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你走了我却再也不能离开你
2007年12月28日 10:42
来源:荆楚在线·楚天都市报 选稿:尤歆飞

  ■讲述:重文(化名)
 ■性别:男
 ■年龄:37岁
 ■学历:大专
 ■职业:经商   

 

  ●我后来几次问过景萌,为什么当时知道是打错了的电话,还会那么好脾气地对我。景萌一如既往地淡淡而笑,眼睛望向远方:“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不是吗?”

  ●去洗碗的时候,我还顺便给景萌打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我老婆对我说:“真的喜欢她,就和她结婚吧。”

  ●我求她分手,忘了我,因为,我太想忘掉她,因为,我实在没办法忘掉我老婆……

  约好的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从办公室的玻璃窗刚好可以看到东湖,此时已经被一层暮霭笼住,透露隆冬的凄寒。我准备关电脑下班了,这时短信来了,是重文(化名)的。他说,他在我们办公楼下徘徊了一个多小时,还是不知道见了我该说些什么。

  这是一个不平凡的平凡故事,就像重文不知怎么开头一样,我也不知该如何将它写下。

  打错电话动错情

  2001年1月13日。早就忘了当时为什么会打错那通电话。

  景萌(化名)的声音柔润、甜美,只一声“喂”,就令我怦然心动。我当时唯一的念头就是:“上帝保佑,不要挂断电话!”

  你打错过电话吗?我很有过几次,但每次不是被大声的“打错了”吓一跳,就是被冷漠的挂线声冻住。唯有景萌,没有呵斥,没有冷然挂线,她耐心地问我找谁,确认是打错了,还安慰我,没关系,希望你能很快找到她。

  我后来几次问过景萌,为什么当时知道是打错的电话,还那么好脾气地对我。景萌一如既往笑得淡定,眼睛望向远方:“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不是吗?”然后回过头优柔地凝视着我,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情不自禁把她揽到怀中,感觉她温暖的身体一寸寸融化并注满我的心。

  景萌也是一个有家的人,可是她的老公似乎并没有牢记这一点,因为他觉得事业显然要比家重要,老婆娶回家了,就是看家的,难道怕她跑了?所以,景萌觉得也许她真的应该跑掉,只是她不知道自己能往哪里跑。

  “我想我鬼使神差地打错电话,正好给了她这样一个出走的机会吧。”重文深深呼出一口气,他人不是很魁梧,却有一双很浓的眉毛,这让他的脸有了不合时宜的阴沉,总是一副忧郁神情。

  有些事谁都解释不了。你要是现在问我,为什么听了一个“喂”字,就会心动?说实话,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

  那时候我和我老婆感情还好,她文静,与世无争,甘当默默无闻的小职员,我特别想她能更上进一些,不一定非要捞个一官半职,但也不能一辈子只当职员吧?可每次说她,她都笑笑:我不想往上爬,安安稳稳和你过一辈子就好。那时候我和大学同学一起做生意,说实话,也确实需要她有时间照顾家,因为我来往广州进货,就基本上没时间管家里的事了,所以,我倒也不是特别强求,但总觉得和她在一起的生活少了点什么,但你说那到底是什么,我也说不上来。 

    悲喜交集的坏消息

  认识景萌后,我的生活里多了一项内容,就是每天下午4点钟准时拨通景萌家里的电话。我们没有约定,但每到那个时候,我拨通那个号码,景萌一定是在第一声“嘟”音就接起,我说,你真神了,怎么知道有电话打来,她说,我就是知道。难道不会是别人?她说,不会,只有你。

  每次打电话我几乎都不说话,景萌也不说,不超过三分钟也就挂了线。有时候我也想多聊几句,问问她今天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出去逛逛?中饭吃的什么?但是我总也问不出口,因为我们都是有家的人了。

  但是,我却抵挡不住给她拨电话的诱惑,她的声音有一种神奇的安慰和振奋作用,每天挂断电话以后,我整个人都会倍感轻松和精神,招呼顾客也多了几分灵气,店里的生意就好起来。也许只是神经过敏,但我却深信不疑。

  我晚上开始梦到她了,虽然一面没见,但我确信我梦到的就是她。

  重文的脸上渐渐显出了一丝笑容,像一滴蜂蜜掉进水里,半自嘲半迟疑,“我也觉得这有点好笑,都是结了婚的人了,又不是初恋。”重文已经不止一次重复“都是结了婚的人了”这句话。

  2002年3月14日。早上我和老婆拌了几句嘴,我摔门而去,留下泪眼矇眬的她。她最近很容易情绪激动,但是我一点也不想退让,谁都有压力,为什么总要我让着她?

  还有30秒就到4点了,我掏出手机,刚想在3点59分拨号时,一个电话进来了,我很恼火,谁这么不识相?我想挂断,但不知为什么,第一次在清醒的时候,脑海里浮现出梦里的景萌。我接通了电话。“喂?”天哪,竟然是景萌?我心跳加速,手心出汗。挂断电话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的手一直在抖。

  很快电话又响了,是我老婆的,她情绪仍然低落,她说晚饭不回来吃了,他们单位聚餐,我知道她是不想见我,每次她特别伤心的时候,就会想办法躲我。这一次,我没有像以前一样觉得内疚,反倒如释重负,这样就不用找借口晚上请假了,我居然还吁了一口气。

  忘不了的和想忘了的

  重文看看我,从兜里摸出一盒烟,我示意他这是办公室,他点点头,但并没有把烟放回去,而是开始转起了烟盒,他的转法很职业,像赌片电影里的老千,我说了我的感觉,他干笑了一下,“很早以前,景萌很喜欢我耍这套把戏给她看。”

