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和你在"围城"外牵手
2007年8月20日 10:57
来源:都市女报 选稿:谢婧

  学毕业后,我留在了这座城市,那时候我住在租来的房子里,过着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老婆的“三无”生活。我曾经很享受那份自由自在,但28岁那年,忽然很想结婚。
  
  我忽然厌倦了一个人的生活,我想过两个人的日子,想有个人每天帮我暖被窝,早晨揪着我的耳朵催我早起,做最平常的饭菜给我吃,心情好时对我撒撒娇,心情不好时跟我吵吵架……
  
  以前我一直不喜
欢被婚姻所束缚,所以谈过的几场恋爱都以失败告终。我原以为,结婚会是三十多岁以后的事,到那时成个家就能让我这颗不安分的心安定下来,从此过着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可是,在28岁异常寒冷的冬天早晨,结婚的念头却提前冒了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我忽然感到说不出的烦躁,想做一件事却做不了,心里就像长了草,更加寂寞。那天中午了,我穿上羽绒服出了门,看看去哪儿吃点东西。虽然我租的房子里有厨房,但我从没开过火,一是自己不太会做,二是一个人不值得。那几年,我把附近的餐馆都吃遍了。
  
  楼下有个简易房,好像是卖菜的地方,我鬼使神差地推门走了进去。店里堆着各种蔬菜,还有肉。店主是个很年轻的女孩儿,个子不高,圆圆的脸,头发自然地垂在肩上,穿着朴素,样子很清纯。
  
  她正在看一本书,见我进来,忙把书放下,沉默地看着我,目光追随着我翻拣蔬菜的手。我注意到她的右眼皮上有一颗小小的黑痣,随着眼皮的忽闪若隐若现,很可爱。
  
  “您要点什么?”她问我,声音也很好听。
  
  “我买肉。”我指着案板上的肉说,“你给我切中间最瘦的部分。”
  
  “那可不行,剩下的我就没法卖了。”
  
  “有什么不行的呀?我出高价!”我故意狂妄地瞪着女孩,想看看她什么反应。她戒备地看着我,手里提着切肉的刀。
  
  我们对视了几秒钟,感觉却像是很久,然后,她的眼神放松下来,“可以。”
  
  “多少钱一斤?”
  
  她说出了一个价钱,那些钱足够我买三倍的肉。但我别无选择,只好付钱拿着肉走了。
  
  回到家我才想起,自己连油都没有,更别提米面、蔬菜和调料了,光买肉怎么吃啊?想来想去,只好把肉送给了房东太太,自己又出门下饭馆去了。
  
  那天虽然我骂了自己好几次“神经病”,但卖菜女孩那清纯可爱的模样却留在了我的记忆里。仿佛有根看不见的线牵着一样,从那以后,我开始每天光顾那家小蔬菜店。
  
  每次,我都装模作样地买几样菜,然后假装随意地和女孩东拉西扯。当然,所有买来的菜都送给了房东太太。
  
  女孩对我同其他顾客一样,从没正眼瞧过我,对我的没话找话也总是答得很简短,保持着应有的礼貌和距离。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她,我依然每天都厚着脸皮去买菜,休息的时候甚至大半天都赖在那儿,想方设法逗她说话。
  
  后来,我知道了她叫小萍,22岁,中专文化,因为不喜欢家里找的工作,便暂时先开了这个蔬菜店。
  
  日子在我的坚持中度过,我依然每天都去小萍的菜店,但不再是买菜,而是帮她卖菜。我帮她搬菜、码菜,来人了还帮她吆喝,忙前忙后,好像我是店主一样。
  
  小萍开始不让我帮忙,但拗不过我,只好听之任之,但她对我仍是若即若离。那天我实在无聊,就跟她借了本书看,她随手给我一本,回到家才发现,书里竟然夹着几百块钱。
  
  冬季的夜晚很冷,但怕小萍找不到钱着急,我还是穿上衣服出去了。到蔬菜店的时候,小萍正在关卷帘门,我快步上前帮她拉下卷帘门,上好锁,她很惊讶我的出现。
  
  我说:“你借给我的书里有钱,怕你着急,特意赶来还给你的。”她的脸红了,右眼上的黑痣也躲躲闪闪的,那一刻,我忽然很想抱住她,吻她的那颗痣……
  
  我叫了辆出租车,把小萍送回了家。那天晚上,小萍家人留我吃了晚饭,她父母对我的印象很好。我见到了她的父母。后来再交往的时候,小萍对我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再后来,我们就成了情侣,小萍说我是值得托付的人。来年春天的时候,我们领了结婚证。
  
