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花心夫的情人转而骚扰我
2007年12月27日 11:18
来源:楚天金报 作者:邓莉 选稿:谢婧

  倾诉人:齐雪霏,女39岁,经商 时间:12月5日


  齐雪霏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举手投足间透着一种优雅和从容。在年少懵懂的季节,这个优秀的女人错爱了一个花心的男人。这一错,就是二十多年的风雨沧桑。
  
  深夜来电
  
  11月23日晚11点多钟,我和老公
诺非刚刚睡下,家里的电话突然响了。我的心里犯着嘀咕,这么晚了会是谁呢?诺非抢着拿起了听筒,我依稀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问他是谁,他啪地一声挂断了电话,“打错了!”
  
  话音刚落,电话再度响起,在寂静的夜显得格外刺耳,诺非慌慌张张地接了,大声朝对方吼道,“你神经病啊,告诉你打错了还打!”我的心里渐渐起了疑,果真是打错的电话吗?还是,诺非怕我知道些什么?
  
  当电话又一次响起的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抢在诺非前面拿起了话筒,对方果然是个女人,她说,“你终于接电话了,诺非肯定没对你提起过我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妮娜,我跟诺非在一起已经半年多了。麻烦你转告一声诺非,今天晚上他要是不过来的话,我就和肚子里的孩子一起去死……”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自己跟他说吧!”哆嗦着把话筒递给诺非。诺非的脸一下子白了,“你这个疯女人,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许打我家里的电话……”电话那头,那个女人不知说了些什么,诺非慌忙从床上爬起来,他一脸惶恐地对我说,“老婆,对不起,我先出去一下,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一整晚,诺非都没有回来。我一点睡意也没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痛苦得想去死。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不好,诺非为什么会再一次地背叛我,背叛我们来之不易的爱情?
  
  为爱私奔
  
  我和诺非已经有二十多年的感情了。我出生在军区大院。当年,诺非是我父亲的警卫员,他年纪不大,但却聪明机灵,像个大哥哥一样照顾着我。情窦初开的季节,我的一颗心渐渐被他英俊的外表,幽默的谈吐吸引住了。高二那年的暑假,我吵着让父亲带我出去玩,他忙于公务无暇理会,便让诺非领我出去走走。诺非说带我去爬山,我高兴极了。那天很热,我穿了一件碎花连衣裙,爬到半山腰我就爬不动了,我撒娇要诺非背我。趴在他宽厚的肩膀上,我感觉很温暖很安全。好不容易才到了山顶上,诺非累得满头大汗,我掏出了手绢为他擦,他突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把我拉进他的怀中,我又惊又羞,心里也有一点小小的欢喜。诺非呼吸急促地说,“雪霏,我爱你,今天我一定要得到你!”我想推开他,可他的拥抱是那么有力,我无力抗拒,诺非的情话像一道魔咒,让我身不由己。他说,如果我愿意将自己交给他,他会用一生的时间好好爱我。
  
  懵懵懂懂中,我告别了自己的少女时代。我是一个对爱情很执著的女人,一旦将心交给了诺非,这辈子我就认定了他。我偷偷和诺非交往,在人前,他还是我的大哥哥,但只要偶尔交换一个眼神,我们都能读懂彼此的心。女人一旦陷入情网,做什么事情都没办法专注,我的成绩开始急速下滑,我已经没有心思学习了,天天想着和诺非在一起。高三毕业,我很自然落榜了。父亲让我复读,我不愿意,嚷着想去上班,其实,我是想如果我工作了,那就意味着我长大成人了,可以自由地谈恋爱。我不能忍受继续偷偷摸摸地和诺非交往了。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父亲最后还是发现了我早恋的事情,他不能容忍,自己的警卫员居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诱骗”了他最疼爱的小女儿。父亲勃然大怒,拿皮带把诺非抽得半死,他逼我必须立刻和诺非一刀两断。我哪里舍得离开诺非,可又害怕父亲会伤害诺非,百般无奈之下,我选择和他私奔。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我衣衫单薄,只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就和诺非踏上了北上的列车。诺非的老家在山东农村,那里非常穷。为了爱情,从小娇生惯养的我吃尽了苦头,我学着种地,养鸡鸭,喂猪,每天累得半死却从不向诺非抱怨一句。诺非感动极了,说我跟着他受累了。日子虽然过得很苦,可毕竟可以和心爱的人天天朝夕相处,我的心里很满足。
  
  我到山东后的第五年,父亲辗转打听到我的消息,写来一封信,毕竟是难舍骨肉深情,他默认了我的选择。父亲说,那里的条件太苦了,回武汉吧!那一年,我们的女儿已经3岁了。我们一家三口回到了武汉。父亲把我安排进一家事业单位的办公室工作,诺非进了一家国企当司机,不过没有编制只是个临时工。为此,诺非很不满,说我们家里的人从来都看不起他。
  
  一再背叛
  
  1996年,诺非不愿再在原单位呆下去了,他让我和他一起辞职去开公司。我能够理解诺非,他是一个有野心的男人,这么多年他混得一直不如意,现在他想自己创业,作为妻子,我当然全力支持他。我从家里拿了一笔钱作为启动资金。幸运的是,我们的生意做得很顺利,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好。
  
