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我不敢承认爱上小3岁的他
2008年2月14日 13:15
来源:兰州晨报 作者:陈芊 选稿:谢婧

  讲述人:田蕊(化名 )25岁 公司职员

   
  雨整个把我给浇透了,雨水顺着发梢像小溪似的在脸上流淌,我闭着眼睛,气得乱捶他。最后在一个药店的门口他总算停下了,拉着我到药店的屋檐下避雨,可人整个都淋透了,还避什么雨呢?两个人像落汤鸡似的互瞧着哈哈大笑……
  
  我和张云帆(化名)是三年前寒假在我表姐的婚礼上认识的,云帆是表姐夫的堂弟。
那时他才读大一,虽是个一米八几的大个子,却还是个有些腼腆的小男生,他被分派招呼我们这些娘家客,看他腼腆,在他过来按桌敬酒的时候,我们几个女孩子就故意为难他,他总是好脾气地嘻嘻笑着,看着我们把酒喝了才罢休,说他不能不把我们这些娘家人招呼好,不然会挨骂。
  
  不久就到了过年的时间,正月里我经常到表姐家去,有几回就碰到云帆,表姐小两口就拉我们一起玩,都是年轻人很容易玩到一起,一来二去就熟了,我比他大三岁,因为又有这层亲属关系,云帆就叫我姐。那年正月是我最开心的一段时光,表姐经常叫我到她家去玩,和表姐夫,还有云帆,我们四人经常凑到一起玩“双扣”,他们小两口一家,我和云帆一家,别看云帆年龄比我小,但玩牌却是大拿,比我高明得多,往往指点我一二。正月里新婚夫妇要串亲属,表姐他们不在的时候,我和云帆就约在一起看电影,或者在马路上溜达,天马行空地随便乱侃,感觉特别放松,走了很远都不觉累。
  
  那时我在外地的一所大学读书,在学校也有一个男朋友,和我是同学,我们相处了一年多,关系也可以,但从来没有和云帆在一起的这种感觉。我说不上什么感觉,特别的随意、放松,很开心,也很温馨……也许跟过年的喜庆气氛有关,跟初春最早萌动的气息有关,有一种梦一般恍惚的幸福感。云帆比我小,他叫我姐,我也一向以姐姐自居,爱开他的玩笑,爱看他表情尴尬低头脸红的样子,每到这时,我就有一种想吻他一下的冲动,但最后还是把持住了。
  
  云帆虽比我小,但他却很会照顾人,特别的细心体贴,在电影院落座的时候,他总是赶紧掏出纸巾帮我把椅子擦一下,一起出去吃了一次饭,他就记住了我饮食的癖好,有次我们和表姐夫妇一起去吃火锅,表姐夫要给我的油碗加香菜,云帆赶紧说:“她不吃香菜……”表姐笑着说:“连我都不知道,你倒知道了。”听到表姐的话,说不清为什么,我的脸有些发烫。来自一个男孩子的体贴温柔总是致命的,虽然这个男孩子比我小,虽然他叫我姐,我根本不应对他有什么想法,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不自觉地变得软软的。
  
  在寒假结束我即将离兰的前一天晚上,我单独请云帆吃了顿饭,饭后我们一起去K歌,要了一打啤酒,我们一起唱了很多歌,唱歌的时候我俩的视线碰到了一起,我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总是在不经意间想起云帆,在课堂上,在就寝前,甚至和男朋友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想起他,会想他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每想到这些,心里就会涌起莫名的惆怅。我不停地问自己:我是不是爱上云帆了?可我比他大,他叫我姐呀,这样不太合适吧。
  
  我想摆脱这份不现实的感情困扰,我尽量想对男朋友好,想在他身上寄托感情。男友老说我大大咧咧的,没有女孩子的温柔,他说我度了个寒假回来不一样了,变得温柔了。我没说出来,其实每个女孩都会温柔的,但要看对什么人了,人和人之间性情和情感是互动的,要有人开启你的温柔。
  
  到学校一个月中,我和云帆通了两次电话。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无话不说,拿起话筒话却不知道从何说起,问了好,谈了彼此学校的生活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说的开不了口,不说又不甘心,说了又明知无用。我大他那么多,我再喜欢他又有什么用呢?他对我好,也许只拿我当姐姐吧。发现想一个人却是如此无可救药,越想放下越放不下,但我除了把思念压在心底,矜持限制了我,我不能表露什么。就连电话我都不好多打,我怕自己自作多情,我怕被人笑话。可思念让我的心变成了空洞。
  
  后来还是云帆捅破了那层纸,他发给我短信说:不知为什么他一想起我有男朋友心里就难受,他还说只做我的弟弟他不会甘心。看了云帆的短信,我的心里就像解开疙瘩一样突然就轻松了,心里洋溢着单纯的快乐。在接到云帆的短信不久,我就和男朋友分手了。他问我为什么?我没隐瞒,我说我爱上了别人。他问那人是谁,我没告诉他。那时候我不想把我和云帆的事告诉任何人,三岁的年龄差距始终是我的心病,连表姐他们都没告诉,一直没告诉。
  
  去年的暑假是我和云帆在一起最快乐的时光,我从学校毕业了,因为云帆,我放弃了在外省就业的机会回到了兰州。回来只好重新找工作,当时也是刚毕业,对工作我没有一点压力。我和云帆整天呆在一起,多数情况下是和朋友们在一起,云帆到底年龄小些,很喜欢和朋友扎堆一起玩,我们就常约到一起,去啤酒广场喝啤酒、去卡厅K歌,或在大热天一起去游泳。
  
