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女友正在和别的男人同居
2007年12月13日 09:57
来源:兰州晨报 选稿:尤歆飞

    网络感情,人都说是天下最不可靠的感情之一,但是我却不以为然,却要冒着失去一切的想法去赌一把。于是,我把自己所有的幸福和快乐都和网上那个叫“飞雪”的女孩联系到一起了,她甚至一度成为我生命的支柱。但两年多时间的“千里情感一线牵”,我收获了什么呢?蓦然回首,不禁有些迷惘,所有的情缘不过是一场春梦罢了。

  
讲述人:孟小波(化名) 27岁自由职业者


  2005年我从一所大专院校毕业了,我干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公司做前台销售,工作很轻松,下班无聊就到网吧消磨时间。

  那年10月我在QQ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飞雪”的女孩子,我觉得这个名字好美,就加了她。一聊之下,我才知道“飞雪”虽然人在深圳,却是个兰州姑娘。刚开始的交往纯粹是有一句没一句的瞎扯,都不怎么当回事。我只感觉到这个叫“飞雪”的女孩子很率真、很坦白、很阳光。不知不觉中,我和她聊天已经成为一天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时间过得很快,我和“飞雪”感情发展也很快,认识半年,我们已经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在这半年里,我们通宵地聊天,下了网就打电话,她给我打电话,有时候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打到手机没电了才罢休。在这样的感情热度下,我和“飞雪”在网上确定了恋爱关系。朋友曾经好意地劝我收手,说网络感情是不可信的,别空耗时间浪费感情了。但这些话我哪会放在心上,感情正热着呢。那个时候我一个月1000多元的工资基本上都花在网吧了。

  2006年春节,家里人给我介绍了个对象,对方是我高中同学,那姑娘各方面都很优秀,可我心里只有“飞雪”,哪能答应?家里人不依,说过了这个村没那个店,姑娘那么理想,我年龄也不小,老这么晃悠着不行,早成家早收心过日子。家里人自做主张替我向对方家里过了礼,连结婚的酒席都订好了,就等我举行婚礼,那架势是要替我包办。我硬是咬牙不松口,一万个不愿意。父母实在拗不过我,只好罢掉。这件事伤了我父母的心,他们说以后我的事家里再不管了。

  2006年春节过后,我辞职搞了辆车跑长途货运,跑车真的很辛苦,但来钱比较快,人年轻劲头正足,“飞雪”是我心劲的源泉,我每想到和她的未来,身上就有使不完的劲。每到一个地方,我都要默默祈祷上苍保佑她、保佑我们的爱情。生活很苦,我却感觉阳光到处灿烂。每到一个地方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个网吧和她好好聊聊,可以说我去的各地各城市的网吧都有我的足迹。

  2006年8月,由于疲劳驾驶,我的车追尾了。那次车祸很惨,驾驶室全部报废,我被卡在车的驾驶座中。当时我快要休克了,在蒙中我记起有人说过,人在这种情况下千万不能闭眼,如果闭眼就再也醒不来了。在这石火电光的一刹那我猛的想起了“飞雪”,我不能死,我要活着见她……等警察来的时候我快支持不住了,他们用了两个小时才把我从驾驶室抱到120车上,送到兰州的医院治疗。

  处理事故的警察后来说我真的命大,放给一般人那么严重的车祸早就没命了,我听了之后默默想,一定是“飞雪”在保佑我。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我给她发了消息,她很着急,哭着问我怎么样。我笑着说:“没事,有你在,我大难不死。”

  出院之后再不敢跑车了,我在兰州找了份工作。生活经历了这么多变化,唯一不变的是我俩的感情,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天天给她打电话、在QQ上聊天。她说10月份她就要来兰州了。啊!到10月份我俩认识就整整一年了,但还从来没见过面。

  在火车站的出口我见到了朝思慕想的人,清秀的脸庞、乌黑的头发,当她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真的想掉眼泪,怕她笑话,我硬是把眼泪憋了回去。我开车送她回家,我说我想见她妈妈,她说不方便。我知道她家里反对我和她的事情,就答应了。她在家里呆了一个月,我俩只见了一面,说出来真的让人笑话,但是我还是相信我们的爱是真的。到了11月她要回深圳,我们在一起呆了3天,那3天我带她见了我的家人、我重要的朋友、我的亲戚……我真的很开心,我也能看出她对我很依赖。她要走了,我们在火车站相拥而泣,但她最终还是上了火车。

  春节到了,她没有回来,我想可能她单位忙吧,但心里还是有点难过。我家里对我俩的事倒没什么意见,结婚房子都准备好了。但不知什么原因,她还是有点迟疑,不愿意回来。转眼到情人节了,我托深圳的朋友预订了一束花,我让朋友给她送过去,但她却在我朋友面前拒绝了,搞得我很难堪。她对我的解释是她不想让单位的同事说三道四。我听到这个话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愿意深想,我对自己宽心说,“飞雪”是爱我的,我相信她对我的忠诚,远在千里的感情最重要的是信任。

