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我是长辈家的第三者
2008年3月19日 13:17
来源:汕头特区晚报 作者:晓颦 选稿:徐靖逸

  倾诉,因为难忘;倾听,因为感动。每一个故事都不同;而每一次的倾听都同样真诚。我会在这里等你,用不变的真诚倾听每一次诉说。
  
  受访人:小雅(化名) 女 年龄27岁 未婚
  
  小雅这是第二次走进我栏目,见到我的时候,她脱口就问:“你还记得我吗?”我略一迟疑,很快便认出她来,她在广州工作,上次接受我采访应该是在一年前。与一年前相比,她的样
子成熟了一些,也许是烫了头发的原因吧,她看上去有一点“小女人”的韵味。
  
  小雅说,她再次找我,是因为她“心很乱,活得很累”。依稀记得,上一次的讲述,是关于她的一段已经结束的感情。说实话,做“专访”这么久,采访的人数以百计,给的印象是,“感情”这东西是没有经验可谈的,那么多的人在感情上“马失前蹄”,却鲜有“吃一堑长一智”者。我在心里揣测,小雅的“累”,是否在于重蹈覆辙?这样想着的时候,听到她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这更像是一句沉重的“开场白”,讲述就从这一声叹息开始了。
  
  最近一段时间真的很累,一个是我爸爸生病了,我请了假照顾他,忙得焦头烂额。而更累的是心,很压抑,很乱,又没办法说出来,我差不多都要憋死了!这缘于一段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确切地说吧,在这段感情中,我充当的是一个很不光彩的角色―――第三者,更令人绝望的是,对方还跟我们家是亲戚关系,而且还是我的长辈。
  
  第一次见面是在3年前我奶奶的葬礼上。他比我大16岁,论辈份,我应该管他叫“叔叔”,不过后来才知道,因为他父亲是抱养的,所以他其实跟我们家并没有血缘上的关系。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叔叔”,从那时候才开始有联系。说真的,我根本就没有想到日后会跟他发展成这种关系,而且,他也并不是那种让我一见就很有“感觉”的人,更何况,他当时结婚不久而且刚刚做了父亲。
  
  开始我们只是电话上联系,我在广州上班,他因为生意上的关系经常要跑广州,偶尔也利用出差之便去看看我,不过一点也没有什么特别,完全是一位长辈对晚辈的关心,在我看来十分正常。慢慢地,我们之间的联系越来越频繁,对彼此的了解也越来越深,我发现,他在某些方面很像我之前谈过的那个男朋友,他很细心,很会照顾人,这一点就很像他。他几乎每天都会给我电话,嘘寒问暖,这让我很受用。说实话,我一个人在广州上班,虽然工作环境还不错,工作也是我喜欢的,但是上完班一回到自己租住的地方,那种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也许,用“寂寞”两个字并不能完全概括。自从遭遇前男友无情的“劈腿”之后,我不敢再轻易尝试“感情”,寥寥可数的几个同性朋友也难得凑到一块儿,虽然房子就在闹市区的一隅,但我经常是下班后就一个人关在屋里哪儿也不去,屋外是灯红酒绿的世界,屋里,却是任凭痛苦往事咬啮心灵的我,这种时候,适时响起的电话铃声,还有电话线那段传来的他极富磁性的声音似乎就是我渴望已久的,他的问候在我的心中是暖暖的感觉。我越来越盼望他的问候,确切地说我越来越依赖他的声音,而这种依赖是日积月累的结果,我对此浑然不觉,只有等到有一天,他跟我说出了那三个字时我才惊觉,我们彼此都已经陷得很深!
  
  那大概是在初次见面半年之后。我们实际上都是很清醒的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有结果的事情,而且可以说得上是“惊世骇俗”,我们俩的“亲戚”关系,令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比一般的“婚外情”或“第三者插足”更加错综复杂,也更加见不得天日,更加为世人所不能容!不要说别人,起码我们俩都很清楚,首先这在我父母这一关就通不过,我在我父母面前无法启齿,他更难以面对我父母。就这样,经过一番强烈的痛苦的挣扎之后,我们做出了惊人相似的决定―――慧剑斩情丝!但是,“慧剑”在哪里?这谈何容易!
  