  云帆对我的好是朋友们有目共睹的,但他们问起来,我就不顾云帆的反对说我俩是姐弟关系,为这事好多次背地里云帆向我怄气,问我为什么不承认我俩在谈,我解释说我不想让亲戚朋友过早地知道我俩的关系,我怕家人知道了会有阻力。
  
  抛掉这些小的不开心,我俩在一起的每一天真的很开心,有多少难忘的事至今历历在目。那个大热天云帆用自行车载着我去双桥洞那边的小树林玩,夏天的天娃娃的脸,老天突然变脸了,一时间阴云密布,瓢泼大雨从天而降,我说找个地方躲躲吧,云帆不听,在雨中他像吃了兴奋药似的,用自行车载着我在雨中嗷嗷叫着往前奔,雨整个把我给浇透了,雨水顺着发梢像小溪似的在脸上流淌,我闭着眼睛,气得乱捶他。最后在一个药店的门口他总算停下了,拉着我到药店的屋檐下避雨,可这时人整个淋透了,还避什么呢?两个人像落汤鸡似的互瞧着哈哈大笑,我是气得笑,云帆却像恶作剧似的开心地笑。
  
  至今,每次路过那个药店的时候,我都会回忆起这一幕,回忆令我惆怅。

  我家知道我和比我小的在校大学生谈,且不论谈的对象是谁,先就表现出不以为然来,说不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找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家人若反对,我还有勇气抗争,可我受不了他们的不以为然,好像我的选择根本就不值一提似的,我受不了这个,这令我怀疑自己的选择。
  
  云帆家知道这事后,毫不含糊地表示反对,也许看在表姐的面子上,他们不好说年龄大小的话,他家拿出的理由是,我和表姐是姊妹,他们俩是兄弟,两姊妹嫁两兄弟不成,这会令家庭关系复杂化。云帆说不过是表姊妹、堂兄弟,又不是亲的。他父亲说,那也一样。云帆的父母说服不了云帆,就托我表姐说服我。
  
  表姐倒没拿姊妹兄弟来说事,她问我想过没有,云帆还有三年才从学校毕业,我能不能等他三年,就算能等三年,三年后的事谁能拿得准———“你就不怕把自己给耽误了?”表姐的话才是致命的,她说准了我的心事,我犹豫了。
  
  看我要打退堂鼓,云帆流泪了。看着这个一米八几的大小伙流泪,我的心真疼。可我没有勇气坚守这份感情,我没办法不理会别人的看法,我承认我没出息,不是那种敢爱敢恨的人,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忍痛放手!我说我们还做姐弟吧,像以前一样。他说他从来没把我当姐姐,今后也不会。他让我好好考虑,说爱情是无条件的,他看不出我俩之间有什么逾越不了的障碍……
  
  也许云帆是对的,但他还太年轻,哪里能考虑久远,在他那里感受、感情是唯一的考量,在我却不能。看着云帆离我而去的背影,我的心被泪淹了。
  
  我和云帆已经有三个月零六天没有联系了,我忘不了他。我不知道我俩今后还有没有缘分走到一起,但我知道这段短暂的情缘让我永生难忘。
  
  

  • 外滩改造 "亚洲第一湾"将拆
  • [滚动]申城即时出行信息
  • 上海楼市将现第5个"下滑月"
  • 上海用户漫游费下月普降50%
  • 情人节九大10元浪漫高招
  • 计算标准有变 春节加班费下降
  • 七彩玫瑰亮相市场
  • 春晚小品背景板惹麻烦 重庆摄影家索赔100万
  • 网友打造央视名嘴"最牛婚礼" 王小丫获最佳司仪
  • 韩寒为80后一代正名:"自我是件好事情"
  • 调查显示上班族最想与林志玲金城武度情人节
  • 数据显示:过节自杀人数徒增 比平时多三倍
  • 郑州两次出现不明飞行物 市民疑为UFO[图]
  • 香港闹市情侣激吻赛
  • 广东政协常委称在深圳火车站被盗6000元[图]
  • 男子拜年回家摔落桥下积雪中被冻死[图]
  • 台网站票选历史美女:赵飞燕居首 慈禧也入围
  • 于丹再讲论语被指硬伤多 几乎一分钟一处
  • 农民工节后求职谨防四陷阱 不要签"生死合同"
  • 口述:婆媳大战老公拳头助威 买房时爱轻如鸿毛
  • 温总理踏雪探访灾区
    雪灾的日子里如何结婚
    "末代名媛"章含之病逝
    恶意取款判无期引争议
    年终盘点:泛裸时代来临
    ……>>更多
    排行  
    摄影家向春晚索赔百万
    男女有别的妙解
    春晚四大尴尬
    香港闹市情侣激吻赛
    男子摔落积雪中冻死
    郑州出现不明飞行物
    十大恶俗春节短信出炉
    春晚四大尴尬
    ……>>更多
    口述实录  
    买房时 爱轻如鸿毛
    婆媳大战老公拳头助威
    婚姻"回头草"要不要吃?
    丈夫的好友爱上了我
    逃出"婚内性暴力"
    进了围城现却要离婚
    完美的"出轨"独角戏
    当男人住进女人的房子
    和已婚男人签忠贞协议
    如梦魇般的守望者
    四个女人"试离婚"经历
    我不会再接你的电话
    姐姐为何要拆散我和他
    漂亮女人徘徊幸福门外
    在我心中你就是初恋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