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频道 >> 滚动新闻 >> 正文 [消息树]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字体: 【打印】
拥有显赫家世却难逃"互惠联姻"噩运
2008年3月25日 09:14
来源:楚天金报 作者:邓莉 选稿:徐靖逸
  倾诉人:姜云锋,男,24岁,经商

  一个男人,在他深爱的女人的生命里,到底可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坐在昏暗的咖啡厅,在舒缓伤感的怀旧音乐声中,姜云锋淡然地讲着自己的爱情故事,偶尔唇角会不自觉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容。当一个男人连自己的爱情都无法主宰时,他注定不会是一个好丈夫,更不会是一个好情人……

  初恋美得让人心醉

  
有时候,我真恨自己为什么出生在一个有钱人的家庭!别人眼里看到的都是我的风光,不用辛苦打拼,大学一毕业就进入家族企业做高层,穿的是名牌,住的是豪宅,坐的是名车……只有我自己才知道,做一个有钱人家的孩子,是多么的不容易。

  作为家中独子,我必须成为家里的骄傲。从小,爸爸最爱对我说的话就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小锋,你是我的儿子,一定要争气!”为了父亲的面子,当同龄的孩子们在外嬉戏玩耍的时候,我却得呆在家里,一遍遍弹电子琴,学画画,练书法。偷看着窗外阳光明媚,小伙伴的笑声那么开心,我的心早飞出去了,可是我没有自由。即便是妈妈疼爱我,偷偷放我出去玩,也总是跟在我后面,让我玩得不自在。

  高中时,我疯狂地迷上了吉他,梦想着能做一个专业的音乐人。我对爸爸说,想报考音乐学院。爸爸的表情就像在看一个疯子,他的话不容置疑:“音乐玩玩可以,但绝不能成为你的正业。我总会老的,这么大一份家业,你不挑起来谁帮我挑?”

  18岁,我如爸妈所愿考上了武汉的一所名牌大学,读国际贸易。送我上飞机前,妈妈偷偷叮嘱我:“小锋,你也长大了,我们不在你身边,你要学会照顾自己。我和你爸希望你能专心学习,不要交女朋友。”

  妈妈的话一下子冲淡了我即将远行的喜悦。我觉得,即使远隔千里,他们依然一如往昔那样管着我,限制我,不准这样不准那样,真是没劲。

  然而,爱情来了,却势不可挡。入校不久,我就邂逅了一段美得让人心醉的初恋。那天吃过晚饭后,我一个人抱着吉他到校园一角静静坐下,自顾自弹起来。一曲终了,我突然听到一个女孩子清脆的嗓音,“你弹得真好听!”我一惊,抬起头,这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旁边多了个漂亮的女孩子,她微笑着望着我,眼睛笑成一弯新月,嘴角绽开两个好看的小酒窝。一瞬间,我有一种如电击般的感觉。我不是一个擅长与女孩子打交道的人,一时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感觉有汗从额头上渗出。见到我的窘状,她笑得更欢了,“很热吗?我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害羞的男生。”她从包里抽出一张纸巾,递到我的面前,“你需要这个吧?”

  我们就这么认识了,在那个桂花飘香的秋天。那个可爱的漂亮女孩叫婉儿,三个月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我们有很多共同话题,从吉他到电影到美食,无所不谈。和婉儿在一起,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和轻松。

  我是南方人,很少看到雪。下雪的冬天,我和婉儿共同用脚在洁白的雪地上踩出一个大大的心形,希望能一辈子一起走下去。校园里的爱情,如白雪般纯真无瑕,未曾沾染上一丝俗世的灰尘,我从没想过,我的显赫家世会成为我走向幸福的绊脚石。

  婚姻无爱的牢笼

  婉儿的家在湖北的一个小镇上,虽然不富裕但很温暖。2003年暑假,我陪婉儿回了一趟家。她爸妈很慈祥很温和,待我像自家人一样热情。虽然只相处了短短一周,但我喜欢上了这对善良的老人。我决定向爸妈坦白,希望他们能接受婉儿,我也相信,像婉儿这么可爱的女孩他们一定会喜欢的。

  当我在电话里说我恋爱了,爸爸只有简单的两个字:不行。我不甘心,说我已经长大了,有交朋友的自由。爸爸冷冷地说:“你既然是我的儿子,你的婚姻就由不得自己作主。你如果只是想玩玩,只要不惹出麻烦我不管,但如果要结婚,你只能选择茜莲!”

  茜莲!我的心一震,怎么会是她?我的爱情怎么会莫名其妙跟她扯上关系?从小到大,我只当她是妹妹!

  茜莲算是我家的世交,她爸爸开了一家很大的工厂,名下还有众多商铺。小的时候,我和茜莲经常在一起玩,也算得上青梅竹马,但大了后反而都疏远了。我们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她低我一级,每次见了面,不再像小时候那样追在我屁股后面叫哥哥了。茜莲的成绩不好,高中毕业后家里人花钱让她在当地读大学。

  我向爸爸声明,我的心里只有婉儿一个,再也容不下别人。爸爸的态度更坚决,说早在我上大学前,他已经和茜莲家订下了这桩亲事。他说,我们两家门当户对,知根知底,而且我们的联姻可以让双方的事业都更上一层楼……

