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两次私奔 他却是个负心郎
2008年2月28日 11:07
来源:荆楚在线·楚天都市报 作者:毕云 选稿:徐靖逸

  ■讲述:楠馨(化名) ■性别:女 ■年龄:27岁 ■现状:已婚
  
  ■学历:中专 ■职业:打工
  
  阅读提示
  
  她曾经是个叛逆的女儿,不顾父母的拼命反对,两次跟他私奔。奉子成婚后,他却像个玩不够的孩子,对家庭毫不负责,而她俨然弃妇。
  
  天气突变,气温陡降,一天之前还
暖如孟春初夏,楠馨来的那天下午竟然又下起了雪。
  
  楠馨(化名)的婚姻也如这变幻的天气,一夜间由春天突转到冬天。
  
  楠馨看上去很年轻,属于可爱型脸相。大大的眼睛,在一排齐眉刘海的映衬下,显得更大了,像孩童般对世事充满了无限的困惑,不同于稚气孩童的是她那满脸呼之欲出的忧郁与落寞。真的只是深深的忧郁与落寞,无论是表情,还是语调;没有切齿的怨恨与控诉。这一点,她与大多数有类似经历的女性讲述者大不一样。
  
  叛逆女儿心
  
  我娘家是黄陂的,但父亲以前长年在黄石做生意,把我也带着在黄石上学。
  
  我上中专时,长成了一个叛逆少女。那时候,父亲管我很严,但因为忙自己的生意,对我关心又不够,我嫌他不关心我却又管束我,便总是跟他对着来。因为缺少亲情呵护,我便特别渴望友谊。
  
  有个女孩跟我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就是通过她,我认识了我现在的老公斯淘(化名)。他们俩是同学,从小一起长大。
  
  到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认识斯淘时的情景,更记得那一天是2000年1月7日。
  
  我和斯淘也成了很谈得来的朋友,没多久又成了恋人。
  
  那时候,我中专刚刚毕业,按说可以谈恋爱了,可是家里坚决反对。理由是斯淘家既穷又远,父母和哥哥对我期望值很高,都希望我嫁好一点,嫁近一点。
  
  我不理会父母的反对,2001年初,我跟着斯淘去了杭州,说难听点其实就是私奔。他会装潢,去了那里就是找装潢生意做;我在中专学的是服装设计与制作,便找了家服装厂打工。日子还过得去。
  
  10月,在父母的一再催逼下,我带着斯淘回来了。
  
  父母坚决不让斯淘进门,我哭着哀求我妈:我是真的想跟他在一起,您就成全我们吧?”我妈不为所动,我撕破脸对妈妈说:“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最后一个,告诉您吧,我已跟他同居了,这一辈子就是他的女人。”我妈还是不松口。
  
  由于实在说不动父母,我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喝下了农药。斯淘背着我就往医院跑,现场一片混乱,迷糊中,我只听见我妈说:“你害死了我女儿。”
  
  事后,我发现斯淘的脚趾破了,觉得奇怪。别人告诉我,斯淘背着我往医院跑时,凉鞋跑掉了光着脚,被路上的沙石磨破的。我心疼得哭了。
  
  第二次私奔
  
  虽然我闹了一场自杀,还是没能拗过父母。
  
  那之后,斯淘回了黄石家里,我被父母安排到武汉哥哥开的酒店帮忙做事。
  
  为了彻底杜绝我和斯淘往来,有一段时间,父母甚至连给哥哥的酒店帮忙都不让我做了,把我逼回去关在家里。
  
  2003年初,消失了一年多的斯淘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为了找到我,他费尽了周折。当时我又到哥哥的酒店帮忙,为了避开哥哥的视线,他把我拉到马路对面讲话,我们站在马路边谈了一个多小时,谈话内容主要就是他要再次带我走,而我不同意。他发誓会一辈子对我好,见我还在犹豫,他拉着我胳膊就要过马路:“你信不信,我要闭着眼睛带你过马路,就让汽车撞我们吧,要死两人死在一起!”那一瞬间,我突然决定了,再次跟他出走。

  我们随便跳上了一辆公汽,透过车窗,我突然看见了马路对面的哥哥,他正在马路边焦急地四处张望。肯定是找我!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不知道自己的这一选择是对还是错。
  
  我就这样从大街上跟着斯淘走了,连换洗的衣服都没带一件。
  
  我跟着斯淘回到黄石,然后去了哈尔滨。在哈尔滨,他仍然接些装潢的活做,我仍然在服装厂打工,工资很低。到了10月,我意外怀孕了,我们没法在外面混下去,这时斯淘刚刚做完一笔活,有了一笔钱,我们便萌生了回来结婚的念头。但我是那样跑出来的,哪敢回家啊。斯淘给我鼓劲,说这事迟早得告诉家里。我便给家里打了电话,妈妈一听我的声音就哭起来了,当妈妈得知我已怀孕,便好言好语地对我说:“傻女儿,你快回来吧,妈妈再不拦你们了,随你们吧,要结婚就结婚。”
  
  他总玩不醒
  
  我和斯淘便放心地回来了,那年腊月,我们在黄石斯淘的家里结了婚,婚礼非常简单,我妈妈对斯淘说:“我们什么彩礼都不要,只要你将来对我女儿好。”
  
