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东方网>>社会频道>>滚动新闻>>正文 保护视力色: 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新婚前夕 不留神对男友泄露了隐情

2009年4月6日 13:16

来源:荆楚网 作者:邓莉 选稿:实习生 钱春园

  倾诉人:杜若琴女27岁主管

  记录人:邓莉

  时间:2009年3月21日

  地点:徐东某快餐厅

  流言蜚语

  今年春节后,我从长沙分公司回到武汉,升职成了主管。在公司里,我的资历不算老,做到今天的位置,完全靠我自己的努力。可有人不这么想,我隐隐听到流言蜚语,说我是靠“潜规则”上位,当初派驻到长沙分公司是为了“镀金”,走个形式罢了。

  其实,我知道这流言是谁散播的,那个人是我的一个竞争对手,落败后不服才恶意中伤我。这种小人行径,我自不屑理会。可偏偏,这流言不知怎么传到男友斯陶耳中。一个周末的晚上,斯陶到我家玩,他主动提出亲自下厨,于是,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享用晚餐。

  我吃着零食,觉得有点口渴,不经意就大喊了一声:“浩则,给我倒杯水!”话一出口,我就惊觉自己说漏了嘴,我怎么会喊出浩则的名字呢?还没等我想好怎么解释,斯陶已经阴沉着脸从厨房出来了。“浩则是谁,是不是那个帮你当上主管的男人?”斯陶的话里明显带着火药味。我一时瞠目结舌,结结巴巴地说:“你胡说什么?浩则是我在长沙的一个同事,我刚才正好在看他发过来的短信,所以才稀里糊涂地喊错了名字……”

  斯陶显然不相信我的解释,冷冷地说:“之前,我就听到一些风言风语,说你和公司老总不清不楚,要不你怎么能升那么快?我原本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并非空穴来风。你说你和那个叫浩则的男人没什么,那干吗整天短信来短信去?要不,给我看看你们都聊些什么?”

  我后悔不已,原本是敷衍之辞,哪想斯陶认起真来。我反倒被动了。

  临时情人

  浩则是我在长沙的临时情人。独在异乡的三年,他陪我一起度过了无数寂寞的日子,不过,我从没想过和他会有结果,在我心中,斯陶才是我的准老公。

  大学毕业后,我顺利地进入了一家大公司。年轻漂亮的我吸引了不少爱慕者的追求,在众多追求者中,我选择了斯陶。斯陶毕业于名牌大学,家境良好,更重要的是他很有内涵,幽默,博学。和他在一起,我很开心,我认定了他就是我这辈子要找的人。就在我沉浸在爱情的喜悦与甜蜜当中,老总找我谈话,他说公司要在湖南设分公司,需要一个人去负责。我知道,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很多人都在竞争,老总一向很欣赏我,所以才想把机会留给我。

  几乎没犹豫几秒钟,我甚至没想到要跟斯陶商量,就答应了。在电话里对斯陶说后,他沉默了片刻,对我说,“只要你高兴,我永远支持你。不管你去多久,我会等着你回来,做我美丽的新娘!”

  临别那天,斯陶送我去火车站。在站台上,他紧紧拥抱我,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的不舍。有一刻,我差点就动摇了,想留下来,和心爱的男人在一起。但我最终还是踏上了列车,我是个好强的女人,在我心中,事业和爱情一样重要。

  隐情泄露

  这是我第一次去长沙,陌生的环境,巨大的工作压力,我很焦躁。经过3个月的磨合,我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也习惯了斯陶不在身边的日子。就在这个时候,浩则闯入了我的世界。

  说起来,浩则还是我招进公司的。当时分公司急需人手,面试时,我一眼就看中了浩则,他头脑清晰,能力很强。正值创业之初,每天我都加班到很晚,浩则也干劲十足。每天下班后,已是深夜,我们一起吃消夜。都是年轻人,彼此的距离很快拉近了。

  起初,我把浩则当弟弟,他比我小1岁,可渐渐地,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越来越灼热,我有点心慌,又有点莫名的兴奋。一天晚上,浩则照例陪我一起加班,下班时我才发现,电梯出故障停了。公司在11楼,走到6楼时,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穿高跟鞋的脚不听使唤,一下子扭了。浩则不由分说,背起我。趴在他背上,闻着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我有点意乱情迷。

  那天,浩则将我送回住处,途中他买了红花油。看这个大男孩认真地为我涂药、按摩,我感动极了。那晚,浩则留下来了。事后,我有过短暂的愧疚,不过,又为自己找借口,我太寂寞了,需要有个人陪伴。我安慰自己,只要我心里装着斯陶就够了。

  浩则和斯陶是两种类型的男人,斯陶斯文内敛,而浩则热情开朗,和他在一起,我觉得自己越来越年轻,活力四射。对浩则,我并不掩饰斯陶的存在,我告诉他和他不可能有结果,我在武汉有男朋友,也许不久的将来,我就会回去结婚。我还记得浩则伤心的表情,但他最终接受了这个现实。他说,他爱我,不会强迫我,只是希望和我好好爱一回,不管将来我选择他还是选择斯陶,他都会祝福我。

  我和浩则偷偷同居了,每天晚上,陶斯会准时给我打电话。而每每这个时候,浩则总是一个人默默走开,我知道这样很残酷,但我清楚地知道,我和他注定没有结局。

  因为工作表现出色,今年春节后,我调回了武汉总公司,升职了。重新回到斯陶身边,我们积极筹备着婚礼,可没想到,我自己竟然会喊错名字,令斯陶起了疑心。现在,斯陶总是动不动就询问我,到底和那个浩则是什么关系。有好几次,我发现他偷看我的手机。虽然我临走前对浩则说,让他不要再找我,可他仍然经常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我真担心,有一天,斯陶会发现我曾经的秘密……

  (口述实录文中人物为化名)