  情人节过后的一个晚上我给她打电话问她:“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啊?”在我一再追问下,她对我说出了实情———原来她还有一个男友!他们已经同居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涌到头上,眼泪什么时间把脸弄湿了我都不知道。我问她:“你是不是一开始就骗我?”她说,没有,她是真心喜欢我的。她问我:“你能接受我这样的过去吗?”我考虑都没考虑地说,我能接受。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能接受她和别人有那样的事情,也许是太爱她了,太在乎她了,怕失去她!我只希望她能马上离开那个男的。我对她说:“你就早点来兰州吧,来兰州我的心也就安了。”但是我感觉她还是有点留恋,我说,你是不是还舍不得那个男人?她说,不是舍不得,她是担心她离开深圳那个男的做傻事,她想处理好了再来兰州。我问需要多长时间?她说,大概一个月就好了。我说,我希望你5天之内就到兰州来。她有些不高兴了,问我什么意思?我说我没别的意思,我只想让你快点回到我身边。最后,我还是依了她一个月的期限。

  因为太在乎她,我已经不在乎自己的感受了,我要忍受自己心爱的人还要在别的男人身边再陪一个月!

  前几天喝酒,也许因为想她,有天晚上喝多了,喝到后来我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送我到医院的朋友说,那天晚上我喝得吐血了。我一个人在病床上躺着,流着泪,想着自己给自己的孤单、自己给自己的苦果,我渐渐怀疑“飞雪”对我的真心。我感觉她离不开那个男人。她如果对我真心,她早就会放弃那里的一切,来到我身边了。但是她没有,她还是留恋那里的天、留恋那里的地、留恋着和她同床共枕的那个人!躺在病床上的两天,我想了很多,想起和她一起开心的场面、欢乐的笑声,这一切现在犹如在梦中!我感觉自己活得很失败,也许是对这段网络感情的失望吧。有时还在想远方的她,做梦梦见她和我在一起,醒来之后才发现是一个美丽的梦。

  记者手记:网络爱情“看上去很美”,但背后呢,谁知道!实实在在,朝朝暮暮的相处要了解对方尚且不易,更何况真是一线牵的千里姻缘!梦醒之后的失落在所难免。

  爱可以糊里糊涂,生活却要实实在在。男女的相识,不管是通过网络的线,还是通过媒婆的嘴,都只是一种途径罢了,重要的还是相识之后的相处和了解。合则聚,不合则散,随缘吧。

  • 大学女生被同居男友盗走1.5万元
  •   2007年12月2日 08:04
  • 女友常酒醉惹恼同居人 台北县男子怒将其掐死
  •   2007年11月23日 11:26
  • 女孩与网友"网上同居" 男友上网发贴求援
  •   2007年11月22日 11:50
  • 为得房产 18岁女子与57岁"干爹"同居并怀孕
  •   2007年11月8日 15:44
  • 河南济源法官办案期间与女当事人同居被停职
  •   2007年11月6日 07:33
  • 沪折叠自行车可乘地铁宠物不能
  • 上海交大收费限外车"蹭停"
  • 缴纳明年养路费有多种方式
  • 上海四大城市副中心基本成型
  • 申城中雨光临气温开始下降
  • 沪08年春节烟花爆竹禁放区划定
  • 男子将父制成"木乃伊"
  • 教师被叫绰号抽全班学生耳光
  • 麻辣面中吃出小老鼠 顾客吓得抽搐[图]
  • 两人午夜蹊跷遇害 男子有刀伤女子半裸[组图]
  • 男子称母亲弄丢自己1.5万元将其带到派出所
  • 大学生出租西装供同学面试月赚3000元
  • 司机突发脑溢血昏迷 拼死停稳公交车保乘客安全
  • 东莞发现奇特"熊猫鱼"
  • 天降百本存折砸中大学生[图]
  • 内衣广告正对中学 男生喊high女生骂好色
  • 被人骂句"猪头"动杀机 鲁莽男杀死对方儿子泄愤
  • 女生为老师勇挡飞来标枪 被插入脸部2厘米[图]
  • 准新郎网上招聘陪酒郎开价500元
  • 非法接生婆打催产针致孕妇胎儿双双死亡[组图]
  • 《新闻联播》频频"变脸"
    华南虎照片真伪之谜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食品涨价如何应对
    "纸馅包子"忽悠了谁
    ……>>更多
    排行  
    男子将父制成"木乃伊"
    天降百本存折砸中学生
    六大身体特征预知健康
    老板遭贴身讨债跳楼身亡
    少女当街穿内衣试睡
    男子提议男女分乘公交
    男子不堪受虐电死妻子
    李梓萌被评"第一美女"
    ……>>更多
    口述实录  
    给老公买了充气娃娃
    处女嫁给二婚男人
    婚后我无法忍受变态老公
    看到保守女友的丰满胸部
    挑衅失身我有了污点
    嫁有女人缘的男人真受罪
    老婆让我变绿帽专业户
    用20万买断做父亲的责任
    10年内倒追了4个男人
    他竟然要两个女人做朋友
    60 70 80的单身情歌
    老公的情人拿走我的项链
    处女嫁二婚男人亏不亏
    我只是他的半个妻
    老公的一夜情人顺手牵羊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