  他虽然比我大了16岁,但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才刚刚结婚不久,结婚时他都快40岁了,据他所说是迫于“父母之命”。说来奇怪,他老婆也跟我同岁,不过,他说他对她一点都没有感觉,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你为什么不早一点让我遇见呢?”我们俩彼此都已经放不下对方,放不下这份迟来的情。

  他在外面租下一套房子,假如没有特殊情况,我每个周末都会从广州回来,那样千里迢迢来回奔波,说不累是假的,但是我甘之如饴,那份心情,就像一个饥饿的人在奔赴一场盛宴,期待中的饕餮令脚下的步伐踏出畅想的音符。2006年整整一年都是如此,我风雨兼程,在这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上越走越远。这件事我一直都是瞒着家里人的,即使每周都从广州回来,我却很少回自己家里,怕的是父母的追问。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对“结果”抱有希望,因为对自己角色的定位比较清楚吧,所以那个时候我的心态还算是比较平衡的,比如说,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老婆正好打电话给他,我都能做到“充耳不闻”。我跟他刚刚开始的时候,我的一个很好的“闺中密友”曾经劝过我最好放弃,她跟我说:“你并不适合这种角色。”我的这位朋友自己也正好跟一个有妇之夫坠入爱河,我反问她:“你可以我为什么就不行?”她的回答一针见血:“你跟我不同,你不是那种潇洒得起的人。”知我莫若友,我现在不得不佩服她的透彻,真的是被她不幸言中,这种“第三者”的日子维持至今两年多了,我的心态也今非昔比,我发现,我越来越情绪化,越来越难以释然。就比如他老婆打电话这回事吧,我现在就做不到“充耳不闻”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很玄的,每次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老婆就总会打电话找他,如果他说话的语气柔了一点,我就会很吃醋,而要是他冲她大吼大叫的话,我又会觉得这都是我的错,反正,我越来越不能平衡,越来越患得患失,这种心态真的很折磨人,我不但折磨我自己,也折磨着他,我们吵架的次数越来越多。
  
  反过来,我觉得他也一样,而且,他甚至比我更能吃醋。他每次去广州看我,一进门就会查我的来电显示,每次有电话找我,他总会追问是谁。以前我还觉得他很在乎我,还很享受这种被“在乎”的感觉,但是,慢慢地我就不这么想了,我甚至会在心里问:“你凭什么啊?”我先前的那一段感情,一直是我心头的一块痛,虽然已经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了,但那个人却永远无法从我的心头抹去,一直被我放在心里最深处的一个角落不敢触碰。他也知道我曾经的这段感情,虽然说过他不在乎,但是有时候从他的只言片语,我还是能听出那种醋意来。这个春节放假之前,他到广州接我,回来的前一天晚上我们在收拾东西,他突然问我:“我给你的那个箱子呢?怎么不拿出来装东西?”我随口就回了一句:“那箱子被我放家里了。”我这句话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而事实上,箱子就在我的床底下,被我用来装以前的照片。我跟前男友在一起的那些日子,我们去了很多地方,也照了很多照片,一共有四大本相册。跟他分手之后,我整个人好像一下子被抽空,我发现,除了那些照片,我几乎找不到一丝我们曾经相爱的痕迹,痛定思痛,那些曾经相爱的印记,却似乎更像是我的伤口上的一块疤,看上去丑,揭下来却痛。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置这些东西,或者更确切地说,我舍不得这些东西,因此,我把它装在那个箱子里,锁起来,藏在床底下。
  
  我的话刚出口,他就说:“不是吧,你撒谎也不看人。”我好像听出他的“弦外之音”,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无名火,当即就对他大发脾气,然后,我从床底下拉出那个箱子,打开来,一本本翻开来,当着他的面一张张地撕下来并一一剪碎,我感觉自己的心也被我自己揉得粉碎。我对他说:“这样你就高兴了吧?”他瞠目结舌。
  
  可想而知,这个春节我过得并不愉快,加上我爸爸又生病住院了,我真的有心力交瘁之感。眼看又长了一岁,过年的时候,我父母就旁敲侧击地问起我的“终身大事”,我无言以对,我知道,父母为了我的“自尊心”是不敢太直白地表现出他们的着急,但是,他们越是这样,就越是欲盖弥彰,看着老两口跟我说话时一副小心翼翼斟词酌句的样子,我心里那种滋味真的没办法用语言表达。对我父母,我该给个怎样的说法呢?说“女儿不嫁”吗?这显然说不过去;说我早已经“心有所属”了吗?那么所属何人?就是这样一个有妇之夫吗?那等于是要把我父母活活气死!
  