  我不顾爸妈的反对,继续跟婉儿交往。我坦诚地告诉了婉儿我家里的态度,婉儿很难过,不忍让我为难,我拥紧她,承诺一辈子永远爱她。

  有爱相伴的日子过得是那么快,不知不觉,我们要毕业了。爸妈的意思很明确,我必须回家打理公司,而婉儿希望我能和她一起留在武汉。一边是亲情一边是爱情,我无所适从。也许是天意吧,偏偏在那个节骨眼上,我家出了点事,爸爸炒期货亏了近千万,企业资金周转不灵。电话里,听着一向要强的妈妈哽咽着求我回去,帮家里渡过这个难关,我心软了。

  其实我知道,自己这一走意味着什么,可是我别无选择。果然,回到家,爸妈要求我娶茜莲,他们说,这个时候只有取得茜莲家的支持,才能保住企业。

  就这样,我无奈地娶了茜莲,尽管我心里只有婉儿。

  无奈相爱不能相守

  结婚那天,我打电话告诉了远在武汉的婉儿,让她忘了我,希望她能找一个比我更好的男人,好好疼她,爱她。可她只是哭泣,“如果没有你,这辈子我还能爱吗?我会一直等着你!”婉儿的泪仿佛一滴滴敲打在我的心里,我狠狠地揪自己的头发,我还算一个男人吗,连自己的爱情和婚姻都不能做主,真心爱的女孩我给不了她天长地久,却得和不爱的女孩日日相守,这样的生活,每一天于我都是一种煎熬。

  新婚之夜,从不喝酒的我把自己灌醉了。那一夜,茜莲悉心照料着醉得不省人事的我,没有半点怨言。第二天清晨醒来,看见茜莲红肿的眼睛,我心里有淡淡的愧意。我宁愿她跟我大吵大闹,这样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搬出新房,远远地躲着她。

  第二夜,我又找了昔日的朋友喝酒,照例是醉醺醺地回家……

  整整一周,我想尽各种办法避免和茜莲亲热。虽然我们已经是夫妻了,可我从心里抗拒这段无爱的婚姻。茜莲不是不好,可是我和她太熟悉了,从小一起玩到大,对她,我没有一点心动的感觉。可我,终究是逃不掉的,妈妈旁敲侧击地提醒我,要对茜莲好一些,现在我们家还得靠着她呢!

  我决定向茜莲摊牌。我觉得当初娶她就是一个错误,不能再自私地将这个错误继续下去,这样对她太不公平。出乎我意料的是,茜莲很平静,她说其实她早就知道婉儿的存在,新婚夜醉酒后的我哭得像个孩子,嘴里喊的全是婉儿的名字。“那你为什么还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不解地问,婉儿淡淡地笑了:“这是我的命,应该说是我们的命,谁让我们生在这样的家庭。不过,即便你不爱我,能嫁给你我也知足了,从小我就认定了要做你的新娘……”

  茜莲的话让我如坠冰窖。我知道,这辈子我都不可能离开她,更不可能和婉儿牵手走在阳光下,我们注定有缘无分。

  两年过去了,婉儿依然在默默等着我。3月1日,是婉儿的生日,我专程赶过来陪她。短暂的相聚后,我又得回到另一个女人身边。每次分手,婉儿都是微笑着目送我坐的飞机消失在地平线。我知道,回到家,她一个人又将流着泪度过无数个寂寞的黑夜,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一个尽头!(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

  • 沪新最低工资标准近期将发布
  • 上海新房供应环比猛增六成
  • 3顾客被困自助银行达1小时
  • "帅哥导购"引女顾客超支消费
  • 找不到工作因"不漂亮"?
  • 准妈妈被要求让座?
  • 800亩油菜拼李白头像
  • 湖南省林业厅:"平江虎"系记者与马戏团联合作假
  • 男子苦练口技42年 野鸟循声而来
  • 业内人士揭秘殡葬暴利内幕:10倍暴利不是新闻
  • 长春一工地挖出近千枚炮弹 疑是日伪所留[图]
  • 蒸汤馆老板抢注"黄鹤楼"域名 法院认定恶意注册
  • 男子醉酒落入臭水沟 2天后被捞出不治身亡
  • 5000美女抢55空姐名额
  • 政法委女干部深夜坠楼身亡 生前疑遭家庭暴力
  • 暗访深圳"老虎机一条街" 赌徒一晚输掉4万多
  • 海南发现30公斤"大薯王" 形似成人脚掌[图]
  • 电影院真人脱衣舞疯狂上演 自称人体艺术[图]
  • 口述:酒后醒来上司熟睡在我身边
  • 口述:征婚却引来个执著已婚男人
  • 温总理踏雪探访灾区
    照片风云 孰真孰假?
    雪灾的日子里如何结婚
    "末代名媛"章含之病逝
    恶意取款判无期引争议
    ……>>更多
    排行  
    央视回应新闻播出事故
    央视女主持补妆被播出
    网友称捡到王学兵手机
    马云白雪公主照曝光
    六种食物搭配容易致病
    男子断指练成少林响鞭
    教师让学生策划劫银行
    河南"史上最牛"摩的
    ……>>更多
    口述实录  
    酒后醒来上司睡我身边
    征婚却引来个已婚男人
    我到婚外找安慰
    我是长辈家的第三者
    男友不碰我是尊重么?
    同居女友带回暧昧对象
    新婚夜新郎竟变"豺狼"
    七年苦等换来分手二字
    和双性恋男友三人爱情
    妻子恋上别人该离婚吗?
    新婚夜新郎竟变"豺狼"
    租男友回家 我却爱上他
    租房女竟"租走"我丈夫
    握住最后一夜的温情
    男友住在别的女人家中
    ……>>更多
    东方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