  登记那天的情景至今想起来还觉得有趣。那天从民政局出来,我们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红本本,有了这个红本本,我们就是合法夫妻了,注定要一辈子生活在一起。我没有太兴奋,但感到很踏实,好像放下了一件重要的心事,又像是跋涉了很久的人终于找到了休息的驿站。小萍则一直看着红本本做梦般地傻笑。
  
  回到我们的住处,我抱住了她,想起第一次认识她时在她店里买肉的情景,不禁感到好笑,缘分真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现在,她变成了我的妻子,从此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喊她“老婆”,也可以每天亲吻她眼睛上的痣,拥着她入眠。
  
  婚后的生活和我想象的完全相同。每天我帮小萍打开店门就去上班,下班后陪她卖菜,晚上一起回家煮面条吃,然后钻进被窝说话,困了就睡。第二天早晨,小萍买早点回来就会揪着我的耳朵叫我起床。休息日,我陪小萍去上货,没事做时就背靠背坐着畅想未来。
  
  我们对未来都没有过多的奢望,穷富都无所谓,只要能安安稳稳地过日子,再生个可爱的小宝宝就行。我们都喜欢孩子,不过我喜欢女孩儿,小萍却喜欢男孩儿,于是我们说好,将来如果生了女孩儿就随我的姓,生了男孩儿就随她的姓……
  
  日子就在我们幸福的憧憬中过去了五个多月,我们谁都不曾想过,厄运会突然降临,把美梦中的我们狠狠打醒。

  因为工作中的失误,我因渎职锒铛入狱。当我被押走的时候,小萍在我背后泣不成声,我不敢回头看她,我知道这件事给了她多大的打击。被关在四面墙里的日子让我一夜之间体会了什么是离别。
  
  开庭前是不允许家属探视的,对小萍的思念和担忧每时每刻都折磨着我。终于到了开庭的日子,走进法庭,我一眼就看到了小萍,她瘦了,红肿的眼睛一直看着我,从我走进法庭起她就开始流泪,直到我被押走,她还在哭。
  
  后来,我在监狱里待了6个月,度过了生命中最暗淡的一段时光。这180多个日夜,小萍都是一个人熬过来的,她没有回娘家,也没向我的父母求助,而是一个人默默承受着,等我回家。也是在那段日子里,我们失去了孩子……
  
  小萍当时情绪非常不好,营养跟不上还有些贫血,人瘦得像根稻草,风一吹就能飘走似的。流产的事她没告诉双方父母,一个人挺了过来,可以想象她当时的境况有多艰难!每当想起这些,我的心就像刀扎一样痛。
  
  然而,再苦再难小萍也没想过要离开我。那年春节,她哪儿也没去,固执地在我们的小屋里,一定要等到我回来。
  
  正月初六,在距我们结婚一周年不到一个月的时候,我回家了。当小萍打开房门看见我时,她愣了,接着,她大大的眼睛充满泪水,右眼皮上小小的痣在不停颤动。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世界变得很安静,半晌,她才哽咽着说了一句:“老公,你回来了?”我紧紧抱住她,眼泪打湿了她的肩头。
  
  重逢的喜悦很快就被残酷的现实淹没了,我没有了工作,小萍的菜店也早就关了门,我们的生活陷入困窘。在我努力适应外界并重新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前,生活全靠小萍摆摊卖服装来维持。
  
  后来,我中了邪似的非要跑到农村去搞养殖,小萍二话没说,跟我退了房子,带着铺盖去了农村。我们用借来的钱买了地,盖了房,搞起了大鹅养殖。那简直是我们的又一个噩梦,至今听见鹅叫我和小萍都会感到害怕。
  
  那种大鹅很能吃,每天天不亮我们就得起来割草、投料、照料它们,一天割一大车青草都不够,高强度的劳动很快让我们吃不消了,一天下来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一躺下就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起来。
  
  后来,每当清晨听到大鹅叫时,我们两个都睡眼迷离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想动,可不起来又不行,借来的几万块钱不能打水漂啊,最后我们只好一块儿痛苦地爬起来,继续一天的劳累。
  
  那时我们过得非常清苦,生活水平跟以前在市里时没法比。生活的艰辛让我和小萍在相濡以沫中建立起了浓厚的亲情,我们变得非常默契,彼此熟悉得只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功夫不负有心人,后来,我们卖掉了所有的鹅,还清了债,也赚了一笔钱。那天我们兴奋地抱在一起欢呼,然后手拉手去附近的小店吃牛肉面。很普通的面条,我们吃得津津有味,从嘴里到心里都是幸福的味道。
  