  正当我陶醉在幸福的生活中时,诺非却给了我沉重的一击。1998年,诺非竟然和公司里一个未婚的女孩偷偷好上了,那个女孩还为他堕了胎。我是最后一个知道丈夫婚外情的人,他的背叛把我伤得很深。爱人的眼里是容不下一粒沙子的,我提出了离婚。诺非跪在我面前,哭得像个孩子,他说自己也是一时糊涂,没有拒绝那个女孩的诱惑。他还保证,今后永远不会再做对不起我的事。尽管恨着他的背叛,但他毕竟是我第一个也是唯一爱过的男人,我们还有可爱的孩子,还有刚刚起步的事业,我也不愿失去这来之不易的一切。我原谅了他,拿出一笔钱补偿了那个女孩,此后,她再也没有和诺非联系过。
  
  快10年了,就在我快淡忘诺非曾经带给我的痛的时候,他竟然又旧病复发了。第二天上午快11点的时候,诺非才一脸疲惫地出现在公司。他不敢看我的眼睛,用极低的声音说,“我和她是在一次饭局上认识的。她也蛮可怜,年轻的时候贪玩不管孩子,结果女儿在一次意外中身亡。丈夫为此不肯原谅她,和别的女人好上了,她已经离婚好多年了……”我一下子爆发了,“你可怜她,那谁来可怜我呢?别人破坏了她的家庭,难道她就有权力再来破坏我的家庭吗?”诺非说,“其实,我从没想过要伤害你,可是她现在缠上我了,我一提分手,她就割腕。你说,我能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吗?”我问他,“那她肚子里的孩子是怎么一回事?”诺非无奈地说,“她已经过40岁了,哪那么容易怀孕啊,她吓唬我的!我也快被她整得发疯了。”
  
  我平静地对诺非说,“如果你还在乎这个家,就必须立刻和她一刀两断;如果你选择了她,那么我成全你们……”诺非答应和她断了。可是,自那天深夜来电后,那个女人开始疯狂地骚扰我。她整天打电话,发短信,一会儿说“你老公刚才又和我上床了,他根本就不爱你了”;一会儿又说“求求你把他让给我吧,我什么都没有,你起码还有孩子”。我知道,她就是想激怒我,想让我和诺非大吵大闹,这样她就可以把他拉到身边去。我恨诺非的花心,可是我更恨自己的痴情,他一次次地伤害我,可我就是做不到不爱他。这些日子,我既要忍受那个女人的骚扰,内心又经受着感情的煎熬,我都快要崩溃了!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
  

  
  

  • 申城周末最低温降至2-4℃
  • 元旦假期上海以晴冷天气为主
  • 打崇明电话不再付区间通话费
  • 上海明年新车须达国3标准
  • 上海元旦股市连休4天
  • 元旦沪福彩中心兑奖暂停3天
  • 志愿者劝餐馆勿卖猫狗
  • 宜昌林业局证实东北虎遇害 头脚被砍虎皮被剥
  • 广州一邮寄纸箱惊现无头无脚女尸
  • 婷美内衣宣称发热纤维"自动升温"遭专家质疑
  • 男子爱上卖淫女 欲离婚遭拒投毒杀害妻子
  • 女教师重病遭弃 网上怒揭法官丈夫"太卑劣"
  • "拆迁乡长"权钱交易落马 受贿168.5万判刑11年
  • 商场举办"抱老婆"大赛
  • "武功秘籍"现世引发风波 无极拳来历成迷团
  • 烈士纪念碑被晒挂衣服 周围开辟成菜地[图]
  • 北京一药店宣传单恶搞工农兵形象引争议[图]
  • 八旬老太下跪规劝轻生小伙别跳桥[组图]
  • 中国裸体写真第一人汤加丽:我仍然相信爱情
  • 口述:单身女人另类夜生活 老公住到别的女人家
  • 《新闻联播》频频"变脸"
    华南虎照片真伪之谜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食品涨价如何应对
    "纸馅包子"忽悠了谁
    ……>>更多
    排行  
    网民悬赏抓拿网络推手
    政府不应规定卖淫非法?
    女子怀疑丈夫咬其左耳
    女子帮男友强奸杀人
    男人爱发脾气是一种病
    小黄狗拉截肢男子上街
    汤加丽:我仍然相信爱情
    八旬老太跪求轻生小伙
    ……>>更多
    口述实录  
    女大学生车中一夜缠绵
    老公住到别的女人家里
    单身女人的另类夜生活
    娶了个花瓶我有苦难言
    难抵诱惑我成生育机器
    漂亮妻子甘做地下情人
    离婚后还同居好尴尬
    我竟只是他成人游戏配角
    曾经的爱情永远的心痛
    走不出他曾背叛的阴影
    我宁愿丈夫和保姆上床
    新主管竟是我的一夜情人
    我给他和情人让路
    孽情的火山口我进退两难
    那背影改变了我人生轨迹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