,让3个孩子离这个福利中心有点远。   

  鄂州市民政局的万守凡说,何本英收养的孩子,都没有办理任何法律手续,他甚至怀疑孩子们是否真的为弃婴。  

  另一方面,与民政局交恶的何本英不愿把孩子交给他们。她说,如果孩子们都给民政局,起码得补偿她10万元。

  10万元,这正是她所欠的全部债务。

  • 贫困孤寡老人收养弃婴 沟通不良易导致伤害
  •   2007年5月29日 02:23
  • 中年夫妇卖房筹款救治收养的弃婴
  •   2007年4月14日 07:26
  • 拾荒老人收养14名弃婴 各界解囊圆其住房梦
  •   2007年3月18日 16:09
  • 弃婴在麻风村被收养17年 长成漂亮大姑娘[图]
  •   2007年1月28日 10:45
  • 下岗女工收养脑瘫弃婴 十年演绎现实版刘慧芳
  •   2007年1月11日 18:27
  • 今夏极端温度可能达到39℃
  • 淀山湖旁建"绿肺"过滤水源
  • 专柜肉价望下降3%至5%
  • 河虾基尾虾价格大涨
  • 沪至少40家冒牌交大培训班
  • 骑车穿越沪为何这么难
  • 女演员遭制片人骚扰
  • 湖北女子收养弃婴 民政部门指其利用孤儿敛财
  • 电视广告有性暗示 人大代表建议分级限时播出
  • 台湾狗狗会超市排队买东西 走红网络[图]
  • 广州出现陪睡保姆招聘广告 卖淫寄生家政业
  • 香港部分青少年沉迷网上色情信息 喜自拍裸照
  • 广东女孩被卖当保姆 七年工资为零屡遭打骂
  • 长春传统成人礼
  • 18岁高中生用春药迷奸女同学 致其身亡[图]
  • 福建男子为逼表嫂私奔 割下六岁表侄头颅
  • 少女1年流产4次 知识缺乏导致少女堕胎渐增
  • 湖南破获网络色情案 黄色网站共诱惑18万人
  • 女大学生卖淫 被拍半裸照供客人挑选
  • 口述:"恐婚症"偷袭吓跑爱情 他背着我和女孩亲热
  • 6.26国际禁毒日
    欢度六一
    "股疯"再现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更多
    排行  
    裸男躲女工宿舍遭狂砸
    女生花园裸身拍写真
    男子裸死洗浴中心包房
    十类人会更长寿
    老婆最喜欢玩一夜情
    男女旅馆学过性生活
    查处胁迫女学生卖身案
    矮人参加巨人婚礼[图]
    ……>>更多
    口述实录  
    "恐婚症"偷袭吓跑爱情
    他背着我和女孩亲热
    我和前妻欲罢不能
    我接连被两个男人骗
    老公"偷吃"让我很受伤
    沉闷的我爱上了活力的她
    男友床上有女人的丁字裤
    爱上已婚男人等于下地狱
    爱情失去纯洁
    初夜葬送在男友的哥哥手上
    这个婚姻还能不能将就
    男友的继父要侵犯我
    动啥也不动别人的爱情
    爱永存 那一场海边的烟火
    一次邂逅爱了她20年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