  春节一过,斯淘就又去了哈尔滨,走的时候,我的肚子还不大,等到他再回来时,我们的儿子都5个多月了。生孩子时他不回家,我虽然觉得遗憾,但想到他也是为了生计,也没计较。
  
  当了父亲之后,斯淘的所有缺点似乎都突显出来。
  
  他一点做父亲的样子都没有,一点不爱孩子,也没有家庭责任感,从不给家里钱,他完全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玩不够。
  
  他不养家,只有我来撑起这个家了。
  
  我们结婚全是借的钱,公公外出打工挣钱负责还债,我来武汉打工,负责家里的日常开支,婆婆就在家替我带孩子。一家人都在为生计奔忙,就斯淘像个局外人,只顾自己,不管家里,没接到活就玩,接到活挣了钱也不交家里。
  
  这几年,我攒下钱给家里做了新房子,公公、婆婆因此都很感激我,对我也很好。
  
  从去年以来,我连斯淘的面都很少见了,我都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我在武汉上班这么辛苦,他不闻不问,就像我们不是夫妻。
  
  他有外遇了
  
  去年夏天,我休假回黄石,听朋友说斯淘在外面有了女人。我按朋友的指引找到了他们同居的出租屋,当时那女人在,斯淘不在。那女人很年轻,看上去只有20来岁,我平静地问她:“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她“嗯”了一声,然后就打斯淘的电话对他吼道:“你老婆找来了,你还不快回来!”
  
  斯淘答应我不再跟那女人来往,但我回武汉之后,他们仍然在一起,只是怕我再找上门,换了住处。
  
  自从在外面有了女人,斯淘性情大变,以前脾气还好,现在对父母都常常出言不逊,任何人的劝告也不听。
  
  今年春节期间,他回家住了几天,但屁股下像长了刺,坐立不安,还忍不住当着我的面给那个女人打电话。
  
  我婆婆抱着我们的儿子去找过那个女人,哀求她放开斯淘,不要破坏我们的家庭,那个女人却说,是你儿子的错,不是我的错。
  
  现在,我提出离婚,斯淘却根本不当回事,他说,离不离随你。但我要他跟我办手续,他却总是逃避。我实在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
  
  公公婆婆对我很好,完全站在我这一边,婆婆说,你们就是离了,我也要当你是女儿,这房子是你做的,他将来跟哪个女的,我们管不了,但我们不会允许任何女人进这个门。
  
  楠馨的语调一直很平缓,情绪很平静,近乎麻木,让人心疼。我说:“你当初没听父母的话,现在后悔吗?”她眼里终于有些湿润了:“非常后悔。可是,我还不敢跟父母和哥嫂说这些事。结婚几年来,斯淘很少陪我回娘家,我娘家人问起来,我总是说他的好话,说他在外挣了钱都交给我。我要给他留面子,也是给自己留面子。”

  • [滚动]上海即时路况信息
  • 上海调整私车额度投拍规则
  • 可变车道措施缓解"第一弯"拥堵
  • 外白渡桥如何确保"修旧如旧"
  • 中低收入家庭房贷贴息下月申办
  • "愤怒主播"万峰自曝草根生活
  • 许霆自辩 网友定"七宗罪"
  • 许霆案爆出"经典"冷幽默 渐有些娱乐化苗头
  • 妈妈给儿子当10年陪读 3个月教会其10个数
  • "王治郅被指打人"后续:据称已承认打人并道歉
  • 湖南检察官举债5万资助贫困生 13年从未间断
  • "王治郅被指打人"续:凌晨蒙头离开派出所[图]
  • 于丹演讲价码9个月涨7倍 2小时收费6万元
  • 北京奥运中心建造古老牌坊
  • 台湾导演刘家昌之子澳门半小时赢百万港币[图]
  • 招聘单位"经验崇拜" 抬高大学毕业求职门槛
  • 陈冠希父母向公众谢罪 希望公众给陈机会[图]
  • 30万"晒客"女性占72% 大学生更喜欢晒自己
  • 男子患怪病如同"蜗牛" 10岁乖女不离不弃
  • 窃贼偷人车牌后称物价上涨拒绝降低赎金
  • 温总理踏雪探访灾区
    雪灾的日子里如何结婚
    "末代名媛"章含之病逝
    恶意取款判无期引争议
    年终盘点:泛裸时代来临
    ……>>更多
    排行  
    老汉偷窥男女偷情
    女子赤裸上身堵警车
    少年自拍艳照上传网络
    新婚女子坠入地铁身亡
    少年杀祖父强奸亲戚
    华为跳楼员工留下债务
    陈冠希父母向公众谢罪
    陈冠希记者会前曾反悔
    ……>>更多
    口述实录  
    女友和韩国已婚上司纠缠
    妈妈 请别逼我们离婚
    新欢旧爱都离开我
    这是他设计好的骗局?
    "双重背叛"是凄美爱恋
    爱不爱我他不讲明白
    我的婚姻太过于拥挤
    不敢承认爱上小3岁的他
    买房时 爱轻如鸿毛
    婆媳大战老公拳头助威
    婚姻"回头草"要不要吃?
    丈夫的好友爱上了我
    逃出"婚内性暴力"
    进了围城现却要离婚
    完美的"出轨"独角戏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