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我们各自怀疑对方出轨
2007年7月19日 08:01
来源:新闻晨报 作者:叶梓 选稿:邵弃疾
  倾诉女主角:栖凤(化名),34岁,自由职业者
  
  “恕我直言,以前我不太看像倾诉这样的情感版面的。”栖凤望了我半天,才冒出这句话。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她接着说:“我老公和我都很理性,也很忙。来上海快8年,家里该有的都有了……不过这半年多来,我俩之间出现了问题。从上个月开始,又添了新问题。”
  
  与我采访的大多数倾诉者不
同,栖凤在进入话题前显得很“慢热”。我没催促她,两个人淡淡地闲聊了一会儿。她忽然直了直腰,打开了话匣子。
  
  丈夫电话中有暧昧女声
  
  我老公叫云杉(化名),是一个颇优秀、自信的男人。当初嫁给他,也许就是为了追求那种仰视的感觉吧———我觉得男人就该有做顶梁柱的能力和勇气。
  
  婚后不久,我们就来上海发展。起初各自在公司里打工,但云杉不属于那种甘居人下的人,等积累了一定的人脉和资金,他很快就炒了老板,自己开了一家公司。我则选择了门槛低、风险大、但回报也“上不封顶”的销售。凭着我典型的狮子座女生的个性,倒也闯出一条路。
  
  30岁那年,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我“收山”做起了全职主妇,一心一意想生个优质娃。三年前的夏天,女儿出生了。云杉家里有点重男轻女,加之他是家里唯一的男丁,公婆没迎来孙子,脸色就有点难看。但云杉没对我说过半句不满的话,只是在女儿三个月的时候问过我:“要不我们办个移民,出国再生一个?”我一边喂奶,一边回答得斩钉截铁:“不可能,我可不想再受第二回罪了。”从此云杉再没提过这个话茬儿。
  
  我请了一个住家保姆做助手,开始尝试全职妈妈这个新的角色。云杉的公司原本做得顺风顺水,但他这个人喜欢迎接挑战,去年年底没和我打招呼,就把这个公司转给了合伙人,自己跑到西部去另寻“职业高地”,平均每两个月回一次上海。我是个闲不住的人,就又找了一份工作,还是干销售的老本行。
  
  有天晚上,我接到云杉的电话,他说在酒吧里陪客户消遣,背景吵得不得了。我和他谈了谈女儿的情况,正打算挂电话,忽然听到他那边响起一个暧昧的女声:“云杉,不准再打电话了,陪我去喝酒啊!”随后,云杉的手机突然断了。我起初并没有在意,以为是陪酒小姐,但仔细一想,陪酒小姐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像这种商业应酬,没人会傻到给小姐留名片的啊。再说那个女人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有些耳熟呢?我坐不住了,立刻打云杉的手机,但一直无法接通。两天后,云杉回到家里,我再三盘问。最后,他被问得不耐烦了,说那晚那个女人是以前的一个女客户,正好在外地酒吧里遇见了,所以她才请他喝酒。
  
  云杉的回答让我很不满意,但他再不肯多说一句。又过了一个月,我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自称是那个女客户的老公,说云杉是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第三者”。我再找云杉求证,他坚决不承认,还说自己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既然和我成了家,就不会再追求别的女人。那段时间我心情很差,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云杉。他平时不在上海,如果他真的要搞婚外情,我是没有办法控制的。
  
  “到现在,我也不清楚云杉和那个女人之间是不是清白。但这件事还是颇有杀伤力的,我和云杉本来沟通就少,现在虽然每天都会通电话,但除了女儿,我们之间无话可说。我工作中遇到困难,也从没想过要让他一起分担。他那边也是如此。”栖凤的声音,透出一丝倦怠。
  
  偶然与前男友联系上了
  
  两个月前,我去南方某市出差,在机场等出租车时,竟然遇见了前男友嘉和(化名)的姐姐。嘉和与我在同一个军队
  
  大院出生,上的是同一所幼儿园、小学,直到小学毕业才分开。我随父母转业回了家乡,后来到北京读大学。世界好像很小,我居然在学校旁边的书店里与嘉和邂逅。没过多久,他就要我做他的女朋友。我们谈了差不多三年恋爱,他一直对我很好,但我始终不太喜欢他的温吞水性格,毕业前,因为一件小事,我先提出了分手,又毅然离开北京。再接下来,我就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云杉……
  
  嘉和的姐姐一直很喜欢我,那天在机场我们聊了好久。后来,我想当然地问:“嘉和早就成家了吧?有小孩了么?”他姐姐说,嘉和事业发展得还不错,但和我分手后他好长时间不开心,一直没谈恋爱,在家人的催促下他刚和一个年轻女孩订婚,打算在年底办喜酒。我听了有些意外,就要来嘉和的手机号码,马上给他打了一个电话,向他道喜,还说要给他寄一个大大的红包。
  