  我们重新回到市里,用那笔钱做本金,坐起了生意。开始的时候只是赚个温饱,后来渐渐有了些积蓄。我们经常憧憬未来,说,只要我们努力不放弃,日子就一定会越过越好。
  
  我是个很有脾气的人,生意忙起来的时候,会不知怎么回事就发脾气,有时候还会呵斥小萍。小萍也有点小脾气,有时候我们吵起架来就会谁也不让谁,虽然吵架的原因都是些鸡毛蒜皮的琐事。
  
  经常是,我们之间吵过就完了,谁也没有当过真。然而那次我不知怎么了,当小萍发脾气时我竟然急了,失控一样大喊:“你还愿不愿意过?不愿过就离婚!”这句话像一个炸弹,引爆了彼此潜藏着的愤怒情绪,一整夜我们都在争吵,并且逐步升级。
  
  第二天早晨,怒气冲冲的两个人便去了民政局,不到半个小时就办完了离婚手续。
  
  走出民政局的时候,阳光还是那么明媚,天空还是那么晴朗,而我们手里的红色结婚证却变成了绿色离婚证。
  
  看着手中的绿本本,我有些发呆,好像做了一场梦。小萍却瞪了我一眼,说:“发什么呆呀?赶紧走,生意还得做呢!”
  
  虽然,法律上我和小萍已经不再是夫妻,但生活中我们还是在一起,而且日子和往常没有什么两样。我们还是住在一起,在一个锅里吃饭,一张床上睡觉,一起做生意赚钱,一起过柴米油盐的日子。虽然没有了证明我们关系的红本本,但对于两个已融为一体的人来说,有没有那张纸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这样又过了一年,一天,小萍说她想出国,不仅为了多挣些钱,还为了能有机会出去看看。我没阻拦,帮她办理出国前的一切手续,还帮她收拾了行李。
  
  小萍走的那天,我送她去机场,看着她走向安检口,泪水就模糊了我的眼。毕竟她已经是自由之身,如果她有别的想法,我是任何办法都没有的。正伤感着,小萍却忽地转身,一边对我挥手,一边说:“好好看着家和生意,等我回来!”
  
  

  • 港校毕业生回沪求职遇尴尬
  • "电邮焦虑症"侵扰沪白领
  • 阿玛尼项链一个月就褪色
  • 钱乃荣的上海话半生缘
  • 客流爆满地铁出站不需验票
  • 南京东路老店迁址地图
  • 网友七夕放孔明灯
  • 《第一次心动》评委下课:柯以敏忏悔 杨二嘴硬
  • 六位歌手被骗美国始末:华人观众埋怨"罢演"
  • "宝钗"网上撰文 澄清被富商包养传闻[组图]
  • 重庆户外广告印半裸女 市民指责不尊重女性[图]
  • 重庆"卡娃"猖獗 上街大肆散发招嫖卡[图]
  • 京八成男白领愿主外 沪男白领七成甘心主内
  • 鲍喜顺偕娇妻赴京
  • 大婶公交车上大骂半小时 视频网上传[图]
  • 妻子雇凶泼硫酸报复二奶 致其全身80%烧伤
  • 村主任用砖头砸死情人 脱光其衣服尸体投井
  • 重庆老板用冷库囤500余吨猪肉 两月赚200万
  • 传河南驻马店铜山湖频现水怪 记者探秘[图]
  • 口述:和你在"围城"外牵手 金钱与欲望使我沦陷
  • 相约七夕 守望爱情
    食品涨价如何应对
    中国国际成人展
    "纸馅包子"忽悠了谁
    社会花边新闻一览
    ……>>更多
    排行  
    传广电总局封杀杨二
    女子当街脱衣引发混乱
    女子当街点火自焚
    半裸女护士离奇死家中
    150对情侣接吻大赛[图]
    我发现了女友房事日记
    柯以敏向全国观众道歉
    女孩嫁人前必看忠告
    ……>>更多
    口述实录  
    和你在"围城"外牵手
    金钱与欲望使我沦陷
    新婚前夜我流产
    那该死的婚姻早该结束
    我从发妻变成地下情人
    母亲拒绝我的异国恋人
    为丈夫还债做同床保姆
    我出轨了 丈夫就能施暴?
    丈夫的12个网上情人
    车祸来了 爱情丢了
    婆婆视我为情敌
    我发现了女友的房事日记
    网吧里相识的七天之痒
    一夜情后他要我付10万
    我这个女友做得好累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