  景萌说晚上请我吃饭。我没问为什么,我问不出口,因为我怕景萌说出让我过于激动的话。

  餐厅在江边,很小的一间,却出奇的干净和清静,也许是武汉人不喜欢这个调调吧。我一眼就认出了坐在窗边的景萌,她和我梦里的样子完全不同。

  她有倔强的嘴角,生气的时候眼神几乎是凌厉的。是的,她在生气,今天是她结婚6周年的纪念日,可是早上她老公说晚饭不回来吃了,有个客户要应酬,这已经是他第4次忘记了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或许他根本就记不得了。我默默地听着她的抱怨,心里却在滔滔不绝地说着,真巧,早上我也和我老婆吵架了,可是我清楚地记得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并且那一天,一定要带我老婆吃大餐,还要在吃完饭后带她去选一件她最想要的礼物。可见,夫妻感情好不好跟记不记得住结婚纪念日没什么关系。

  从此,我和景萌开始了频繁的约会,通常在她家,偶尔在广州与武汉间的火车上。我特别喜欢和她一起坐火车,看着窗外驶过的风景,仿佛穿越时空,很像我们之间感情的写照。

  2003年4月6日。早上我又和我老婆吵架了,她想给我买份保险,我不想要,要保险干什么?我还年轻呢。她又泪眼矇眬起来,我最看不得她这个样子,摔门出去。我一边下楼,一边拨景萌的电话,占线,我想再拨,却听到我老婆在后面喊我,她说,她要回家住几天,我没吱声。

  2003年4月26日。我岳父给我打电话,说我老婆住院了。我赶去的时候,我老婆被送去化疗室了,岳父告诉我,癌症是刚刚查出来的,却已经是晚期,她一直不让告诉我。我心里钝钝的,完全没有了感觉。

  2003年5月21日。我老婆要我晚上陪她。我喂她吃了饭,去洗碗的时候,我还顺便给景萌打了一个电话。回来的时候,我老婆对我说:“真的喜欢她,就和她结婚吧。”我当时就呆在原地了。

  那天夜里,我整夜没睡,我握着我老婆的手,从没发觉她瘦成这样子,好像就一年前吧,我还笑话她的小肚子呢。

  “老婆走了以后,我像掉了魂一样。也不知怎么,只有赌博的时候,才不会想她。景萌为我还了好几十万的赌债,她离婚也有3年了,可是我不能娶她。我求过她很多次,分手吧,再找个好的,可是她不肯。我求她忘了我,因为,我太想忘掉她,因为,我实在没办法忘掉我老婆……”重文的头低下了,我只看到他手上的泪光。

  • 发展办公室恋情有多难?
  •   2007年12月28日 10:47
  • 痴情妻子20余天唤醒植物人丈夫 医生惊奇[图]
  •   2007年12月28日 09:25
  • 教师网上雇凶将情敌捅成重伤
  •   2007年12月28日 08:19
  • 男子谎称警察开博客 抄煽情日记骗痴情女[图]
  •   2007年12月27日 11:38
  • 花心夫的情人转而骚扰我
  •   2007年12月27日 11:18
  • 四问2008年养老金调整
  • "新人"医保待遇将被提高
  • 上班族重拾家中年夜饭传统
  • 中年家庭提前入"空巢期"
  • 准新人争"001号结婚证"
  • 生育高峰催热月子护理市场
  • 志愿者劝餐馆勿卖猫狗
  • 宜昌林业局证实东北虎遇害 头脚被砍虎皮被剥
  • 广州一邮寄纸箱惊现无头无脚女尸
  • 婷美内衣宣称发热纤维"自动升温"遭专家质疑
  • 男子爱上卖淫女 欲离婚遭拒投毒杀害妻子
  • 女教师重病遭弃 网上怒揭法官丈夫"太卑劣"
  • "拆迁乡长"权钱交易落马 受贿168.5万判刑11年
  • 商场举办"抱老婆"大赛
  • "武功秘籍"现世引发风波 无极拳来历成迷团
  • 烈士纪念碑被晒挂衣服 周围开辟成菜地[图]
  • 北京一药店宣传单恶搞工农兵形象引争议[图]
  • 八旬老太下跪规劝轻生小伙别跳桥[组图]
  • 中国裸体写真第一人汤加丽:我仍然相信爱情
  • 口述:单身女人另类夜生活 老公住到别的女人家
  • 《新闻联播》频频"变脸"
    华南虎照片真伪之谜
    堵住网上黄色污染
    食品涨价如何应对
    "纸馅包子"忽悠了谁
    ……>>更多
    排行  
    网民悬赏抓拿网络推手
    政府不应规定卖淫非法?
    女子怀疑丈夫咬其左耳
    女子帮男友强奸杀人
    男人爱发脾气是一种病
    小黄狗拉截肢男子上街
    汤加丽:我仍然相信爱情
    八旬老太跪求轻生小伙
    ……>>更多
    口述实录  
    只能做朋友还是想呵护她
    你走了我却再不能离开你
    他与女孩子纠缠不清
    花心夫的情人骚扰我
    女大学生车中一夜缠绵
    老公住到别的女人家里
    单身女人的另类夜生活
    娶了个花瓶我有苦难言
    难抵诱惑我成生育机器
    漂亮妻子甘做地下情人
    离婚后还同居好尴尬
    我竟只是他成人游戏配角
    曾经的爱情永远的心痛
    走不出他曾背叛的阴影
    我宁愿丈夫和保姆上床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