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只怪错得太离谱眼看爱情如流星般划过

2009年4月6日 13:00

来源:荆楚网 作者:戴朗 选稿:实习生 钱春园

  倾诉人:小熊男30岁保安

  记录人:戴朗

  时间:2009年3月23日

  地点:编辑部

   小熊虽然30岁了,脸上还留着不少痘痕。他一再请求我写稿时称呼他“小熊”,说这是他和木榕之间的密码,希望她能看到这篇真情倾诉,哪怕感情已经无可挽回,至少可以让她感受到他的悔意和歉意。

  30岁初恋轰轰烈烈地来了

  不瞒你说,我今年30岁了,但几乎没和女孩子打过交道,木榕是我的初恋。2008年12月,表姐牵线,把木榕的电话给了我,说她今年29岁,未婚,老家是十堰的,小时候全家搬到了武汉郊区。

  17号,我给木榕打了第一个电话,“我收入不咋的,长得还有点恐怖,你先想好要不要见面,别到时候被我吓跑了。”后来木榕承认,当时她觉得我是开玩笑,就算是真的,也证明我这个人诚实,所以对我印象还挺好的。我们约好19号下午4点在中山公园见面。

  我是青山人,几乎没去过汉口,手机又不巧没电了,那天她等了我两个多小时,晚上快7点了才见上面。一见面,她毫不客气地盯着我看,眼睛离我的脸只有几厘米,“你脸上还真的长了很多疙瘩。”我一点都不生气,反而觉得这个女孩很有个性。

  那天我们聊了足足4个小时,她说得多,家庭情况,小时候的趣事,甚至她的个人隐私,与父母兄嫂一起住的温暖和摩擦,都竹筒倒豆子般地告诉了我。我说得少,和她讲我工作时左手受过伤,到现在还没法完全举起来……聊得都有点饿了,我要请她吃饭,她坚持只让我请她吃一碗7块钱的牛肉面。

  晚上11点道别时,她帮我整了整左边的衣领,“你走路的时候背有点驼,以后要注意。”这样温馨而亲切的感觉,让我觉得好像已经认识她很多年了。

  圣诞节,我们第二次见面,又聊了4个小时。她告诉我,25岁时,她本来马上就要和初恋男友办婚礼了,却无意间撞见对方和一个女人在新房里亲热。这次背叛让她过了两年才慢慢缓过气来,就这样耽误了,29岁还在相亲。我轻轻牵起她的手,说:“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希望你也忘掉它,以后我们俩在一起,好好地过。”

  我们的关系发展神速,27号第三次见面时,我亲了她,那是我平生第一次亲吻女人;29号第四次见面,她将自己交给了我……

  天乍暖却突遇倒春寒

  小熊掏出两张话费清单。一张是2009年1月份的,4米多长,“8分钱一分钟的话费,我1月份打了720多块钱,算起来,9000分钟,150个小时,相当于每天打5个小时电话,还不算她打给我的,也不包括我们见面的时间。”另一张是2月份的,2米多长,小熊的眼神黯淡下来,“春节我们还互相上了门的,她父母一直客客气气,还给我包了红包。我父母也很喜欢她,打算“五一”去她家提亲。可是到了2月份,她开始时不时地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的短信。”

  2月8号,我和木榕一起陪她母亲逛街。此前木榕就提醒过我,她母亲是家中老大,什么事情都由她做主,让我一定要好好表现。我小心翼翼地又是拎包又是请她们吃饭,却还是没讨到她母亲的好。回去的公交车上,我一手拎着大包小包,一手在拥挤的车厢里护着木榕。回家后,她母亲发现一只袋装的烤鸭被挤碎了,把她狠狠说了一顿,“连个东西都不会拎,这样的男人要了有什么用!”