  有很多次,我想过就这样跟他断了,但是我真的放不下,我总是会想到他对我一点一滴的好、很多时候我想,假如他不要对我太好,也许我还可以做到毅然决然。但是,我又发现自己越来越没办法像当初那么超然了,当初那个被我当成可有可无的“名份”现在在我心里的分量似乎比什么都重要,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年龄使然?特别是这个春节期间,我的心态变得十分浮躁,我无法再对他跟他老婆的对话“充耳不闻”,更无法再对自己的“第三者”角色“甘之如饴”,我一次次问他,我到底算是你的什么人?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我希望他给我一个说法,但是,好几次都问不出什么答案,问急了他就说,他需要时间。他说,过去一年是他事业上的低谷,他赚不到什么钱,这让他压力很大。他还说,等他事业有转机了,他安排好儿子的出路就会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总之,他需要时间。但是这个时间究竟是一年、两年、三年……还是更长?他心里也没有一个数。这就是他给我的“说法”,而为了这样一个不确定的说法,难道我就要无限期地等待
  
  [旁观者语]
  
  对他说不
  
  曾听一位自诩潇洒的男士说过:我一向只买固定牌子的酸奶,但碰上超市搞促销,送我一杯新品牌酸奶,我也不会拒绝;喝了就喝了,如果超市揪着我说,你得负责,你必须买一瓶―――我会认这帐吗?拿得起,放得下嘛。
  
  的确,他不曾承诺给她一座玫瑰园,对于自己的立场,暗示得很明白;法律不会追究他,因为她并没有确切的财物损失;舆论也不甚同情她,何苦来,这“第三者”的位置明明是您自找的。
  
  而她的受伤,往往缘于空虚和自大。人人都觉得自己是山鲁佐德,其他女人被抬进皇宫,都逃不过一夕欢爱后被杀被弃,她却格外美丽聪慧纯真忧郁,韩剧日剧台剧里,鲁男子们不都向美丽聪慧纯真忧郁的女子投降吗,何况一个有家有室却未有事业的男人?然而,世界上只有一部《一千零一夜》,其他故事,男人们听了不到二十分钟就不耐烦地换台了。
  
  所以,尽管很冷酷,我还是想对小雅说:好好想一想,你的不甘心,是因为觉得―――已经付出太多,现在放手就亏大了;或是基于恐惧―――男人都是这样,下一个也许会更差;甚至肉身的贪溺―――记忆里他的抚摸,至今仍令人喉头一紧?明明知道这是一条标明“此处不通”的荒废公路,难道你希望路的那端直通伊甸园?别傻了,就算让你由二奶转正,你就能保证他以后没有三四五六……奶?
  
  南希·里根曾经去一所学校演讲,学生问她:“当生活无聊空虚之时,如果有人拉自己去吸毒?怎么办?”南希答:“JustsayNO。”真理,总是既简单又明确。

  • 本月私车额度拍卖投放9300辆
  • 市府要求减少领导应酬性活动
  • 万科上半年主推小户型
  • 复旦交大同济公布考研复试线
  • 申城天气转好气温略回升
  • 男子拍女友裸照敲诈50万
  • 办喜事公公婆婆拉婚车
  • 台湾一女孩被评为"台湾最像周杰伦的人"[图]
  • 香港少妇卖身养家裸死浴室 疑连环杀手再现
  • 19岁学生造简易汽车代步 最高时速达90公里
  • 男子闹市征婚 要求对方有范冰冰的外形[图]
  • 杭州男子飚车 将两路人撞进钱塘江身亡[图]
  • 观众嫌"成人专场"演出不尽兴怒砸舞台[组图]
  • 一牛崽长2张嘴4只眼
  • 航空公司机长辞职被判赔210万当场瘫倒
  • 博士生做化学试验 不慎炸死女友和2名邻居
  • 作家倡议设"作家节"遭痛批 被指贡献不如农民
  • 西安女孩志愿救灾殒身青海 数千名群众自发悼念
  • 东莞一男子因唱卡拉OK歌声太吵被当场捅死
  • 喜鹊有语言天赋能说人话 饿了不喂还会"骂人"
  • 温总理踏雪探访灾区
    照片风云 孰真孰假?
    雪灾的日子里如何结婚
    "末代名媛"章含之病逝
    恶意取款判无期引争议
    ……>>更多
    排行  
    宝马肇事者被判无责
    香港四天四妓女被杀
    科长加入黑帮参与轮奸
    女孩隐瞒病史遭劝退
    男子女厕手机录隐私
    高三语文考"艳照门"
    黑龙潭千年浑水突变清
    六旬翁猝死证券营业厅
    ……>>更多
    口述实录  
    男友不碰我是尊重么?
    同居女友带回暧昧对象
    新婚夜新郎竟变"豺狼"
    七年苦等换来分手二字
    和双性恋男友三人爱情
    妻子恋上别人该离婚吗?
    新婚夜新郎竟变"豺狼"
    租男友回家 我却爱上他
    租房女竟"租走"我丈夫
    握住最后一夜的温情
    男友住在别的女人家中
    断背闺蜜向我表白
    女友和前妻 该选择谁
    亲爱的,你结婚会请我吗?
    错爱一场 不再周旋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