  从那天起,嘉和几乎每隔一两天都会给我发短信,简单问候一下,讲讲自己的工作。我也把女儿的照片发给他,问问他父母和姐姐的情况,但没主动问及他和未婚妻的感情。嘉和还像从前那样,对我很耐心,有问必答,也从没对当初的分手说过一句怨言。慢慢地,我们的通话时间开始固定,有时一聊就是半个小时。
  
  上个月,我去北京出差,嘉和本来要到外地培训,但培训临时取消了。我办好业务,回到宾馆和他通电话,他忽然说要见我一面。我说算了,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可是他很固执,说我再怎么变,在他心目中的形象都是完美的。经不住他的电话攻势,我们那天还是在一间酒吧见面了。嘉和那晚酒喝得有点高,一直攥着我的手,还说了好多酒话,说什么他对我的感觉全回来了。
  
  他们都走不进我心里
  
  说实话,那天去见嘉和,我没抱什么想法,只当他是老朋友。没想到他却对我表白爱慕之情。我倒还清醒,劝他不要任性,好好成家过日子。他却趁着酒性说,未婚妻是他家人相中的,他其实不喜欢她偏内向的个性。
  
  那晚嘉和大醉,本来说好第二天一早送我去机场,结果他睡到下午才醒过来,我那时已飞回了上海。那晚,本来云杉约好时间要和女儿通电话,可是他临时有事,让我和女儿白等了他一个小时。偏巧,嘉和打我手机,女儿听到铃声,天真地问我:“是爸爸打给我的么?”我说不是,是一个叔叔。女儿吵着要和叔叔通电话,我没多想,就让嘉和与她讲了几句。嘉和很和气,女儿很喜欢他,所以我再和嘉和通电话,女儿只要知道是他,就一定要讲上几句,还要让他道“晚安”。
  
  几天前,云杉回家,很难得地陪女儿玩。女儿很开心,东讲西讲,最后告诉他,有个叫“嘉和”的叔叔常常给她道“晚安”。结婚前,云杉听我讲过与嘉和的恋爱史,于是他的脸一下子阴了下来。晚上,我等到女儿睡下了,想和他解释一下,可是他竟抱着被子睡进了客卧。我自认为与嘉和之间没什么过界的举动,所以也不想上楼赶着看云杉的坏脸色。于是,他在家的这三天里,除了一起哄女儿玩,我们之间竟然没讲过一句体己话。
  
  正闹得僵,我前天又收到嘉和的一条短信,说他想退婚,想和我重新来过。我一惊:现在对嘉和,我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只是当他是好朋友啊。嘉和却说,我在欺骗自己,还说我根本不爱云杉。
  
  “我现在感觉,这两个男人我都不爱。不过云杉毕竟是我女儿的父亲,为了女儿,我不会轻易和他离婚。但像这样两个人僵在那里,也实在很难受。”栖凤陷入了沉默。
  • 上海今天正式出梅
  • 今年高温日将破30年常年纪录
  • 国画大师程十发在沪逝世
  • 白领求刺激放逐非洲草原
  • 6号线年底通车12列车上线
  • 网友制特辑纪念53路停运
  • 女子称被张艺谋包养
  • 武汉街头大篷车为乞讨集中营 记者揭黑幕[图]
  • 网友指责城管野蛮执法 掀翻商贩车子[组图]
  • 14岁初中女生到广州找工作 两度遭强暴[图]
  • 幼儿园面包车严重超载 核载9人塞满49人[图]
  • 陕西"大款乞丐"资产已超百万 强行乞讨被拘留
  • 重庆一女官员深夜弃宝马跳江 原因成谜
  • 硫磺处理老姜变鲜姜
  • 北京女子大闹城管执法车 扒住车窗不肯走[图]
  • 骗子公司职员自爆行业黑幕:十步陷阱请君入瓮
  • 北京城管撞倒小贩 驾车离开现场[组图]
  • 18岁少女陷足疗店被逼卖身 老板一天挣千元
  • 厦门嫖客因嫖资纠纷被砍 剁卖淫女左掌复仇
  • 口述:我带着孩子去结婚 幸福来自对背叛的宽容
  • 6.26国际禁毒日
    欢度六一
    "股疯"再现
    王小波十年祭
    导游丽江挥刀砍人
    ……>>更多
    排行  
    女劫匪抢劫后被拐卖
    重庆女官员弃宝马跳江
    女子谎称被张艺谋包养
    网友指责城管野蛮执法
    女子大闹城管执法车
    女生在广州打工遭强暴
    商户用硫磺水处理老姜
    少女陷足疗店被逼卖身
    ……>>更多
    口述实录  
    我带着孩子去结婚
    幸福来自对背叛的宽容
    前夫的女友找上门来
    我想让养母过好日子
    "恐婚症"偷袭吓跑爱情
    他背着我和女孩亲热
    我和前妻欲罢不能
    我接连被两个男人骗
    老公"偷吃"让我很受伤
    沉闷的我爱上了活力的她
    男友床上有女人的丁字裤
    爱上已婚男人等于下地狱
    爱情失去纯洁
    初夜葬送在男友的哥哥手上
    这个婚姻还能不能将就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