  2月9号是元宵节,我陪木榕到江汉路买书,她却不肯让我拎,“昨天买个鸭子都被你拎坏了,今天别把我书拎破了,回去又被我妈一顿好嚼。”那是她第一次用这么冷淡、嘲讽的口气跟我说话,我特别难受。原来只有在她面前,我才会有自信,觉得自己有男人味,她这样说话,我心底的自卑又开始翻腾起来。

  不愉快一下子就过去了,她闹着要去万达吃酸辣粉。酸辣粉味道很重,辣得她受不了了,她突然说:“你也尝尝。”猛地把舌头伸到了我嘴里!这样的举动,一般热恋中的男女也未必做得出来吧。我又有了信心。

  可是过不了两天,她开始冷淡我了,电话不怎么接,短信一天也回不了两条。我慌了,问她为什么,她只说家里压力很大。再追问下去,她一会说她二哥还没结婚,按他们老家的风俗,必须大的结了婚小的才能嫁;一会说附近有个男人托了专业媒婆来说媒,那个媒婆和她妈妈关系很好,已经放出了志在必得的话,那个男人也很会讨好她妈妈;又说她妈妈坚决反对我们来往,“就是看不上他这张脸!”

  我就这样被折磨到了21号。那天好不容易把她约出来,我们又恢复了往日的甜蜜。我从小两个门牙中间有个豁口,她捧着我的脸说:“咱们以后去补牙吧,我情愿多熬两个夜晚,也要把你的牙补好。”她是在古田做衣服的,既辛苦,收入也不高,却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我心里暖暖的。那天,我们立下了一辈子永不分开的誓言,道别时,她提出让我买个戒指送给她。

  慌乱中我错得太离谱

  我一下子慌了神,赶紧问亲戚、朋友该怎么办。春节过后我给了她一张银行卡,里面有6000块钱,不知道她用过没有,不过每次出去,她从不吃超过100块钱的东西,除了吃饭,从不让我给她花钱,只许我在路边小摊给她买过一个2块钱的发卡。现在她却突然要戒指,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她了。朋友们异口同声,“把你的荷包捂紧点吧!”我居然听信了他们的话。拒绝她的时候,木榕很伤心,“你知道戒指对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吗?你觉得我是骗钱的对不对?”

  生完气,她还是对我说,“家里压力很大,我们先偷偷交往吧!”过了两天,她说要把卡还给我,再另给我1000块钱,当作还我春节时给她家买的礼物。我当时心一下子凉了,因为我没有给她买戒指,她要和我分手了吗?看着我失落的样子,木榕赶紧安慰我,一再解释是她父母的意思,为了打消父母的疑虑,她必须照办,“先骗过我父母再说吧!”我只得同意。

  2月27号,她的态度又变了。一开始说她母亲逼她去杭州打工,那边有亲戚帮她找了一份工作,后来又说我们不合适,不太可能了。

  我从来没谈过恋爱,连话都没怎么和女孩子说过,她这样一日三变,我快要崩溃了。怎么办?我决定来一次狠的。

  28日,我和母亲一起到了她家,她大嫂接待了我们。那天,我和她大嫂聊了很多,说的都是我和木榕交往的细节,我有多么喜欢她。为了证明我们感情很深,我把木榕偷偷和我诉说过的家里的矛盾,都告诉了她大嫂,有很多事情,甚至是关于她大哥大嫂的。

  “你想过吗,这样等于是告密,以后她怎么在家里立足?”

  “我当时只想用这种办法来证明,木榕有多么信任我,拆散我们肯定也会伤木榕的心。”

  停了一会,小熊又说,“我承认,我其实还想让他们知道,你们家的姑娘都和我这样了,不如跟我算了。”

  “他们家的人会觉得你这是在威胁他们,你意识到了吗?”

  “当时我没想那么多,后来木榕的态度让我意识到,我实在是错得太离谱了。”

  3月5号木榕终于肯接我的电话了。她哭着骂我:“一家人都把我当罪人,我连家都没法回了。你这样挑拨我们家人的关系,把我们的事情跟我家里人说,还到处跟你亲戚朋友说,我觉得自己就像没穿衣服一样!我再也不会后悔了,我再也不理你了!”从此,她的手机关机了。

  3月9号,我鼓起勇气去她家道歉。木榕不在家,她母亲冷冷地说:“现在道歉有什么用?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你收不回来了。”

  就这样,我再也联系不上木榕,再也没见到过她。

  短短三个月,我的爱情如流星一样划过。不管是感情还是物质,都是她付出得多忍受得多。我想我这辈子再也遇不到这样的好女人了,我只想让她知道,我现在多么想她,多么恨自己,多么希望她能看到我的悔恨。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