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丈夫的外遇对象又胖又矮小
2007年11月15日 10:55
来源:山西青年报 选稿:谢婧
  我跟李伟杰是大学同学,毕业的时候很多情侣都各奔东西,我们很幸运地在同一个城市谋到了工作。其实,我是运城人,他是晋城的。本来父母希望我毕业后回到他们身边,可是为了伟杰我放弃了姑妈在运城好不容易联系到的银行正式员工的工作,随伟杰来到晋城,做了一名中学英文老师。伟杰在一所工厂的职工技校教书。对于父母的强烈反对,我说了一句话:“爱一个男人,不就是要跟他到海角天涯吗?”
  
  工作
安顿好后,我们就结婚了。参加完婚礼的第二天,我父母要离开晋城了,我母亲哭着把我的手交到李伟杰手中,对他说一定要照顾好晓晴,李伟杰郑重地对母亲说:“请妈妈放心,我一定会用生命去爱晓晴的。”第二年我们有了女儿文文,生活上我们衣食无忧,工作都不是很紧张,我很满意我们的生活状况。但伟杰觉得生活太过平淡,工作没有激情。他厌倦了没有挑战的工作,觉得一个男人一辈子就这样不咸不淡的太没有意思。他考取了0北京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后来又在太原读博。
  
  他在北京读研究生的时候认识了王丹,他们是同学。王丹胖胖的,个子很矮,戴个眼镜,跟我的苗条、书卷气是不同的两种类型。说真的,我当时根本就没把王丹当作对手防范,因为她是那种大多数男人都不喜欢的女人,对男人是绝对没有吸引力的。我去北京见到她的时候,心里还想她要找个好点的男人是很困难的。可后来事情的发展证明我是错误的。
    
  后来他们都读博了,都选择了在太原,伟杰本来是要考南京的,可后来改了主意。那时我一点都没介意。我一个人操持着家,抚养着我们的孩子。
  
  伟杰对我说,等毕业了就去北京,最次也要留在太原工作,肯定不回去了,对他的决定我经过考虑是很支持的。他是那种有理想的男人,应该给他机会去闯一闯,我还是那么想的,我要跟他到天涯海角。
  
  2004年,伟杰告诉我他已经提前联系好太原的一家单位,是说年薪的,要我考虑来不来太原工作,我真为他感到骄傲。我们一家终于要团聚了,我做好了到太原生活的一切准备。我周围的亲朋好友都为我感到高兴。我所在的学校一再挽留我,我当时是学校里的优秀班主任,学生们很喜欢我。但我觉得没有什么比一家人的团聚更重要的了。于是我辞去了自己钟情的职业,把东西卖的卖,送人的送人,然后跟亲朋好友一一告别。
  
  我带着女儿来到了太原。见到伟杰的时候,看到他明显地瘦了很多我没太在意。我沉浸在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之中,完全没留意到异乎寻常沉默和消沉的丈夫。终于有一天,伟杰开口了:“晓晴,我对不起你。我爱上了别人,也不可能离开她了。”天那!命运竟跟我开了这样一个残酷的玩笑。我怎么突然成了一个没有工作、没有朋友的被遗弃被背叛的不幸的女人。
  
  “为什么?请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我抽泣着问。“这些年来,我的压力有多大?我一个人在外有多孤单,你除了在电话中给我几句安慰的话,你还能为我做什么?你在千里之外,在我最失落最彷徨最找不到人生目标的时候,有一个实实在在的女人在我的身边,她安慰我,给我指明了道路,她还能帮我成就事业。”伟杰住了口,有点内疚地看着我。“可是,我们相爱过,我们有文文!难道这一切你都不要了吗?”“是的,我们终究要分手,看在我们多年夫妻的份上,我可以等你找到工作以后再谈这件事。”他走了出去。临出门前,他对我说他的工作也是王丹帮忙联系的,他太想有所作为了。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但我想人难免犯错,也许伟杰是一时糊涂,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了,有我在他的身边,有女儿用亲情去感化他,也许他会回心转意的。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在一个没有爱意的男人身边,我面对着再就业以及婚姻破裂的重重危机,开始了另一种陌生艰苦的生活。
  
  找工作不是我想象的那么容易,虽然我有大学文凭,但在这个城市怀揣这样的毕业证的人多如牛毛,我的年龄也不占优势。联系了几家学校,都暂时没有用人的打算,好容易有个中学愿意用我,但至少在一年内只给我少得可怜的生活费,假如有机会的话,我才可能正式被聘用。为了抓住这个机会,当校长问我考虑清楚没有时,我咬咬牙点头同意了。那时伟杰还没毕业,也就一千多元钱的补贴。为了能多赚点钱,我又到离学校比较远的一家火锅店洗菜洗碗打杂。因为餐厅都是晚上和周末、周日比较忙,我刚好可以分配开时间。
  
  我一下了课就赶往那家火锅店。等到员工吃饭的时候我常常连吃饭的力气都没有了。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伟杰连一声问候的话语都没有,坐在电脑前,眼皮都不曾抬一下。我的眼泪直往肚子里咽。可我还得去认真地备课,对于教学我可一点都不敢马虎。
  
  在痛苦的磨砺中,我的心开始变得坚硬起来。我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我只有自己可以依靠,我必须坚强起来,我还要把我的女儿抚养成人。没过多久,由于我对菜品的加工、搭配、摆放、推新都提出了很好的建议,火锅店的女老板很赏识我,升我做了后台主管。我的工资也一下升了很多。
  
  日子在飞快地流失,我与伟杰的关系却越来越生疏,越来越冷漠。我们本来就没有多少时间去交流,更何况他并不想跟我说话。每到周末,他都打扮的很光鲜去跟王丹约会,开始还有所顾忌,后来干脆明目张胆,把女儿一个人丢在家里。
  
  
  伟杰开始跟我提离婚的事,我回绝了。我对他说:“我母亲当初把我交到你手里,对你说了什么?你又对她承诺了什么?你要离婚也可以,你必须给我母亲一个交代,这些年,你一直在上学,我在经济上和身体上吃了多少苦?你终于可以有所回报了,对象却是另一个女人!”他气恼万分,却又哑口无言。无可奈何的情况下,他跟我分居了。
  
  伟杰开始带文文跟王丹见面,他说假如离婚,他会带着女儿,给她提供最好的受教育的机会。我说:“我相信你能做到,但你却无法教会你的孩子怎样去做人,做一个有爱心有责任心的人。”
  
  经过内心痛苦的蜕变,我学会了在逆境中挣扎,我学会了不再空对痛苦流泪。我知道我们之间已经有了裂痕,即使他再回头,那些让我伤痛的日子,也会实实在在地让我想起我们所经历的这一切,我们的关系已不可能修复到从前了。我开始跟他谈条件:“当着王丹的面给我道声歉,女儿归我抚养!”他听了,非常吃惊,他可能没想到我的条件竟如此简单。或许他本来也就没打算要我女儿,所以他很快就答应了我的条件,并且对我说,等他工作了,拿到那份优厚的待遇,一定会给我补偿。我想他是想以此缓和良心上的重负吧。
  
  一年的时间很快过去了,一天校长把我叫到办公室,对我说,由于我出色的表现,他很想让我成为学校的一名正式员工,但现在学校暂时没有空缺,所以他推荐我到另一所学校,那是一所名校,待遇也是最好的。
    
  伟杰和王丹却出乎我意料之外地没有结婚。原来,王丹在北京又找到了更好的工作,她要伟杰跟她一起去北京发展,但伟杰对现在的工作充满激情,根本不想去北京,俩人发生了争执,伟杰说:“你爱我就要跟我到天涯海角啊,晓晴一直就是这么做的。”王丹说了一句话就走了:“我是王丹不是晓晴。”
  
  生活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王丹也要接受生活和命运的考验了,她能接受每一个孤独的夜晚吗?在他们分离的日子,会不会有别人再次介入?让生活回答去吧。
  
  如今,我已经不用去火锅店打工了,专心做一名好教师,而火锅店的老板也成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很感激她当时给我机会,让我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而她常问我的一句话是:“假如,你遇到了你所爱的人,你还会跟他到海角天涯吗?”我总是笑道:“我还会!”“你傻啊你!”“什么也无法改变我对爱情的执着!”
  

  • 世博会西班牙馆设计揭晓
  • 沪出台《物权法》落实细则
  • 申城晴好天气止步明起小雨登场
  • 流感入高发季防病预警拉响
  • 燃气报修不再收取10元"上门费"
  • 沪产廉价药年底重返药房
  • 厕所主题餐厅吸引人
  • 珠海男子谎称有内幕消息 骗取25省股民百万元
  • 香港科大内地博士自杀调查:疑因导师"甩手"
  • 逃离"白领":"泛白领时代"的身份焦虑
  • 南京高校公开展览男女生"激情照"[组图]
  • 世界小姐云集三亚参加"美女运动会"[组图]
  • 亿万地产富豪登广告找来乞丐当干爹[图]
  • 哈尔滨"两个太阳"奇景
  • "神秘富家女征婚"原是营销 幕后推手现身[图]
  • 记者目击医托骗人全程 骗人就像在演戏[图]
  • 沈阳押钞员枪杀储户案开审 被告庭上抽泣[图]
  • 农村父母逼18岁女儿去南非做代孕妈妈
  • 江姐托孤遗书首度公开 筷子磨成竹签写成[图]
  • 口述:因为钱和权她们背叛我 丈夫的外遇又胖又矮
  • 华南虎照片真伪之谜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食品涨价如何应对
    "纸馅包子"忽悠了谁
    中国国际成人展
    ……>>更多
    排行  
    广州通报教授被枪杀事件
    性爱姿势不宜太复杂
    南航女飞行员载客飞行
    金领老婆原来是别人的情妇
    运钞车翻车救援者抢钱
    女子网上辱骂丈夫前妻
    港科大江苏籍博士自杀
    长沙钉子户挺立闹市三年
    ……>>更多
    口述实录  
    因为钱和权她们背叛我
    丈夫的外遇又胖又矮小
    离不了的婚 得不到的爱
    老婆原来是别人的情妇
    14年的付出却得到背叛
    与男人你拉我扯的游戏
    我的幸福过了今天就不在
    那天她成为别人的新妇
    当矮男人遇见高女人
    女人的成长一瞬间完成
    迷恋男色我成第三者
    为嫁大学老师我走冤枉路
    我给婆婆当心理医生
    父亲家外有"家"
    他像畜生一样凌辱我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